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倾国相送(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离和七公主一左一右拥着云浅月走向府内。

    “先去西枫苑吧!”云离低声道:“我和你嫂嫂数日不见你,先和你说说话,稍后再送你去爷爷的院子用膳。”

    云浅月点头,“好!”

    一行三人向西枫苑走去。刚走几步,上官茗玥忽然在前面喊,“小泼辣,你还磨蹭什么?还不赶紧跟上来!你不饿吗?”

    “你要饿先吃吧!撑死你。”云浅月没好气地驳了回去。

    “臭丫头,不好好说话,没有教养,谁教给你的礼数?”云老王爷大骂。

    云浅月不理这个老头子,下辈子他是谁爷爷都行,千万别再是她爷爷。

    “爷爷,跟她生什么气?我们自己去吃,她不吃不饿。”上官茗玥声音隐隐带着笑意,叫爷爷叫得很溜,“咱们爷俩喝两壶。”

    “两壶不够,多喝几壶。”云老王爷气怒顿消,听声音像是眉开眼笑。

    上官茗玥自然答应得痛快,二人一边商量着,一边走远。真像亲祖孙。

    云浅月心里气不过,暗暗想着不知道这个上官茗玥给了糟老头子什么好处。

    她正想着,云离为她解惑,低声道:“十多日前,十里桃花林传出十大世家杀了安王反了的消息,主谋人是十大世家楚家的家主楚容,他的身份又是云王府世子,更是前朝后主,这消息一出,当时轰动天下。百姓们不知真假,有不少江湖人和各路人马纷纷前往十里桃花林探查。但是不等得到探查结果,第二日,景世子便写了一份昭告天下的《万民书》,虽然简短,字字珠心,不止将当年慕容氏灭国的缘由,也将他的身份和百年前荣王为了天下子民放弃皇位和心爱的女子忍辱负重守护江山子民,以及荣王之死,文伯侯府灭门都因先皇铲除之心等等事情大白于天下。一时间激起全天下百姓民愤,纷纷挑起义旗,支持景世子收复河山。当时皇上不在宫中,德亲王得到消息,带了两万兵马派人查抄云王府,命令凡是反抗之人,都要乱箭射死,眼见云王府要被查抄,这时,云王府来了一队使者,装了几十车的聘礼,由两千人押送,前来下聘。说是东海燕王府小王爷看上了云王府浅月小姐,特此来纳喜。若是谁敢为难云王府,别怪他们不客气。虽然来人就一千人,但皆是以一顶十的武功高手。德亲王大怒,命令人放箭,可是那领头之人轻而易举地擒住了德亲王,令两万兵马不敢再动,于是才救下了云王府。”

    “然后呢?”云浅月没想到她睡这十日,还有如此惊险之事,这只能怪她,没有防范绿枝。谁能想到绿枝竟然是皇室的暗桩,她用女子一生最好的年华在云王府当个书房侍墨,险些颠覆云王府。

    云离继续道:“来的一千人堂而皇之地押着德亲王作为筹码入住了云王府,德亲王带来的两万兵马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围困在外。几日后,皇上回京,带回来了你和上官小王爷。如今春旱,上官小王爷为天圣方圆百里求了一场雨,于是皇上将上官小王爷封为帝师,知道你与景世子……和离,给上官小王爷和你赐了婚。”

    “赐婚?”云浅月扬眉,声音蓦然拔高。

    云离看着她,叹了口气,“是,圣旨是爷爷接的,如今正在他手里。”

    算计了她和容景和离,竟然还算计了赐婚?

    云浅月只感觉一股怒气冲上脑门,心尖都跟着她这股怒气颤抖起来。她甩开七公主的手,就要去找云老王爷算账。

    云离一把拉住她,低声道:“妹妹,爷爷手中有和离书,的确是你的笔记。”

    “我没有写那个!”云浅月恼怒地道。

    云离低声道:“我知道,凭借你和景世子的感情,怎么会写和离书?但是那笔记实在太像了,我看到的时候,差点儿都以为是你写的了。”

    云浅月唇瓣紧紧抿起,额头青筋直跳。

    “上官小王爷对你似乎没有恶意,此举看起来令人难以接受,但显然也是为了保护云王府和你,景世子那边对此事一直没什么回应。我想必有主张。你别急,仔细伤身。”云离低声劝说。

    “妹妹,你哥哥说得对,毕竟德亲王带着两万兵马上门那日很凶险,若没有上官小王爷,如今我们都入狱还是小事儿,怕是已经见不到你了。”七公主也过来,劝说云浅月。

    云浅月压下火气,点点头。

    云离和七公主不再说话,拉着云浅月向西枫苑走去。

    来到西枫苑,进了房间,七公主脸色似乎更差了些,还有些喘,云离连忙扶着她躺回床上,云浅月见此,收起自己的情绪,坐在床头给她把脉。

    七公主的脉比她离开时更虚浮了些,但大约是一直用药的原因,腹中的胎儿倒是很稳。

    云离紧张地看着云浅月,“妹妹,她……如何?”

