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两军对战(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喜色顿收,蹙眉道:“这么说真的不一定来了?”

    容景点点头,揉揉她的脑袋,“所以,还是先别念着了,免得失望。”

    “也是!”云浅月垮下脸,低下头。

    容景眸中的青黑褪去,面容看起来分外温润无害,只是轻轻敲着桌面的手指却是泄露了他内心的心思,一下轻,一下重。

    云浅月没发现这一处细节,洛瑶聪明,却是看到了,她不由笑得深深地看着容景。

    容景抬起头,似乎没看到洛瑶眼中的深意和被看出的心思,温和一笑,“如今蓝家主蓝漪也在这里,且是副将军。蓝家主其实也极其有才华,若非当初她执念苍家少主,走错了一步,也许如今她已经嫁给了小睿哥哥。如今蓝家主心思极深,不易令人察觉其想法和所求。说不准见了小睿哥哥会有所转变,所以,还需要公主精心些。”

    洛瑶莞尔一笑,聪明人自然明白什么意思,点点头,“多谢景世子提点。”

    容景亲手给洛瑶斟了一杯茶,之后又端起自己的茶递到云浅月嘴边,柔声道:“你刚刚不是要喝茶没喝吗?如今茶快凉了。”

    云浅月就着他的手喝了两口茶,忽然道:“容景,子书和我的事情已经说开了,你不会再防着他了吧?我们不会的,我都嫁给你了,你没必要防着他。”

    “不会!”容景摇头。

    云浅月没听出声音有任何异样,放心地点点头,寻思道:“你给子书传信吧!让他尽管来,那个什么小王爷我帮他对付,到要看看他有多厉害,竟然迫得一国太子躲着他。”

    容景“嗯”了一声,答应下来。

    云浅月从他怀里出来,坐到了洛瑶身边,将玉子书的事情抛到了一边,拉着她八卦地询问他哥哥去了东海之后是怎么打动了她的芳心的。

    洛瑶笑着看了容景一眼,心中清楚他蒙蔽小妻子的手段,但也不点破。和云浅月低声说了起来。对于情事儿,她一直不懂,以前除了有一个信念迫使着她争强好胜什么都学得最好以图能配得上荣王府的世子外,什么也不想,但从知道和容景不可能,一度心灰意冷,但后来因为姑姑幻容了她的原因,她被引去南梁,被南凌睿哄了心,南凌睿相识女子无数,遍览群芳,自然知道怎么哄女人,所以,一颗心就掉了进去。如今云浅月问起,她到也不扭捏,简略地说了一遍。

    话说南凌睿到了东海后,没先去找洛瑶,而是径直进宫去认亲了。东海太上皇当年认了她娘做女儿,如今的东海王也算是他的大舅舅。南凌睿嘴甜,哄得东海王大为开心。之后南凌睿说明喜欢洛瑶,东海王自然是大加赞成。毕竟玉青晴早就给他和洛瑶在东海王那里备了案,玉子书这个太子又给他铺了路。东海王见着他又喜欢得不行,所以一顿酒宴之后,当场就拍板指了婚。那酒宴洛瑶没参加,宴席后,东海王就派人将他直接送去了洛瑶的住处。

    洛瑶闭门不见,她的宫里布置了千名隐卫,将她的宫内外守得固若金汤,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即便东海王派来的人,也被她的人给打发了回去。南凌睿知道她生着气了,只能在宫门口守着,虽然他人不能进门,但是嘴可没被封住。于是便在她的门口给她讲起了过往。曾经和叶倩相识到海誓山盟到最后落得劳燕分飞他苦苦煎熬了五年后才从牢笼走出来的过往,曾经对蓝漪有些兴趣,打算一试,却偏偏发现她不是自己要的人,等等,几乎将自己的平生都交代得事无巨细。

    说了整整一日,洛瑶依然没开门,南凌睿一直赶路到了东海后没休息,累得睡在了她的宫门口。她依然没开门,一夜之后,南凌睿染了寒热,他寻常不怎么生病,大约加上水土不服,这病一来便三日昏迷不醒,即便玉子书医术极好,也给惊了个够呛。东海王更是将洛瑶公主大发雷霆训了一顿,他一直觉得这个女儿聪慧异常,不用他操心,对她极为受宠爱,这是第一次训斥她,洛瑶公主也觉得自己任性了,看南凌睿昏迷不醒地躺在床上后悔又心疼,不停地落泪。从小到大,她都不曾哭过。

    南凌睿醒来后,洛瑶正守在她床边,看她哭成了泪人,他顿时就明白了她的心思,却还佯装说“姻缘强求不得,公主既然不喜欢我,我走就是,就当我没来过。”丢下一句话,就挣扎着起身要离开。洛瑶直性子上来了,自然拽住他不让他走,他板着脸说了些冷话,逼得洛瑶承认喜欢他,他才眉开眼笑,之后自然不走了,死皮赖脸地哄着洛瑶堂堂公主亲自伺候他端茶倒水,喂药吃饭。

