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十里归(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楚家的人早已经知道家主收服了蓝家等四大世家,纷纷收拾好了厅堂,请一众人进入。众人进入楚家的会客厅,将大厅当成了中军帐,开始商讨整合十大世家人才,安排下一步动作。

    这是十大世家既百年隐世前和荣王秘密商讨隐世谋略之后,第一次又聚集在一起,万众一心筹谋将来之路。

    一番商谈之后,以蓝老家主为首新归顺的一众人对容景心服口服,话语更见恭敬。唯他之命是从。

    一直商讨到深夜,基本事情已经妥当,以蓝老家主打头,出了楚家。

    一众人离开后,容景立即对青影吩咐,“即刻启程!”

    青影知道世子早就急了,但他还是提醒他忘记的事情,“世子,安王如何处理?”

    容景挑眉,“他如今还活着?”

    “活着!但是若世子您不救的话,不出明日,就会……”青影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容景皱了皱眉,抿起唇沉默片刻,忽然烦躁地摆摆手,“让他死了得了。”话落,抬步向外走去,准备离开。

    青影立即跟在他身后。

    容景走到楚家门口,忽然停住脚步,恼道:“若是真让他死了,那个女人知道的话,怕是会落泪。”话落,他问青影,“她会哭吧?”

    青影不想点头,但还是诚实地道:“世子妃会哭,夜天倾曾经让他厌恶,但他真死了,她心里很难受,也流了泪了,更何况是夜天逸?”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怒道:“那个女人,心里就那么大,怎么就能装了这么些人?”

    青影很少见世子恼怒,可见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去找人了,若是世子妃安然地在凤凰关总兵府待着还好,他除了想念,也可以安心,但是如今她偏偏不再凤凰关,而且还是被上官茗玥带走,连玉太子都怕的人,更何况还是那么一个张扬无忌的人,如何能让人放心?他轻声道:“要不就别管安王了,就说他是没活出十里桃花林,死了世子妃虽然会哭,但也知道您为了收服十大世家归一的辛苦,也能体谅的。她虽然心里惦记很多人,但是爱的是您,若是别人要杀您,她会毫不犹豫地举剑杀了别人,安王也不行。”

    容景闻言心里舒服了些,嘴角微微勾起,须臾,又收回,摆摆手,“算了!让他这么死了太便宜他了。死了他用处不大,活着他威胁夜轻染,也许用处更大。”话落,他似乎为自己找到了理由,转身走了回去。

    青影跟在容景身后,知道世子虽然这样说,但其实还是为了景世子妃。景世子妃和安王虽然一刀两断,情分没了,但应该也不希望他死。若他死了,她难受是一定的。

    这一日,楚家一处院落内,灯火未歇。

    第二日清早,蓝老家主又急匆匆地跑到楚家,见到容景从一间房间内出来,一身疲惫,他愣了愣,问道:“后主,您一夜未睡?”

    容景“嗯”了一声,伸手揉着额头问,“蓝爷爷这么早来,是否蓝漪不回来?”

    蓝老家主闻言立即点头,又忧心又无奈地道:“那孩子自小就是刚强的,认准的事情很难让她回头。我派的人去了凤凰关,将口信传给她了,她说不回来,自此她脱离蓝家,再不是蓝家的人,愿意为新皇尽忠,死而后已。”

    容景笑了笑,“既然她心意已决,蓝爷爷就不必理会了!”

    “可是十大世家归一了,蓝家倒戈了新皇,蓝漪即便再忠心,新皇会宽待她吗?”蓝老家主不确定地问。蓝漪毕竟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越过了他的儿子,直接选了孙女做家主,他从心里不希望她执迷不悟。

    “夜轻染若没有这个容人之量,他便也不配有人忠心相随了。”容景笑了笑。

    蓝老家主闻言松了口气。

    容景抬步向外走去,温声道:“我会立即启程离开,十里桃花林的事情交给风烬。蓝爷爷有什么事请都与风烬相商吧!”

    蓝老家主一惊,“您这就要离开?”

    容景点点头,“内子被上官茗玥带走了,我不放心。”

    “景世子妃被上官茗玥带走,难道不是您……授意的?”蓝老家主更是惊异,见容景只顾前走不答话,他觉得自己问得多了,连忙道:“您看起来状态不是很好,休息一下再启程吧!”

