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先发制人(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容景静静听着。

    “父皇宽厚,又觉得他本来就有意培养帝师,他去论道没什么不好,况且九仙山那位师祖从来连皇室的面子都不买,却带着他闭关一年,证明他有慧根,那位可是得道高僧。他劝燕王想开,并嘱咐他既然他想论道云游,就由了他吧!燕王本来就无奈,闻言也只能如此。”玉子书继续道:“所以,燕王和父皇达成了一致意见,燕王在府中找了一个人假扮他,作假日日看着他,以防他出家,制造言论,暗中却是在查找他的下落。可是一直无果。”

    容景挑了挑眉。

    “一直五年前,燕王都没找到他,气怒之下放出燕王妃大病遍寻名医的消息,才将他从外面招了回来。他跑回燕王府后,见燕王妃好好地坐在暖阁等着他,才知道上当,刚要逃,燕王已经带了两万人马将燕王府包围起来了。他若敢离开,他就命人放箭,杀了他,再和燕王妃自杀。才将他镇住。”玉子书说到这里,好笑地道:“对付自己的儿子要动用两万人马围困燕王府,也只有他将燕王叔逼急了才做得出来。当年人人都以为父皇要铲除燕王府,才兵马围困的,百姓们都吓了个够呛,齐齐上表万民书为燕王求情。父皇收到万民书后,哭笑不得。”

    容景听得有些不耐,他其实最不想听的就是他的事情,但为了抢回女人,只能忍着。

    玉子书笑看了容景一眼,“经此一事,父皇更是坚定了让他做帝师的想法,密折给燕王叔,务必留下他。燕王叔和他在燕王叔对持了三天,他不松口,最后还是逼急了燕王妃,燕王妃本来就是个柔弱的女人,哭成了泪人一般,才让他软了心,但没答应留下来,只答应每年会回来一次。燕王叔自然不干,说他必须进京,二人各执一词,态度强硬,最后还是燕王妃舍不得父子相斗,做了中和,给他五年的时间,五年后,他必须进京辅政,五年之间,每一年在春年要回去一次,只要那日他不回来,她就哭死。这才让父子两人各退一步。之后五年,他果然每一年回燕王府一次,但也就待几日而已。”

    容景扬眉,“今年难道已经是第五年?”

    玉子书苦笑,“正是!”

    容景恍然,似乎明白了,“他不想入朝,不想进京,从小便逃开燕王府,以便要逃开东海的朝局?”

    玉子书点头,“应该是此理。”

    “所以,他没了选择,才追着你不放,若是他喜欢上了东海的太子,以男儿之身,自然不适合再入朝或者在朝中做帝师。东海民风虽然开放,男风盛行,但是皇室可没有这个先例。更何况你不能娶一位男子为太子妃。”容景道。

    玉子书点点头,有些头疼地道:“是这样!我虽然明知道,但也无可奈何。父皇春年之后见到了他,心下甚喜,当即就要封帝师,若不是他突然抱住我,那一日……场面混乱,群臣皆惊,让父皇也惊得住了口,他如今已然是东海的帝师了。”

    容景闻言忽地一笑,“那就不必让他做帝师了,达成他的心愿,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玉子书第一次从容景口中听到滚字,他不由失笑,看来是将他气急了。他道:“不是我不想,而是父皇已经下旨,帝师舍他其谁。只要他一日不做帝师,帝师之位一日空悬。哪怕是……让我娶了他。”

    容景眼角一抽,半响无语,之后才冷静地道:“东海王果然非常人能及。”

    玉子书叹了口气,“实在是燕王府三个字让父皇不得不留下他。况且他确实有才华。”

    容景眸光眯了眯,“燕王府……燕……有什么寓意?”

    “你应该知道,他会灵术,并且极高。”他看了容景一眼,“我对燕王府的来历也知之不多,只知道千年前云族分为三脉,一脉是东海燕王府,一脉是天圣云王府,一脉是……墨阁!”

    容景眸光跳跃了一下,“这么说她与他分属同宗了?”

    玉子书顿时失笑,看着容景,提醒道:“同宗也是千年前了,血缘之说,早淡薄得没影了。”话落,他看着容景道:“你都能娶了她,他有如何不能抢?”

