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扬眉吐气(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她话落,顿时响起一片抽气声。

    云浅月放下地形图,看着面前的十万大军,“所以,就需要兵分三路。一路走天水崖的沟壑,一路走朱雀峰的山洞。走天水崖的沟壑需要翻山越岭的技巧,需要攀山锁,能耐得住攀爬,走朱雀峰的山洞需要会水。另外一路有正面攻城。形成三面包抄之势。”

    “大将军,我和手下的弟兄们翻山越岭最拿手,走天水崖让我去吧!”张沛大声道。

    “若说翻山我不行,张大憨没问题,但若是水里功夫,十个他也不是我的对手。大将军,朱雀峰让我去吧!”韩奕也大喊。

    云浅月目光落在二人身上,如今十万兵马里面的副将,参将,校尉等官职都是从西山军机大营选拔出来的,张沛和韩奕虽然有自己的弟兄,但是他们也是新兵,没有军功,自然不是军官。她看了二人片刻,见二人眼神迫切地看着她,她清声道,“这一战,只准赢,不准败。关键就在于这两路兵马进入凤凰关后与正门攻打的我里应外合。你们确定你们真能行?”

    “确定!”张沛大喊。

    “我可以立军令状。”韩奕也大喊。

    “对,老子也可以立军令状。”张沛一着急,老子又冒了出来。

    云浅月偏头看向容景,容景对他点了点头,她清声道:“好!那我就相信你们。”

    张沛和韩奕齐齐一喜,差点儿蹦起来。

    云浅月看着二人,话音一转,面色清寒,语气分外冷冽,“这两路兵马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一个时辰后,你们必须进入凤凰关,与我里应外合。若是做不到,你们便不必活着了。”话落,她吩咐凌莲伊雪,“你们过去,给他们立军令状。签字!”

    “是!”凌莲、伊雪拿着军令状走了过去。

    张沛和韩奕毫不在乎地大笔一挥,签了军令状。

    凌莲和伊雪将军令状拿回来,云浅月看了一眼,轻声道:“我给你们每个人各两千人。你们现在点齐人,出发吧!”话落,她随手扔给二人一人一枚信号弹,“你们进城后,以这两枚信号弹做信号。”

    “是!”二人兴奋地接住信号弹,揣进怀里,开始点人。

    不多时,每个人各点了两千人,云浅月一摆手,二人各自带着人离开了。

    “我们继续行军,到凤凰关下。”云浅月吩咐一声,调转马缰。

    大军继续前行。

    容景和云浅月依然端坐在一匹马上,清风出来,紫衣白衣纠缠一处,这风景已经被身后的士兵所习惯。

    依照云浅月的算计,五十里地,一个时辰,正好到了凤凰关下。

    凤凰关总兵于去年天水崖水闸崩塌之后,他一人幸免于难,但觉得愧对南梁王器重,自刎于御前谢罪,他死后,南梁王厚葬,重新任命了朝中一位重臣,这位重臣上任不足三个月,便在除夕之夜,南梁五位皇子发动兵变中受到牵连,当初五位皇子是以大皇子和三皇子为首,五皇子、七皇子、八皇子为次,被顾少卿一举粉碎,当初朝野震动,大皇子和三皇子,五皇子、七皇子、八皇子被圈禁。那凤凰关总兵是大皇子的人,南凌睿当初已经登基为帝,法外开恩,将他革职发配,派六皇子前来镇守凤凰关。

    所以,如今镇守凤凰关的还是六皇子。

    南梁王子息十六人,南凌睿排行第四,和六皇子、十皇子乃是皇后所生,算是一母同胞。当然,南凌睿虽然不是云暮寒,但因为有他娘的关系,也是亲表兄弟。所以,算起来这六皇子和如今在南梁的云暮寒一母同胞,是他的亲弟弟的,那么算起来也是她的表哥。

    六皇子到凤凰关后,秉承南凌睿治水时的治理政策,严守凤凰关,倒是半丝错没出,也是个尤才华的。

    云浅月去年去南梁帮助了叶倩之后,又去南梁帮助唤醒舅舅,以楚夫人的身份见过南梁的一众皇子,当然也包括六皇子。当时她急着回去见容景,和那些皇子都接触的不多,所以,到谈不上多了解。

    但是无论如何,她只知道一点,今日这六皇子,不能杀。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容景低头看云浅月。

    云浅月收回思绪,对他笑了笑,“我在想着,会不会今日凤凰关的城墙上再出现南梁国师。十五年前,他一人之力大败了天圣十五万兵马,如今十五年后,我带十万兵马前来,不知道他还来吗?”

