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肆意缠绵(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他似乎也不需要云浅月回答,早先郁气散去,语调愉悦。

    不多时,天已大亮。总兵府外有一群人走来,张沛和韩奕以及几名副将、参将便走便低声交谈着,虽然他们的声音低,但还是能被容景听到,谈论的自然是出兵之事。

    容景向外看了一眼,对外面道:“将他们挡回去,就说大将军吩咐,今日不出兵。”

    “是!”凌莲、伊雪立即应声,转身去了。

    二人来到门口,挡住来人,将容景的意思转达了。众人对看一眼,今日竟然还不出兵?大将军打的什么心思?难道明太后和云王妃不救了?据说大将军和宫里的明太后不太对卯,但是还有云王妃呢!难道也不救了,就让云王妃在顾少卿的大营里受苦?张沛藏不住话,看着凌莲和伊雪问,“二位姐姐,大将军到底是何打算?怎么今日还不出兵?顾少卿伤重,我们都歇息够了,如今是出兵的最好时机啊!若是顾少卿养好伤,再打他可就难了。”

    凌莲和伊雪齐齐摇头,“大将军既然如此吩咐,自然有她的打算,各位将领听命就是。”话落,二人也不理会众人,齐齐转身,走了回去。

    众人对看一眼,知道凌莲和伊雪是云浅月的近身信任之人,虽然还想再问,但二人不再搭理他们,自然也不敢再逼问,只能听命,转身一起离开。

    蓝漪听闻云浅月吩咐不出兵,到没什么表态,依然待在魏章十万兵马的兵营。

    一日一晃而过。

    云浅月这回被容景折腾得惨了,睡了整整一日一夜才醒来,醒来后却浑身酸痛地起不来床,而容景坐在桌前姿态闲雅地阅览密函,她恼怒地瞪着他。

    容景感受到云浅月的视线,偏头向她看来,须臾,微微一笑,声音温柔,“醒了?”

    云浅月恼怒地翻了个身,却因为动作太大,令她抽了一口冷气。

    容景放下密函,来到床前,看着她微蹙的眉,如画的眉目也跟着蹙起来,“我都已经帮你揉按了筋骨,怎么还这么严重?”

    云浅月不理他。

    容景伸手将她拽进怀里轻轻抱住,看着她没有半丝歉疚地控诉道:“是你先惹我的。”

    真是倒打一耙!若不是他喝陈年老醋先闹别扭,她至于哄他哄出冤家来?云浅月闭上眼睛不看他。

    容景低下头,吻她的唇瓣,“前日真喝了十坛酒,醉得厉害……”

    云浅月冷哼一声,不到午时喝到深夜,两个酒鬼,还竟然不脸红地说出来。伸手推他,却推不动。她恼道:“滚开,我是大将军,日日躺在床上像什么样子!”

    容景轻笑,放开她,“你是该活动活动,再睡下去的话,我都担心你长在床上了。”

    云浅月挖了他一眼,挣扎着坐起身穿衣。容景很有良心地伸手帮忙。

    云浅月下了床,脚走在地板上还觉得腿发软,身子发虚,又狠狠地磨了磨牙,骂了容景两句,他含笑听着,温柔地侍候她净面梳洗,收拾妥帖,她还是气怒不消,不理会他,自己出了房门。

    外面阳光晴好,打在她身上,暖融融的,舒散了几分疲惫。

    凌莲和伊雪见云浅月出了房门,都齐齐松了口气,迎上来。

    “有什么事情发生吗?”云浅月问二人。

    二人摇摇头,低声道:“张沛等人来询问了几次是否出兵,都被景世子挡了回去。三十里外南梁的兵营没发生什么事情,城中也没发生什么事情。”

    云浅月点点头,身子靠在门框上,懒懒地晒着太阳。

    凌莲话音一转,“不过西南发生了些事情。陈老将军带领的十万兵马到了江陵城,与夜轻暖、苍亭兵马汇合,昨日午时,一举拿下了江陵城。江陵城沦陷,叶倩不在城中。”

    “江陵城虽然是天险,但到底是小城,十万兵马加上夜轻暖的皇室隐卫,攻破江陵城是理所当然。”云浅月淡淡地道:“蒋烈呢?”

    “蒋烈极其家人不知所踪。”凌莲低声道:“早就被景世子派人接走了。”

    云浅月想着蒋烈是孝亲王妃的弟弟,冷邵卓的舅舅,自然要保护好。不伸出手保护,以后还要何人敢被收买人心反抗天圣?

    三人正说着,外面传来一声高喊,“报!皇上圣旨到!”

