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海棠春色(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蓝漪在大营观看了三日编制,心一寸寸地沉了下去,她已经命人暗中调查,这个孙桢原是德亲王推荐到西山军机大营的人,算是德亲王的门生。可是如今却一心一意为云浅月做事,她想着德亲王和皇上也有看走眼的时候,这个孙桢在西山军机大营的时候只是有些小本事,行事稳妥,不出众,也不埋没。算是不上不下,可是如今却成了云浅月的得力助手,其才其能和心思手腕分毫不差于一个兵谋大家,超过这兵营里所有的将领。尤其是对军中士兵的心思了如指掌,让她这个副将军却分毫插足不得。

    “蓝姐姐,这个孙桢真是厉害!”凌燕忍不住夸奖。这三日她和华舒也一直跟随着蓝漪在兵营观看编制。每一个人都是因其能选用适当的位置。她丝毫不怀疑,这样编制出的大军,二十三万兵马绝对能抵三十万兵马之数。

    华舒也忍不住附和,“是啊,真看不出来他那么其貌不扬的一个人竟然有这等手腕。”

    蓝漪目光沉暗,冷笑一声,起身站了起来,转身离开。

    “蓝姐姐,你去哪里?”凌燕见蓝漪走了,一怔,不由询问。

    “去总兵府。”蓝漪头也不回。

    凌燕和华舒对看一眼,齐齐跟上她。她们出十里桃花林时,除了接到皇上的圣旨外,家族也秘密给了她们一道命令。蓝家是几大世家之首,几大世家以蓝家马首是瞻。蓝家的族主和几位族中长者都有意令蓝漪入主中宫。

    天圣这些年来,新一辈的闺中女儿最出名的不过几人。云王府的云浅月嫁给了荣王府的景世子,前秦丞相府的秦小姐从秦丞相告老还乡后来以夜霄的身份出现在南疆夺权失败被杀后,便下落不明,退出了天圣大家贵族的舞台。孝亲王府的冷疏离据说从二皇子夜天倾自刎而死,她就心灰意冷,在府中的佛堂日日抄写诵读佛经,无人上门求亲,她也没嫁人之意,荣王府的二小姐容铃兰随着旁支被贬去了北地苦寒之地,曾经的兵部侍郎府的赵可涵嫁给了四皇子没享福几日便随着二皇子和四皇子逼宫而围困四皇子府耗尽心血香消玉殒,文大将军府的文如燕心仪文伯侯府的世子容枫,他一日不娶,她一日不嫁,铁了心地等着。算起来,天圣京城再无有才有德有品有貌还能家室好被人道出才名来的闺中女子适合嫁入皇上为后。

    所以,蓝家出世,以百年的隐世大家重新进入朝局,只安王夜天逸这一支旁支外孙的血脉自然不够,还需要女子红粉裙带为桥梁,只要蓝漪能为后,那么就会令蓝家短时间内跻身朝局,成为朝中举足轻重的支撑。

    蓝家几位长老如此打算,而依附于蓝家的几家,如伊家、华家、凌家、苍家,自然纷纷支持。他们五大世家既然投靠了天圣新皇,自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必须同气连枝。所以,族长们私下里达成一致。拥护蓝漪为后,凌燕、华舒为妃。只要三人成功。那么新一代的天圣江山朝局五大世家就能迅速地占有一席之地。

    虽然苍亭和蓝漪不成姻缘,但是二人同样归顺新皇,自然也不损两家的情面。新皇如今刚刚登基,忙于西南战事,又出兵南梁牵制南梁出兵相助西南,没时间立后立妃,但是一旦战事扫平,那么新皇就会立后纳妃,填充后宫,选秀。届时五大世家的少年公子都能涌入朝堂,女子今日后宫,盘根错节,五大世家繁华指日可待。

    所以,她们三人入朝,也是带着家族的使命。

    凌燕和华舒二人一直在坤武殿训练,自小就在一起,关系极好。所以,私下里也达成了一致,可是二人和蓝漪虽然都住在十里桃花林,但是自小没在一起,毕竟是不熟,也从未与她讨论关于这等家族长老交代的秘事。见她进了京中后,也不亲近新皇,更看不出她还念着苍亭,到底是何想法,她们相处这么多天也没摸准,于是,如今见她阴沉着脸离开,也坐不住了,跟了去。

    三人一前两后地来到总兵府,便看到了容景和云浅月偎依在海棠树下,一人拿了一本书看,明明是各看各的,可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如一个人一般。这三日,海棠花的含苞似乎又绽开了些,大有一种刹那就开的错觉。那二人被清风吹来飘落的花瓣打在身上。风景如画不足以形容。