    容景笑了一声,“十五年了,南梁国师嘛,也老了。估计不来了。”

    云浅月挑了挑眉,忽然回头看向身后,“蓝监军,你说呢?”

    “据说十五年前,南梁国师虽然大败了天圣十五万兵马,但也受了重伤,险些丢了一条命,自此后落下了病根,如今在南梁不过是个挂名而已。”蓝漪道。

    云浅月点点头,笑了笑,“但愿他不来吧!否则的话,难免是一场血战了。”

    蓝漪看了她一眼,见她似乎也就说说,云淡风轻,面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她不再说话。

    距离凤凰关城门还有五百米,云浅月勒住马缰,对身后一摆手,士兵们顿时止住脚步。

    云浅月看着眼前的凤凰关,只见城墙上人影憧憧,其中一人一袭墨绿锦袍,容貌隐约熟悉,正是六皇子。他手中拿着一个行军用的瞭望镜正在向下观望。他身旁左右身后都是凤凰关的一众将领。

    “天圣没人了吗?竟然派一个女人来攻城?”六皇子的声音此时响起,语气分外嘲笑。

    他话落,凤凰关城墙上顿时响起哄然大笑。

    “那是景世子吗?怎么坐在女人的屁股后?”六皇子言语嚣张,更加嘲笑道:“我当景世子受天下推崇,该是何等的倾世风华?今日一见,原来也不过如此,躲在女人身后,沽名钓誉!天下人估计都被你这女人似的容貌给迷惑了。”

    凤凰关城墙上又响起一阵哄笑,但是哄笑声明显不如刚刚大,显然还是忌讳容景。

    容景轻笑了一声,看着城墙上的人,并没有说话。

    “大将军,攻城,杀了他,竟然敢侮辱景世子。”后面有士兵愤怒地大喊了一声。

    “对,攻城!杀了他。”士兵们一起高喊。

    “原来景世子不止有女人缘,也有男人缘。”六皇子站在城墙上,冷笑地看着下面,“不知道我南梁的第一小倌怜怜若是和景世子站在一起,可能较出个高下?”

    “大将军,快下命令!”士兵们大怒他竟然将容景和小倌相比,更是人人愤怒。

    “快下命令!杀了他!”所有士兵喊声震天。

    盖过了凤凰关城墙上六皇子的说话声。

    容景依然没说话,淡淡地笑着,似乎并没恼怒。

    云浅月眯着眼睛看着六皇子,听着身后士兵高喊声,恨不得不等她下令,便要冲上去。她任他们喊了片刻,才对身后一摆手,震耳欲聋的声音戛然而止。她对凌莲道:“给我一把弓箭。”

    凌莲立即拿过一把弓箭递给她。

    云浅月接过弓箭,和容景微微错开些身子,拉弓搭箭,对准六皇子。

    “你们说她能射中本皇子吗?”六皇子清楚地看到云浅月拉弓搭箭,心下也惊异于下面的士兵即便被激怒,依然保持队形,也惊异于云浅月轻轻一个手势,便没人再喊一声,军纪军律不差于顾少卿日夜训练的魔麓山大营的铁骑。但他依然不改颜色,笑着问左右。

    “六皇子,听说景世子妃武功很高。”一位副将压低声音道。

    “据说南疆叶女皇在天圣新帝登基那日刺杀是她救了新帝,后来她竟然闯入金殿刺伤了天圣的皇上。后来叶女皇埋伏人刺杀,她又救了景世子。”一位幕僚也低声道。

    “哼,叶倩刺杀那是顾忌和夜轻染的旧情难忘,哪里会下了狠手?而她闯入金殿刺杀夜轻染,夜轻染不是半丝抵抗也无吗?不见得是什么本事。而叶女皇埋伏了五百人就让容景无还手之力,他也不是多厉害,她赶去救人,顾忌捡了个尾巴,成了她的功劳了。”六皇子轻叱,声音不低,凤凰关下也能听得清楚,“天圣没女人了吗?所有人都宠着这么一个女人?竟然让她来征战开玩笑。当真可笑!”

