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先发制人(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二人一路无话,三个时辰后回到了凤凰关。

    凤凰关被蓝漪带着人看守得固若金汤,四城门紧闭,行人禁止放行。因是两军交战,她的举动也未曾得到城内人的反对。

    容景淡淡扫了一眼紧闭的城门,飞身而入。青影跟在他身后,二人如两抹云烟,顷刻间入了城。并不停留,径直前往总兵府。

    总兵府不同于凤凰关城内各处弥散着紧张的气息,而是有琴声飘出,清雅悠扬。

    容景来到总兵府门口,守门的人见他回来,顿时大喜,连忙恭敬地请他进入。他进入后,淡淡扫了一眼总兵府内的情形,如他离开时一般,主院那一片海棠花已经全部盛开,分外娇艳,他向那株海棠树下看了一眼,只见一把空空的贵妃椅静静躺在那里,他眸光一暗,径直走入琴声飘出的房间。

    房门并没有关,珠帘静静地垂着。

    “公子,您回来了!”墨菊见到容景回来,从暗处现身,对他嘻嘻一笑,问道:“您找回主母来了没?”话落,眼睛向他身后搜寻。

    容景抬脚踹了他一脚,墨菊没想到容景见到他就发难,顿时苦下脸,主母踹他敢躲,公子踹他可就不敢躲了,他着着实实地挨了一脚,被踹出了老远,他捂着退,见容景看也不看他一眼向屋中走去,他小声嘟囔,“就算您没找回来,也不能拿属下出气啊……”

    “活该!你自找的。”墨岚在暗中鄙夷地骂了他一句。公子回来谁都看出他脸色不好,疲惫不看,略显急促,只有他这个笨蛋出现找挨揍。

    “你懂什么?我是在公子脚下训练一下筋骨。”墨菊拍拍腿站起来,“我的筋骨硬气着呢,能挨得住公子一脚,你们能吗?”

    墨岚鄙夷,“有本事你怎么不将护膝和绑着的那块牛皮扯下来让公子踹?”

    墨菊闻言细细一笑,撸开裤腿,伸手扯下绑着的牛皮,对墨岚道:“公子估计会对我算账,但是他目前正急着找玉太子算账,我的账是小菜一碟。若不赶紧凑上去让他胡乱地对我小踹一脚的话,难道等着他找玉太子算完帐后想起我暴揍吗?我又不是傻子。”

    墨岚翻白眼,对他小聪明算计的行为不耻。

    墨菊却高兴地舞者手中的牛皮,得意地道:“公子已经罚过我了,就不会再罚了,这是墨阁的规矩。”话落,他神秘兮兮地道:“不知道上官茗玥将主母带去了哪里,我真是期待咱们公子和他过招啊。不知道是不是惊天地泣鬼神。”

    墨岚实在看不过他幸灾乐祸的模样,抬脚踹他。

    墨菊立即泥鳅似地躲过,二人一静一闹地隐到了暗处。

    房门的珠帘静静地垂着,院中半丝风丝也没有,屋中窗前的琴案前,坐了一袭锦衣华袍弹琴的玉子书,透过珠帘,他看起来高雅尊贵,分外悠闲。

    容景眸中黑色一闪,伸手挑开珠帘,进了房间。

    琴声并没有因为他的进入而凌乱,依然我自悠扬。

    珠帘发出噼里啪啦清脆的响声,不但不令优美的琴声失去美感,反而似乎为它注入了一股清泉,更衬托得琴声出尘,令人心神舒缓。

    但是即便如此令人心神舒缓的琴声,也不能卸去容景心里的急迫。他径直来到玉子书身后,看着他,玉子书头也不回,仿佛不知道进来人。他蹙了蹙眉,忽然对玉子书出手。

    玉子书一手弹琴,一手瞬间拦住容景,不回头,声音无奈地道:“何不听完一曲再说?听完后,你想知道上官茗玥的什么,我都告诉你。”

    容景挑了挑眉,慢慢放下手,转身坐在了玉子书旁边的椅子上。

    玉子书似乎笑了笑,继续弹着手中进行了一半的曲子。

    容景忍住急不可耐,虽然这琴音舒缓,有安神作用,但是对他来说却无用。他只想知道上官茗玥会将云浅月带去了哪里,是东海,还是在天圣。一直以来,对所有人事,他都把握得分外透彻,但独独没想到被他引来了个上官茗玥,他见过上官茗玥一次,也是十一年前他接收墨阁的时候,旦也就是一面,那时候他带着面具,他也带着面具,他不知道他叫上官茗玥,他不知道他叫容景,两个年岁相仿的人对看许久,都一言不发,直到看了一日后,还是上官茗玥先开口说,“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看到你我忍不住揍你。”

