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先礼后兵(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蓝老家主再次一愣,看着容景,顿时失了声。他没想到容景真的承认了他是荣王府世子容景的身份,他身后的众人更没想到。人人都惊异地看着他。

    若说楚容两个字不足以信服,那么容景两个字就是活招牌。他受天下人推崇,声望凌家于皇室之上。拿出一个老弱妇孺都知道景世子,荣华冠盖倾天下,君子一诺重千钧。他从来说一不二,一言九鼎。他说的话,只要出口,不是圣旨,却比圣旨还尊贵。更不会信口雌黄,所以,他如今以容景的身份说这里不会毁,那就一定不会毁。

    蓝老家主定下神,他身后的众人也都松了一口气。

    “可是这阵法如今启动了?你说不毁,可有目的?”蓝老家主缓和了面色。暗暗想着到底是老了,从昨日的拜帖,到今日启动的十里桃花林,他和其他世家还未对他表态敌对,他这一个下马威已经让他们先输了一招。首先就输了气势。

    “因为今日十里桃花林来了贵客,我代表十里桃花林迎接一下。”容景笑了笑。

    “谁?”蓝老家主直觉不妙。

    “您的外孙,天圣安王夜天逸。”容景弹了弹十金一寸的墨云彩沉香锻,回答得漫不经心。

    蓝老家主面色一变,身子趔趄一步,被身后的人扶住,他脸色发白地道:“你……你这是要杀安王?”

    “蓝爷爷是太相信十里桃花林的阵法?还是不相信自己外孙的本事?”容景扬眉。

    蓝老家主知道夜天逸武功高强,可是十里桃花林的百年阵法是齐集当年十大世家的布阵高手合力布阵的,百年前始祖皇帝那么容易便同意十大世家隐世,这个十里桃花林的屏障阵法起了一半的作用。岂是什么人都能从里面走出来的?他看着容景,问道:“他……已经进入桃花林了?”

    “是啊,等他进入之后,这阵法才启动的,迎接安王的尊驾,阵仗自然不能小了,否则不符合安王的身份。”容景笑道。

    蓝老家主脸色一灰,看着容景含笑的脸,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身后的人更是不知道说什么。若是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个人是楚容,他们还可以与他争辩试探,可是站在他们面前的是容景,只含笑站在这里,就让他们心灰,半丝筹码也无。凌家门前数十人,忽然间静如无人。

    “若是……若是安王出了事情怎么办?”蓝老家主缓过劲来,声音也冷静了下来,看着容景直直地问,“景世子如今依然在朝中任职,身担丞相之职,如今是征南梁的军师。若是安王出了事情,景世子不怕无法交代吗?”

    容景轻笑,看着蓝老家主,“蓝爷爷,安王尊您一生外公,但还是远了。他毕竟是当初百年前的蓝家旁支女儿的皇室血脉而已,百年已过,嫡系和旁系血缘早已经淡薄。您当初准许他入蓝家,同意给被先皇满门抄斩的那一脉蓝家子孙收骨,不止看的是七皇子的身份,看的也是他的本事吧?如今你这是不相信他能出来了?”

    “我说的是假如。”蓝老家主沉声道。

    “假如安王不能活着出来,那也是他来的时机不对。十里桃花林阵法已经布置了百年,不止皇室的人知道,天下各门各派也都知晓。百年已过,阵法失了效,自动启动,伤了安王,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容景似乎丝毫不觉得自己睁着眼睛说瞎话有什么不对。

    他身后的众人听到他这样的话,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认为理所当然。

    蓝老家主刚泻下去的火气顿时冲到了头顶,怒道:“你这是欺君!”

    “我做的欺君的事情虽然没有内子做的多,但似乎也不少。”容景笑了笑,“皇上信不信不重要,只要天下人信我就够了。”

    蓝老家主心里咯噔一下,身子有些支撑不住。这样的容景,让他一把年纪的人在他面前如跳梁小丑,他即便将他的算计筹谋摆在明面上,甚至摆在他面前,明明白白地下拜帖下挑战书告诉他他的筹谋,他就是奔着一举收服他们而来,但是他们扔没有半丝阻止的办法,甚至连话语都分辨不过。他忍不住气怒,猛地咳嗽起来。

    “蓝爷爷老了!”容景轻叹一声,“我记得六年前我来到十里桃花林接替楚家主的位置时,蓝爷爷那时候还英姿勃发。如今一晃流年,外公他老人家日日酿酒,日子过得清闲,可是您还在操劳,操劳太过的人,总是容易拖垮身体。”

