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肆意缠绵(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再次醒来,已经天黑。云浅月睁开眼睛,屋中没人,桌子上没了容景的身影和堆叠的密函。她坐起身,对外面喊了一声,“凌莲、伊雪!”

    “小姐!”二人闻声立即跑了进来。

    “容景呢?”云浅月问。

    凌莲轻声道:“景世子似乎是出了城。”

    “他出了城?什么时候?去做什么了?”云浅月一怔。

    “您睡下不久,他就出去了。也没有交代,奴婢们没敢问。”凌莲摇摇头。

    云浅月看向外面,她睡的时候还不到午时,如今已经入夜。她蹙了蹙眉,想着他出城去哪里呢?片刻后,对外面喊,“青影!”

    外面没有声音。

    云浅月又喊,“墨菊!”

    “主母!您喊我?”墨菊应声出现在门口,声音似乎有些愉悦兴奋。

    “你家公子呢?”云浅月看着窗外问。

    “属下要是告诉您,主母可有奖赏?”墨菊调皮地问。

    “奖赏你两个巴掌,正经点儿!”云浅月对外面瞪眼。

    墨菊嘻嘻一笑,再不敢玩笑,连忙正经地道:“公子去敌营了,大约是卖国去了。”

    凌莲和伊雪“扑哧”一笑。

    云浅月恍然,原来他是去南梁的军营见顾少卿了。她对外面道:“看你真是皮紧了,早晚说个媳妇管住你。”

    “主母给我选的媳妇,将来一定是最好的。”墨菊笑嘻嘻地道。

    “给你选个母夜叉。”云浅月笑着愤道。

    墨菊似乎轻咳了一声,紧接着小声道:“母夜叉也有人爱的,就比如公子,爱主母爱得死去活来呢!”话落,他“嗖”地没了影。

    云浅月闻言有些好气又好笑,暗暗磨了磨牙。

    “今日顾将军伤得很重,世子应该是去查看顾将军的伤势了。”凌莲笑着道。

    云浅月点点头,起身下了床,想着他既然去见顾少卿,想必晚膳会在他那里用了,便令凌莲和伊雪端来饭菜。她刚坐下,外面有脚步声走来,她抬头,见是孙桢。

    孙桢大模大样地进了院子,在门口道:“属下请见大将军。”

    云浅月收回视线,“进来。”

    孙桢走了进来,姿态恭敬,步伐稳重,端看来真是个在兵营里历练了许久的人。他进来后,一本正经地给云浅月见礼,云浅月没理他,他直起身,径直坐到了桌前,拿起筷子就吃桌子上刚摆上来的饭菜。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一顿饭吃完,孙桢抹抹嘴,起身站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凌莲和伊雪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见他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院子,疑惑地低声问云浅月,“小姐,他……”

    “他就是来蹭饭的。”云浅月看着桌面上干净的碗碟,想着堂堂东海国的二皇子这两日难道给饿着了?摆摆手,“不用管他。蓝漪如今在做什么?”

    “蓝监军从魏总兵处出来之后就去了魏总兵管辖的兵营,晚膳也在兵营用的,相处这半日以来,士兵们都很喜欢她。说蓝监军人看着冷清,却是个好相处的人。”凌莲道。

    云浅月点点头,“凌燕和华舒呢?跟着她一起?”

    “没有,他们和张沛、韩奕等将领在一起。谈论您是否如今趁着顾将军受伤再出战,什么时候再出战。”伊雪摇头,“她们也很受兵将们喜欢。”

    云浅月手轻轻敲击桌面,淡淡一笑,“分而击之,女人果然不可小视。”

    二人不再说话。

    云浅月拿出西凉的地形图摆在桌面上,每一座城池,每一处山脉,每一处村庄,都清晰在目,她静静地看着,眸光沉思。

    深夜,容景依然未归,云浅月合上地形图,皱眉看向窗外。

    又等了一个时辰,容景依然未归,她不由站起身,抬步走出房门,刚到门口,一抹黑影落下,紧接着青影的声音响起,“世子妃,世子今夜不回来了,命属下回来告知您一声,您不必等他了,自己休息吧!”

    云浅月看着青影,竟然夜不归宿了?问道:“你家世子在做什么?”

