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祭旗出征(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冷邵卓笑了一声,“稍后午时一过,我等三人可以去醉香楼喝上一杯。”

    “嗯,正好解解暑。”沈昭点头。

    容景和云浅月刚离开,这一座雄伟了几百年的皇城似乎便少了什么,让他们觉得空荡。十万大军的前进速度不快也不慢,一日后,到了云城。云城主立即打开城门,放十万大军进城。并且热情地给云浅月和容景安排了驿站和十万大军的休息之所。云浅月并未接受安排,而是下令不再城中扰民,通过云城外十里处安营扎寨。

    傍晚,云城外十里搭起了营帐,营地四周架了篝火。

    云浅月的主营帐在军营正中,她左边是蓝漪的监军帐和华舒、凌燕的副将帐。右边是凌莲和伊雪的军帐,四周是中郎将、参将、校尉、都司,守备的营帐,外围是普通士兵。

    安营扎寨,用过晚饭后,蓝漪和华舒、凌燕前往主帐报道。

    云浅月道了一声,“请!”

    三人走了进来,便见云浅月和容景坐在矮榻上,二人面前摆着一张地形图。她们看了一眼,齐齐见礼。

    容景微微颔首,并未说话。

    云浅月淡淡一笑,摆摆手,“请坐。”

    三人在一旁的矮凳上就坐。蓝漪神态自然,华舒和凌燕有些好奇探究地看着云浅月。

    “蓝家主、华少主、凌少主,希望以后合作愉快。”云浅月对三人笑道。

    蓝漪平静地看着云浅月,“这里没有蓝家主,大将军应该称呼我为蓝参军。”

    “不过是个称呼而已,蓝家主入了朝,也还是十大世家蓝家的家主。”云浅月从善如流,“蓝参军对此次出征南梁,可有什么想法?”

    蓝漪摇头,“有大将军和军师在,本监军看顾好三军就好,似乎用不到我什么想法。”

    云浅月笑了笑,看向华舒和凌燕,“那么两位副将呢?有什么想法。”

    “皇上有旨,我二人唯大将军之命是从。”二人齐齐道。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看三人,而是重新看向面前的地形图,偏头问容景,不比对三人说话的浅淡,声音微轻,如细风拂过,“想好走那条路了吗?”

    容景一条腿支着,一条腿平伸着,一只手随意地放在一条腿上,另外一只手轻点叩击桌面,发出轻悦的声响,见云浅月询问,他浅浅一笑,柔和地道:“绕过兰城,走青山谷,穿最近的路,到达青山城。”

    “正常行军几日可到?”云浅月问。

    “七日。”容景道。

    “那么如今走这条最近的路呢?”云浅月又问。

    “四日。”容景道。

    云浅月看着地形图若有所思,片刻后,又询问,“昨日朝中下了旨,今日我点兵出发,如今南梁得到消息了吧?顾少卿也会点兵出发吧?他几日能到?”

    “穿过八荒山,走最近的路,也是四日。”容景道。

    云浅月蹙眉,“我们还能不能再提前一日?”

    “不能。”容景摇头。

    “那么能不能将他拦截住?晚我们一日到凤凰关?”云浅月又问。

    容景眸光闪了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有什么办法?”云浅月问。

    “明太后和娘亲如今已经走了五日了吧?如今应该到了祁城了。祁城距离青山城和凤凰关有三日的路程。他们过了凤凰关后,可以不走官道,走天水崖、黔西城、八荒山山脉。若是能够拦上一拦的话,那么顾少卿自然可以晚上一日半日。”容景道。

    云浅月呵地一笑,“这倒是个好主意。”话音一转,“可是明太后和娘亲有危险怎么办?她们随扈五百隐卫,能拦得住顾少卿三十万大军?”

    “两方交战,不伤来使。”容景道。

    “顾少卿嗜血心性,冷面将军,不按常理出牌,难保会不伤来使。”云浅月道。

    “若是他真伤来使,那也没办法,娘亲自保应该可以,而明太后嘛,只能看她的运气了。”容景慢悠悠地道:“这开战第一仗至关重要,明太后身为天圣太后,身先士卒,为我天圣若立第一战功,那么才彰显天圣天威,皇室风采。”

    云浅月笑着点头,“不错。”话落,她看向蓝漪,“蓝监军觉得此法如何?”

    蓝漪面无表情地道,“明太后是七公主的母后,而七公主是大将军的嫂嫂。算起来关系甚近。而明太后又是陪云王妃前往南梁接云王,军师和大将军此举虽然甚好,但是致二人于危险,是否太不顾念亲情?”

