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怡红香滟(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蓝漪闻言顿时大怒,转头看向张沛。

    张沛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看着蓝漪,那神情是你不服众的话,这个副将军皇上认你我们不认你,他不惧蓝漪的怒火,回头对众将领喊了一声,“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孙桢带头,众人众口一致。

    蓝漪眼睛眯了眯,看着众人,冷冽之色一览无余,周遭气压顿时一沉。

    有几名将领顶不住蓝漪的压力,都不由自主地垂下了头。

    张沛和韩奕是在云浅月冷冽的眼光中历练出来的,自然能顶得住。他们在云浅月面前都放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自然不会因为蓝漪施压而退步。

    片刻后,蓝漪收回视线,看向顾少卿来的方向,冷声道:“我自然会守住城!但不是为了大将军,而是为了皇上。大将军也是皇上亲封的大将军,尔等小小中郎将,还不配质问皇上亲封的副将军和监军的决策!”

    张沛张嘴刚要反驳,韩奕一把拉住他,他转头不满地看向韩奕,韩奕对孙桢努努嘴。张沛立即住了口。他们这里面的人都知道孙桢受大将军的器重,是她的知近之人,如今孙桢就在这里,他都不开口,他们自然没必要惹火了蓝漪,她身为皇上钦点的副将军,置他们个以下犯上的罪他们也得受着。大将军不在,可没人保他们。

    “孙桢,你受大将军器重,这个城如何守,你可有想法?”蓝漪回头看了孙桢一眼问。

    孙桢佯装沉思了一下,恭敬地回道:“回副将军,顾少卿数日休息,伤势应该好了个七七八八。如今大将军不在,你又受伤,我等这些人恐怕不是顾少卿的对手。”

    “孙桢,大将军器重你,你是何来历我没查出来,但也不会简单了。你若没有本事,大将军也不会重用你。如今顾少卿兵临城下,你有本事就使出来,难道还在我面前藏着掖着等着顾少卿破城再将好不容易得到的凤凰关收回去吗?”蓝漪直直地看着孙桢。

    孙桢顿时垂下头,语气分外恭谦,“蓝副将军太看得起末将了,末将虽然熟悉兵法谋略,也有些小才,但是武功却是稀松寻常。定然不是顾少卿的对手。据说顾少卿也使得一手百米穿杨的好箭术,末将望尘莫及。”

    蓝漪轻哼一声,并不相信,转过身,不再看孙桢。

    孙桢也不再说话,看着前方,一副无可奈何又忧心忡忡的神色。

    张沛见此也顾不得蓝漪怪罪了,立即不满地道:“大将军,孙校尉说的是实情,他的武功只比我大老憨高一些而已,也是有限,就是心眼子比较多,读的书比较多,若是武功高,也不会只做个小小的校尉,早就代替了您成了副将军了。”

    韩奕也立即附和道:“这个末将也可以作证。”话落,他又补充道:“不止是我,咱们在这里的这帮子弟兄都可以作证,这些日子练兵我等互相切磋,他在我和大老憨的联手下也就是打个平手而已,我们有多少斤两我们知道,孙桢的能耐众兄弟们也有目共睹,对付顾少卿差远了,副将军若是推出去孙桢,让他对付顾少卿,这不是难为人吗?”

    “就是,很难不让人怀疑你是趁着大将军被人掠走排除异己。”张沛大声道。

    蓝漪脸色一沉,蓦地回头冷冷地看着张沛,眼中现出杀意。

    孙桢上前一步挡住张沛的身子,叹了口气,对蓝漪恭敬地道:“末将得大将军器重,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副将军如今身负重伤,不能迎战顾少卿,将末将推出去,也是为了守住凤凰关而已,末将一定尽力,万死不辞,保住大将军的心血。”

    蓝漪眼睛眯了眯,没说话。

    孙桢抬头看了蓝漪一眼,又扫向前方,提醒道:“副将军,如今不是口舌之辩的时候,我们还是一起合计打退顾少卿要紧。如今他的兵马已经不足五里了。”

    蓝漪眸中的杀意褪去,转回身,看向前方,清冷地吩咐,“弓箭手、滚石准备!”

    “是!”城墙上顿时响起齐齐的遵命声。

    弓箭手、滚石手等等,凡是能阻挡敌军攻城的兵器等纷纷做好准备,如今天圣的兵马无人能是顾少卿的对手,只能做好不出兵,防守好凤凰关。

    城墙上再无人说话,齐齐等着顾少卿来,气氛紧张不已。

    这个时候,无论是将领,还是士兵,都想着若是大将军在,他们何必如此提心吊胆?纷纷想着被上官茗玥掠走的云浅月。

    两盏茶后,顾少卿的兵马来到城墙下。他一挥手,二十万兵马齐齐止步,距离的位置正是普通弓箭手不能射到的位置。

    顾少卿来到之后,城墙上站着的人一览无余,他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掠过,最后定在蓝漪身上,忽然邪肆一笑,“一群虾兵蟹将,你们以为能守住凤凰关吗?”

