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美人如花(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南凌睿骂道:“死丫头,你先松手!”

    “你先松!”云浅月道。

    南凌睿咬牙,“那我们一起松。”

    “好!”云浅月点头。

    “一,二,三,松!”二人齐齐喊了一声,齐齐松了手。

    步调整齐一致,松了手之后,互相各自退开三步远。显然这等事情极其默契熟练,大约是曾经斗了数百遍,磨练出来的。

    云浅月揉着耳朵看着南凌睿,见他气色极好,锦袍玉带,眉目风流,根本就不像是赶路风尘而来,显然和洛瑶一路慢慢走来,不紧不慢,不着急不上火,她瞪着他,埋怨道:“都被你拧红了!”

    “活该!”南凌睿也揉耳朵。

    “我是你亲妹妹。”云前后有提醒他,“你下这么重的手,小心我告诉爹打你,娘骂你,嫂嫂休了你。”

    南凌睿闻言气乐了,阴阴地看着她,“你还记得你是我的亲妹妹?有亲妹妹背后里给哥哥使绊子,编排哥哥,将哥哥的缺点弱点都抖搂给别人的吗?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妹。”

    云浅月一点儿也不觉得理亏,嘻嘻一笑,上前几步,双手抱住南凌睿,孩子气地道:“好哥哥,我这是为了你好啊。你看看六表哥这么辛苦勾搭夜轻暖想将你从那个位置拉下来……”

    “云浅月,我说了我没勾搭夜轻暖!”屋内六皇子低吼一声。

    云浅月咳了一声。

    南凌睿推开云浅月,也不跟她计较了,挑开帘子迈进了屋内,笑看着床上黑着脸的人扬眉,“六弟,别来无恙啊!”

    “你看我像是无恙?”六皇子冷着脸道。

    云浅月跟在南凌睿身后,准备堂而皇之听二人墙角,南凌睿忽然回头瞪了她一眼,一挥手,“砰”地关上了门,对她道:“死丫头,滚回去看看你嫂嫂,别让她对你家那个黑心的死灰复燃。否则有你哭的。”

    云浅月吃了个闭门羹,盯着紧紧关闭的门,想着让洛瑶和容景单独相处的确不放心。她顿时放弃了听墙角的打算,转身向她和容景住的主院走去。身后屋内二人说什么,到底是什么情形,自然不得而知了,她也顿时不关心了。

    回到主院,只见院中海棠树下摆了桌椅,桌子上摆了茶点,容景和洛瑶对坐,正在说话。洛瑶比去年见更加贵气端庄,似乎更美了,眉目不再是执拗清冷,而是柔和下来,将她比作这满院即将盛开的海棠也不为过。

    一个如诗如画,一个尊贵柔美。远远看来,两个人也是一副难得的绝顶风景。

    云浅月忽然想着若是没有她,那么容景和洛瑶也许是姻缘的吧?毕竟世间容景这样的男子少,洛瑶这样的女子也少,两个人又极其有才华,容貌天成,尤其是那种天生的贵气和优雅,是她这个从骨子里面想懒散的人学不来的,她脚步不由慢了一下。

    容景发现云浅月,缓缓转过头来,清淡的眉目霎时温柔似水。

    洛瑶也缓缓转过头来,清淡的眉目在看到她,绽出一抹笑意。

    云浅月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顿时飞远,脚步霎时轻快起来,最后几乎是提着裙子小跑来到二人身边,先是扑向容景,容景似乎无奈地伸手接住她,她对他一笑,才转头对着洛瑶直直地打量。

    洛瑶被云浅月看得脸红,“妹妹不识得我了?做什么如此看?”

    云浅月叹息一声,“我在想,你这样的美人,容景真没福气,还是哥哥比他有福气。”

    容景揽着云浅月的腰一紧,微微用力掐了她一下。

    云浅月“咝”了一声。

    “你这是对自己不自信吗?”洛瑶忽然轻笑,对云浅月道:“我若是说我现在又想抢景世子了,你给吗?”

    云浅月挑眉,“还想论剑?你的剑术难道又长了不成?”

    “上次是你狡诈!”洛瑶道。

    “输了就是输了,兵不厌诈。”云浅月得意地扬眉。

    洛瑶莞尔一笑,看着她道:“比去年见的时候张开了些,也水灵了些,还红润了些,跟一朵桃花似的,乍一看险些都叫人认不出来了,果然是景世子的功劳吗?将你滋养得不错。”

    云浅月脸一红,忽然羞道:“你羞不羞,还没嫁给哥哥吧?一个公主,怎么也说这等话?”还滋养?这也算是带了黄色吧!很难想象从她嘴里说出来。

    洛瑶倒是不脸红,无奈道:“这是你哥哥的功劳,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云浅月恍然,愤了一口,抬眼看容景,见他神色不改,脸色不见红,她想着果然是脸皮厚。她眸光一转,直直地问道:“你看着比一朵花还美,脸色也极好,这等姿色,难道是哥哥这方面更辛苦滋养了些?”

