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墨阁尊主(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万人之中也能让人瞩目的男子。

    不是说他多俊美,他的容貌虽然是上乘,但是不及容景和玉子书,但是他身上自有一种二人无可比拟的张狂张扬的气息,可夺日月,是那二人身上没有的。

    云浅月一眼就猜出了他的身份,东海国那位追着玉子书的小王爷,她挑了挑眉没说话。

    那男子坐在房顶上也不下来,一双凤眼上下打量云浅月,从头顶到脚底下,看得极其仔细,半响后,他秀眉轻扬,“这就是让他心心念念的女人吗?也不过如此!”

    云浅月见只他一人,能追着玉子书逃跑出东海,能闯入就遍地隐卫防守的总兵府,能让墨阁的十二星魄无人出来应声,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主,她没必要给自己惹麻烦,于是不理会他,一言不发转身就像自己的院子走去。

    那男子一怔,显然没料到自己一个大活人竟然受到了她的冷遇,他嘲笑她,她却打不打,骂不骂,也不赶人,竟然将他晒在了这里,自己走了,张扬不可一世的他顿时郁闷,对着云浅月的背影“喂”了一声。

    云浅月仿若未闻,头也不回。

    那男子在房顶坐不住了,飘身而下,端看这份无声无息的轻功就是极好,转眼间就拦在了云浅月的面前,看着她,“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吗?认识一下,我是上官茗玥。”

    难得她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遇见一个复姓,云浅月歪着头看着他,矫正他的称呼,“我是景世子妃!”

    上官茗玥扬眉,从善如流,“景世子妃,在下知道了,深夜爬墙,果然是与众不同。”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对他不客气地道:“你要找的人不在我这里。”话落,绕过他向自己的院子里走去,折腾了一夜,快到三更天了,她也困了,暗暗想着如今想必沾枕头就着,不用想着容景了。

    上官茗玥眨眨眼睛,跟上云浅月,“景世子妃人在天圣,对东海的消息倒是了如指掌。”话落,他懒洋洋不太正经地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他?我来找的人也许就是你呢!”

    云浅月当没听见,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的打,觉得犯了困意的感觉真是好啊。

    “喂,你刚刚的话不是很多吗?调戏人调戏得也带味,怎么遇到我就没话了?”上官茗玥伸手拉住云浅月。

    云浅月轻巧地避开他,“我跟你不熟,屋里那个人是我亲表哥,你又不是我什么人。”

    上官茗玥勾了勾嘴角,“听说你和子书美人是过命的交情,我对他那是捧在手心里的交情。如此算来,我和你也是有深厚的交情,怎么能说我不是你什么人?”

    云浅月听着他那句捧在手心里的话,微微恶寒了一下,对他挥挥手,“我不会算账,你离我远点儿。”

    “油盐不进,呵,本小王喜欢。”上官茗玥勾唇一笑,忽然伸手勾住云浅月的肩膀,凑近她哥俩好地道:“妹妹,借你的地方给哥哥我歇歇怎么样?”

    云浅月本来要躲开,发现他甚快,让她连躲的机会也没有,可见他的武功比她高,心中也不惊异,能让子书迫不得已从东海逃跑出来的人,武功自然不次了他,她也不躲了,暗暗想着果然是传说中的小魔王,三句话就哥哥妹妹起来,认亲到是不含糊,她挑了挑眉,“借给你地方住倒是可以,得有个期限,先说说你准备歇多久?”

    “歇一晚上吧!”上官茗玥觉得云浅月还是很上道,顿时眉开眼笑地道。

    “行!”云浅月痛快地点头,回身对身后吩咐,“墨菊,你带上官美人去安置一间房间休息。好好侍候着。”

    “是!”墨菊不太满意上官茗玥对云浅月勾肩搭背,但是也知道她不是这个人的对手。况且他墨阁的情报网更是知道他是追着东海国的玉太子而来,心中暗暗没好心眼地想着若是他能追得上玉太子就好了,免得以后玉太子想着主母,主母也想着他,也算给公子去了一大劲敌,只要让公子高兴,他才不管追着玉太子的对方是男是女。

    上官茗玥打了个哈欠,放开云浅月,知道她是对他说子书美人报仇呢,也不介意她称呼他上官美人,对她道:“本小王奔波了数日,的确是累了,每日再过来找你玩,我们一定好好切磋切磋,我对你可是久仰啊!”

