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她的把戏(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他笑了半天,玉子书依然躺在床上睡着,外面凌莲、伊雪等人无人答声捧场,他顿时没了味道,伸手捅捅玉子书,笑嘻嘻地道:“皇兄,不就是个男人吗?你接受了不就得了。”

    玉子书仿若不闻,依然熟睡着。

    玉子夕再捅捅,手下用力,将玉子书锦袍捅出深深的印痕,他嘻嘻笑道:“反正你将来要做皇帝,后宫三千佳丽,多个男人怕什么?”

    玉子书一动不动,呼吸均匀。

    玉子夕不由得佩服玉子书的睡功,这样竟然都不醒,他再接再厉,用手使劲地戮他,“上官茗玥容貌如春秋之花,清风朗月,配你也不亏,说真的,我还没见过东海除了你和洛瑶外还有谁能胜任他的容貌。当然,我不算,我的容貌自然比他好。”

    玉子书不答话,似乎睡得纯熟。

    玉子夕见他执着于睡眠,也不捅他了,坐在床边看着他径自道:“你们自小就有那一番阴错阳差的纠缠,这也说明了是你们的缘分,他走了这么多年,如今跑了回来,开了窍了,燕王叔那些年生怕他出家当了和尚,日日看着他,提心吊胆,如今只要他不出家,想必燕王叔也不介意他跟了你。依我看啊,东海甚至全天下,还真找不出个配得上你的,不如你就纳娶了他吧!咱们东海和别处不同,别处男风都是见不得人的,也是见不得光的,但是咱们东海不一样,你娶了他先做太子妃,你登基之后再让他做皇后,以你的威望同时娶几名妃子传承子嗣,东海臣民也不会说什么。”

    玉子书呼吸忽然重了一下。

    玉子夕敏感地察觉到了,笑得开心,帮玉子书将算盘打得精细,“你有男后又有妃子,坐享齐人之福,三千美色尽揽入怀,这是何等的尊贵。若是你觉得后宫就他一个男人太突兀的话,那就再多娶几个男人,咱们东海的男儿一个个名士风流,俊美的多得是。”

    玉子书的呼吸又重了一下。

    玉子夕继续道:“我知道你喜欢云姐姐,但是她那个死心眼,就认准容景了,当初人家没大婚的时候就没选你,你也别指望如今大婚了之后扔下容景那个黑心的选你。依我看啊,这上官……”

    “你说够了没有?”玉子书终于忍不住了,睁开眼睛。

    玉子夕顿时一乐,“皇兄,你醒啦?不睡啦?”

    “你在这里嘀嘀咕咕的以为我能睡着吗?”玉子书瞥了他一眼。

    玉子夕凑近他,笑嘻嘻地道:“你既然都听到了,觉得我跟你说的提议怎么样?”

    玉子书看着他,见他眼里幸灾乐祸意味浓郁,他眸光微闪,“提议到是不错。”

    玉子夕眼睛一亮,“你也觉得不错吧?那就赶快去找回那上官茗玥,给父皇传书。”

    “我是该给父皇传书,就说上官茗玥忽然看上了你,想娶了你。你向来是父皇眼中头疼的主,而他也是燕王叔眼里头疼的主,你们若是凑一起的话,我想父皇和燕王叔也是愿意的……”玉子书慢悠悠地道。

    玉子夕嘴角一抽,忽然起身站了起来,讨好地看着玉子书嘻嘻笑道,“皇兄说哪里话,弟弟我怎么能夺人所爱,我觉得吧,上官茗玥长得再好,也是个男人,哪里有女人抱着舒服,嗯,那个什么,你继续睡,既然云姐姐被他掠去做小王妃,那就没你什么事儿了,让容景那个黑心的去心烦抢回自己的女人吧,我去练兵了啊……”

    话落,他再不敢嘲笑奚落玉子书,一溜烟跑了,似乎生怕跑晚一点他报仇。

    玉子书看着玉子夕转眼就从房里跑没了影,笑骂了一句,重新又躺回床上。他是真的累了乏了,这么些日子以来,他跑,上官茗玥追,无论他躲到哪里,他都能找到他,也不知道那个人怎么有那么大的精力,月余以来,他一日好觉都不曾睡过。如今借着云浅月被他掠去,他自然要睡个痛快。

    总兵府内静得无声无息。

    凌莲、伊雪坐在一起大眼瞪小眼地对看着,上官茗玥太强大了,连玉太子和十二星魄都莫可奈何,她们自然更莫可奈何。齐齐想着墨菊应该给景世子传递了消息了吧?不知道景世子得到小姐被掠走的消息之后会如何。

    练兵场练兵声依然继续,但是云浅月被一个叫做上官茗玥的小王爷掠走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不出半个时辰,整个凤凰城内的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华舒从兵营出去,便急匆匆前去找在养伤中的蓝漪。

    蓝漪昨日本来就受了内伤,又因为和云浅月就着一幅十里桃花林的画卷过招,输了个彻底,气血上涌,吐了一口血之后,便郁结于心,一夜未曾好睡,天明时分才睡去。刚要睡着,华舒便越过了随侍闯进了她的房间。

    她警醒地第一时间睁开眼睛问,“出了什么事儿?”

