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强盗赐婚(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是!”跪在地上的人齐齐应声。

    云浅月瞬间拦在夜轻染面前,盯着他看了片刻,见他一脸冷漠,再寻不到任何昔日的影子,她心里一灰,勉强镇定地道:“让我离开。”

    “离开?”夜轻染勾了勾唇,没有半丝笑意,冷漠地道:“不行!”

    “你就不相信我死也能冲出去一条路吗?”云浅月看着他。

    “那你就死着冲出去。”夜轻染不以为意。

    云浅月忽然对他出手,她奈何不了外面布置的数千弓箭手,但是如何能奈何不了他?今日说什么也不能留在这里,她要去找上官茗玥,问他为何将她带来了这里,难道这就是他绑了她的目的?他和夜轻染私下里有什么协议?

    她的武功比十日前高了不止一倍,她早就发现了,但是和夜轻染过上招,才知道有多高。夜轻染根本就抵抗不了她的武功,节节后退。夜轻染金冠被云浅月打下,“砰”地一声砸到了地上。

    云浅月毫不客气,趁着他躲避不开,迎面就是一掌。

    夜轻染面色微微变了一下,似乎也没想到云浅月短短时间竟然有如此功力,他也不躲闪了,抿着唇看着她。

    云浅月拿定主意,今日必须要出去,于是一掌砍向夜轻染的肩。

    千钧一发之际,一缕清风拂来,轻轻拂开了云浅月的手,明明很轻盈,却是有着排山倒海之力,迫使得云浅月退了数步。一抹艳华的身影飘身而落,风姿如月,俊美俊伦,正是上官茗玥。

    轻袍缓带,衣袂轻扬,细雨中,一枝独秀。

    他落地后,看着云浅月冰寒的脸色,走近她一步,揽住她的腰,“刚刚醒来就发脾气?怎么这么不可爱。”

    云浅月狠狠地撞了一下他的腰,上官茗玥“嘶”地一声,一口凉气还没吐出,云浅月顿时一手死死地抱住他,一手对他拳打脚踢。

    上官茗玥挨了好几拳,才勉强制止住云浅月,手被钳制住,她猛地踩向他的脚。上官茗玥躲躲闪闪,却还是被她踩了好几下,她撒泼耍辣的劲头上来,一句话也不说,只恨不得打死他。

    上官茗玥最后被逼无奈,从她袖中抽出红颜锦,将她腿脚困住,她才死死地瞪着他,不再打了。

    上官茗玥一身狼狈,刚刚好好的锦衣华裳,风流公子的模样,转眼间便一团糟,他看了一眼自己,嘴角抽了抽,须臾,弹了弹锦袍的褶皱,锦袍在他一弹之下轻轻地舒展开,他又弹了弹脚,见脚上没灰尘,这才看到云浅月是光着脚的,他蹙了蹙眉,对她埋怨不赞同地道:“不知道女人的玉足是不能轻易外露的吗?怎么不穿鞋?”

    云浅月恼恨地瞪着他,若是眼神能杀人,他早死了一百次了。

    上官茗玥叹了口气,上前一步,将她拦腰抱起,她被红颜锦绑着,僵硬地躺在怀里,他看了一眼她恼怒的脸,笑道:“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吗?我不是在这里吗?又没有将你扔下不管?”话落,他似乎才想起夜轻染,回转身子,看着夜轻染比他狼狈数倍的模样笑道:“这只小野猫就是爪子厉害,给皇上添麻烦了!以后我会好好看着她。不让她再伤了你。”

    夜轻染面无表情地道:“帝师言而有信就好!”

    夜轻染的这句话别有深意。

    云浅月想着,果然他和上官茗玥达成了什么协议,否则他早先明明说好要带他去东海的,却来到天圣皇宫当了帝师,她心中的怒气怎么也压不下来,浮躁得恨不得劈了上官茗玥。

    “自然!”上官茗玥勾唇一笑,对夜轻染扬眉,话落,抱着云浅月走进帝寝殿。

    本来是夜轻染的帝寝殿,他堂而皇之地走入,如他家一样。

    夜轻染看着他走入,眸光深黑,片刻后,一挥手,对跪在地上的宫女太监们吩咐,“将这里收拾干净了。帝师和浅月小姐有什么要求,尽管满足。”

    “是,皇上!”跪在地上的人齐齐应声。

    进入帝寝殿,上官茗玥将云浅月放在床上,并没有解开绑着她的红颜锦。

    云浅月恼怒地瞪着他,声音似乎从牙缝里挤出,“你最好给我一个待在这里的理由,否则,除非你杀了我,我一旦能自由,就能将你挫骨扬灰。”

    上官茗玥坐在床沿,闻言呵呵一笑,“好妹妹,学舌学得可真快。如今才短短十日,你就学到会用挫骨扬灰这招了。”

    云浅月眼睛一眨不眨,死死地盯着他。

    上官茗玥一叹,“不是我不带你回东海,而是回不去啊!”