    容景似笑非笑地看了蓝漪一眼,“皇上令她们这个时候出使南梁,本身就是危险之事。即便她们不遇上顾少卿,但只要踏入南梁的国土,便受了南梁的牵制。既然左右都是牵制,为何不利用一下便利?”

    “若是明太后出事怎么办?”蓝漪问。

    “那只能怪她运气不好了。”容景道。

    “明太后虽然不是皇上生母,但也被尊为太后,对皇上登基有大功。若是此番出事,皇上那里恐怕不好交代。”蓝漪道:“七公主怕是会哭伤了肚子里的孩子。”

    “皇上会给太后追封。”容景笑了笑,漫不经心地道:“至于七公主,她只会敬服明太后英勇,以她为骄傲。”

    蓝漪腾地站了起来,“既然大将军和军师如此决定,本监军自然阻止不了。”话落,她转身走了出去。

    华舒和凌燕对看一眼,对二人行了个告退礼,也退出了主营帐。

    三人一走,主营帐又剩下两人。

    云浅月打了个哈欠,身子一软,躺到了容景的怀里,困浓浓地道:“睡觉。”

    容景低头温柔地看了她一眼,弯身将她抱起,走向床榻。

    将军主营帐虽然不如荣王府的东暖阁,但自然是上等铺陈,锦绣被褥,轻纱帷幔,一切布置雅致舒适。云浅月虽然不奉行铺张奢侈,但也不会拒绝舒适,毕竟她如今是在为夜轻染打仗,吃的是皇粮军饷,没道理给他省着。

    入夜,军营静静。

    容景轻轻覆在云浅月身上,如玉的手扯开她腰间的丝带,锦缎从肩膀滑落,露出温滑如凝脂的雪肤,他眸光一暗,深深地将自己埋入其中,不可自拔。

    云浅月在沉浮昏沉中想着明日这个大将军不能再骑着马威风凛凛了,而是该改坐车了。

    第二日,果然容景那辆通体黑色的马车出现在军营,他旁若无人地抱着云浅月上了车。蓝漪看了二人一眼,并没说话,十万大军拔营出发,向下一个城池丰城走去。

    云浅月在车中昏睡了一日。

    一日后,队伍来到兰城,云浅月醒来,下了一道命令,“通告三军,不进城,今夜在城外安营扎寨,天亮绕过兰城,走青山谷。”

    命令一下,十万大军安营扎寨。

    一夜无话,第二日,十万大军驶进青山谷。

    青山谷,顾名思义,是两条绵延的山脉合成一条山谷,这条山谷奇特,甚是蜿蜒曲折,极为不好走,原因自不比说,是两道山沟壑由砍柴人和打猎人走出的羊肠小道。道路仅容一人一马同行。

    容景和云浅月弃了马车,由青泉赶着马车走官道奔青山城,二人领着十万大军走山谷。

    如今已经春暖,草木复苏,山花烂漫,山林树木放出枝叶,灌木丛也绽出新绿,黄莺山雀一大早便来往树梢唱春歌。

    队伍拉了长长的一队,一眼望不到尽头。

    云浅月和容景骑着马走在前面,云浅月觉得太静,回头喊,“兄弟们,会唱山歌吗?”

    士兵们齐齐一怔,后山方向有人喊,“会!”

    云浅月一听是张大憨的声音,笑问,“张沛吗?会唱就唱一曲。”

    “要我大老憨唱行,但得先听听大将军唱的歌,大将军要不领头的话,兄弟们不唱。”张沛仗着自己的憨劲,高喊道。

    “你的伤好了没有?又皮紧了是不是?”云浅月问。

    张大憨哎呦了一声,随即高喊,“韩小二,你皮紧了是不是?”

    韩奕的声音传来,“我只知道让大将军唱军歌不犯军规。”话落,他高喊,“是不是啊,兄弟们?”

    “是!”士兵们齐齐高喊。

    云浅月点兵时,将他们给镇住了,又亲眼见她竟然见了皇上不下马,不下跪,不见礼,竟然还摔了皇上敬酒的杯子,都心存敬畏,如今听她清脆含笑的声音和张沛、韩奕说话,心里蓦地都轻松了几分。

    “这两个皮猴子。”云浅月笑了一声,回头对容景问,“我要唱山歌,你怎么办?”

    “跟着你唱。”容景笑道。

    云浅月顿时眉眼笑开,弯成了一弯月牙,歪着头看着他,“好呀,那我开唱了,一会儿你可不准脸红。”

    容景长长的睫毛扑闪了一下,笑着点点头。

    “哥哥哥哥你可知道?妹妹我是多么爱你!请你不要一再三心两意,飞到东来飞到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