    华舒见了她的模样吓了一跳,几乎不敢辨认,昨日还好好的人,今日脸色苍白如鬼,衣襟上有血迹,看起来早已经干枯,竟然未换,软袍褶皱不堪,屋中地面上一片血迹,也未清扫,她不由得心惊,谁也不如她们出身在十大世家的女人体会“金贵”二字的定义,向来懂得爱惜自己,即便再糟粕的境地,也让自己看起来是名门贵女,不会如此颓废和狼狈,更何况还是十大世家第二大世家的家主蓝漪。她一时竟然呆呆地看着蓝漪没了话。

    蓝漪清楚地看到了华舒眼中的震惊,她闭了闭眼睛,哑声问道:“可是云浅月又整出了什么事情?”

    华舒定了定神,这才想起来正事儿,她连忙走进来,对她道:“今日在练兵场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当着二十三万兵马的面掳走了她。并且对皇上扬言,让他另选大将军,说要娶了她回去做他的小王妃。”

    “哦?竟然有这事儿?”蓝漪挑眉。

    华舒点点头,“那人似乎武功极高。”

    蓝漪嗤笑一声,“这定然又是云浅月玩的什么伎俩,她的武功别人不清楚,我清楚得很,谁能轻易掠走了她?简直是笑话。”

    华舒一怔,“可我看着不像,那人是钳制着她的。”

    “装模作样谁不会?这方面她最拿手。”蓝漪哼道。

    华舒彻底愣了,看着蓝漪冷着的脸疑惑地道:“蓝姐姐,你说难道是她故意让人掠?”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蓝漪问。

    “他自己报了名字,叫做上官茗玥。”华舒立即道。这个名字她早先在他报出名姓来的时候就想,后来他挟持着云浅月离开后,她从兵营来到这里又想了一路,也没想出这是哪一号人物。

    蓝漪蹙眉,低头也在脑中搜索这个人物。

    华舒看着她,她一直在十大世家的坤武殿,一心潜修武功,对于外界的事情,自然不如蓝漪这个自小就培养的蓝家接班人知道得多,所以不说话,等着她看是否知道这个人。

    蓝漪想了半天,将天圣、南梁、南疆、西延、北崎等等风流人物都想到了,也没想出哪个人叫上官茗玥,她又想东海,东海除了太子、二皇子、洛瑶公主外,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她问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华舒想着见一面的男子,寻思了一下,似乎寻找恰当的形容词,片刻道:“张狂不可一世。容貌稍差景世子一些,但也没有落差太大。风姿如月,清华尊贵的一个人物。”

    涟漪眯起眼睛,“你确定不是东海国的玉太子?”

    华舒立即摇头,“不是!玉太子‘玉质盖华’,天下皆知,我虽然没见过他,但据说见到他的人哪怕是老弱妇孺,第一眼也能认出他。和景世子的云端高阳,雅致风华相差不多。不会是张狂不可一世。”

    蓝漪闻言立即道:“你可还记得他的样貌?”

    “记得!”华舒点头,那样的男子,只要看一眼,就如景世子一般,一生不忘。

    “去画下来我看看。”蓝漪吩咐。

    华舒点头,转身走到桌前,桌前铺着笔墨纸砚,出身十大世家,除了武功外,自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出片刻,便画出了一张上官茗玥的人像,吹了吹墨汁,拿过去给蓝漪看。

    蓝漪看着画像上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人眉眼间的倨傲和不可一世,张扬张狂,的确是和容景、玉子书不同,她挑了挑眉,“你确定他不是易容的?”

    华舒摇头,“我们十大世家什么不精通?易容术更是我华家的翘楚,易容没有易容,我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况且即便易容,何人能易容成他这般狂傲的神情?恐怕天纵英才的景世子神通广大也不行吧?”

    蓝漪冷笑一声,“你可还记得去年前往十里桃花的楚夫人?”

    华舒一怔,点点头,“自然记得。”

    “虽然她的身份一直密而不公,但是她到底是谁我们该知道的人都知道。”蓝漪眉眼冷冽,“当时她的容貌所有人都亲眼所见,看不出半丝易容的痕迹,但是后来又如何?她还不就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