    容景面色顿时一黑。

    “我能知道的就这么多了!若是能对付得了他,我也不至于跑来天圣。”玉子书觉得他这一辈子的脸面都丢在了这,还要靠云儿救,叹可口气,但扫见容景的脸色,他又觉得好笑,最该着急的不是他,而是容景不是吗?看他如今终于失去了一贯的闲雅,他不由得微微笑了起来,对他提醒道:“那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只有你想不到的地方,没有他不敢去的地方。”

    容景放下茶杯,对玉子书语出惊人,“你娶了他不就完了。”

    玉子书一呆。

    容景起身站起来,对玉子书道:“你跟我去找他,之后带着他赶紧滚,以后最好再别踏入天圣。”话落,向外走去。

    玉子书不敢置信地看着容景,“你……你让我……娶他?”娶一个男人?他也敢说!

    “反正东海王也没有意见,你娶了他之后,可以再找一个喜欢的女子娶了。你是太子,将来登基,后宫三千粉黛,何愁一个男人?”容景头也不回地道。

    玉子书眼角一抽,立即道:“你将来也是要登临高峰吧?为何你不后宫三千?”

    “我有云浅月,你没有。”容景打击人丝毫不留余地。

    玉子书被气笑了,看着他理所当然的背影,声音似乎从牙缝中挤出,“我忽然觉得让上官茗玥抢了云儿也没什么不好。这样的话,你也没有了。”

    容景猛地回头,看着玉子书,语气清凉,“玉太子,你是跟我走,还是我绑了你去找他?你选一个!别怪我没提醒你,选不好,别怪我。”

    这是要对他出手了!玉子书笑看着他,“云儿不在你就欺负我吗?”

    “一个上官茗玥都能欺负你,不差一个我。”容景道。

    玉子书忽然坐了下来,慢悠悠地嘬了一口茶,对容景道:“我哪个也不选。云儿爱护我,要帮我,我为何还要跑去自己受虐?本太子不喜欢男人,以后会不会喜欢别的女子不知道。总之目前为止,也就喜欢云儿一人。”

    容景眼皮跳了跳,“你是等着我出手了?”

    “景世子不必客气!”玉子书对容景别有深意地笑了一下,“不过你确定你出手就能成功吗?世界上毕竟只一个上官茗玥。除了他,本太子似乎还不怕别人。”

    “玉太子确定自己的武功能胜得过我?”容景眯起眼睛。

    玉子书摇摇头,“大约胜不过,但是……”他笑容绽开,“配合上别的手段,就不一定了。”话落,他看向容景的腹部,“景世子难道没觉得胃里有什么不舒服吗?”

    容景一怔,忽然发现自己提不起功力了,他看向玉子书,忽然怒道:“你对我下了化功散?你要做什么?”

    玉子书见容景真怒了,叹了口气,对他道:“除了散功散,还有神仙睡。这两者是我抹在琴弦上,用内力震到空气中,专门给你用的。”话落,见容景第一次有些狂躁想杀人的目光,他轻咳了一声,“我没别的意思,就是看你太累了,想要你休息一下。反正上官茗玥已经带走云儿两日了,该发生什么,早发生什么了……”

    他话音未落,容景忽然一把剑对着他扔来。虽然他失去内力,但是还是较一般高手的身手快,那把冰魄快如闪电,直直刺向玉子书眉心。

    玉子书轻松地伸手接住,对容景一笑,“你伤不了我,还是别白费力气了。暗理说你这样的人,该不会中我的暗算才是,但是你心念云儿,心思狂躁急迫,已经急不可耐,才没闻到这屋里空气中细微的异样的散功散和神仙睡的气息。你想想,你这个状态去找人的话,如何能不吃亏?”

    容景对他沉下脸,怒道:“我自由主张!不是你的女人,你自然不急。”

    玉子书放下手中的剑,对他道:“不是我的女人,我也急的。”

    容景眸光黑云翻滚,对他道:“解药!否则别怪我不顾念她现在就要你好看。”

    玉子书呵呵一笑,起身站起来,走到容景面前,对他道:“你这个样子实在难看。还是先睡上一觉再说吧!免得你出现在云儿面前,让她见了难受,为你心疼。她心疼,我最看不过去,所以……”他后面的话没说出,挥手去点容景的睡穴,容景没了功力,自然躲不过他的身手,恼恨地闭上眼睛,向地上倒去。

    玉子书伸手接住他,将他放在了床上,须臾,他坐在床边苦笑,“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容景,看来这里不能待了。”话落,他起身站起来,向外走去,来到门口,见青影如木头一般地站在门口,显然屋中发生的事情他知道,但没阻止,他笑了笑,“你家世子太累了,让他休息一番,上官茗玥不会伤害云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