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想到心疼(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伸手接住,瞪着他。

    “你的东西,自己收好了。赶紧拿着她滚蛋,别再我这里待着了。”云老王爷赶人。

    云浅月打开两幅卷轴,一副是圣旨赐婚,夜轻染的亲笔手书,盖了天圣的玉玺,她扫了一眼扔开,又看向另一卷,虽然已经猜到是什么,但是打开之后看到字迹,还是吸了一口凉气,恼怒地看着上官茗玥,“你哪里找来的人竟然将我的笔迹模仿得如此之像?”

    实在是太像了,若不是知道她没写,简直不敢相信。

    上官茗玥扬唇一笑,张狂地道:“这等小事做来,我手下的人一抓一大把,算什么!”

    云浅月拿起手边的茶杯就想泼他。

    上官茗玥一把抓住她的手,起身站了起来,顺带把她也拽了起来,对云老王爷道:“爷爷,我们回宫了。”

    “走吧!走吧!”云老王爷摆手。

    上官茗玥拿起那卷被云浅月扔开的圣旨,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和离书,通通塞进自己的怀里,对她说了一句“我帮你收着。”,便拉着她向外走去。

    “谁要跟你回宫?”云浅月用力也甩不脱他,不由恼怒。

    “我一个人住在帝寝殿寂寞,你陪着我。”上官茗玥头也不回,不理她的挣扎,对她漫不经心地解释,“哦,忘了跟你说了,我们来那日,我看中了帝寝殿,新皇便将帝寝殿让给我住了,他住去了圣阳殿。”

    云浅月想着他许诺了夜轻染什么?让他既让他做了帝师,也让给了他帝寝殿住?

    上官茗玥打了个哈欠,“朝中那些老头子实在顽固,这几日被他们吵得我都没好睡,你可是香甜地睡了十日,令人嫉妒,回宫之后,你陪着我睡。”

    “陪你个鬼。”云浅月抬脚踹他。

    “你真不乖,难道还要我捆上你?”上官茗玥动了动腰间的红颜锦,见云浅月不甘心地撤回脚,他顿时的大乐,“这就乖了。”

    云浅月尽量让自己不生气,临出门,才想起走时安排了容老王爷住进了云王府陪糟老头子,如今他好好的,那另一个呢,她立即问云老王爷,“我爷爷呢?”

    “你爷爷我不是在这里?”云老王爷瞪眼。

    “我说的是另一个,荣王府的那一个。”云浅月问。

    “死丫头!”云老王爷骂了一句,“那个糟老头子半个月前得了灵隐大师一封书信,邀请他去东海论法,他转日就扔下我带着荣王府那两个小丫头,三个小子走了。”

    “两个小丫头三个小子?”云浅月疑惑。

    云离此时跟出门口,给云浅月解惑,“这件事情忘了和你说了,容昔、弦歌、秦青,青裳和容铃烟,都跟着容老王爷走了。德亲王得到消息,派人去拦截,连人影都没找到。”

    云浅月松了一口气,有些黯然地道:“荣王府如今当真是人去楼空了吧?”

    云离点点头。

    上官茗玥见云浅月黯然的神色不满,回头照着她脸蛋狠狠地拧了一下,霸道地道:“小丫头,以后再不准想着那个笨蛋,我会生气的。”

    云浅月疼的嘶地一声,打开他的手,骂道:“最好气死你。”

    上官茗玥的手被打了个正着,也不气恼,强硬地拽着云浅月出了云王府。

    云浅月实在不想再去皇宫,尤其是夜轻染的帝寝殿,她在那里一刻都待不了。来到大门口,她看着上官茗玥骑来的马站着不动。

    “还恋恋不舍?你若没待够,明日再回来。”上官茗玥歪着头笑看着她。

    云浅月瞪着他,“我不想去皇宫。”

    “帝寝殿明黄的颜色多好看,你不喜欢?”上官茗玥眨眨眼睛,眉梢微挑。

    “不喜欢!”云浅月摇头。

    “多适应一下就喜欢了。”上官茗玥拉着云浅月上马。

    云浅月推拒他,恼道:“我就要住在云王府。”

    “不行,云王府距离皇宫远,我可不想明日大早上急匆匆赶去上朝。”上官茗玥拒绝。

    “那你去住皇宫,我就住云王府。”云浅月冷哼一声,想起云离的话,如今他是帝师了,夜轻染都给他在金殿令设了椅子,还与皇上椅子的齐平,如今夜天逸不在了,他的地位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或者说本来就是万人之上了,果然够张狂。