    “世子与顾将军在喝酒。”青影道。

    “顾少卿受了伤,如何能喝酒?胡闹!”云浅月脸色一沉。

    青影不说话。

    云浅月看着青影,“是他不愿回来,还是顾少卿不让他回来?”虽然如此问,但是想着谁能拦得住容景?除非他不想回来。

    青影似乎小心地看了云浅月一眼,低声道:“世子说和顾将军一见如故,秉烛夜谈,品酒一醉。”

    “我去找他。”云浅月想着若是喝一夜酒,顾少卿的伤更严重了。他不过就咬了她一口,说了两句挑衅的话,他已经射了人一箭下了重手,怎么能再跑去逼着人喝酒?顾少卿虽然是大将军,掌管三十万兵马,但也不过是个还没及冠的少年而已。真是欺负人。

    青影并没有拦阻,而且错开身子,给云浅月让道。

    云浅月迈出门槛,走了两步,刚要施展轻功飞身而起,便又转了回去,对青影道:“算了,他愿意喝就喝吧!你去吧!”

    话落,她回了房间,房门关上,径自上了床。

    青影似乎松了一口气,足尖轻点,又离开了总兵府。

    云浅月躺在床上,打了个哈欠,什么也不想,睡了过去。

    不多时,有人无声无息地落在了院子,半丝风丝也没掀起,凌莲、伊雪丝毫无所觉,须臾,那人推开门,无声无息走了进来。

    径直来到床前,床上的人儿裹着被子睡得极熟,呼吸均匀,整个人占据了一张大床,他盯着床上的人看了片刻,忽然恼怒地掀开被子,将那熟睡的人揪了起来,怒道:“云浅月,你就这么放心我?”

    云浅月睡得迷迷糊糊,眼睛也不睁,身子软软地随着他手拖起来,嘟囔道:“别吵。”

    容景瞪着她,“我不在,你睡得竟然这么香?”

    “困着呢!”云浅月甩开他,身子一歪,躺回了床上。

    容景又伸手将她拽了起来,她的身子软得如面条,歪歪扭扭,向他怀里靠来,他忽然一把甩开她,抬步向外走去。

    刚迈步,忽然腰间缠住了一双手臂,云浅月睁开眼睛,哪里还有半丝困意,好笑地看着他恼怒的脸,“是你一日不理我,扔下我不管,又告诉我夜不归宿了,如今这是跑回来和我闹什么脾气?”

    “你没睡?”容景转回头看着她。

    “你没在,我睡不着。”云浅月软软蠕蠕地瞅着他,“我就想着顾少卿的酒有那么好喝吗?怎么能比得过我?让你流连不返?”

    容景哼了一声,“他的酒自然好喝,十两银子一坛,喝了十坛。”

    云浅月挑眉,“你什么时候这么降低身份了,从来喝酒不是非千金一坛而不喝吗?”

    容景看着她,不说话。

    “一身酒味!这是回来耍酒疯了?”云浅月看着容景,别扭的样子像个孩子。她好笑地拉着他上床,哄道:“容公子,你跟他一个孩子计较什么?不就是咬了我一口,说了几句话吗?你也还了他一箭了,还令他喝了一肚子酒,本来养半个月的伤,如今估计该养一个月了。无论如何都是你赢了,消消气吧啊。”

    容景不说话,躺在床上目光深幽幽地看着她。

    云浅月一叹,这陈年老醋吃的,可真有水准。她伸手给他宽衣解带,捂住他的眼睛,撤掉自己睡袍的丝带,锦缎滑落,她身子覆在他身上,与他肌肤相贴,低头吻下。

    容景身子细微地一颤,但躺着没动。

    云浅月双手环住他,手在他身体上轻挑慢捻,指尖划过,激起层层颤栗,两人相知甚深,她自然也清楚他的敏感,不多时,他从外面进来微带丝凉气的身子就被她勾起火热,她感觉他身子紧绷,在她挑逗下颤栗,心下得意,兴趣浓郁。

    可惜她没得意多久,容景忽然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如玉的手扣紧她腰肢,铺天盖地的吻落了下来。

    云浅月承受不住他如此火热,忍不住轻呼。

    容景仿若未闻,令熊熊大火吞没她。明明温润如玉的人,今夜却肆意而疯狂。

    云浅月感觉腰断了几次,又被他接好,最后天色微亮,她才被从火海里脱身出来,疲惫不堪地睡去。睡去之前,似乎听容景餍足之后不知疲惫地低低嘟囔,“连一个小毛头都敢扬言跟我抢你,自然不能轻易地放过了他。”话落,搂住她香汗淋漓的纤腰,又道:“到底是你太会惹桃花,还是我看着好欺负……”

    云浅月已经连听的力气都没了。留一丝神志想着自作孽,不可活,下次她打死也不招惹他惹火烧身了。

    容景说了两句话之后,如玉的指尖爱怜地抚摸着她白瓷般的脸庞,忽然轻笑,“竟然不知道你还有这等点火的本事,倒是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