    “我对你也是久仰。”云浅月丢下一句话,打着哈欠向前走去。

    墨菊头前带路,上官茗玥懒洋洋地跟在他身后,他似乎对墨菊没什么兴趣,离开云浅月倒是一句话也不说了。

    云浅月回到房间,将自己仍在床上,沾了枕头果然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熟,直到日上三竿。

    直到有人受不住,才将她从床上拉起来,她眯着眼睛睁开,见上官茗玥一张俊脸仔细地瞅着她,她才醒了神,对他道:“怎么?觉得我这个已婚妇人好了?不再追着他了?”

    上官茗玥哼了一声,将云浅月身子一甩,扔回了床上。

    云浅月“砰”地摔到了床板上,幸好铺着厚厚的锦绣被辱,让她不至于摔疼。她也不起来,顺势躺在床上醒盹。

    上官茗玥忽然凑近她,“喂,你说如果我真觉得你好的话,改为追你,你说他会不会露面?”

    云浅月眨眨眼睛,“不见得吧!天下对我好的男人多了,不差你一个。”

    “那可不一定,这么些年,他心里一直挂念着你,以前是找不到你,如今找到你了,你有一点儿风吹草动,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他都当大事儿一般。对你好的那些男人怎么能和哥哥我比?那些人不敢碰你,我可敢碰。如今我要是押了你回东海做我的小王妃的话,你说他会不会立即就出现?”上官茗玥琢磨着主意。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提醒他,“我如今是景世子妃,你还没见过容景吧?你确定要从他手里抢他的女人?他可不是好惹的,知道顾少卿吗?”

    “天下人人推崇的景世子嘛!打翻了醋坛子喝了陈年老醋报复那个顾少卿的事情我知道。但他如今不是去了十里桃花林吗?鞭长莫及啊!等他知道了,你已经被我带去东海做我的王妃了。哥哥我不是吹大话,在东海我可以横着走,你信不信?”上官茗玥拽拽地道:“景世子再有本事,他的手能伸进东海去,也伸不长。”

    云浅月心思一动,盯着他,“原来你是知道容景离开?打着将我拐走的注意?”

    上官茗玥伸手摸摸她的头,十分和蔼,有些哥哥样子,“乖妹妹,你真聪明。我就是将你拐走,拐我家去,我就不信他不乖乖出现在我面前。”

    云浅月轻叱了一声,“追不到人就曲线救国,拿一个女人威胁,不是男儿本色,笨蛋一个!也不怕说出去被人笑话!”

    “本小王不怕笑话,笑话又不能当饭吃。”上官茗玥不以为意,一把就拽起云浅月,钳制住她,“跟我走,现在就启程。”

    “我是兵马大将军。”云浅月提醒她,“我手下有二十三万兵马,你确定你能从这凤凰关里抓走我?”

    “不试试哪能知道?”上官茗玥打定主意,拉着她就走,手正好钳制住了她的死穴。

    云浅月知道不是他对手,也不反抗,跟着他向外走去。

    出了主房门口,除了凌莲、伊雪外,院中立了一排黑衣锦袍的年轻男子。一共十二个人,人人容貌隽秀,各有千秋,不分上下,其中墨菊和墨岚在正中,不用想,正是容景墨阁的十二星魄。

    云浅月终于都见全了这些人,从每个人的脸上一一扫过,只见人人都神色肃穆地盯着上官茗玥,十二人,便如千人在眼前,气息冷静,似乎只要一声令下,宝剑都会顷刻间出销。

    上官茗玥扬了扬眉,呵呵一笑,凑近云浅月语气轻浅,“呵,墨阁的十二星魄,本小王今日算是见识到了,果然非同一般。看来你家的很重视你嘛!”

    云浅月想着废话,容景重视她天下皆知。

    “你们确定要对本小王出手?”上官茗玥看着十二星魄,“墨阁的十二星魄,我到是想领教领教。至于怎么个领教法呢,不如这样,你们对我出一剑,我就在她身上刺个窟窿,你们对我出两剑,我就在她身上刺两个窟窿,你们对我刺三剑的话,那自然就是她身上有三个窟窿,以此类推,你们觉得是我赢还是你们十二个赢?”

    墨菊闻言蹭地拔出宝剑,他一拔出,十二个人都齐齐亮出宝剑。

    “好啊!既然你们同意,咱们就试试吧!”上官茗玥呵呵一笑,也从腰间拿出一把精致的短剑,一手钳制着云浅月的死穴,一手将宝剑在她身上比划着,“你们说刺她哪儿好呢?要不胸吧!明明人长得瘦,这胸倒是长得不小……”

    云浅月脸一红,暗骂了一句,果然是在东海横行无忌的人。说话口没遮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