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一战打响(3)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蓝漪闻言看了容景一眼,见他从她和孙桢进来后就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神色虽然一如往昔,但她似乎可以感觉到他细微的疲惫,想着云浅月那一箭射杀了六皇子,而如今只有他能救活人,显然不是云浅月累了,而是他累了。他本来要拒绝,但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点点头,默然地应道:“好!大将军好好休息,明日顾少卿的三十万大军估计会到了,大将军还有硬仗要打。”

    云浅月点点头,“好说!”

    蓝漪转身走了出去,不多时便出了总兵府。

    云浅月看着蓝漪身影离开,忽然一笑,“可惜了这么一个美人,曾经红着脸羞怒的模样何等好看,我还险些以为她会成为我嫂子,如今清清冷冷,不阴不阳,就差手里拿一柄拂尘就可以出家了。”话落,她又是一叹,“苍亭退了婚,虽然蓝家和苍家都秘而不宣,但也算毁了这桩姻缘。他可真糟蹋美人。”

    容景闻言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有闲情想这个,不如想想晚上该如何。”

    云浅月闻言脸又是一红,瞪了他一眼,“能如何?睡觉呗。”

    容景眸光转了一下,有一丝潋滟划过,须臾,不说话,又闭上了眼睛。

    云浅月只觉得心口被他那一眼看得跳了跳,正要说话,床上的人忽然传来一声细细的呻一吟,她立即转过头看向床上,只见六皇子似乎要醒来,她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

    不多时,六皇子醒来,他似乎想动,却牵动了伤口疼得动不了,面色闪过一丝痛苦,须臾,挣扎了片刻,睁开眼睛。第一眼见自己躺在床上,似乎怔了一下,有一丝恍惚,片刻后,缓缓转过头,看到了容景和云浅月。

    容景靠着椅子闭着眼睛没看他,云浅月却眼睛一眨不眨地在瞅着他。

    六皇子一惊,同仁霎时放大,盯着云浅月看了片刻,似乎才意识到自己还活着,转而眯着眼睛看着她。

    都说一个人的眼睛最能反映一个人的内心。

    云浅月暗中想着,这六皇子果然非同一般,不像早先在城墙上那般张狂无用。她敢肯定,若不是她箭术极好,百步穿杨,加之内功高深,即便早先她故弄玄虚,令他轻敌,她也不一定能伤了他。有些人善于伪装,伪装久了,已经真假不分,就如当初的她。怪不得最有实力和南凌睿一争高下的六皇子反而没在那场“五子兵变”中谋反,而被派遣来镇守凤凰关。她对上他眯着的眼眸,轻轻一笑,“如今还有力气嘲笑吗?”

    六皇子忽然眸光凌厉地看着她,“你是楚夫人?”

    云浅月眼睛转了转,笑看着他,并不答话。

    六皇子忽然冷冽地道:“不知道皇兄若是知道他心爱的义妹竟然是云王府的浅月小姐,荣王府的景世子妃,天圣皇上亲封赐的兵马大将军,一直蒙蔽他,前来攻打夺下他的城池,当该如何,会不会气得暴跳如雷?”

    云浅月笑着摇摇头,看着他,认真地,肯定地道:“不会!因为他是我的亲哥哥,我是他的亲妹妹,凤凰关暗道的地形图是他给的,也同时让我拿下你。所以,他此时应该高兴,不会暴跳。”

    她话落,成功地看到六皇子一惊,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显然,这个消息对他来说,远比刚刚发现她是楚夫人惊异得多。

    云浅月笑看着他终于变脸,对付有一种人,她清楚地懂得如何打破他的面具。她再接再厉,“你应该隐约知道一些事情吧?哥哥本来是云王府世子,可是十年前被舅舅换成了南梁太子。哦,我口中的舅舅就是你父王,如今退位但不得已为了哥哥娶东海国的公主还劳心劳力坐在南梁皇位上处理朝政的太上皇,他呢,当初有个一母同胞的妹妹,但是生在皇室,没有养在皇室,所以,许多人都不知道南梁在他那一代还有个公主。也就是我娘。她小时候被一个老道带入了东海,那老道其实是东海的王叔,于是,她成了东海王的女儿,后来相中我父王,嫁入了云王府,成为了云王妃。生了哥哥和我。”

    六皇子脸上的不敢置信变成惊异。

    云浅月欣赏着他的表情,片刻后道:“哦,还有一件事情,就是南梁国师是我爹,是真正的云王爷,当年的云王府世子。十五年前,天圣先皇出兵西南,我娘正怀我,所以,不忍心我娘家国被灭,于是他前来凤凰关一人之力挡了天圣十五万兵马,之后被舅舅封了南梁的国师。答应他,每一年在南梁住两个月。”

