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两战两败(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十皇子自然不会轻易让她躲开,身形同时跟着她飞起,连环钩对准她的脖子紧追不放。

    两方的士兵都发出惊呼声。

    蓝漪被迫得急,脸色一沉,袖中飞出一柄匕首,直直刺向十皇子心口。这是她留着的必杀招。

    十皇子一惊,匕首来得太快,他追得太紧,距离蓝漪太近,只来得及躲避开要害之处,匕首刺到了他左肩处,他眸光凌厉之色一闪,手中的连环钩脱手对蓝漪扔了出去。

    蓝漪自然距离她也近,躲不开连环钩,只能伸手去接。

    连环钩带着十皇子的内力,虽然他受了伤,但内力也有个七八成,蓝漪接住了铁钩,直直地倒退了数步,才停住脚步,顿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受了铁钩冲击的内伤。

    南梁、天圣两方立即有人上前护住落在地面上的二人。

    这一战,十皇子左肩受伤,蓝漪内腹受伤,算是打成了平手。

    “十大世家蓝家的家主,新皇亲封的监军和副将军,到底是个女人。也不过如此!”十皇子狂笑一声,“怪不得皇兄不要,没什么可取之处。”

    蓝漪恼怒地看着十皇子。

    十皇子不在意地拔出匕首,顿时他左肩处血流如注,他不理会,将匕首扔给蓝漪,“女人的东西,果然禁看不禁用。”

    匕首对着蓝漪直直飞来,蓝漪受了内伤再无力接住,凌燕站在蓝漪身边,立即伸手接住,之后手腕一抖,又对着十皇子将匕首甩了出去,她用了足足十成的功力,对准的是十皇子的心口。

    十皇子刚要伸手去接,他旁边一人轻巧地接住了匕首,反手将匕首对着凌燕又扔了回来,与匕首同时扔出的还有一根极细的银针。

    凌燕一惊,连忙躲闪,匕首和银针被她躲过,但是她身后的一名士兵却是遭了秧,顿时银针刺中的他的眉心,当即倒在了地上,那人正是早先蓝漪命令出来叫骂顾少卿的五大三粗的汉子。

    凌燕勃然大怒,看向接住他匕首扔回银针的那人。

    只见那人和十皇子相差无几,没穿铠甲,身穿一身紧身束身劲装,面容清秀。

    凌燕看着他怒问,“你是何人?竟敢用下作伎俩伤人?”

    那人冷哼一声,“我的名姓你还不配知道。你用匕首返回来伤人就不下作?小爷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凌燕一时哑口,忽然抽出腰间的宝剑,对着那人道:“有本事胜了我手中的剑。”

    那人不屑地看了一眼,“怕你不过小爷十招。”

    “狂妄鼠辈!有本事就上来,不上来你就不是男人。”凌燕提剑上前,站在正中央。

    那人呵呵一笑,“小爷我是不是男人难道你还要亲自验证一番?”

    凌燕脸色一黑。

    “兄弟们!你们说我上不上去让这小娘们验证一番?”那人对身后喊了一声。

    “上去!”南梁的士兵起哄地大叫了一声。

    其中有一人大喊,“墨少爷,上去后先脱裤子!给那小娘们看看你的兵器。”

    众人哄堂大笑。

    那人脸一红,碎了一口,“住了你们的狗嘴!谁再敢喊一声,我将他扔上去。”

    众人似乎不敢过分招惹他,顿时不敢再大笑,人人都憋着笑。显然说明此人在南梁军中的地位。定然不是一般小人物。

    那人提剑走上前,斜睨着看了一眼凌燕,眼睛眯了眯,似乎眸中有一抹什么闪过,不过太快,让人看不清。

    凌燕已经对她恨极,见他上前,连挽剑花的礼节都省了。直直对他眉心刺去。

    那人丝毫不惧,顷刻间迎上她的剑,一手绣云剑使得漂亮。

    两方兵马都看着二人,只见二人剑术都极高,他们只看到两人衣袂翻飞,寒光闪闪,两柄宝剑似乎划出了两道青霞,将二人包裹在剑中。

    凌燕出身在凌家的坤武殿,自小被家族培养,坤武殿在十大世家是个极其有威望的存在,也是真正汇聚了十大世家的能力和精华。是传扬十大世家文治武功才谋策略的传承。虽然不若少主能继承家业,但是在十大世家从坤武殿出来的人,也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因为凌家少主、华家少主、尹家少主三人去年在南疆时失利再不能用,才将伊鸿、凌燕、华舒三人从坤武殿调出来任少主。三人以三大世家的代表入朝,可是当日伊鸿被容景收服,弃了朝局,只剩下她和华舒二人。

