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自食恶果(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分配完毕,蓝漪当先出了中军大帐。孙桢、凌燕、华舒三人立即跟上她。

    云浅月慢慢地走出中军大帐,并没有前去点兵,而是上了城墙,其余人跟在她身后。

    站在城墙上,云浅月拿着瞭望镜向远瞭望,三十里地外是顾少卿三十万兵马驻扎的大营。方圆辽阔,营帐节次鳞比,一眼望不到头。

    南梁的大旗插在大营的正中,大营中看起来分外寂静,一队队巡逻的士兵穿插着巡营,每一队走过的时间间隔拿捏得分毫不差,可见军纪甚严。

    云浅月放下瞭望镜,看向凤凰关的城门。

    “大将军,蓝副将军率领十万兵马前去叫阵顾少卿三十万兵马,这……有胜算吗?”韩奕凑近云浅月,低声问。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论机智心眼,张沛三个也不是韩奕一个的对手,但他虽然有狡猾,还是欠磨练,比较起来,就是心智有余,沉稳不足,而张沛虽然不及韩奕狡猾,但是直肠子对上狡猾的人,未必吃亏。张沛心智不足,但是沉稳不少。两人在一起,正好互补了。她淡淡一笑,“两军对垒,看的不是谁的兵马多谁就能胜。我稍后还点兵十万在她后方,势力不是太悬殊。”

    “可是二十万兵马对三十万兵马,也差了十万的兵马,不是小数目。”韩奕道:“我们能赢吗?”

    “自古以来,用鲜血和白骨堆积两败俱伤的战役不是没有,但那是迫不得已。而如今我们不需要迫不得已,顾少卿也舍不得他的三十万大军。所以,不会是真正的二十万兵马对上三十万兵马的浴血厮杀。”云浅月目光看向远方,语气微微苍凉,“双方一旦到了僵持阶段,看的便是将领之间论高下的本事。”话落,她问道:“你认为蓝副将军的武功比顾少卿的武功如何?”

    韩奕摇摇头,“这属下不知。那日是顾少卿受了伤,才让蓝副将军有机会救了魏总兵。若是他不受伤,这也未可知。”

    云浅月笑着点头,不再说话。

    韩奕看着云浅月,也不再说话。他们如今跟在她身后的这些人,从小也都是听着云王府浅月小姐的传言当笑话一般听着长大的,她的传言多不胜枚举,可是从来没有想过她能率领兵马做大将军,且还有如此筋骨魄力。看着女子纤细的背影,却是笔挺如山,不由得令人从心底敬重。从她点兵那日,他和张沛齐齐被打了三十军棍那日,他们就拿定了主意以后跟着她。

    两盏茶后,蓝漪点兵十万,出了城。

    天圣的大旗迎风招展,蓝漪一马当先,身后跟着孙桢、凌燕、华舒,之后是十万士兵,队伍如长河,前往三十里外顾少卿驻扎的军营。

    云浅月回首对韩奕道:“去点兵,出城!”

    “是!”韩奕立即应声,转身带着人下了城墙。

    云浅月站在城墙上不动,看着蓝漪的队伍远去,手轻轻敲击城墙的石砖,眉目沉思。

    不多时,韩奕、张沛带着十万大军来到城门,凌莲、伊雪一左一右牵着云浅月的战马。云浅月从城墙上飞身而下,轻飘飘地落在战马上,一众士兵们发出欢呼声。

    云浅月一摆手,十万大军尾随她出了城。

    三十里地并不远,蓝漪的先锋大队半个时辰后来到顾少卿的大营前三里处,列出队形。

    南梁的探兵营在蓝漪的十万兵马出城时就得到了消息,早已经报告给了中军帐里养伤的顾少卿。顾少卿却任何吩咐没有,一句“知道了”就打发了探子。

    蓝漪吩咐人上前叫阵,南梁大营看守得固若金汤,半丝回应也无。

    足足叫阵了一柱香后,顾少卿的大营里依然没动静,那人回头看蓝漪。

    蓝漪目光冷沉,回头对身后询问,“谁会骂阵?出来一人。”

    她话落,一人站出来,三十多岁,络腮胡子,五大三粗的,若是不穿着军装,便与市井的混混没二样。蓝漪对他颔首,他对着顾少卿的大营叫骂起来,句句是骂顾少卿的话,什么狗娘养的,孬种等等,话语不堪入耳。

