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怡红香滟(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顾少卿再不和夜天逸多言一句,调转马头,马蹄踏踏而去,他身后二十万南梁士兵如潮水一般跟着他退去。不多时,便淡出了视线,回了南梁驻扎的兵营。

    夜天逸摆摆手,对众人道:“都散了吧!”

    众人齐齐一怔,都看着夜天逸。本来以为如今安王来了,会代替大将军升帐接替军务,没想到他退了顾少卿的兵只短短说了这么一句话。但又想着他千里赶来,定然一路疲惫,没有吩咐也很好理解,齐齐对看一眼,由孙桢带头,下了城墙。

    蓝漪见众人退去,因为催动本就受伤的内腹,气血上涌,虽然没发挥功力,但也是又加重了内伤,不想在孙桢、张沛等人面前吐血,见夜天逸出现惊喜地强自忍下了,如今无人,她再也忍不住,吐了出来。

    鲜红的血染红了城墙上的青石砖。

    夜天逸蹙了蹙眉,上前一步,伸手按住了蓝漪的手腕。

    蓝漪低声问,“你怎么来了?是刚刚到还是已经来了许久了?”

    “刚刚到!”夜天逸道。

    蓝漪点点头,脸色发白,眉目间极力忍着痛苦之色,不再说话。

    夜天逸给蓝漪把脉片刻,放下手,看了她一眼,语气平静,“回府,我给你开药。”话落,转身下了城墙。

    蓝漪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吐的血,对身后的近身随侍吩咐,“清扫干净了,不要留下一滴痕迹。”

    “是!”随侍点头。

    蓝漪看了华舒一眼,对她道:“华妹妹也去我那里吧!”

    华舒点点头,二人一起在夜天逸之后下了城墙。

    三人回到蓝漪所住的院落,进了房间,夜天逸提笔给蓝漪开了一张药方,交给她,对她道:“按照这个服用半个月,不得再动用内力。”话落,他看向华舒道:“你的药就交给华副将亲自监督煎熬吧!以前的方子一律不要用了。”

    华舒没想到夜天逸交给她这个任务,愣了一下,点点头。

    蓝漪也是一怔,看着夜天逸,疑惑地问,“你说我早先服用的药有问题?”

    夜天逸不回答,对她道:“我要即刻离开这里,前往十里桃花林,既然她不在,你不必理会,也不要心思过重,皇上记着你的功,知道你的好,养好伤为上。”

    蓝漪一惊,“你不再这里停留?那万一顾少卿再来攻城……”

    “他不会!”夜天逸平静地道:“他的旧伤没好完全,今日受了我一箭又受了伤,没有十多日也养不完全。”话落,他又道:“我带来了十名锦衣卫,是皇上拨给你的人。他们的武功不比你差多少,只管用。即便是顾少卿和十皇子伤好了来攻城,他们也奈何不得你。”

    “好!”蓝漪一喜,有了皇上拨给她的十名锦衣卫,定然都是皇室一等一的暗位,有了他们,她就不怕顾少卿了。知道容景去十里桃花林收服凌家,如果夜天逸前往十里桃花林阻拦的话,他便没那么容景收服了。

    夜天逸不再逗留,向外走去。

    他走到门口,蓝漪忽然想起什么,又道:“我知道六皇子没死,被景世子救活了,云浅月将他困在了总兵府的一处院落里,里面遍布她的隐卫,你看……”

    夜天逸脚步顿了顿,淡漠地道,“不用理会!”

    蓝漪抿唇,看着他的后背问,“上官茗玥的事情你既然知道了,那么可知道是否是她的把戏?她到底要做什么?”

    夜天逸淡淡道:“上官茗玥确有其人,是东海燕王府的小王爷。”

    蓝漪一惊,没想到上官茗玥是东海的人,真有其人的话,他掠了云浅月到底要做什么?她还想再问,夜天逸已经出了房门,身影消失在了院子,她只能止住话。

    华舒也是觉得不可思议,“那上官茗玥怎么竟然是东海的人?东海不是不参与天圣和各国的兵乱吗?如今他掠了云浅月做什么?难道要参与进来了?”

    蓝漪不说话,也想着原因。东海燕王府她知道,也知道有个小王爷,因为据说比曾经天圣的小魔王如今的新皇魔性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人人只记得清楚他的魔王名号,倒是忽略了他的名字。原来他叫上官茗玥。

    华舒又道:“云浅月和东海的玉太子相交极好,如今这上官茗玥是否受了玉太子的指使前来带走云浅月?”