    云浅月不说话,等着他解释。

    上官茗玥摸摸下巴,十分无奈地道:“太子殿下将东海入关口调遣了三十万兵马给封锁了,你想想,一旦看到我入关,会如何?”话落,他十分伤心地道:“他定然是从我手中抢了你。而我嘛,估计要用乱箭射死。”

    云浅月想着子书还算有些良心,知道封死了东海的入口救她,也不枉费她为了救他深入虎穴。她心中的气怒消散了些,怒道:“那你就来这里?”

    “不来这里也不行啊!”上官茗玥无辜地看着她,“都怪二皇子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我当时带了你离开,他追在屁股后面,遇到谁不好?偏偏遇到了天圣微服出访的皇上。皇上令人在兰城设伏了十万兵马拦我。我绕到深山里,还是没绕出去,宁可做最尊贵的贵客,也不能做阶下囚不是?所以,只能带着你来这里了。”

    云浅月眯起眼睛,“你说玉子夕遇到了夜轻染?告诉了他你将我带走?让他帮忙?”

    上官茗玥摇摇头,“到不是他出卖我,据说是他累了跑不动追不上我了之后大骂了我一通,无意中将我的行踪骂出来了。于是,便宜了守株待兔的人。”

    云浅月暗骂一声玉子夕果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若不是他,上官茗玥带着他一路去东海,定然能被子书想办法截住,也不至于被夜轻染弄到这里。早知道就应该让他被一群怜人侍候,不该救他,她磨了磨牙,问道:“那玉子夕死哪里去了?”

    “哦,听说被那个笨蛋抓住了,估计又被送去怡红楼了吧!”上官茗玥漫不经心地道。

    云浅月想着活该,容景抓住他如何能饶得了他?她对上官茗玥恼怒地道:“你不是本事吗?不是天下无敌吗?不是横着走都没问题吗?怎么处处受制于人?”

    上官茗玥眨眨眼睛,高兴地道:“原来我在妹妹心里如此厉害吗?”

    云浅月狠狠地挖着他。

    “哎,我是厉害得天下无敌啊!可是佛祖有云,上天有好生之德,以不杀生为己任。你哥哥我菩萨心肠,受佛祖感化,爱民如子,草木万物都有灵性,更何况是众生蝼蚁,为了不杀生,不伤人,不伤民,不伤兵,所以,只能受制于人了。”上官茗玥摇头叹气,一副大慈大悲样。

    “少给我装!”云浅月看着他的模样就恶,怒道:“给我解开捆绑。”

    “你不打我,我就给你解开。”上官茗玥道。

    “我打得过你吗?”云浅月瞪着他。

    “你的泼辣劲上来,也难以保证。更何况你喝了我的神仙醉,功力长了三倍,又得了机缘,灵术也提高了。”上官茗玥懒洋洋地道。

    云浅月心思一动,看着他,“你说我功力大增,是因为那壶酒?”

    上官茗玥用一副“你说呢”的表情看着她,“你以为我的酒是谁都给喝的吗?”

    云浅月想着那酒的确很好喝,但她也不会谢他,问道:“那机缘呢?什么机缘?”

    “天机不可泄露。”上官茗玥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云浅月也懒得再问,只要是她身体得了好处就行,她冷静下来,“快给你我解开。”

    “不打我?”上官茗玥不放心地问。

    “不打!”云浅月撇开脸,长了功力管什么,打也打不过他。

    上官茗玥见她答应,痛快地给她解开了红颜锦,之后将红颜锦拿在手中,掂量了一下道:“这个东西不错!”话落,系在自己的腰上,不客气地道:“送给我吧!”

    云浅月伸手去夺,“还我!”

    “不还!”上官茗玥灵巧地躲开云浅月的手,离开床前,走到镜子前打量自己,得意洋洋地问,“这个当腰带真不错,我记得你还有一把剑也很好,也送给我吧!”

    云浅月下了床,穿上鞋,骂了他一句,“你与强盗有什么两样!”先是抢了容景送给他的玉佩,之后又抢了容景送给她的红颜锦,还要抢容景送给她的剑,都是容景送的……容景……她蓦地顿住,瞪着上官茗玥,“和离书是怎么回事儿?”

    “和离书?”上官茗玥不以为意地道:“不就是和离书吗?小泼辣,你别告诉我你连和离书都不懂。”

    “我说和离书是怎么回事儿!”云浅月一字一句阴寒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