    南梁王见二人好了,自然大为高兴,转日就给他们定了婚约。

    云浅月听罢后暗骂了一声南凌睿黑心,这么容易就骗了一个倾国倾城才华绝顶的美人。还有什么比苦肉计更管用的呢?见洛瑶说起南凌睿眉眼都带着笑意,她又不得不感叹,是姻缘就是姻缘。虽然他们比她和容景相识得晚,南凌睿经历叶倩和蓝漪,辛苦了数年,洛瑶从小一心认定容景,也辛苦了数年,但是寻寻觅觅,如今终于找到了对方。他们如今还都是最好的年华,已经经历了感情波折,会更懂得珍惜彼此,她也心下宽慰。

    容景听罢后笑了笑,忽然对洛瑶道,“小睿哥哥走时找我拿了一味药。”

    洛瑶看着容景,不明所以。

    容景品了一口茶,却是不再说了。

    这时,南凌睿从六皇子处回来,大步流星,似乎生怕晚了女人便被人抢去一般,几步就走到了三人面前,对云浅月道:“死丫头,又找你嫂子套话了?”

    云浅月瞪了他一眼,“你还没将人家娶进门呢,就让我叫嫂子?”

    “早晚都是嫂子,你可以先叫着。”南凌睿坐在洛瑶身边,伸手搂住她的纤腰,理所当然地道。

    洛瑶脸一红,容景和云浅月亲昵,他们毕竟已经大婚了,可是她和他还没大婚呢!虽然被南凌睿训练数日,但是脸皮还是没他的厚。

    云浅月瞥了他一眼,看他春风得意,她哼了一声,问道:“你和六皇子说了什么?”

    南凌睿看着她,“不叫表哥了?”

    云浅月挖了他一眼,“娘是他的姑姑,他本来就是我表哥,我叫了也没错。”

    “还说你喜欢表哥,对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出卖亲哥哥,你可真行。”南凌睿挑眉。

    容景闻言偏着头去看云浅月,眸光清幽。

    “哪里说了?你听错了吧!”云浅月面不改色心不跳,自然地转移话题问,“夜天赐如何了?”

    “那小子就是一个小马屁精。东海那个舅舅喜欢他喜欢得不行。刚抱在他怀里,就被他认了孙子。自然是归在玉子夕名下了。现在东海人人都知道二皇子有了个私生子。不知道哭死了多少大家闺秀。”南凌睿挖了云浅月一眼,忽然一乐。

    云浅月顿时放心下来,“哈”地一笑,“夜天赐本来就招人喜欢!”

    “他如今估计还不知道呢!知道的话没准就跳脚了。”洛瑶笑着道。

    “他很喜欢小天赐。”云浅月笑着摇头,问道:“那夜天煜呢?”

    “父皇请他在朝中任职,他推了,如今居住在二皇子府,照顾着夜天赐呢。”洛瑶道。

    云浅月点点头,叹了口气,他的外祖父当初都不帮他,他也是心灰意冷了吧!不过也好,绝了心思,摆脱了皇子的身份,不如安平生活,过几年他心境想开了,忘了赵可涵,可以重新再开始生活。

    南凌睿打了个哈欠,“臭丫头,给我们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让我们睡觉。”

    云浅月看着他,“你真要住在我这里?若是被人发现南梁皇上住在我这里的话,就会给我按个通敌卖国的罪了。尤其是蓝漪现在是副将军兼监军。”

    南凌睿呵地一笑,“那正好,我南梁缺能打仗的大将军呢。”

    云浅月不再看他,偏头对凌莲吩咐,“带他们去偏院后院的静园,告诉墨菊,还和看顾六皇子一样,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进入静园。”

    “是!”凌莲点头,当先领路。

    南凌睿拉着洛瑶站起身离开,刚走了两步,忽然对容景道:“玉太子在我们后面,要来的话,估计也快了吧!”

    容景喝着茶慢悠悠地说了一句无关的话,“记得你走时找我拿了一味药……”

    南凌睿顿时话音一转,“他也不一定来。”话落,拉着洛瑶快步走了,不多时没了影。

    云浅月听容景两次提到南凌睿找他拿药,顿时好奇地问,“他找你拿了什么药?”

    容景低声道:“一位可以发热的药,能烧三日。”

    云浅月顿时恍然,心中暗骂,好个南凌睿,黑心到这份上了,知道自己体质太好,从小到大不爱生病,竟然拿了药故意发烧使用苦肉计。一味药骗到手一个美人,这简直是太划算的买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