    “不是都说了吗?你陪着我睡。”上官茗玥不容分说,拽住云浅月上马。

    云浅月没他武功高,反抗无用,也没他力气大,被钳制上了马。她心中郁气无处发泄,恼怒地回头瞪他,他伸手板过她的脑袋,按在马前,一夹马腹,向皇宫走去。

    一改来时的悠闲散漫,身下坐骑风驰电掣。

    街上人流如潮,但是分毫不伤人,可见骑术之好,不多时,来到了皇宫门口。

    上官茗玥揽着云浅月翻身下马,将马扔给一名宫廷守卫,拉着她大摇大摆地进了宫。所过之处,人人垂首,分外恭敬。昭示上官茗玥帝师的地位。

    云浅月每进皇宫一步,脸黑一层。

    上官茗玥大步走在前面,俊美张扬,面色是他一贯的似笑非笑,不笑带笑,所过之处,成为皇宫一道亮丽的风景。

    走不多远,砚墨迎面走来,拦住上官茗玥,对他恭敬地一礼,“帝师,您回来得正好,皇上请您去御书房一趟,有要事相商。”

    上官茗玥衣袖一挥,将砚墨打开,“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爷困着呢。”

    砚墨自然抵抗不过上官茗玥,身子被打开一步,他面色一变,立即道:“是很重要的事情,关于景……”

    “不管是关于谁,天塌了爷也要睡觉。”上官茗玥打断砚墨的话。

    砚墨一噎,连忙道:“如今天色还早,去一趟御书房应该耽搁不了您多少时间……”

    “再废话爷封上你的嘴。”上官茗玥头也不回,警告。

    砚墨脸色一白,立即住了口。

    云浅月被上官茗玥硬拉着,只能跟着他迈大步,听着身后再无砚墨的声音,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砚墨似乎不满,不甘心,又极力忍着。见她看去,他立即又冷下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她收回视线,想着上官茗玥来到天圣,住进帝寝殿,应该不像她在街上看到的一样百姓们见到他都赞佩推崇,云老王爷见到他跟心花似的,应该也有很多人不待见他,比如朝中一帮子顽固的老臣,以及夜轻染身边随身内侍不满他不将夜轻染看在眼里的大有人在。而且容景反戈夜氏,收服河山,她却好好地出现在天圣京城和皇宫,云王府安然无恙,她应该更不受人待见。这样一想,忽然觉得住进帝寝殿也没什么了,别人恶心她,她未必不恶心别人。拖拉抗拒的脚步也渐渐轻松起来。

    上官茗玥感觉到了云浅月的顺从,嘴角勾了勾,回头看了她一眼,笑道:“小丫头,想明白了?”

    云浅月哼了一声,不答他的话。若轮张狂不可一世,他认第一,估计没人会认第二。

    “哼代表什么意思?”上官茗玥不饶过她。

    “代表你早晚有一日会栽沟里出不来。”云浅月嘴毒地道。

    上官茗玥大笑,这句话显然愉悦了他,他一时间笑得开心,伸手弹了云浅月额头一下,似乎能窥探出她的心思地道:“你是想着早晚有一日那个笨蛋会要我好看吧?”

    云浅月扬起脖子,分外骄傲,意思不言而喻。容景是谁?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不好惹。

    上官茗玥不屑地嗤了一声,“小丫头,你别忘了,要没有我,云王府如今早废了。你还能想着住进去看那些你在乎的人?”

    云浅月虽然心里承认,但嘴上不承认,不屑地道:“没有你,容景察觉了绿枝也会做了安排。”

    “他做了安排?那为何到如今连他的人一个人影也没看到?”上官茗玥挑眉。

    “节省资源,有你的,为何还浪费他的?”云浅月打定不领情的主意。他伪装替她写和离书,还有夜轻染的赐婚书,以及将她钳制来了这里,这些足够抵消了。

    “那他可真够大度,这些日子我日日晚上搂着你睡觉,这么说他的人就在暗中监视着我们的一切了?如今他都知道了?也没什么表态,是他心里没你?还是不在乎?”上官茗玥被气笑了,嘴毒地道。

    云浅月沉了脸。

    上官茗玥趁胜追击,慢悠悠地道:“我看他是不在乎你,女人再好,也没有天下重要。更何况你全身上下一无是处。”话落,他似乎想起来什么,摇摇头道:“哦,不,有一处还是可以说上一说的,泼辣得够味。”

    云浅月抬脚踹他,发现她爱用脚踹人这个毛病从见到他可以养成了。

    上官茗玥躲过,钳制住她,宠溺地道:“小丫头,你又不乖。”

    云浅月挖了一眼,决定从现在开始无视他,暗暗想着,早晚让他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