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血脉相承(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自认为她的灵术一定会让上官茗玥吃亏,她对自己的灵术本事信心十足。

    可惜她这次料错了。

    上官茗玥见她竟然使出灵术,浓雾如莲花,瞬间将他包裹,他怔了一下,忽然嘴角扯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任她施为。

    云浅月看到他笑容有些诡异,心中隐隐觉得这会估计要失败,果然不过片刻,围绕他如花的云雾顷刻间在他周身散去,根本没看到他如何动作,灵术反而向她自己反噬而来。她心中惊异,顿时操控灵识,在他反噬的空荡收回了灵术。

    收回灵术后,她身子顷刻间退出三丈远,飘然站在了墨菊等人身前。

    墨菊等十二星魄齐齐松了一口气,将她护住。

    上官茗玥负手在身后,对云浅月轻笑,“妹妹的灵术修习得不错嘛?哥哥还是第一次遇到对我用这个出手的人。蛮新鲜的!”

    云浅月想着她真是在行家面前班门弄斧了,显然上官茗玥的灵术浑然天成,比她高深,不但让她不能将他如何半丝,反而还能将她的灵术反噬回来,她敢肯定,若是他想要她命的话,恐怕轻而易举。她压下惊异,也没有对他出手的不好意思,笑了笑,“哥哥好厉害!不过欺负一个女人,可不算男子汉大丈夫。”

    上官茗玥“呵”地一笑,扬了扬唇角,“恶人先告状。对我先出手的可是你。”

    云浅月不觉得偷袭人先出手没脸,理所当然地道:“你早先若不是牵制我,犯了我,我如今还在睡觉,哪里会对你出手。总之是你不对在先。”

    “狡诈的小丫头。”上官茗玥弹了弹衣袖,云纹锦绣轻滑如流彩,他似乎当真如哥哥一般不和妹妹计较刚刚她出手的耍的小心思,慢悠悠地道:“如今该兑现刚刚你我谈妥的事情了吧!现在就该将子书美人给我找出来了吧!”

    云浅月抿着唇看着他,暗暗想着主意。

    “妹妹,你最好别打什么主意,你不是哥哥的对手,你身边那十二个小木偶也不是我的对手。”上官茗玥警告。

    墨菊等十二个人被他说出小木偶,心下不满,但他是墨阁的尊主,连云浅月的灵术也奈何不得他,他们也不敢吱声惹他。

    云浅月想着这回可真是遇到厉害的主了,区别于夜轻染,夜天逸,夜轻暖和以前那两个帝师老东西,他是她遇见的人里面真真正正厉害的,心里暗骂,子书惹谁不好,怎么偏偏惹了他?本来早先还想着他找来这里帮他解决了麻烦,谁知道竟然是这么个厉害的大佛,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有什么办法将他惩治了。

    上官茗玥也不急,看着她,再次提醒,“妹妹,你若是食言而肥的话,哥哥我可就不客气将你拐走了!”话落,他状似无奈地道:“我说我能在东海横着走,你也许不信。我若是说我在天圣横着走,估计你也不信。哥哥有这么没名吗?让你一点儿也不怕我?”

    云浅月心想,你可不是没什么名吗?你若是有名还好了,我也早有准备,不至于没看在眼里,如今受制于你。

    “你再不将他叫出来,我可对你出手了啊!”上官茗玥欣赏着云浅月的脸,觉得她分外有趣。

    云浅月忽然一咬牙,对四下喊,“子书,你快滚出来,将他带走。”

    上官茗玥眨眨眼睛。

    “喂,我现在可不想去东海,他若是真将我弄走的话,容景会找你算账的。”云浅月觉得她可不能去东海,两相比较下,觉得子书惹的麻烦还是他自己处理好了,她没本事给他处理。

    “听到了没?你要是在就别躲着了,赶紧出来。否则我看着这个妹妹可人,可不管他是什么有夫之妇。我抢了容景的女人,去了东海后,他不能将我奈何,但估计你躲不过。”上官茗玥漫不经心地道,“这笔账他要算在你头上。”

    二人话落,后方传来一声轻叹,须臾,院中落下一个人,头疼地看着上官茗玥,无奈地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云浅月眨眨眼睛,子书果然在!

    上官茗玥回头看到玉子书,顿时笑逐颜开,“总算追到你了,我就说你跑到天涯海角也不管用。”

    玉子书伸手揉揉额头,看着上官茗玥道:“胡闹也要有个限度!”

    上官茗玥哼了一声,“我就没限度了又能如何?”