    蓝漪沉默,脑中不停地想着,片刻后,摆摆手,“皇上和安王必有打算,既然安王告诉我们不必理会,我们就不用理会了。总之云浅月从来就有本事让所有人都惦记着她。”

    华舒点点头,不再说话。

    总兵府,凌莲和伊雪得到了夜天逸竟然来了凤凰关的消息,二人对看一眼,齐齐想到他应该是为了景世子前往十里桃花林之事,大约不会在凤凰关久留,小姐不知被上官茗玥带去了哪里,景世子若是得知后因此分心的话,那么对他收服凌家定然会不利,不由多了一份忧心。

    凤凰关距离十里桃花林并不远,飞鸿传书不过半个时辰就能到。

    容景在云浅月被上官茗玥带走半个时辰后,在楚家同时收到了三份飞鸿传书,一份是墨菊的,一份是顾少卿的,一份是玉子夕的。墨菊声泪俱下地控诉了上官茗玥的嚣张狂妄,仗着尊主的身份和武功,将玉太子欺负得跟小可怜似的,更不将他们看在眼里,简直就是欺人太甚。一篇信被他写得洋洋洒洒几大页,最后才说到重点,说主母看不过去玉太子被他欺负,为救玉太子,舍身取义,义薄云天,义不容辞,仗义救友地被他带走了。意思就是说,主母被带走是自愿的,不关他们事儿。

    容景看到信后,随手扔在一旁,对青影吩咐,“传信给墨菊,让他写一千遍义字。明日辰时之前传来,少一个字,将他驱除出墨阁。”

    “是!”青影的声音格外响亮。

    顾少卿的信就简单得多,只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哪里跑出了上官茗玥这么个人物。

    容景看罢信后,同样随手一扔,并没有让青影回信,而是置之不理,当没看见一般。

    玉子夕的信也如墨菊一样,洋洋洒洒写了几大页,难为他嘲笑一番玉子书后被他反将一军夹着尾巴灰溜溜跑出了总兵府,转眼便从容景那里报仇去了。欺负他不在他面前,不能将他如何,所以,极尽能事地大肆嘲笑了他一番,说的无非是天上地下,只此一个上官茗玥,厉害得人神共愤,连他皇兄在他面前都变成了小可怜,他和皇兄差不多,估计这回自己的女人真看不住了,尤其是主动跟人跑的女人,更是不好找回来,就算他会灵术,就算血脉传承,但千百年来,那微薄的血脉早淡得没影了,没准他真敢取了他当小王妃。只要他一心想娶,那么就一定能成。上官茗玥可不是什么善类,别说在东海能横着走,在天下横着走也是理所当然云云。

    容景看罢信后,盯着他的信久久不说话。

    青影站在容景身后,偷偷看着容景的脸色,他脸色没什么变化,眼中也平静无波,但他莫名地大气也不敢出。心中想着若是前两封信能让世子漫不经心,安之若素,那么如今东海二皇子这封信就是让他打破一切。尤其他有两句话是世子最在意的,一句就是尤其是主动跟人跑的女人,另一句就是那微薄的血脉早淡得没影了。他心中暗暗想着二皇子敢如此嘲笑世子,他是不想活了。

    果然,半个时辰后,容景放下信纸,对青影吩咐,“传信给墨岚,令他带上墨泠,墨棋,墨奕,墨映,将孙桢喂一颗软筋散,扔去怡红楼。”

    青影身子抖了抖,怡红楼虽然听起来红粉飘香,甚为香艳,但是其实是个清倌楼,里面养的是一群男怜。墨阁五星魄出手的话,任凭二皇子再厉害,也不是对手。他低声提醒道:“世子,玉太子也在凤凰关,他会救二皇子的。”

    容景淡淡道:“不会!他敢嘲笑我,就是也嘲笑过他了。不给他个厉害尝尝,他都忘了自己姓什么了。”

    青影立即道:“属下这就去传信!”话落,隐身退了下去。

    容景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眼中情绪翻滚片刻,恢复平静无波。

    半个时辰后,青影复又出现,对容景低声道:“世子,又收到了墨菊的传书。说安王出现在了凤凰关,退了顾少卿的兵马。”

    容景闻言似乎早有预料,神色淡淡地道,“去问问凌家主想好自杀了吗?”

    “是!”青影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不多时,青影返回,低声道:“凌家主答应了,但请求见世子一面。”

    “他要见的是楚容,还是容景?”容景闻言扬眉。

    “凌家主说见景世子。”青影道。

    “那就去见他一面。”容景扔了手中的信纸,轻轻弹了弹十金一寸的墨云彩沉香锻,转身走出了房门。步履随意,气息却是十大世家第一大世家楚家当家家主的锋利凉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