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一战打响(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你这是没记恨?我怎么听见了磨牙声?”

    墨菊立即委屈地看着她,清秀的脸上分外无辜。

    云浅月板下脸,“自己踹自己一脚,否则我就告诉他,说我看着你不顺眼,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

    墨菊嘴角抽了抽,早知道他刚刚就不躲了,如今自己踹自己,多没面子,他看着云浅月,嬉笑道:“您是主母,大人有大量……”

    “我肚量最小。”云浅月道。

    “我是公子的得力爱将。”墨菊道。

    云浅月哼了一声,对他道:“得力爱将一般都委以大任,不用出现在他身边。”

    “公子的安危是最大己任。”墨菊立即道。

    “你这是不踹了?”云浅月挑眉。

    墨菊苦下脸,清秀的脸上分外纠结,片刻后,她见云浅月非要踹他一脚才解恨,心一横,就要下脚,他旁边的人早就看不过去他磨蹭了,抬脚就给了他一脚,他被踹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顿时大怒,“墨岚,你踹我做什么?”

    墨岚是另一个和墨菊一起守门的人,他比墨菊隽秀些,但脸上表情却没有墨菊灵动讨喜,板着脸木木地道:“看你不顺眼。”

    墨菊一噎,对他磨牙片刻,须臾,转回头,怒气一改,上前一步抱住云浅月的腿,忽然大哭起来,“主母,您可不能这么欺负我,我这么多年,一直被公子发配在外,上刀山下火海,风里来雨里去,好不容易盼着来到他身边了,您可不能不要我啊,谁不知道主子爱您啊,您说一,他不敢二,惧内的名声天下皆知,我们十二星魄是人人对您敬仰,日日烧香拜佛……”

    “墨菊,你皮紧了是不是?”容景的声音从屋中传来。

    墨菊身子一僵,顿时松开了手,身子顷刻间倒退距离云浅月好几米远,偷眼看了一眼屋内,哭着脸委屈地看着云浅月,一声不敢出了。

    云浅月“噗嗤”一声笑了,对他摆摆手,“别坐在地上丢人现眼了。”她终于明白为何容景将墨阁全权交给墨菊处理,原来他真是本事,连抱着她腿哭的事儿都都能坐出来。

    “您不记恨我了?”墨菊看着她,依然委屈不已。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下不为例!”

    墨菊一个高从地上蹦起来,用袖子一抹,眼泪顿时不见,苦着的脸也换成了早先嘻嘻笑的神色,雨过天晴,“是!属下再不敢得罪主母。”话落,他又补充了一句,“以后有得罪主母的事儿,都让墨岚干。”

    墨岚撇过脸,似乎畏惧了云浅月翻小肠秋后算账的厉害,立即道:“不干。”

    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二人一眼,抬步走进了屋。容景的十八隐魂被夜氏两位帝师算计容景,秦玉凝五百隐卫死士布置了血死咒的埋伏中为护容景全部折损,容景身边自然不会无人守护,她就想着会调来墨阁的人。果不其然,原来他调来了墨阁的十二星魄。

    她对墨阁也不是全然不了解,至少知道除阁主、十大护法长老外,令设十二星魄。十二星魄每个人的武功都不次于青影,以墨菊为主,掌管天下情报。

    今日墨菊和墨岚出现在这里,其余的人应该都在暗处。她免得以后被这些家伙按照容景的命令欺负到头上,自然先借墨菊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虽然不至于让他们听她的,但也不能让他们帮着容景欺负她。

    显然,从墨岚的表现已经对她心存畏惧了,那么暗中的其他人此时应该也敲响了警钟。

    云浅月脚步轻快地进了房间,挑开珠帘,见内室里容景已经给六皇子拔出了那只射在心口的剑,他的箭看起来是射在心口,但稍微偏颇了一寸,便不会真的致命。此时已经上了药给他包扎,六皇子依然昏迷者。

    容景知道云浅月进来,头也没回。

    云浅月也不打扰他,挥手打开了窗子,暖风吹来,吹散了些血腥味,她洗了手,坐在桌前倒了一杯水,吃桌子上的点心。显然容景这个人爱洁成癖,在进来这个房间之前,已经命人将这个房间换上了他自己的东西。点心也是刚刚换了新的。

    喝了一杯水,吃了半碟点心,云浅月空落落的五脏庙总算有了点儿满意,容景也已经给六皇子包扎完,过来净手。

    凌莲和伊雪走进来将血水和一应物事儿都收拾下去。又要将六皇子搬走,云浅月摆手制止,“就让他在这里,我等着他醒来。”

    二人闻言立即住了手。

    云浅月又道,“传令下去,犒赏三军,大锅炖肉,吃饱喝足,不用轮岗,全部休息。”

    “是!”二人应声,立即走了出去。

    云浅月见容景已经洗完手坐在桌前,她立即殷勤递给他一杯热茶,将半碟点心推给他,笑眯眯地道:“辛苦了。”

    容景看了她一眼,端起茶品了一口,“晚上补偿我。”

    云浅月脸一红,轻咳了一声,嗔了他一眼。

    容景不再说话,如玉的手指夹了点心静静地吃起来。

    云浅月看着他,别人都风尘仆仆,沾染了一身血气或者是杀气,只有他优雅如画得令人嫉妒。她身子往后一靠,倚在椅子上,笑着问,“我这一战,是不是打响了?”

