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收复江山(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蓝老家主和容景一席话落,凌家门前静寂无声,十里桃花林依然狂风呼啸。

    半个时辰后,十里桃花林呼啸的风忽然停了,整个桃花林再不复早先样貌,一株株桃树成了一株株光杆,本来开得妖娆的桃花被碾成了碎末,厚厚地铺在地上。

    十里桃花林本来如屏障一般,一眼望不出去,如今能一眼望到头。

    林子正中央站了一个人,天青色锦袍,风姿秀逸,正是夜天逸。他面色一如既往,身上半丝刮痕未有,完完整整地站在那里。

    蓝老家主和他身后的众人一喜,齐齐对着夜天逸奔了过去。

    容景站着不动,见夜天逸目光向他看来,对他淡淡一笑。

    “他倒是福大命大!”风烬哼了一声,对容景挑眉,“你确定就这么让他们过去?”

    “过去又能如何?结果还不是一样。”容景笑了笑。

    风烬翻了个白眼,继续看向十里桃花林,光秃秃一片,他骂了一句,“辣手摧花!”

    容景不再理会他。

    不多时,蓝老家主和一众人等到了夜天逸面前,蓝老家主看着夜天逸,停住脚步,小心翼翼地试探问,“安王,你……没事儿吧?”

    夜天逸看了他一眼,刚要说话,忽然身子轰然向地上倒去。

    蓝老家主一惊,立即伸手扶住他,但他毕竟年岁大了,紧张之下,连武功也不堪用处,与夜天逸一起向地上倒去。幸好有跟来的人立即扶住他,才免于二人都栽到地上。

    “这……这怎么回事儿……”蓝老家主颤抖地看着夜天逸,他刚刚还如正常人一般的面色此时白如霜纸,被人扶住,生死不知。

    众人也都惊骇地看着夜天逸,这种结果他们已经预料。十大世家的十里桃花林阵法集结了百年前十大世家布阵高手布置,一旦开启,万物摧毁,更何况是人之肉体凡身?

    “快,快给他看看……”蓝老家主失了方寸,夜天逸毕竟是蓝家的支撑,他今日若是死在这里,那么他们自然不是容景的对手。

    有懂医术的人立即上前去探夜天逸鼻息,惊喜地道:“老家主,安王还活着。”

    蓝老家主忽然大笑,激动地道:“我的外孙,他自然有本事,如何扛不住这十里桃花林?活着就好,活着就好!”他一时也顾不得喜形于色在人前失态了,连忙道:“快给他把脉。看看伤在何处?”

    夜天逸外面无一丝伤痕,显然是伤在内腹了。

    那人立即给夜天逸诊脉,刚触到他脉搏,手一缩,退了回来,脸色一时间比夜天逸的脸还白。

    “怎么样?”蓝老家主看着那人,他是十大世家有名的医者,不敢说活死人,肉白骨,但是一般情况下也是药到病除,此时让他这般神色,他顿时觉得不好,笑声也停了,紧张地看着那人。

    那人又颤抖地将手放在夜天逸脉搏上,片刻后,他对上蓝老家主希意的视线,他不忍地道:“回老家主,安王……奇经八脉被诊断,勉强有一口气支撑着……大罗神仙来了,怕是也救不活。”

    蓝老家主闻言,顿时眼前一黑。大喜大悲,莫不如是。

    “就没有办法能救了?”片刻后,蓝老家主看着那人颤声询问。

    那人摇摇头,忽然,他眼睛一亮,回头看了一眼,随即又暗了下去,低声道:“若是景世子相救的话,安王也许能活命。”

    “他怎么可能救?”蓝老家主声音顿时拔高。

    那人沉默,不再说话。

    众人闻言齐齐回身看向凌家门口的容景,只见他一袭十金一寸的墨云彩沉香锻,端得是尊贵荣华,人人都觉得头顶上的天暗了暗。百年前十大世家布阵高手设置的阵法都能被他更改了布置,安王都不是他的对手,又有谁能是他的对手?他们这四大世家今日若是反抗的话,也许真的会尸横遍野,血染这十里桃花林。他既然敢杀安王,又怎么会救?也许是迎合众人的心声,明媚的天空骤然铺满了一层阴云,遮挡了阳光,众人的身上都被天色罩上了一层昏暗。不多时,一阵风吹过,吹起地上的桃花碎屑,转眼间,细雨密集而至。

    这是今年春天的第一场雨,雨半风至,风随雨来。

    细细密密的雨打在众人的脸上,蓝老家主和众人的心齐齐凉了凉。

    凌家门口,青影已经拿了一把伞遮在了容景头上,其余家主的随侍也各自拿了伞给自家的家主,细密的雨打在伞上,发出噼啪的声响,寂静中,分外清晰。

    不多时,蓝老家主和蓝家的人以及躺着还有一丝气息的夜天逸都已经被雨水淋湿了个透。冰凉的雨也不足以洗刷他们心中蒙上的灰尘。

    过了许久,容景淡淡的声音飘出伞外,“蓝爷爷,还打吗?”