    她话音刚落,云浅月手中的箭“嗖”地射了出去。

    “保护六殿下!”六皇子身边的人高喊一声,齐齐架起盾牌。

    可是那一支箭根本就没够到凤凰关的城墙就掉在了半途中,看起来绵软无力,连落地的声响都是“啪”地一声,没大响动。

    凤凰关上面的人一见,齐齐一怔,六皇子甩开盾牌,哈哈嘲笑,“果然是女人,就这么点儿的本事!”

    云浅月身后的十万士兵都不敢置信,尤其是西山军机大营那五万兵马,他们可是亲眼见识到了景世子妃点兵时,一把玉剑刺穿了铁皮大鼓。那十个大汉合在一起怕是都劈不开。可是如今……难道景世子妃剑术很好,而箭术太差?

    “再拿一支箭来。”云浅月又道。

    凌莲又递给云浅月一支箭。

    云浅月再次拉弓搭箭,对准六皇子,她的动作极其标准,看那做派甚是认真,眼中只有目标,仿佛被她盯上的人,怎么也跑不了。须臾,“嗖”地一声,箭再度向六皇子飞去。

    凤凰关上再度响起“保护六殿下”的声音,紧接着盾牌架起,挡住了六皇子。

    箭羽再度“啪”地掉在了地上,同样的绵软无力。

    “我看你还是回去绣花吧!一个女人领什么兵?打什么仗?干爷们儿的事儿,简直笑话。”六皇子放肆地嘲笑,“日日看着景世子这副容貌,不颠鸾倒凤,偏偏出来领兵吃苦,这可不是你们玩情趣的地方。”

    “再拿箭!”云浅月不理会他的话,对凌莲道。

    凌莲又递给云浅月一支箭。

    云浅月再次拉弓搭箭,对准他,“嗖”地一声,箭再度向六皇子飞去。结果与前两次一样。三支箭并排地落在了一起,像是亲哥三。

    这回,凤凰关上面所有的人都哄然大笑。

    六皇子嘲笑大喊,甚是放肆不屑,“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丢人现眼!回去吧!”

    “回去吧!回去……”南梁的士兵都笑着赶人,早先的紧张都放宽了心。

    天圣的兵马也都觉得这三箭连人家的城墙都够不到,实在泄气,对于南梁士兵的嘲笑,心中是又气又怒。都看着云浅月,气怒中露出哀怨。

    “给你家大将军再拿一支箭。”容景终于开口,声音似乎含了一丝笑意。

    凌莲这回抱来箭筒,递到马前。

    容景亲手拿起一支箭,递给云浅月,温柔地笑道:“这回准一些。”

    “好!”云浅月接过箭,对他一笑,须臾,对城墙上的六皇子同样一笑,六皇子看得清楚,一呆,她拉弓搭箭,没有半丝停顿,箭“嗖”地冲着他飞了出去。

    快如闪电,犹如离弦。

    南梁士兵的笑还没收起,眼前一闪,“叱”地一声,箭刺破肉体的声响,六皇子中箭,身子向地上倒去。

    “六殿下!”南梁士兵齐齐惊呼,最近的护卫连忙扶起他。只见他一见正中心口,顿时人人惊骇。

    天圣士兵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终于扬眉吐气。

    云浅月放下弓箭,狡黠地对容景笑道:“你早给我拿箭,我早就射中他了。”

    容景轻笑,温柔地看了她一眼,笑道:“是啊,下次我记得早一些帮你拿箭。”

    云浅月点点头,这时,凤凰关内有两枚信号弹飞向上空,她面色一怔,清声冷喝,“击鼓!即刻攻城,拿下凤凰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