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海棠春色(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大将军有留,杂家是也累了,莫敢推辞,那就留上一日。”文莱从善如流。

    云浅月将圣旨卷起,看向二十三万大军,清声道:“即日起,青山城的十万兵马打散重编,探兵营、先锋营、旗排营、火头营、骑兵、步兵、统兵、通通重新编制。归纳十三万大军之中。今后再无青山城总兵营,只有征南大军。”

    众人齐齐一惊,青山城的副将、参将、都尉等将领顿时面色一变。

    蓝漪也猛地抬头看向云浅月。

    可想而知,云浅月此举是将青山城的总兵营取消了,变成了征南大军。将所有的青山城士兵分流地融入了征南大军中。这是以防有人因为魏总兵被夺权而不满聚众滋事。分而击之,百川入海,再难以分出曾经哪个是河水,哪个是海水。

    云浅月不看众人,目光落在孙桢身上,“孙桢!”

    “属下在!”孙桢出列。

    “本将军给你十日时间,整编之事交给你全权处理,可有异议?”云浅月询问。

    “末将一定做到!”孙桢连忙恭敬地颔首。

    云浅月看向张沛和韩奕,吩咐道:“张沛、韩奕,你二人协助孙桢,可有异议?”

    张沛和韩奕知道这是大将军器重,编制之事可是非同小可。二人顿时大喜,连忙齐齐颔首,声音铿锵,“属下二人无异议,定协助好孙校尉。”

    云浅月点头,清声道:“若有不服编制者,等于不服军令,杖刑。不必过问我。”

    “是!”三人齐齐应声。

    青山城魏章的一众属下心头齐齐一寒,不满的目光顿时收了回去。人人心头生出惧意和胆颤。想着景世子妃这些年纨绔不化的胡作非为名声,他们虽然远在京城千里也听得太多,让他们麻痹地只认为是一个娇蛮任性的千金小姐,不过会些武功,就仗着自己云王府的出身和迷惑了景世子而胡作非为。可是从即日前,她带着十万兵马半日时间便果断地夺娶了南梁巍巍雄关凤凰关,便令人心下佩服,如今再不敢小看一丝一毫。

    有的人敬佩,有的人赞叹,有的人紧张,有的人担忧,有的只觉天塌了。但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再直视那个手里拿着圣旨静静地站立在那里的女子。这一刻,谁也再不敢将她当做一个羸弱轻软没有半丝危害的女子。她的锋芒,即便宝剑不出销,也能令人毙命。

    “本将军点兵之日说过,我的军中不埋没任何一个有才华的人,也不藏匿包庇任何一个奸懒小人。论功行赏,有过必罚。军律重于一切。无论是我从京城带来的士兵,还是前青山城总兵营的人,只要服从军命,就会一致对待,一视同仁。”云浅月目光清清凉凉地扫过每一个人。一眼望尽了二十三万兵马。

    青山城总兵营的人闻言心头顿时如吃了一颗定心丸,忽然觉得被编制也不是坏事。

    有的人不用过多地做什么,一句话便能让人心折。云浅月便是这样的人,她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地让人折服的军威。

    蓝漪垂下头,脸色难看,云浅月几句话就打散她在青山城几日的辛苦,收服了军心。她白白做了几日无用功。唇瓣不由紧紧抿起。

    “未来十日休兵不战,有一应事情都禀告蓝副将军裁决。”云浅月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唯大将军之命是从!”孙桢高喊了一声。

    “唯大将军之命是从!”张沛、韩奕和几位将领也喊了一声。

    “唯大将军之命是从!”顿时,所有士兵都齐齐高喊。

    云浅月听着身后震耳欲聋的声音,嘴角微微勾起。有孙桢编制,张沛、韩奕配合。蓝漪这个副将军自然不可能亲自插手到军中逐一审阅,否则的话,她就未免是以副将军的职权干了校尉的活计,玉子夕幻容的孙桢可不好对付,自然没有她钻空子的余地。凌燕、华舒两位副将她自然不必担心,她们比起蓝漪,还差得远,不够历练,不足为惧。

    她一路心情极好地回到总兵府,只见容景半躺在一株海棠树下的躺椅上闭目养神。

    如今春暖,将近四月,正是海棠花将要含苞待放之时。这处院子曾经是南梁镇守了凤凰关二十多年的前凤凰关总兵自己精心修葺的府邸,那人叫赵澈,自小跟随南梁太上皇,也就是她那个退位了还不得不坐在椅子上为儿子娶媳妇而看着皇位的舅舅,舅舅登基后,便将他派遣镇守凤凰关。据说十五年前,还是他救了她父亲。可惜去年,天水崖崩塌,凤凰关受了水灾,他一生无过错,偏偏晚节不保,自刎于舅舅跟前。据说他极其爱海棠。所以,这总兵府满园都是海棠树,没有繁琐的杂树杂花。

