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收服凌家(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窗外,阳光明媚,十里桃花分外妖娆。

    这一日,十大世家注定会掀起轰天震地的变化。

    容景出了楚家的院子,并没有带多余的人,身后只跟着青影,不出片刻,便到了凌家。

    凌家门口有人迎接,见到容景对他恭敬地见了一礼,领着他前往祖祀祠堂。

    凌家的人都敏感地察觉到了今日大约会有变数,整个凌家上下从主到仆,都面色紧绷。凌家的几个女儿以前见到容景都欢喜地上前打招呼,如今都避得远了些。

    不多时,来到凌氏祠堂,那人停住脚步,看了一眼青影,恭敬地道:“家主在里面,请楚家主一人进去。”

    容景点头,抬步而入。

    青影面色冷木地跟着那人一起守在凌氏祠堂外。

    凌氏祖祀祠堂和其余九大世家祖祀祠堂并无不同,都供奉着凌氏的祖先牌位。里面凌家这一代当家家主跪在牌位前,他五十多岁,笔直地跪着,看不出半丝年老的痕迹。祠堂并不阴森,只他一人,到显得空阔。

    “景世子来了啊!”凌家主听见声音回头,看向容景,一双眼睛精光地盯着他。十大世家,是几百年前的十大望族,名门公子一代代传下来,自然都是英才风流人物,虽然年纪大了,但也依稀有当年的影子。

    容景淡淡一笑,“凌世伯有请,莫敢不来。”

    凌家主笑了一声,犀利地看着他,“这个天下有景世子不敢做的事情吗?”

    “也有的!”比起他的犀利,容景姿态闲适。

    “不知该怪我老眼昏花,还是该说这九大世家的九族上万人都蒙蔽了眼睛,这么多年来,竟然不知道楚容便是荣王府的世子容景。楚老家主好一招偷梁换柱,十大世家约定好不入世,子息也不准入世,他却将女儿嫁入了荣王府,又将外孙子弄来接管楚家。好本事。”凌家主冷笑,“这件事情,是不是要楚老家主给个交代?”

    “当年外公将娘亲逐出了楚家,她就不算楚家的人了,嫁娶随意。而我,凌世伯觉得我想要楚家的话,有必要经得九大世家的同意吗?”容景挑眉。

    凌家主顿时一噎,荣王府的世子华盖天下,先皇都敬他三分,靠的可不单单是受百姓推崇的名声。而是背后的手段。他想要楚家,的确没必要经得谁同意,十大世家他还不看在眼里。他脸色一暗,忽然没了冷厉,“当年我也喜欢你娘。”

    容景眸光动了动,“您喜欢的不是我娘,而是当年的楚家主罢了。”

    凌家主哈哈一笑,有些沧桑,“是了。我喜欢她的时候,她还云英未嫁。后来她突然就暴毙了,我还难受了许久。之后才娶了和她性情品貌都相似几分的凌墨的娘。”

    “你那不是真正的喜欢,真正的喜欢是可以陪她去死,也可以终身不娶。”容景道。

    “身处凌家主的位置,又如何能随心所欲,你如今是楚家主,应该比谁都懂,一个大世家培养一位接班人的心血。连死都是不自由的。”凌家主笑了一声,“或许楚家对你来说不值一提,但是荣王府世子的身份总该是让你连死都不能吧?嫡子一死,便没了传承。”

    容景目光微嘲,“荣王府世子的身份是天家封的,也可以不要。”

    凌家主直直地看着他,“那是你有所求,有所谋,有所依仗。若一个人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身份的时候,就会被这个唯一剩下的东西所累。”话落,他又道:“当然,景世子深爱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天下皆知,不惜得罪天家,也将她娶了。你的累不会成为别的,只会是她。你也许甘之如饴,但也是受累,比起我唯一依仗的身份,也没什么不同。”

    容景闻言虽然不赞同,但也没反驳。他和云浅月的事情不需要在外人面前剖析。

    凌家主见他不说话,知道他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说,盯着他的眼睛,转移了话题,“你的眼睛和你娘真像。”

    “据我爷爷说,我的眼睛更像先祖荣王。”容景道。

    凌家主笑了一声,问道:“你可知道凌墨的娘为何而死?”