    六皇子同仁骤然变大。

    云浅月看着他漆黑的眼眸终于露出些白色,她佯装叹了口气,“哎,说明白了,就是我爹,我娘,我哥哥,都是南梁的人,你说,我取一个小小的凤凰关,能不容易吗?别说我想要南梁的一个凤凰关,就算是我挥军要了南梁十城八城,哥哥没准一挥手,也白白给了我。舅舅更是二话不说,给我这个外甥女做了礼物。”

    六皇子变大的同仁忽然紧缩,片刻后,忽然怒道:“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

    云浅月无辜地看着他,笑颜如花,“没什么呀,就是告诉你,你是我表哥,我是你表妹,我们两个还是亲的。”

    “谁是你表哥?我和你不亲。”六皇子几乎吼了起来,触动伤口,胸前顿时又涌出血,他仿佛不觉得疼,怒瞪着云浅月。

    “哦,还有一件事情,你娘,你母后,也就是我舅母,她是慕容氏将军的后人。而容景是慕容皇室的后裔,所以,你母后也乐意我们取了凤凰关的。”云浅月无视他的怒意,笑呵呵地总结道,“所以,表哥,你勾搭夜轻暖,太不应该了。她哪里能有我和你的关系亲?”

    六皇子忽然伸手指着她,眼皮一翻,昏了过去。

    云浅月看着六皇子昏死了过去摇摇头,端起茶,慢慢地喝了一口,觉得这茶滋味极好。

    容景睁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云浅月放下茶杯,对他嘟囔,“也太没用了,我才说了几句话他就昏了。”

    容景好笑,提醒她,“你说的全被都是天下皆惊的秘辛。”

    云浅月嘎了嘎嘴,“再好的茶水喝多了也没味,秘辛藏着掖着是秘辛,一旦摊开暴露在日光下,嚼着嚼着也就没了味。”

    容景轻笑。

    云浅月对外面喊,“凌莲、伊雪!”

    “小姐!”二人温声立即跑了进来。

    “将他搬下去,你们寸步不离地看着。没有我的允许,不让任何人接触他。”云浅月吩咐,话落,忽然摆摆手,打消念头,“算了,你们是女子,到底不方便。”她对容景道:“用墨菊和墨岚吧!如何?他们两个我看着似乎很闲,给他们找点儿事儿做。”

    最主要的是墨菊和墨岚看着,她放心。凌莲和伊雪有时候不是某些人的对手。

    “好!”容景笑着颔首,对外面温声道:“墨菊听见了吗?进来将人带走。”

    外面传来墨菊嘻嘻一声笑,说了一句“听见了,主母有吩咐,属下莫敢不从。”话落,他“嗖”地钻进了屋,紧接着又飘了出去,床上顷刻间没了六皇子的身影。

    “你在哪里淘了这么一块宝?”云浅月忍不住好笑。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随便捡的。”

    云浅月撇嘴,这样的人他怎么就捡不来?对凌莲和伊雪摆摆手,“用膳吧!”

    二人收拾了床铺,换了崭新的被褥,笑着走了下去,不多时,端了饭菜来。

    前方摆了宴席犒赏三军,兵营里士兵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热火朝天,热闹声传入总兵府,容景和云浅月一人端着一个酒杯,轻轻碰杯,不知不觉喝了不少。

    饭后,凌莲、伊雪将剩菜残羹收拾下去。

    云浅月有些醉意地站起身,伸出胳膊懒洋洋地抱住容景,软软地道:“睡吗?”

    容景玉颜微熏,眸光也染了丝醉意,偏头看着她,蜜色的唇瓣酒香轻吐,“睡!”

    云浅月看着他,不由得被蛊惑,“用我抱你上床吗?”

    容景扬了扬眉,“你说呢?”云浅月想着这是什么话?到底是用还是不用?基于每次都是她被抱上床的那一个,她也应该感觉一下抱人上床是什么滋味,于是伸出手去抱他,可惜手还没够到,就被容景不客气地打下,紧接着她身子一轻,就被他抱在了怀里,她不由瞪眼。

    容景低头看着她道:“有些事情是男人做的,不要抢着做。”

    云浅月轻轻哼了一声。

    容景将她放在了床上,身子覆了下来。云浅月忽然一个打滚,滚到了床里,容景挑眉看着她,她扬了扬眉,俏皮地道:“打架吗?谁胜了今天听谁的?”

    “你确定?”容景测过身子躺在床上挑眉。

    “确定。”云浅月道:“赤手空拳,近身格斗,不用内力,你不一定是我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