    蓝老家主猛地抬头看向他,容景长身玉立站在伞下,油纸伞下一片暗影,细密的雨中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但是他可以想象出,他的脸上一定如楚容寻常一般面无表情,如容景寻常一般云淡风轻。他猛地又咳嗽起来。

    是打还是不打?

    是真的鱼死网破,破釜沉舟,还是将他和蓝家以及他身后的三大世家一起归顺他?

    是血溅三尺,血染地面上的桃花碎屑,还是背弃和夜天逸、夜轻染的约定,倒戈夜氏,归顺荣王府?

    死和归顺都不是他想的,他老了,可以死,但是他不忍举族被倾覆,无一人可活。蓝家的那一支六年前已经被夜氏的先皇灭门了,如今若是再倾覆的话,可就是连根基子孙也无了,可对得起几百年前的诸位列祖列宗?

    他当不起这个灭族之罪!

    剧烈的咳嗽声响彻在十里桃花林,似乎要连心肺都咳出,比早先在凌家门口的那一阵剧咳更甚。似乎无休止地咳嗽下去。

    给夜天逸把脉的那人忍不住从怀中掏出一颗药,递给蓝老家主。

    蓝老家主挥手拂开,强力地压住口中的血腥,对容景道:“我老头子还是那句话,你若是得到你要的,必须要拿出让我老头子保全四大世家信服的价值!若不如此,我等今日就血溅这十里桃花林,也在所不惜。大不了我泉下去找列祖列宗请罪!”

    “您可以去泉下找蓝家的列祖列宗请罪?但是苍家、伊家、华家的几位爷爷世伯们难道也和您一样的想法?”容景挑了挑眉梢,目光看向蓝老家主身后,“四大世家,每一大世家千余性命,白白牺牲,可是值得?”

    蓝老家主身后那些人闻言面色齐齐一变。他们归顺夜氏,顺服夜轻染,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为了夜皇室举族覆灭的下场。这个下场他们当不起。

    “你少挑拨离间!”蓝老家主闻言气怒地喝斥容景,“蓝漪离开时,不止带走了蓝家的武功高手,也带走了其余三大世家的武功高手,苍亭更是为天圣新皇效力于天圣西南的泥沼林。四大世家已经同气连枝。岂是你一句值不值能言说的?”话落,他回头看向众人,“你们站出来说说,我们四大世家若是倒戈了,外面那些人会有何下场?留下的子孙里面有几个扶起个的?让他们六大世家以后压制,骑在头上,与其窝窝囊囊地或者,是不是到不如都死了?”

    他身后的众人无人说话,也觉得蓝老家主说得有理。他们归顺了容景,新皇如何会放过四大世家在外的子孙?蓝漪、苍亭、华舒等人都得死。他们能苟活下来,又岂会不被六大世家骑在头上?再不得翻身?他们本来都是世家名门,都有世家筋骨,百年前一起起步,后世子孙若是差了那六大世家许多的话,他们还有何颜面活着?生不如死。

    “蓝爷爷此言差矣!”容景轻轻一叹,“十大世家本来百年前同气连枝,后来渐生分歧,各自生疏也各谋算计了,如今只不过恢复百年前。十大世家合为一家而已。又何谈折了四大世家的筋骨,骑在头上之说?”

    “无论你说什么?我总之不信你!要么你就放马过来,将我老头子先杀了,不过是你出手轻轻一下的事儿,反正我老头子也没抵抗你的能力?要么你就给我们这四大世家一个保证。”蓝老家主看着容景,一口咬定要他拿出值得信服的价值。

    因为蓝家毕竟不是凌家,背弃夜氏新皇的代价太大,大到他们承受不起,若是他收服了他们不管的话,蓝家和四大世家牵涉新皇的事情太深,他们恐怕反噬,到时候不死在他手里,也是死在新皇的暗龙隐卫下。那又有何区别?还会被安上一个乱臣贼子的罪名。

    “刀都架到了脖子上了,还准你有谈条件的筹谋?相信就爬过来,不相信就自杀吧!”风烬懒得再看蓝老家主一副打着忠心夜氏的幌子却满腹算计的强硬,不耐烦地吼了一句。

    蓝老家主顿时大怒,“风家娃子!你才长了几根毛,就胳膊硬了不将我看在眼里?我为了保住祖宗留下的举族血脉,有什么不对?你当我蓝家是你风家?风家去年若不是死了你哥哥,也轮不到你站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