    容景摇摇头,不答他的话,径自道:“风烬虽然嘴毒,但是针对外人,若是自己人,他都会护着。蓝爷爷不必将昨日他气你之事放在心上。”

    蓝老家主点头,“那个小兔崽子,我知道他的脾性,他从回到风家做了家主后,一直针对蓝家,和我过招数次,我没一次赢了他。您放心吧!我老头子承认自己老了,不中用了,都听他的。”

    容景点点头,不再多说。

    二人走到楚家门口,华家主和苍家主急急赶来,见到容景疲惫的神态也是一愣。

    蓝老家主想起跟随在蓝漪身边的华舒和凌燕,对二人道:“蓝漪不回来,凌燕也和蓝漪一样,不回凌家了。华舒到是弃了副将之职要回来,本来以为蓝漪通透,但是如今看来,真不如华舒这小丫头通透。”

    “蓝漪是因为南梁皇,毕竟后主和南梁皇有交情,凌燕是八招输给了凌墨,无言回凌家。二人不想回来,都有因由。咱们世家的女子骨子里都有筋骨。”华家主看了容景一眼,见他除了有些疲惫外,神色平静,他继续道:“华舒相比二人来说,没有负担,便心思开阔放弃副将之职要回来。但是凤凰关被蓝漪控制住了,任何人都不准离开,她只能去了总兵府。总兵府庇护了被她带出的几人,其余的人都被蓝漪收买,愿意跟随在她身边。”话落,他见蓝老家主脸色不好,他叹了口气道:“蓝漪毕竟是蓝家的家主,掌管蓝家几年,她有自己的根基和收买的人也不奇怪。”

    蓝老家主叹了口气,摆摆手,“罢了,不管她了!她已经自逐出蓝家,便也不是蓝家的人了。路是她自己选的,以后她如何,都是她的选择,怪不得别人。”

    花家主点点头,暗暗想着幸好华舒争气,懂得进退。

    “后主,我想向您请旨,我不放心亭儿,昨夜思来想去,不如亲自跑一趟西南泥沼林去劝他回来。万一他与蓝漪一般……这实在不是我所愿啊。”苍家主连忙说出急急而来的目的,迫切地看着容景,恐怕他开口说不。

    容景微笑地看了苍家主一眼,笑道:“苍亭应该不会如蓝漪一般!”

    苍家主一怔,紧张地道:“他的所作所为比蓝漪要涉及的深,而且从入京后,就与您和景世子妃作对,我怕……他毕竟是苍家花费大心力培养的子孙,昨日我觉得他该顾念家族回来,后来想着凡事都会有变动,这些年那小子心思深,不易被人看透,我怕他也如蓝漪一般钻进死胡同出不来,毕竟新皇对他很是重用……”

    “是啊,苍亭那小子这些年不知道在想什么,做出的事情都不能按常理来论。”蓝老家主觉得若是苍亭也如蓝漪一般,甚为可惜。他们家族归顺,他若是不回来,便是真正归顺夜氏,将来总会兵戎相见。这是他们老一辈的人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他若是有心回归,倒戈夜氏的话,自然会回来。西南也有我们的人。夜轻暖对他发难,凭借他的本事也能庇护自己,他若无心,即便苍世伯去了也无用。”容景道。

    苍家主被点醒,点点头,叹了口气,“后主说得对,看他的造化吧!”

    容景见他放弃去西南的心思,又吩咐了几句,苍家主和花家主知道他要离开,看着他疲惫的脸张了张嘴,终是没劝说。与蓝老家主一起目送他出了十里桃花林。

    他的身影看不见之后,苍家主低声叹道:“到底是慕容氏的后人,荣王的后人。让我等相信,只要有他在,十大世家百年繁华,亦不为过。”

    蓝老家主摆摆手,往回走,“还说什么百年繁华不繁华的事情,我们现在对后主忠心就是了,不求繁华,只求这兵乱之下,新皇和后主交锋,能保住十大世家吧!毕竟新皇也不是好相与的。我们既然做了选择,就再无退路。成择百年甚至千年根基,败得十族倾覆。”

    苍家主和华家主点点头。他们目前的事情只是整合十大世家,招回入世的世家子弟,剩下的就是准备,等待后主分派调遣。

    容景和青影轻装简行,很快就出了十里桃花林。

    走了一段路,青影见容景依然向凤凰关走去,忍不住问,“世子,世子妃不再凤凰关了吧?您不是要去找她吗?怎么还走凤凰关?”

    “凤凰关住着玉太子,先与他会面再说。若是这个世界上论谁最了解上官茗玥,恐怕就是他了。”容景声音有些磨牙。

    青影不再说话,心里想着,世子恐怕不止是找玉太子了解上官茗玥,也找他算账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