    蓝老家主的咳嗽不停,似乎要将胸肺咳出,心中又气又怒,但是发作不出。他也想起六年前楚家的那个老东西带着楚容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候得意的表情,他一辈子都不忘。那一日,那个少年戴着面具,但是身上的气息却盖过了十大世家年轻一辈的翘楚。十大世家那时候暗中已经有了分歧,他们不同意楚家给出的子孙流落在外,以前不知,如今找回来的说话。逼迫想要看到那个少年的真面目,那个少年只闲闲淡淡地说了一句,“十大世家里的所有人,谁能胜了他手中的剑,他就拿开面具,包括楚家的人,若是无人能胜他的话,他接楚家主的位置,以后任何人再不准过问他的私事。”,后来,十大世家年轻一辈的翘楚全部被指使上阵,最多的一人在他手下过了三招,最少的人一招都没过就败了。十大世家所有人都心服口服,以后果然再无人过问他的事。那时候他们都不解,楚家从哪里找回来这么厉害的子孙,却谁也没有想到,这样的少年天下间本来就少,除了荣王府那位连文武状元都打败的世子还能是何人?一晃这么些年,他更甚当初风采,六年前他们就败了,如今又焉能不败?

    好半响,蓝老家主才止住咳。

    容景慢悠悠的声音再度响起,“蓝爷爷可以想想,用一个微薄的血脉旁支的外姓子孙,换蓝家的百年基业可值得?再想想,天圣皇室一贯的作为,狡兔死,走狗烹。天圣皇室历代的帝王是圣主不错,但不一定是明君。夜氏的皇权靠的无非是鲜血和白骨堆积起来的。六年前的蓝家一门血案,满门抄斩,千余名蓝家子孙,毁于一旦。您难道就不痛心?当年十大世家隐世,蓝家那一个兄弟入世,忠君为国,可是他大约没想到,他百年后,他的子孙遭受了灭顶之灾。只留下了一个夜氏的子嗣,他身上有蓝家的血脉不错,但也重不过夜氏的血脉,若是有朝一日,蓝家做大,他未必不会铲除蓝家。”

    蓝老家主身子猛地倒退了数步,他身后的一众人心里齐齐地颤了颤。

    “南梁王不要的女人,蓝爷爷认为夜氏的新皇会要吗?夜氏泱泱大国,曾经南梁俯首称臣,如今小国坐大自立,他如何拉得下颜面娶她为后?即便为妃,也会受南梁王取笑。”容景话语点到为止,“蓝爷爷还是好好想想吧!”

    蓝老家主已经全无血色,容景的话足以打破他以往的认知和决断。他一心想蓝家依靠夜天逸坐大入世,这些年他也确实让蓝家占据到了十大世家第二大世家的位置,但从来没想过会有什么后果和隐患。如今被他点出,他身子不停地哆嗦了起来。

    这一处无声无息,更衬得十里桃花林狂风呼啸。

    许久,蓝老家主道:“景世子的话的确值得我老头子思量,但是若让我舍了一个外孙,一个孙女的话,还是不够分量。”话落,他看了一眼身后,又道:“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夜氏如今的新皇毕竟不同于先皇。先皇夜郎自大,而新皇游历天下七年。他的心胸比先皇开阔,甚至比夜氏的始祖皇帝开阔,未必不能容纳蓝家坐大,未必不会接纳蓝漪。”

    “他容纳是一回事儿,蓝家能否在他容纳之前保全是另外一回事了。”容景扬了扬眉,浅浅一笑,话语虽然不锋芒,但是任谁也不敢小视。

    蓝老家主忽然眯起眼睛,凌厉地道:“你这是真要血染十里桃花林,对几大世家出手了?”话落,他提醒道:“你别忘了,如今我等四大世家虽然势弱,但六大世家若想赢,也不会不受损。到时候会血染一片,白骨堆积成山,难道就是你乐见的?”

    “有些时候流血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容景目光看向十里桃花林,声音寡淡,“容景不是先祖荣王,今日天下推崇我,我是容景,明日天下人不推崇我,人人恨我,我还是容景。况且,如今我是楚容,天下争权夺利遍地都是,谁管得着楚容如何?”

    蓝老家主闻言一噎,看着他,“你这是不怕了?”

    “不怕!”容景淡淡一笑。

    “我告诉你休想!既然你想血染十里桃花林,我老头子也不是没筋骨的孬种,我也不怕了你。大不了就鱼死网破!”蓝老家主忽然被他的态度激怒了。

    容景收回视线,看向他,微微一笑,“蓝爷爷先别急着表态!我们先看看安王是否能走出十里桃花林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