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她的把戏(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华舒点点头,看着蓝漪,“这么说这个人也是她找来的了?那她到底什么目的?二十三万兵马如今几乎都被她收服了,对她唯命是从,如今她离开做什么?她不是和皇上作对吗?既然作对,又怎么会舍得了兵马不要?不做这个大将军了?”

    蓝漪也是不解,脸色不好,不再说话,似乎在寻思云浅月此举的用意。

    华舒更是疑惑不解,如今蓝漪这个副将军受伤,凌燕也受了伤养在房中,皇上钦点的三个人中,就她还好腿好脚的。她虽然是皇上钦点,如今军营中官位属她高,但是没有实权,有孙桢这个受大将军器重的人在,她插不进去手去,也做不了主张,只等着蓝漪拿对策。

    蓝漪想了片刻,忽然起身坐了起来,下了床。

    华舒看着她,心里佩服蓝漪,到底是蓝家的家主,即便知道了这等事情还如此镇定。皇上令她监军,其实说白了,就是监视云浅月,可是如今云浅月不管是自己走的,还是被人掠走的,都是她失职。可是看她神态,竟然不以为意。

    蓝漪走到桌前,拿出一张信笺,提笔写信。

    华舒见她刷刷数笔,写得极快,她的角度只能稍微看到一点儿内容。心想到底是皇上器重她,她有皇上身边的人随扈,可以和皇上互通书信,而她们不够资格。

    片刻后,蓝漪写好一封信,落款之后,封存好信封,对外面喊,“来人!”

    “副将军!”有人飘身而落。

    蓝漪将手中的信封扔出门外,对那人道:“速速传进京城,交给皇上!”

    “是!”那人接了信封,隐退了下去。

    蓝漪转身对华舒道:“我们不用理会,该如何就如何!无论是她打的主意,还是真有那么一个人将她掠了去,该着急的都是皇上和景世子。”

    华舒看着蓝漪,她苍白的脸色清冷,看起来甚为无情冷漠灰暗,她低声道:“蓝姐姐,你对皇上……”

    蓝漪挑眉看着她。

    华舒抿了抿嘴角,似乎有些怯弱,但还是问出口,“你如今是否真的放下苍哥哥了?真要跟了皇上吗?”

    蓝漪闻言忽然一笑,自嘲自讽,“放下放不下又如何?跟不跟他又如何?无论是他们谁?心里眼里不过都是有一个她罢了。”

    华舒看着她,自然知道她口中的她是谁,不由得心里一灰。

    “云浅月何德何能!”蓝漪忽然扬手,愤怒地说了一句,之后只听“砰”地一声,她身边的桌子四分五裂,上好的梨花木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华舒一惊,坐着的身子腾地站起来,看着蓝漪手被戮破,滴滴答答鲜血直流,她面色一变,连忙走过去,紧张地看着她,“蓝姐姐……”

    蓝漪闭上眼睛,似乎脸色比华舒进来时更难看了。

    华舒担心地看着她,“蓝姐姐,你本来就受伤,短时间内不能动武,而且内腹之伤最忌气怒攻心,你不要折腾自己了,你即便受了伤,如此模样,也许别人更高兴呢!想想伤了你的南梁十皇子……”

    蓝漪睁开眼睛,脸上的情绪尽数隐去,冷声道:“我自然不会让他们如意了。”话落,她正了正心神,对华舒道:“你去看看凌燕吧!她昨日回来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比我好不了多少。”

    华舒点点头,心里叹了口气,十大世家坤武殿出来的人,武功是第一依仗的东西,而凌墨八招就大败了从坤武殿出来的凌燕,可想而知对她的打击有多大,她点点头,见蓝漪神色较刚才好了,转身走了出去。

    蓝漪在华舒走后,喊来随侍,之后喝了药,躺回了床上。她必须先养好身体。

    凤凰关内的消息传开,自然也很快就传到了南梁的军营。

    顾少卿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不由一怔,看着隐卫,不敢置信地问,“你说她是被人掠走做小王妃了?”

    隐卫点头,“回主子,是。”

    “难道她又玩什么把戏?我怎么没听容景说还有这一招?”顾少卿挑眉,寻思着容景会让一个男人掠走云浅月吗?那个人对他的女人的在乎程度恨不得将她绑在腰带上,怎么会让人掠走?

    隐卫不答话。

    顾少卿寻思片刻,对隐卫道:“传信问问容黑心,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是!”隐卫点头,见他不再吩咐,退了下去。

    顾少卿径自坐在中军大帐内,想了半天,也不得其解,片刻后,他起身站起来,对外面道:“传令,升帐,点兵,攻打凤凰关!”