    “你不就是报当年的仇吗?那你该找老王叔和华王叔,他们若是不将我扮作女孩子,我也不至于偏了你。”玉子书觉得自己有些冤枉。

    “我将老王叔酿的酒都偷着变卖了,如今他咬牙切齿地拿着银两各处收酒呢!至于华王书嘛,我将青姑姑藏到了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他如今正急着满天下的找呢。”上官茗玥呵呵一笑,“至于你,我觉得有什么比我们两个以后在一起相依为命的好?”

    玉子书苦笑,“我们都是男人。”

    “男人怎么了?男风还少?”上官茗玥不屑一顾。

    “我不喜欢男人。”玉子书表明立场。

    上官茗玥翻了个白眼,“那以后我日日装女人!”

    云浅月听着无语,女人能是装出来的吗?很想告诉他,大哥,虽然你长得很好,不差子书多少,但是是男人也不可能变成女人。但是她只限于腹徘,不敢再招惹他。想想他也够强大的,老王叔说的就是臭老道吧?他敢将臭老道的酒都变卖了,臭老道咬牙切齿地各处拿着银两往回收自己的酒,而她娘原来落在了他的手上被他藏起来了,她爹满处找呢,她想想对她就多加了一份佩服。臭老道,她爹娘这三个人是什么人?谁能拿他们这么容易处置,她比谁都清楚。难怪子书没办法跑出东海来了。

    “你装女人也是男人!”玉子书没好气地道。

    “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有两个办法,一,我娶你,你做我的小王妃,二,你娶我,我做你的太子妃。选一个。”上官茗玥打算快刀斩乱麻,处理此事。

    “两个都不选。”玉子书摇头。

    上官茗玥看了一眼云浅月,挑了挑眉,“你确定不选?你若是不选的话,那么我就娶了她回去做我的小王妃。”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她是已婚妇人,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还这么抢手。

    “那你抢了她吧!”玉子书出卖云浅月也没觉得脸红,似乎已经逼到极其无奈的份上。

    云浅月抬眼望天。

    上官茗玥忽然一笑,抬步向玉子书走去。

    玉子书往后退。

    他走一步,他退一步,一时间二人在院中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游戏。

    云浅月看的新鲜,还从来没看过子书怕过谁。心中想着东海这个小魔王可是比当初夜轻染那个小魔王做得合格,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小魔王,让见他一面的人,都躲着他。不知道容景那样算计人的人,是否也躲着他,可惜容景如今不在,她也分辨不出容景是否会怕了他。

    “你如此父皇拿你没办法,我拿你没办法,燕王叔拿你没办法,但你就不想想燕王婶?她的眼泪如今估计能发河了。”玉子书被逼到了墙角,无奈地警告。

    上官茗玥脚步一顿。

    玉子书见说动他,隐隐松了一口气,再度劝说,“燕王婶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她柔柔弱弱的,身体又不好,你总不能让她伤心是不是?”

    上官茗玥蹙眉。

    玉子书再接再厉,“昨日我还收到了燕王婶的书信,让我劝你赶紧回去,你……”

    上官茗玥忽然冷哼一声,继续向前走去,打断他的话,“那个女人整日里柔柔弱弱的,柔弱了几十年了,眼泪也流了几十年了,也没见她流没,你少拿她威胁我,我才不吃你这一套。”话落,他凑近他,笑得邪魅地道:“我如今想的就是与你……”

    “云儿!”玉子书忽然喊了一声。

    云浅月看着玉子书,这一刻她觉得他真可怜,什么玉质盖华,从容优雅,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东海太子一言九鼎,尊太子令等于尊皇令,什么受东海万民推崇,这些在上官茗玥面前完全没用,她忽然好奇,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能是一个藩王的小王爷那么简单?即便是墨阁,子书也不必怕了他。他除了墨阁的尊主外,还能是什么人?让他的灵术不管用,这一点,就值得探究。

    “你喊她做什么?还指望他能救了你?”上官茗玥挑眉,扫了云浅月一眼。

    玉子书看着云浅月,那眼神,是云浅月从来没见过的。

    云浅月暗暗想着前世今生的情分,她怎么也不能没良心的见死不救,虽然她很想见死不救。她看着玉子书,传递给他眼神,那意思是在说谁叫你惹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佛,玉子书同样报以无辜和苦笑,她撤回眼神,看着上官茗玥,忽然对他走了过去。

    “妹妹过来做什么?难道想和我去东海?”上官茗玥对云浅月笑得好不客气。

    云浅月来到他近前,忽然手心挽了个灵气的剑花,一把将他抱住,软黏黏且分外仰慕地道:“好哥哥,我忽然觉得你真是太好了,容景他哪里比得上你威风,我不要这世子妃的身份了,也不要什么兵马大将军了,我愿意去东海做你的小王妃,你觉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