    这一招到是极管用,南梁守营的士兵被激起愤怒,人人对那人怒目而视。有不少人受不住,向中军主帐跑去。

    南梁大营的将领们见骂他们的大将军,自然都受不住了,也纷纷前往主帐。

    不多时,顾少卿的主帐被围了许多人,一时间具是请兵出战的声音。

    顾少卿自然伤势未愈,本来受了一箭,又喝了几坛酒,伤势好得慢,失血过多,面容才养回来,有些微孱弱苍白,半躺在躺椅上,手中拿着一本兵书,身穿宽松软袍,若不是营帐中挂着盔甲兵器和外面此起彼伏请求出战的声音,他就如一个富贵公子一般,分外悠闲。

    他的亲随书童凌墨见外面骂得难听,将士们都受不住激前来请战,而顾少卿如没事儿人一般,仿若不闻,连眉毛都没眨一下,也不由得忍不住开口,“公子,您真不出战吗?外面那人骂得太可恶了,您虽然受伤了,但是我们军营里又不是没有能人,单凭十万兵马,就想奈何我们,简直做梦。您只有下令,四君子只要一人出马,就能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她来了吗?”顾少卿头也不抬地询问。

    凌墨一怔,“您说谁?”

    “还能是谁?自然是她。”顾少卿道。

    凌墨自小跟随顾少卿身边,闻言立即明白了,连忙道:“据说没来,来的是副将军蓝家的家主蓝漪。带领十万兵马,如今外面骂人的正是她手下的一名士兵。”话落,他见顾少卿不再说话,恨恼地道:“竟然用这等不入流的手段逼迫公子您出兵,简直是妇人伎俩。”

    顾少卿轻哼一声,继续看兵书。

    凌墨知道顾少卿没有出战的打算,但是中军帐外的将领们受不住了,已经大有要冲进来请战的架势,他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外面众人见凌墨出来,齐齐一喜,纷纷问道:“是不是大将军下命令要我们出战了?”

    凌墨摇摇头,“大将军没下命令。”

    众人脸色一灰。

    其中一人不满地道:“大将军到底怎么想的?怎么能容一个杂碎在外面混骂?”

    又一人道:“就是,让我们出去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厉害,后悔他爹娘生他出来。”

    众人顿时你一言我一语,恨不得冲出去劈了骂得难听的那人,可是顾少卿军纪甚严,没有他的命令,众人只敢叫嚷,不敢冲出去。

    “报!”这是,探兵营一人又高喊了一声。

    “快说!”一位副将立即揪起探兵营的那名小兵,急急地问,“是不是天圣的大军攻营了?”若是攻营正好,他们正好可以出去打他们个落花流水。

    那名小兵立即道:“天圣的荣王府景世子妃带领十万兵马也出了城,前来大营了。”

    众人齐齐对看一眼,不明白这先来十万兵马,再来十万兵马,到底有什么算计。

    凌墨一听云浅月来了,立即钻回了中军帐,对顾少卿喜道:“公子,您等的人来了,如今已经带领十万兵马出了凤凰关,向咱们大营来了。”

    顾少卿放下手中的兵书,抬眼看向凌墨。

    “探兵营的人刚刚来报,千真万确。”凌墨立即道:“主子,调兵遣将出营迎战吗?”

    顾少卿询问,“容景呢?来了没有?”

    凌墨一怔,连忙转身跑出了中军帐,对那探兵营的人问了一句,那人摇摇头,说了一句话,他立即跑了回来,对顾少卿道:“没有,景世子带着三万兵马镇守凤凰关,只景世子妃一人带着十万兵马来了。”

    顾少卿挑了挑眉。

    “大将军,您若有什么安排赶快啊!”凌墨急急地道。

    顾少卿忽然一笑,“蓝漪妇人见识,她手里有能骂人的,我手下难道就没有?”话落,他吩咐道:“去找十个人出去骂,一定要比她那个人会骂。”

    “啊?”凌墨一呆,“咱们也派人出去骂?”

    顾少卿冷笑,“一个被我们当今皇上弃而不取的女人,有什么脸跑来叫阵?让她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没人要的女人,别出来丢人现眼。”

    凌墨顿时一乐,一拍大腿,明明十三四的少年,如小大人一般,立即拍着胸脯道:“就是,我们皇上不要的女人,她有什么脸来攻打南梁。公子说得对,我这就出去找人。”话落,他一溜烟地跑出了中军帐。

    凌墨到了中军帐外,快速地传达了顾少卿的命令。中军帐外等着的各位将领们齐齐一呆,须臾,哄然大笑。齐齐拍手叫好,大家纷纷表示要去观看骂人,一定要将那小娘们骂回去不敢再出来。

    很快十个嘴皮子薄的会骂人的人找了出来。三十万兵马的大营,什么样的人没有?有才的,有计的,有谋的,有奸的,有懒的,有馋的,有滑头的,当然也有能说会道会骂人的。一帮子大老爷们平时不练兵的时候,还不就是聚在一起扯皮,军队里,最不怕的就是一个混字。所以,十个这样的人自然好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