    蓝漪目光沉暗地看着顾少卿,他比她想象得恢复的要好。冷声道:“顾少卿,有本事你就放马过来,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攻破了城。”

    顾少卿扬眉,“被我皇放弃不娶的女人,还没资格和本将军说话。”

    蓝漪额头的青筋跳了跳。

    顾少卿似乎懒得再和他废话,对身后伸出手。一位近身随侍立即递上了一把大弓,他拉弓搭箭,对准蓝漪。

    华舒立即上前一步,护住蓝漪。

    “他不见得能伤了我!”蓝漪对华舒摆摆手。她这个副将军因为云浅月的对比,那日又输了阵仗,如今在军中没有威信,如今这一战必须要赢,要借顾少卿在军中立威。否则的话,以后军中别说这些将领,就是二十三万士兵都不会敬重她了。

    华舒明白蓝漪的意思,但是还是担心,她的身体受伤太重,脸色极差,恐怕躲不过顾少卿的一箭。但看蓝漪坚决,她只能退后一步。

    顾少卿箭羽没做多少准备,“嗖”地对着蓝漪射了出去。

    城墙上,天圣的兵将都提紧了心,盾牌手没得到蓝漪的吩咐,只能拿着盾牌立在后方。孙桢带着张沛、韩奕等人退后一步,让出蓝漪,既然她硬要接箭,他没有不成全的道理。

    箭矢如流星,虽然不如容景随手的一箭争云破日,但速度也是出奇的快,转眼间就到了蓝漪的面前,蓝漪已经做好了准备,凝聚身体全部的功力,这一箭,她必须接住。

    千钧一发之际,后方忽然现出一抹天青色锦衣身影,他飘身而落之后,天青水袖轻轻将蓝漪移开了一步,伸手接住了对蓝漪射来的箭。

    变故不过一瞬间。

    城墙上下的人齐齐一惊,顾少卿眯了眯眼睛,看着接住他箭的人。

    蓝漪抬眼,眸中顿时现出喜色,不敢置信地看着来人。本已经做好了伤上加伤的准备,可是如今峰回路转,她已经顾不得掩饰欣喜。

    华舒也是一喜,顿时松了一口气。

    城墙上的众人一惊之后,看清来人,见本来该是在天圣京城帮助新皇辅政的安王夜天逸竟然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凤凰关,而且来得如此及时,都不由惊异。

    西山军机大营的老兵和新兵招兵时的将领们自然都见过他,对看一眼,由孙桢带头,对来人齐齐一礼,“参见安王!”

    十几人一带头,城墙上的士兵都齐齐跪拜在地,“参见安王!”

    夜天逸摆摆手,容颜一如往昔,声音平静,“免礼!”

    城墙上的士兵们都站起身,被夜天逸身上沉静的气息感染,只觉得安王一出现,刚刚紧张的气氛顿时散去了大半。想着安王来得真及时,如今有安王在,顾少卿不可能破了城吧!

    众人正想着,夜天逸忽然随手将那只接住的箭对着顾少卿射去。

    “保护将军!”南梁的士兵顿时拿着盾牌要围上前。

    顾少卿一摆手,“尔等闪开!”

    盾牌兵顿时止住脚步。

    箭矢虽然是随手一扔,但并不比顾少卿刚刚给蓝漪的那一箭速度慢,转眼间便到了顾少卿面前,顾少卿忽然抽出腰间的宝剑,对着来的那只箭矢击去。转眼间箭矢便被他击了个粉碎。在南梁士兵面前冒起了熟道金星。

    南梁士兵齐齐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顾少卿收回宝剑,勾唇一笑,“安王也不过如此!”

    夜天逸挑了挑眉,对顾少卿的讥讽似乎不以为意,“顾将军今日还准备攻城吗?”

    顾少卿看着夜天逸,盯着他的眼睛,片刻后,忽然扬声一笑,“安王的眼睛如今如一潭死水,看着了无生趣,这是彻底心灰意冷,放开那个女人了吗?”

    夜天逸目光淡淡,“这似乎不该是顾将军问的问题。”

    顾少卿哈哈大笑一声,径自道:“原来还是没放开。”话落,他不再逗留,对身后一挥手,“撤兵!”

    南梁士兵知道今日有夜天逸在,他们恐怕也夺不回凤凰关,齐齐保持队形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