    可想而知,坤武殿出来的人,自然必定是继承了家族中所依仗的本事和精华。

    十大世家在十八般武艺和武功功法以及文韬武略中各有特长,但唯一一点相同的就是剑术。十大世家中都以剑术作为第一术,无论是蓝家的龙潭虎穴阵,还是苍家的梅花桩、或者是楚家的上善兵谋,也要退其后,尊剑术第一。

    所以,凌燕虽然不至于自负她的剑术无人匹敌,但是也觉得那人说十招胜她痴人说梦。

    二人显然都是用剑的高手,几招一晃而过。

    凌燕开始还觉得他简直狂妄,心中怒极,但是几招之后,心下惊异,不曾想到她自小就学的剑术竟然不但奈何不了他,反而逐一被他化解,甚至有些密招,他也轻松躲过。她越打越心惊,脸色也不由得变白。

    第八招之时,那人一个斜挑前刺,她左肩被他划了一道口子,春衫本来就薄,更何况她并没有穿铠甲,所以,顿时血流如注。

    凌燕身子猛地后退数步。

    那人并不罢手,一个回手剑,又向着她右肩挑来。

    凌燕根本就避不过,华舒大惊,飞身上前,对着那人劈出一掌,千钧一发之际带着凌燕后退数丈。

    那人不得已撤回手,后退了数步,躲开了华舒的一掌。

    双方分开,以凌燕八招败结束。

    凌燕惊魂未定地看着那人,早先因为他的嚣张,她并没有仔细看,这时看来,不过是个少年,眉眼清秀,令她看着竟然还有些熟悉,她捂着左肩大怒,“你是何人?怎么会我凌家的密剑之术?”

    “凌家的密剑之术也不过是不入流的剑术而已。”少年冷哼一声,不屑地道。

    “你与我凌家什么关系?”凌燕直直地看着她,忍着伤口的疼痛问。

    “没关系!”少年将手中的剑抖了抖,剑上的血被他似乎微带嫌恶地甩开,他转身大踏步走回去,“坤武殿出来的人也不过如此,接了我不足十招,我看以后凌家的人都莫要出来了,现眼得很。”

    凌燕额头青筋直冒,隐隐察觉这人对凌家有仇。

    “凌燕,你看他是不是和你长得有些像?”华舒忽然问。

    凌燕一怔,她刚仔细看这人觉得有些熟悉,正想着什么时候见过他,经华舒提点,才顿时醒悟,她盯着少年笔挺的背影,看了片刻,忽然道:“你是凌墨!”

    凌墨脚步一顿,并没出声,他正是顾少卿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卫。

    “原来你是凌墨,你竟然没有死!”凌燕惊异不敢置信地看着凌墨,伸手指着他,“你……你没有死为何不回凌家?”

    “回?”凌墨忽然转过头,冷笑地看着凌燕,“我娘割骨挖肉那一刻起,我再不是凌家的人。我姓顾,叫做顾凌墨,之所以再用这个名字,是令我记住我娘的死和凌家的仇。早晚有一日,我会踏平凌家。”

    凌燕身子一僵,立即道:“族主知道当年错误了二夫人,你……后来一直寻你,以为你死了,才没再寻,他这些年一直愧疚……”

    凌墨嘲讽地看着她,不说话,那样冰冷的目光让凌燕说不下去了。

    两方大营一时间无声无息,谁也不曾想到原来顾少卿身边的这个自小长大的亲卫竟然是凌家的人。

    片刻后,凌墨收了冰冷的神色,面无表情地走回队伍,将剑扔给一个小兵,随意地道:“给小爷拿着剑去洗,洗个千百遍,这剑沾染了凌家人的血,本来该弃了,但是公子特意为我打的,自然该好好留着。”

    “是!”那名小兵立即抱着剑跑了回去,看样子是真听话地去洗了。

    凌墨看向受了伤被人扶着的十皇子,皱眉对两侧的亲卫道:“十皇子受了伤还不快扶回去?怎么还在这里?”

    十皇子对凌墨上下打量了一遍,忽然笑道:“行啊,墨小爷今日威风了!”

    凌墨对他挑了挑眉,“没十皇子威风,伤了天圣的副将军。”

    “一个娘们而已!”十皇子道。

    “我伤的也是一个娘们,的确没什么好威风的。”凌墨不屑地撇撇嘴,对南梁的士兵摆手,“收兵!”

    他自小跟随在顾少卿身边,举手投足间将顾少卿的大将军气派学了个十足十。南梁军营里面的人都知道,凌墨一直传达顾少卿的指令,他的话等同于顾少卿的话。所以,南梁士兵听他说撤退,顿时整齐一致地保持队形撤回兵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