    容景点点头,“嗯!”

    “若是让舅舅知道哥哥暗中给我凤凰关的暗道地形图帮我夺了他的江山,你说他会不会气得将哥哥剐了?”云浅月抖着袖子里的地形图问。

    容景没说话。

    云浅月叹息,“即便用最省心省力的打法,但还是有伤亡吧!不知道这一仗算下来有多少伤亡。”

    “收服南梁士兵三万,死一千,伤一万。”容景道。

    云浅月挑眉,“你这么快就计算得出来?”

    容景扬了扬眉,不答她的话。

    云浅月想着容景是谁,既然他这样说了,就相差无几。她也不再说话,闭上了眼睛。

    不多时外面传来脚步声,凌莲和伊雪在外面低声道:“小姐,蓝监军和孙校尉来了!”

    云浅月“嗯”了一声。

    不多时,蓝漪和孙桢来到门口,只见凌莲和伊雪守在门口,蓝漪打量了二人一眼,停住脚步,清声道:“蓝漪求见大将军。”

    “小姐吩咐了,蓝监军和孙校尉来了请进去。”凌莲道。

    蓝漪和孙桢抬步走进主殿,二人一眼便看到了躺在床上昏迷的六皇子,蓝漪挑了挑眉。孙桢垂首给云浅月和容景见礼。

    “蓝监军的事情都处理妥当了?辛苦了!”云浅月懒洋洋地道。

    “整顿好了,但是本监军当不起大将军的一句辛苦。”蓝漪从床上移开视线,看着云浅月道:“如今已经清点伤亡,整顿好了兵将,凤凰关的百姓们也被安抚住了。但这些都是孙桢的功劳。大将军慧眼识人,恐怕皇上和安王也不知道西山军机大营内竟然藏着如此有能力的人物,却仅仅任一个小小校尉,实在埋没人才。他的手段可不次于一个将军手段,前后半个时辰而已,就做好了大将军交代的事情。”

    “哦?”云浅月扬眉,看向孙桢,“孙桢有其能?”

    孙桢连忙惶恐地拱手,“蓝将军夸大,小人是有些本事,但这等事情,跟随大将军一起来的兵营里的几位副将、参将都能做到。只不过大将军叫了小人,小人想着大将军第一仗,自然要做得妥帖漂亮,就尽了全力完成大将军交代的任务,幸不辱命。”

    蓝漪深深地看了孙桢一眼,又对云浅月道:“大将军在怀疑自己用人的眼光?”

    云浅月笑了一下,从孙桢身上收回视线,淡淡道:“能跟着我来的,自然都是能人。”话落,问道:“清点的结果如何?”

    “收服南梁士兵三万一千五百人,其中死一千零五人,伤一万人。天圣士兵死五百零二人,伤四千人。”孙桢立即道。

    云浅月想着果然和容景的计算相差不多,她点点头,这已经是有史以来最小的伤亡了吧!她对你孙桢道:“孙校尉再辛苦一下,着人告慰死者亡灵厚葬。无论是天圣士兵,还是南梁士兵,一视同仁。”

    “是!”孙桢颔首。

    “我已经下了命令,犒赏三军,大锅炖肉,你带着人厚葬了南梁和天圣死亡的士兵之后,就喝庆功酒吧。”云浅月对他摆摆手。

    孙桢连忙应“是”,退了下去。他一直后退着出了房门,才转过身走了,分外恭敬。

    蓝漪眸光闪过一抹沉思,语气意味不明地道:“大将军这一仗打得太漂亮。如今青山城的总兵怕是也要惊了!明日消息传回天圣,恐怕是万民欢呼,朝野震动。大将军首战告捷,立了战功,皇上的封赏也会快马来到凤凰关,朝中再无人说皇上拿国事开玩笑,任命大将军了。可喜可贺。”

    云浅月笑看了蓝漪一眼,“蓝监军身负监军之职,是天子亲派,代表当今皇上。本将军和军师如今累了,就由蓝将军代我犒赏三军,前去庆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