    这里的海棠树无疑都是最名贵的品种。还没开花,便可见艳丽。几朵花蕾簇拥在一起,成粉红色,分外娇嫩。

    有一缕清风吹来,有三两朵绽开的花瓣经不住春风的裁剪悄悄飘落,正落在容景月牙白锦袍上,白衣便染上了点点娇红,分外华艳。

    到底是人如画,还是风景如画,令人有些分不清了。

    云浅月忽然顿住脚步,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容景。

    明明是出征大军的军营,两方对垒,朝堂上波云诡异,有夜轻染心机深沉地筹谋,这凤凰关不知道暗藏多少手背后推动局势,可是她偏偏却不觉得凛冽和杀气,而是感觉如一方净土,分外静谧温暖。

    大抵是因为有他一直在身边吧!所以,她才觉得温暖。

    又是因了他,她才有情致欣赏这满园的海棠花到底都是什么品种,耐心地分出那一株是西府海棠,那一株是垂丝海棠,那一株是木瓜海棠,那一株是贴梗海棠。

    更因为他,她才觉得这里的海棠花分外娇艳好看,即便还没盛开。

    “看够了吗?”容景隐隐含笑的声音响起,温柔得如醉了春风的海棠。

    云浅月醒来,脚步慢慢地挪到他身边,低头看着他,早先被他折腾得惨了睡了一日一夜下不了床的怒意消失到了九霄云外,她面色温暖下来,眸中笑意盈盈,轻声问,“知道我今日做了一件什么好事儿吗?”

    容景抬眼看着她,盈盈立在她身前,娇艳如这春日里的海棠花,映了春水,说不出的娇软明媚,他心神一荡,不答反问,“你就这样去了中军营?”

    云浅月“嗯”了一声,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容景蹙眉,忽然伸手将她拽到了身前,她身子软软地趴在他身上,被他紧紧抱住,语气有些沉地道:“真想将你藏起来。”

    云浅月眨眨眼睛,看着他,“我还想将你藏起来呢!”

    容景闻言挑了挑眉,见她痴痴的眉眼顿时勾起唇角,些微的郁气顿消,松了些力气,捧过她的脸,轻轻吻下。

    云浅月立即躲开,嗔道:“这里是院子,别胡闹。”

    “没人敢打扰。”容景道。

    “那被人看见也不好。”云浅月暗暗补充了一句,尤其是墨菊那个臭小子,一定不知道会笑成什么样。

    容景作罢,揽着她的身子让她一同躺在躺椅上,笑道:“重新将大军编制了?”

    云浅月就知道瞒不过他,撇撇嘴,“你就不能假装猜不到?”

    容景笑看着她不答话。

    云浅月想着若是他猜不到,也就不是容景了。即便猜不到,她的一举一动也有人暗中报给他知道。她闭上眼睛,笑道:“蓝漪美人这回极怒呢!我到要看看她是不是真对苍亭死了心,想改为求那天子旁边的凤座了。她的在意和底线在哪里,总要抛出来让我看看。”

    “小睿哥哥和洛瑶公主该到了吧!”容景忽然说了句不相干的话。

    云浅月算计一下日子,也觉得差不多了。她睁开眼睛,仰着脸问他,“哥哥从东海回来,要回南梁,必然要途径凤凰关。你说他是来我这里,还是先去慰问他的顾大将军?”

    容景笑笑,“哪里也落不下,又何必分出个先后。”

    云浅月又闭上眼睛,想着若是哥哥来了,不知道洛瑶舍不舍得让他再施美人计。海棠花偶尔飘落在两个人的身上,瑰丽如画。

    总兵府的下人们都远远地避开那两人,似乎生怕闹出什么动静惊扰了那两个人的清静。

    接下来三日,孙桢编制整顿二十三万兵马,通通打乱旧的编制部署,按照新的编制重排。张沛、韩奕全力配合他,兵营里的其他将领也被孙桢不客气地指使起来,那些将领起先对孙桢得到云浅月的重用不太服气,可是看到了他的手腕,却都不再有意见,纷纷敬佩其能。

    二十三万兵马三日时间便整编出了一半。重新编制的士兵都由孙桢挑选出人专门训练。

    青山城的旧部人员无人敢有意义,都以绝对的服从姿态听候编制。

    云浅月这个大将军不出总兵府,容景这个军事也猫在总兵府不外出,蓝漪这个副将军便是军中主事,但孙桢行事滴水不漏,蓝漪这个副将军到成了摆设,不必请示她,孙桢便带着张沛和韩奕将编制的事情全权处理好,而且没有不满作乱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