    “彼此彼此!”他那时候是那样反驳。

    第一面,彼此间留下了不太美好的印象。机缘于什么,只能说有的人生来就天生不对卯。容景即便对夜轻染,夜天逸,也不曾有过这种天生不对卯的感觉,唯独上官茗玥。

    墨阁起源于东海,尊主和阁主分属墨阁最高权职,虽然阁主职位更高,能统领整个墨阁,但是尊主身份更尊贵,若不是墨阁发生轰天震地的大事儿,轰天震地的大事儿指的是墨阁危难倾覆毁灭,一般尊主是不过问墨阁中事儿,历代尊主都神秘,但在墨阁却有着不属于阁主的权威。他那一日想着墨阁在他手中覆灭完全是说笑,他和上官茗玥也就是一面之缘。并没往心里去。

    那个少年高傲张扬不可一世地看了他一眼,似乎看出他心中所想,不屑地道:“那可不一定,没准有朝一日我们看上了一个女人,斗得你死我活呢!”

    容景轻哼了一声,那时候他已经认定了云浅月,不觉得那个一无是处的女人会有谁和他抢。

    “原来你有喜欢的人了?谁?”上官茗玥凑近容景询问。

    容景转身就走,语气闲散而漫不经心,“我看上山下一家农家院子里的一头猪了,难道你也去喜欢?”

    上官茗玥大怒,“我现在就去将那头猪杀了!”

    “幼稚!”容景不屑一顾,再不理会他,下了当时会晤的天云山。

    上官茗玥气得跳脚,片刻后,忽然一脚踢起一块石头对着容景砸了去,容景施展功力躲开,但手腕还是被十尖划了一道口子,血顿时流了出来。上官茗玥叉着腰大笑,“果然是笨蛋,连小爷的随脚踢的一块石头都躲不开。”话落,他扬长而去,“我与笨蛋计较什么!期待有朝一日墨阁在你手中毁了,小爷我好赶来救你。”

    容景眸光涌上恼怒,翻滚的黑云看着上官茗玥嚣张地走远,那一刻,他竟然觉得他嚣张的样子像极了云王府那个小丫头,本来攥在手中的一根针到底没出手,之后也离开了那里。

    一别十一年,没想到他真的来抢他的女人!

    琴声何时落幕,容景并不知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正见玉子书端了一杯茶站在他面前,玉颜含笑,声音温润,“几日未曾睡觉了?”

    容景想着从离开这里回到十里桃花林,他一直未曾好眠,瞥了玉子书一眼,不接他手中的茶,对他道:“说吧!”

    “你想听什么?”玉子书将茶杯强硬地塞进他手里。

    “什么都听,只要是关于上官茗玥的。”容景道。

    玉子书了然,对他一笑,缓缓坐下身,“我其实对他也知之甚少,你应该知道,我五岁那年,各地藩王进京为父皇贺寿,老王叔胡闹找乐,将我扮作了女子,被他抱住不松手,之后知道我喜欢女人,昏了过去,之后他就再未踏足东海京城盛都。”

    “你觉得上官茗玥能是一个因为你说你喜欢女子就晕过去的人吗?”容景挑眉。

    “他自然不是!”玉子书笑笑,“依现在看来,他怕是早就看出我是男子做了女子装扮,故意找个笑柄。”话落,他想了想,有颇为有意思地道:“或许他是不想留在东海盛都,找个离开的理由。再也没有什么理由比惹上我更冠冕堂皇的。”

    容景眯起眼睛,“那时候东海王想要留下他?为何?要他做人质?”

    玉子书摇摇头,“燕王府在东海是个特殊的存在,每一代都要有一位子嗣入朝参政,他是燕王府嫡子,自然是不二人选。燕王府的子嗣每一代只入朝一人,一代接替一代。有的位极人臣,辅政丞相,有的做了帝师,站在最顶峰。而他本来是父皇有意培养的帝师,可是不想出了那等事情,自然不留他了。况且我五岁之前一直不会说话,因他而说了话,父皇注意力都在我身上,又念他年岁小,若是留下来,怕是因为我出什么乱子,便与燕王商议,作罢放他回了雍州,几年后再令他进京。”

    容景点点头,眸光若有所思。

    玉子书继续道:“后来他随燕王回了封地之后,听说便闹着要出家,燕王很是无可奈何了一阵子,天天派人看着他,可是还是看不住,他当真跑去了东海的九仙山论佛道,燕王追去九仙山,连他的人都没见着,听说他和九仙山的一位师祖一同闭关了,每次那师祖只一人闭关,这次带上了他,没有一年不出来,燕王无奈,只能悻悻而归。后来一年后等到师祖出关的日子,燕王早早就去等候,可是只等到那师祖出关,而他据说自己离开了,不知道去了哪里,燕王大怒,吩咐人寻找,燕王的能力竟然找不到他,他隐瞒了一年,再不敢不对父皇禀报,便写奏折上报了父皇,大骂不肖子孙,让父皇不要再在他身上费力了,燕王府又不止他一人,另外择选一个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