    洛瑶脸终于红了,瞪了云浅月一眼,“果然还是旧时样子。怪不得你哥哥来时告诉我,说要我脸皮厚一些,否则会吃亏。”

    云浅月想着南凌睿到有先见之明,不知道如今怎么欺负六皇子去了。她将身子靠在容景怀里,转移话题,对洛瑶问道:“你们什么时候进的凤凰关?”

    “两日前。”洛瑶道。

    “那怎么如今才来?去看顾少卿了?”云浅月问。

    洛瑶摇头,“你哥哥带我去凤凰关的霞峰谷赏桃花了。他说那里的桃花这时正开得艳,既然来了,不看可惜。”

    “他可真会享受,一点儿也不担心他的顾大将军被人欺负。”云浅月道。

    洛瑶好笑地看着她,扫了容景一眼,“除了你家的欺负人家,射了一箭不够,又跑去灌人酒喝,还有谁能欺负得了顾少卿?”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伸手端起容景的茶杯去喝茶。

    容景微笑着道:“小睿哥哥和小睿嫂嫂的消息倒是灵通。”

    云浅月“噗”地将茶水喷了出来,幸好她转身的快,都喷到了地上,桌面和对面的洛瑶躲过了一难。小睿哥哥和小睿嫂嫂?也真亏他叫得出。

    洛瑶一呆,娇美的脸似乎黑了那么一下,片刻后,她撇开脸,还算镇定地道:“景世子,你若是不想我将妹妹让哥哥接去东海,你最好以后都别如此称呼。”话落,她似乎提醒他,“哥哥这些年一直没有喜欢的人,他身为东海太子,万民敬仰,玉质盖华,天纵英才,我早先觉得没有哪个女子配得上他,或者他生性冷淡,对女人也是冷淡,后来终于明白了,原来他是心里藏了一个人,不愿意对别人开启他的心。他心里藏着的那个人是谁,我想你比我清楚。”

    容景眸光染上一抹清幽,须臾褪去,笑道:“开个玩笑而已,洛瑶公主是内子的姐姐,自然也是景的姐姐。姐姐嫁给哥哥,我在想着这个称呼亲近一些,既然姐姐不喜欢,那景以后就不说了。”

    云浅月翻白眼,真识时务啊!

    “这是最好!”洛瑶和气地一笑,转了话音道:“告诉你们一件有意思的事儿。你们应该知道许多年前,老王叔胡闹给哥哥女扮男装,被一位藩王家的小王爷看见,心里喜欢得不行,抱着他亲,说要娶他,后来哥哥说他喜欢女人,小王爷昏死过去,醒来后知道哥哥是男人,含恨而去,回去后病了很久,病好后对女人再也不亲近了的事情吧?”

    云浅月点点头,这事儿她听罗玉讲过,据说那小王爷很是淘气,也是个魔王性子,一直都是让人头疼的主,因为那件事情改了性子。可是再不喜欢女人,让那个藩王比以前更头疼了。日日防着他,怕他出家当和尚。

    洛瑶笑道:“就是他,如今他憋闷了多年,再度进了京,日日缠着哥哥,说他是男人他也认了,今生就非他不要了。哥哥被他缠得头疼,如今连东海的朝政也不理会了,偷跑了出来。大约是来天圣了。”话落,她笑看着容景,“没准过两日也来找妹妹了。”

    云浅月先是一呆,紧接着欢喜起来,这么说子书真的要来了。

    从大婚那日他离开,如今一别三个多月了,她以为短时间内估计再难见到他了,他没有什么事情再不会出东海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要来了。

    她的喜色是如此明显的出现在脸上,嘴角笑得弯弯的,极其明媚华艳。

    对面坐着的洛瑶都不由得被她晃了一下眼睛。

    容景自然更是清晰地感觉到了她的喜悦,搂着她的手蓦然收紧,温润的声音煞那低沉,“云浅月,他来了,你至于如何高兴吗?”

    “自然高兴了!”云浅月笑看着他,“他来了,我就又有一个帮手了。”

    容景深深地看着她,“公主说的是他也许会来,也许不会来呢!”

    “既然来了天圣,他肯定会来的。”云浅月欢喜不能自己,偏头对容景道:“你不是一直和他通信吗?你给他传信,让他赶快来呗。”

    容景摇摇头,“那个小王爷既然追着他,而且追得一国太子头疼地不惜扔下政务躲着他,你觉得那能是个简单的主?他若是来天圣,他自然也会追来,东海太子和你交好的事情早已经天下皆知,你觉得他会来找你,进而让那个小王爷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