    外面的随从得到了命令,顿时将顾大将军的命令传了出去。

    不多时,击鼓升帐,顾少卿坐在中军大帐内调兵遣将。

    南梁的将领也都得到了云浅月被人掠走的消息,但是人人都觉得不可信,怕是她玩的把戏,劝说顾少卿,“大将军,您如今的伤还没有好利索,十皇子又受了伤,墨少爷也不再您身边了,不知道凤凰关传出的消息是真是假,属下们觉得不可冒然出兵。以免有诈。”顾少卿勾唇一笑,反问道:“本将军怕有诈吗?”

    众将领齐齐一怔。

    “即便有诈又如何?本将军就不怕她有诈!”顾少卿扬了扬眉。

    众人齐齐沉默,想着大将军是谁,的确不怕她有诈,可是数日前他被容景射了两剑受伤还是心有余悸,但又觉得亲自出兵试一下虚实也好。都不再反对劝说。

    顾少卿很快就点齐了将领,留十万兵马守营,带着二十万兵马出了大营。

    顾少卿刚出军营,凤凰关内的天圣探兵便得到了消息,连忙跑向总兵府。到了总兵府门口才想起大将军被人掠走了,景世子也不知所踪,那人又连忙往蓝漪的住处跑,跑到蓝漪的住处,人未到,声先闻,惊惊慌慌,“报!副将军,大事不好了,南梁的……顾少卿亲自带着兵前来攻打凤凰关了……”

    蓝漪刚刚有了睡意,又被惊起,她猛地坐起身,看向门外。

    那探兵脸色发白,神色惊恐,再不见了曾经在云浅月面前的寻常职责,她脸色一沉,镇定地道:“消息确实?”

    “回副将军,消息……确实无误。”那人听到她镇定的声音,勉强定了定神。

    蓝漪站起身,穿戴妥当,走出房门,对随侍吩咐道:“传令下去,所有将领跟随我上城墙守城!”

    “是!”随侍应了一声,连忙下去传令。

    “来人,去总兵府请大将军的两名婢女一起上城墙。”蓝漪又吩咐了一句。

    立即有人应声向总兵府跑去。

    蓝漪出了院子,正碰到刚在凌燕处没坐了片刻的华舒,二人向城墙上走去。

    总兵府内,凌莲和伊雪自然也得到了顾少卿带兵前来攻城的消息,想着世子和小姐都不在,正等着看好戏,不想蓝漪竟然派人前来喊她们,二人对看一眼,她们不过是小姐的婢女,不编制在军中,是她的亲随而已,可以不听命任何人,凭什么听蓝漪的指派?于是对来人冷冰冰地丢出一句话,齐齐给挡了回去,关上了总兵府的大门。

    那人吃了闭门羹,想到副将军的吩咐,便要硬闯拉人。可是总兵府哪里是谁都能闯进的?不用凌莲、伊雪出手,墨菊暗中轻轻打出一个石子,那人躲避不开,“啊”地叫了一声,捂着胳膊白着脸看着紧紧关闭的大门,片刻后,转身回去禀报蓝漪了。

    蓝漪站在城墙上,操练兵马的众位将领也都得到顾少卿攻城的消息急急上了城墙。

    张沛看着前方烟尘滚滚,的确是顾少卿的人马来了,他大骂了一句,“娘的,这顾少卿得到的消息可真快,大将军前脚刚被人掠走,他这后脚就来攻城了。属狗的吗?狗鼻子才会这么灵!”

    “这只能说明咱们凤凰关内有他的暗桩,否则不会这么快就得到大将军被掠走的消息。”韩奕一脸忧心。

    “这凤凰关是大将军和我们弟兄好不容易攻破的,定然不能让他夺回去。”张沛道。

    韩奕点头,“那是自然。”

    这二人如今同气连枝,偌大的凤凰关城墙上,众将领都不说话,只有二人在叽喳。这二人在云浅月面前也是不改性子,如今云浅月不在,他们依然如故。

    二人说了半响,没人应声,张沛看向脸色阴沉的蓝漪,对她大声不客气地道:“副将军,你怎么想的?这样守城可不是办法,这凤凰关本来就是南梁的,顾少卿熟悉无比,若是他攻城的话,说不好听的,你昨日受了伤,如今脸色真难看,怕是风吹一下就倒,不是他的对手吧?我们这里谁能是他的对手?你要是不想办法的话,我们可不一定能守住这凤凰关。大将军的心血说什么也要守住,可不能栽在你手里。你是皇上钦点的副将军,比我们有能耐。如今就拿出你的能耐来,让弟兄们都看看。若是你不行的话,依我大老憨看,你还是和皇上请旨,回京去歇着吧!不是什么女人都能比得上大将军能带兵打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