    云浅月看向门口。

    不多时,一个兵士带着一个人走了进来,那人正是文莱。文莱一身风尘,看起来脸色蜡白,显然是快马兼程而来,赶路赶得太急,脚步有些踉跄。

    文莱进了总兵府,一眼就看到了云浅月,连忙快步过来,“奴才给大将军见礼!”

    云浅月对他笑了笑,“文公公辛苦了!”

    “奴才不苦,就跑死了两匹马而已。”文莱道,“皇上想令八百里加急,但又觉得八百里加急也不一定快了,免得耽误军情,特派了奴才前来。皇上说这封圣旨要当着二十三万大军和所有将领的面宣读。您看……”

    云浅月挑了挑眉,当着二十三万大军和所有将领的面宣读?她向屋内看了一眼,见容景仿佛不知道外面来了圣旨,依然坐在桌前阅览密函,她点点头,对凌莲和伊雪吩咐,“击鼓,升帐!”

    “是!”凌莲和伊雪立即去了。

    云浅月抬步向外走去,文莱向屋内瞅了一眼,立即拿着圣旨跟上她。

    来到中军大营,云浅月从西山军机大营和玉龙山新兵营带来的十万兵马,以及攻打凤凰关收服的三万兵马,还有青山城魏章的十万兵马都列队敬候。

    蓝漪、华舒、凌燕、孙桢、张沛、韩奕等人都已经等候。

    云浅月普一来到,众人目光都定在她身上。清风吹起,紫色软烟罗如九天上铺开的紫霞,包裹着花容月貌的人儿,如织染的画。所有人眼中都现出惊艳的神色。往日凛然如尘封的剑,冰雪堆砌,今日似乎冰消玉碎,柔美如弱柳扶风,不盈一握。

    二十三万兵士,人人屏息。

    张沛、韩奕等人没见过这样的云浅月,他们从见到她时,心里就没将她当女人,虽然一路行军至今,她在所有人心中就是一个将军。如今看她这般,都呆了呆,一呆之后,都连忙惊醒,不敢再看第二眼,生怕成为魔咒。

    “皇上圣旨,令所有将领士兵听旨。”云浅月站定,目光清凉地看着下面,清声开口。

    她的声音清凉如风,瞬间吹散了惊艳或呆怔的眼光,都齐齐垂下头,跪了下去。

    文莱眼睛扫了一眼黑压压的将士,清了清嗓子,当先介绍,“杂家是侍候先皇的文莱,如今在当今圣上和安王身侧侍候。皇上信得过杂家,令杂家前来宣旨。”

    他这番话,自然是说明他是皇上的人,听命于皇上。魏章手下所有士兵顿时恭敬了些。

    文莱话落,拿出圣旨展开,高声宣读,“朕知晓大将军一举夺下凤凰关,甚是欣慰。大将军首战告捷,扬我天圣,报我军威。实乃大功,朕先为之记上一功,他日还朝,一并赐赏。所有在此战中建功的将士,朕也一律封赏。”

    将士们顿时发出欢呼声。

    文莱顿了顿,继续宣读,“青山城总兵魏章,镇守青山城十五年,劳苦功高。如今年迈,再不能上阵杀敌,是朕顾虑不周,才令其受了重伤,今恩准回京养伤,伤好后,择职录用。其手下十万兵马,全权交由大将军统领。蓝监军救魏总兵一命,免我天圣老臣死于为难。也是功高一件,特升为副将军,协助大将军征南。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所有士兵高呼,震耳欲聋。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将十万兵马给她统领,将蓝漪升为副将军。夜轻染果然没让她失望,给她来了个出乎意料。但是再大的出乎意料搁在他身上,也不算意料了。

    他心中清楚明白蓝漪若是接替魏章十万兵马,也不过是个总兵之职。十万兵马出丝毫纰漏,她就可以寻机剥夺了她,毕竟她不再属于出征南梁的大军中人,而是受地方限制调派,而她有调遣之职。可是如今将她升为副将军就不同了,她是统领二十三万兵马的大将军,而她则是副将军,出了丝毫纰漏,也会唯她这个大将军试问,说白了,就是她不能轻而易举动蓝漪。

    “大将军,您接旨谢恩吧!”文莱清楚云浅月的性情,也没真让她跪地谢恩,而是将圣旨恭敬地递了过去。

    云浅月伸手接过圣旨,淡淡地道:“谢皇上圣意。”

    “恭喜大将军!恭喜蓝副将军!”文莱笑呵呵地道喜。

    蓝漪和众位并将一样跪在地上,恭敬地道:“叩谢圣恩!”

    “两位将军既然接了旨,杂家就回京复旨了。”文莱完成了任务,松了一口气。

    “文公公何必急着走?你周马劳顿而来,休息一日,明日再启程吧!”云浅月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