    云浅月对云离一笑,摇摇头,“没事儿,胎儿很稳,哥哥放心吧!就是嫂子体虚,坚持用药就行。”话落,她问道:“算起来嫂嫂怀孕有六个多月了吧?”

    七公主嗔了云浅月一眼,“今日七个月整了呢!妹妹记错了。”

    云浅月心惊,七个月才这么大的肚子吗?那孩子生下来会多大?她面色不表露出来,揉揉额头道:“我不会算计这个,只能说出个大概时间,定然没有嫂嫂当娘的算计得准。”

    七公主摸着肚子,幽幽地道:“我只希望孩子能平安生下来就知足了。”

    云浅月看着她,想着她心里也是明白的吧?自己的身体,再也没有自己最了解。的确是体质最差的孕妇,也不至于如她一般从怀孕就日日汤药不离身。她暗暗叹了口气,握住她的手道:“嫂嫂胡乱想什么呢?孩子自然能平安生下来。哥哥给孩子起名字了吗?”

    七公主看了云离一眼,笑着道:“你哥哥说等着你给他起名字。”

    “那怎么行?孩子的名字要父亲起,或者爷爷起。”云浅月离京反驳。

    “爷爷也知道这件事情,说你从小就皮,好养活。名字就让你起吧!让孩子沾沾你的皮劲,将来也好活。”七公主道。

    云浅月骂了一句,“糟老头子!处处看我不顺眼。”

    “爷爷比谁都疼你,妹妹稍后过去,也别怪爷爷。”七公主话落,似乎太乏了,对云离道:“夫君,你有话对妹妹说,带着她去书房吧!免得因为我失了心情。”

    云离点点头,给她掖了掖被角,温声道:“你好好休息,别想太多。妹妹如今回来了,孩子定会没事儿的。”

    七公主笑着点点头,眉眼间的郁气也散了些,闭上了眼睛。

    云离和云浅月出了房间。

    西枫苑令设了小书房,云离推开门走进去,云浅月跟着进去,这个书房是她第一次进来,干净整洁。里面挂着一幅她几年前闲暇时随手画的画,随意轻狂之笔,她愣了愣,随即笑道:“哥哥,你也不怕丢人,怎么能将我胡乱画的画挂在这里?”

    云离看了那副画一眼,温声笑道:“不久前,赵妈妈收拾浅月阁的杂物,拾掇出了这副画,正巧被我遇到,我觉得画得甚好,便留了下来。不丢人,我觉得比天下第一画师画得好多了。”

    云浅月笑着摇摇头,坐了下来,将她如何被上官茗玥钳制,如今昏迷不醒来了天圣的事情简短说了一遍,说完之后,看着他道:“你也知道,我睡了十日,有些事情都不知晓,哥哥知道什么,尽管如数告诉我,也不至于让我两眼抹黑。”

    云离明白了前因后果,低声道:“妹妹对玉太子真好,竟然以身救他。”

    云浅月笑了一下,“哥哥如今还不明白吗?上官茗玥不是冲着子书来的,子书不过是个引子而已,他是冲着我和容景来的。即便我不以身换了子书的话,他也会有别的办法钳制我的。”

    云离点点头,想了一下,对他道:“从你点兵前往凤凰关,朝中以德亲王为首的一众老臣日日请柬皇上,要求调回你,皇上一直压着奏折。德亲王气病了一场,后来你拿下了凤凰关,那一众老臣才消停了些日子,西南的战事八百里加急频繁传来,不容乐观,朝中的老臣便转了视线,盯着西南。不久后,蓝漪受伤景世子失踪的消息传回,德亲王又不知道哪里得到了你是楚夫人和景世子前往十里桃花林的消息,早朝上死谏皇上必须解除你的兵权,派人即刻前往凤凰关,甚至说要调动青山城和凤凰关所有皇室隐卫,对你进行押解回京。”

    云浅月静静听着。

    “皇上再也压不下群臣的呼声,准许了德亲王的请求,派安王前往凤凰关。安王出了京城之后,皇上思量再三,私自出了京城,留下诏令,令德亲王和孝亲王监国,德亲王和孝亲王虽然恼怒皇上竟然不顾身体安危只身出去,但事已至此,也只能听命。两日后,十里桃花林传出了安王已死,十大世家倒戈谋反的消息。德亲王便带着两万兵马来了荣王府。后面的事情你刚刚已经知道了。”云离想起那几日的惊险,轻吁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