    “是何原因在如今来说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凌墨回凌家的理由是要你死。而凌家族中的几位长老也已经同意,这就够了。”容景淡淡道。

    凌家主仿佛没听见,似乎陷入了回忆,继续道:“你娘在楚家的时候,最喜欢画画,我手中有她一幅画。那一日,你娘的祭日,二夫人知道了我心里喜欢的人是她,她也是个心气傲的女子,认为我那些年对她的好都是别人的替身,一气之下,撕了那副画像,跑出了十里桃花林,竟然去了怡红楼,之后买了一个男怜。这件事情被凌氏族中几位长老知晓了,自然不能由得她败坏十大世家楚家的门风,有妇之夫踏入清倌楼,她不要名声,十大世家还要,要将她立即处死。我得知后,想保她一命,写休书令她离开,但是她不知感激,反而说凌墨不是我的骨肉,最后触怒了族中的长老,对她进行了大刑。凌墨杀了一个族中长老,含着恨意跑出楚家,楚家那时候不缺少他一个孩子,对族中长老不敬,其罪当诛,我来不及说话,长老们便对他下了追杀令。那一年,正值南梁一位藩王作乱兴兵战,他跑去了战场的沼泽地。族中派出的人眼看着他陷入了沼泽地,以为他必死无疑,于是都收了手,回来禀告族中长老,族中长老的怒气才消停。不想他福大命大,竟然被人救出来,还活着。”

    容景看着他,淡淡道:“凌世伯错了,当年去怡红楼的人不是她,而是有人易容的她。二夫人虽然当时气愤,但还不至于傻得毁了自己,她错误了你对她的好,但是她还有儿子做依仗。”

    凌家主闭了闭眼睛,“事后我也想明白了,于是派人去查。方才得知去怡红楼那个女子不是她,不过是长得像她,她其实跑去了天女峰,在天女峰的天女庙里和当年的灵慧师太诵了几日经。”

    “凌世伯既然查了,可查出什么来了?”容景问。

    凌家主凄凉一笑,“人都死了,孩子也死了,再查出来还管什么用?”

    “凌世伯其实心中清楚得很,知道是何人所为,所以后来放弃不查了。因为背后筹谋的人是一座大山,即便查了也捍卫不动,没准整个凌家会毁于一旦。”容景道。

    “你说得不错!”凌家主挑明了话,“德亲王府的小王爷,十多岁的孩子就能筹谋了一个凌家,他身后是整个德亲王府和皇室。走到哪里,身后都有皇室一等一的隐卫保护,我当年见了他就知道,他是不怕我查出来。他只不过是弄了一个相像的人去了怡红楼而已,后来的事情全部是凌氏族中的长老们做的,和他又有什么干系?要怪也只怪我,顾忌凌家的名声和对墨儿的娘爱不深,不相信他,才没保全她。令她心灰意冷死去。”

    容景淡淡一笑,“凌世伯后来心中都清楚明白。所以,在夜轻染先给了凌家一个下马威之后,他借着游历再上门,凌家只能投了他,若是不投他,凌家满门都会倾覆。”

    凌家主点点头,“胳膊总是拧不过大腿。皇上和德亲王府想要凌家,是看得起凌家。”

    “这些年凌家私下为他做了不少事情,也算是全了他的看得起。”容景道。

    凌家主闭上眼睛,沉声道:“不错!”

    容景向外看了一眼,提醒道:“天色似乎不早了!”

    凌家主睁开眼睛,对容景道:“景世子确定能保得了凌家?”

    “凌世伯若是不相信我,可以不死。”容景淡淡道:“不过凌墨若是想毁凌家的话,我不介意帮他一把。凌家即便有京城里的新皇和安王保着,但应该也没有我的手快。安王如今应该在来此地的途中了,快马加鞭的话,一个时辰就能到。但是凌家能不能在我出手前支撑住一个时辰,就不好说了。”

    凌家主看着容景,似乎要将他看透,容景闲适地站在那里,并不着急。

    半响,凌家主对他道:“你将凌墨叫来吧!我当着他的面死。我是他爹,这么多年不见,如今他既然随你来了,我总要见他一面。死也瞑目。这么些年,我是该去找她娘赔罪。”

    容景对外吩咐,“青影,去带凌墨过来。”

    “冥言,你陪着去。”凌家主对早先给容景带路的他的一名亲信吩咐。

    祠堂外二人齐齐应声。

    容景和凌家主再不说话,静静等着,祠堂静静,整个楚家静静,十里桃花林风过无声。

    似乎每一件大事情发生之前都是平静的。凌家的倒戈和天翻地覆地也如此。

    不多时,凌墨在青影和冥言的带领下进了凌家。凌家上下所有人自然都得到了他还活着在顾少卿身边八招剑法击败了坤武殿出来的凌燕的消息,对他既好奇又崇拜。凌燕是凌家新一辈的武功翘楚,能八招击败她,可见他的武功造诣远高于他们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