    蓝漪停住脚步,凌燕和华舒也停住脚步。

    凌莲见三人来到,迎了过去,她还没开口。蓝漪忽然转身,向自己住的地方走去。凌燕和华舒一怔,也连忙收起对云浅月和容景的羡慕跟上她。凌莲盯着蓝漪的背影看了片刻,转身回了院子。

    容景和云浅月似乎不知道三人来了又走一般,丝毫不受打扰。

    又过了三日,孙桢编制完了二十三万大军,提前完成了云浅月交代十日之内的任务,前来总兵府报道,将名册给云浅月过目。

    云浅月简略地看了一眼之后递给容景。

    容景闲闲散散地翻了两下,便微微一笑,“玉太子果然令人敬佩。”

    “这关他什么事儿?”孙桢不满地看着容景,他辛苦六日,日夜不休,得到的就是这句话?本以为能受些夸奖。

    容景看着他,“我是说,也只有玉太子能教出来你。”

    “去休息吧!”云浅月笑着对他摆摆手。

    孙桢撇了撇嘴,抱着名册走了下去,看他脚步发虚,眼睛都睁不开了,显然累坏了。

    云浅月想着玉子夕留在天圣,可是给她帮了大忙了。

    “公子、主母!”墨菊的声音忽然在外响起。

    云浅月见到墨菊就想起那天的仇,若不是他,她不至于败给容景,绝招都用出来了,以后再用不上了,想想就来气,没好脸色地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墨菊一噎,须臾似乎倒抽了一口凉气,“主母,您怎么这么粗鲁?不像个女人。”

    “我到底是不是女人,你家公子清楚。让他告诉你吗?”云浅月阴沉沉地道。

    墨菊立即噤了声,知道得罪了云浅月,再不敢说话了。

    “什么事儿?”容景笑看了云浅月一眼,对窗外询问。

    云浅月哼了一声,容景的某种态度就是纵容墨菊。或者说他根本就乐意有这么一个人气她,她来气,他就高兴。

    墨菊声音低弱无比可怜地道:“属下是来告诉主母,六皇子从那日醒来后就不吃不喝,属下强灌了几日的药水和汤水,他七日没说话,今日终于说话了,要见主母。”

    容景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想着还有个六皇子,她从那日将他气昏之后倒是给忘了。她起身站起来,对容景道:“我去看看他,你是跟我去,还是我自己去。”

    “有两个人应该快来了,我在这里等他们。你自己去吧!”容景坐着不动,摆摆手。

    云浅月眨眨眼睛,心下意会,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六皇子被安排在偏院,这里极为静寂,墨菊和隐卫守护,三步一岗,犹如铜墙铁壁,插翅也飞不出去。

    墨菊传完话后没敢露面,墨岚恭敬地给云浅月打开房门。

    云浅月挑开珠帘走了进去,见六皇子半躺在床上,清瘦了很多,但气色到是不差。见她来到,眸中风暴霎时翻涌,显然想起了七日前。云浅月看着她,脚步不停,她笑吟吟地走到床前,对她挑眉,“表哥想通了吗?”

    六皇子看着云浅月,脸色霎时变了几变,极为难看。

    云浅月在床边坐了下来,盯着他的脸,六皇子长得不错,虽然没有南凌睿俊美风流,没有云暮寒清俊淡漠,但眉眼也是极其俊逸,尤其是那双眉目隐隐有她娘玉青晴的影子。她叹了口气,她娘是他姑姑,有些影子也是应该。

    “你叹气做什么?”六皇子板着脸询问,大约是许久没开口,声音沙哑硬涩。

    “你见过我娘吗?”云浅月笑看着他问。

    “没有。”六皇子木然地摇头。

    “你的眉目很像我娘。”云浅月伸手指了指他的眉心处。

    六皇子伸手打开她的手,“别碰我。”

    云浅月撇嘴,好笑地道:“表哥,你是男子吧?又不是女人?做这等贞烈之事?我是你表妹,你还真拿我当仇人了?”

    六皇子嘲讽地看着她,“有表妹毫不手软地射我一箭,险些让我没命的吗?”

    云浅月忽然一乐,“你毒嘴毒舌骂我嘲笑我,还不当得这一箭抵还?”

    六皇子冷哼一声。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更何况我们只是表兄妹。”云浅月看着他,慢悠悠地道:“何况你还是勾搭夜轻暖的人。”

    六皇子的脸瞬间沉了下来,“我没有勾搭她。”

    云浅月眨眨眼睛,“你没有和夜轻暖达成某种交易吗?难道是我冤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