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祭旗出征(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一朝天子,九五至尊,夜轻染被文武百官簇拥着,分外威仪。

    容景站在夜轻染身后半步,月牙白锦袍丝毫不逊色那抹明黄的龙袍半分华彩,如诗似画的容颜温润如玉,秀雅雍容。

    皇家仪仗队,五千御林军,身后是被挡住不得靠近的百姓,人山人海。

    云浅月目光清凉地扫了一圈,对身后一摆手,十万兵马顿时止步。步伐整齐,如驰骋沙场百千次的强兵,她身下的马不停,继续向前。

    容枫、凌莲、伊雪跟在她身后。

    这一刻,万众瞩目,无一人说话。许多人恍惚觉得第一次认识云浅月。

    云浅月径直来到夜轻染面前五步距离,勒住马缰,也不下马参拜,静静地看着夜轻染。

    夜轻染也看着云浅月,凤目深邃,似乎要透穿她外面包裹的东西看到里面的心。

    二人四目相对,五步距离,如隔了一条深深沟壑。

    群臣屏息,每次皇上和景世子妃相见都如高山压顶,令他们透不过气。

    两人对看大约有一炷香的时间,夜轻染开口,声音威严,语气是天子对朝臣的高高在上,沉声问:“朕钦点的兵马大将军,你的兵点得可满意?”

    “满意!”云浅月收回视线,目光沉静。

    “朕怎么闻到一股血腥味?”夜轻染看向她身后的十万兵马扬眉。

    “出征南梁,用血祭旗。皇上闻到血腥味也不奇怪。”云浅月道。

    夜轻染忽然一笑,“朕等在这里为你出征祭旗,表送三军。你却越过朕先祭旗了?”

    云浅月不答话。

    夜轻染深深地看着她,“兵马大将军可知道朕令你出征南梁的用意?”

    “牵制南疆,以防南梁出兵,先夺其声。”云浅月道。

    “错!”夜轻染声音高扬,凤目扫了一眼他身后十万兵马,沉声铿锵地道:“朕让你踏平南梁,扬我天威!”

    云浅月忽然眯起眼睛,“皇上可真看得起我。”

    夜轻染忽然哈哈大笑,“云浅月,我一直以来就很看得起你,一日不敢轻看。”话落,他不再看她,向她身后走去。

    云浅月敛了眸光。

    夜轻染来到她身后十万兵马面前,目光一一扫过一张张脸,十万兵马不敢触他身上的光芒,齐齐垂下头,他沉声道:“守我疆土,扬我天威,踏平南梁,尔等都是朕的好儿男,放心征战,朕为你们照看好妻儿老小,令他们吃穿不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十万士兵此时齐齐下跪,高呼声震耳欲聋。

    云浅月抿唇,遮住微沉的眸光,夜轻染一句话便可以收买军心,因为他是皇上,古代人对皇权的敬畏已经根植入灵魂。

    “都平身!”夜轻染摆手。

    十万士兵整齐一致地站起身。

    夜轻染转身走了回来,站在云浅月面前,吩咐道:“来人,挂旗!”

    有人连忙将一面大旗挂在云浅月面前,大旗上“天圣”两个大字。

    “拿匕首来,朕和兵马大将军一起祭旗!”夜轻染再度吩咐。

    有人呈上匕首。

    夜轻染在中指上一划,鲜血顿时流出来,他甩在了旗上,之后将匕首递给云浅月。云浅月看了他一眼,伸手接过匕首,也在中指上一划,血同样流出来,甩在了旗上。

    两道血如盛开的梅花,将星旗血染。

    “拿酒来!”夜轻染又吩咐。

    有内侍立即端着两杯酒走上前,夜轻染一起端起,一杯留给自己,一杯递给云浅月。看着她道:“不破南梁,誓不归还。大将军有没有信心?”

    云浅月接过酒杯,清声道:“我不立誓。尽人事,听天命。皇上若是不相信我,可以收回兵马大将军一职。”

    夜轻染“哈”地一笑,“果然还是个小丫头。”

    云浅月眸光一冷。

    夜轻染拿着杯子对云浅月手中的杯子一碰,仰头,一饮而尽。须臾,将杯子倒过来,滴酒没有,他轻声道:“战场上多加小心!朕在京城等你回来。”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忽然将杯中酒向地上一摔,酒杯四分五裂,酒水四溅,她不看夜轻染,对容景招手,“过来。”

    众人的目光一瞬间聚到了容景的身上。

    容景浅浅一笑,缓步走上前。

    云浅月对他伸出手,他挑眉看着她,她道:“你我夫妻,本是一体,自当一骑。”

    容景莞尔一笑,将手放到了她的手上,被她轻轻一拽,顷刻间飘身坐在了她身后。

    云浅月放开马缰,调转马头,轻喝一声,“出发!”

    一马当先,离开南城门。十万大军齐刷刷掉头,跟在她身后。

    星旗招展,浩浩汤汤,十万大军离京远去。

    “你们三人跟上!”夜轻染面无表情地回身对身后的蓝漪、华舒、凌燕吩咐。

    “是!”三人齐齐打马追了去。

    夜轻染目送十万兵马离开,最后方一排担架甚为醒目。直到看不见星旗的影,他才收回视线,目光落在容枫身上,“朕还以为容枫世子丢下京兆尹之职,也要跟随着前去南梁。”

    容枫翻身下马,跪在地上,“臣擅自陪景世子妃前去点兵,皇上恕罪。”

    夜轻染目光沉沉地落在他头上,容枫一动不动。片刻后,他淡淡道:“跪到午时吧!”话落,转回身,对文武百官吩咐,“回宫!”

    “皇上起驾回宫!”内侍高喊一声。

    夜轻染上了玉辇,文武百官走在后面,御林军随扈,浩浩汤汤进了城。

    不多时,偌大的城门口只有容枫一人跪在那里。他身旁一匹马,静静地陪着他。

    半个时辰后,冷邵卓返了回来,手里打了一把伞,来到容枫身边,将伞罩在了他的头上,陪着他静静而立。

    容枫抬头看了冷邵卓一眼,“不怕皇上怪罪?”

    “他让你跪着,并没有说不让打伞。”冷邵卓道。

    容枫笑了笑,“多谢!”

    冷邵卓目光看向云浅月离开的方向,低声道,“其实我也想陪她去点兵,但我不熟悉兵营,去了也帮不上忙,不如不去。”

    容枫温暖一笑,“今日她甚是威风,比所有的大将军都像大将军。陈老将军虽然宝刀未老,但是站在她面前一比的话,也未必有她的气势。”

    冷邵卓也笑了,“虽然我今日未跟着去点兵,但是刚刚一见,她坐在马上,星旗下,祭旗摔杯那份举止气度,仿佛战场杀伐,令谁也不敢小看。从今以后,这京城怕是传开了,荣王府景世子妃天生将才。”

    容枫笑着点点头,“这一开篇,便是天下瞩目。她生来就该站在高处。”

    冷邵卓不再说话,看着远方。

    容枫也不再说话。

    一炷香后,城门内又出来一个人,正是沈昭,他也打着一把伞,见冷邵卓给容枫撑着伞,他一怔,走上前笑道:“看来我没冷小王爷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