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名正言顺(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看看他,又看了一眼天色,天还没亮,外面稍微有些晨曦之光,她没好气地道:“大早上就一副僵尸脸,鬼上身了?”

    “起来,跟我去上朝。”上官茗玥脸色依然臭臭的。

    云浅月看着他一副谁欠了他八百块钱没还的模样,第一次能穿透他的外衣看到了他的本质,典型的起床气,她顿时如抓住了他的软肋,嘲笑道:“你是帝师,尊贵的帝师,我算什么?干嘛跟你去上朝?不去!”

    “你是帝师的未婚妻。”上官茗玥板着脸道。

    云浅月对他大大地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不承认地转过身,继续她的好梦。即便被吵醒,看到他的起床气,心情也好得无以复加。

    上官茗玥一把将他拽起来,拖着她就走。

    云浅月一阵眩晕,骂道:“上官茗玥,你抽风是不是?我干嘛跟你去早朝?”

    “不去也得去!”上官茗玥硬拉着她,她根本没半丝反抗余地。

    云浅月气恼,她懒得见那帮子老东西的嘴脸,被他拖着来到店门口,她一只闲着的手猛地抱住门框,将手死死地嵌进门框里,决定死活不去。

    上官茗玥再拽不动,回头看向她,见她仰着脖子看着他意思是有本事你将整座帝寝殿都搬去上朝的无赖样,他的起床气散了些,顿时好笑不已,“你是云王府出身,堂堂千金,怎么尽是学了这些撒泼耍辣,刁蛮无赖的伎俩?”

    云浅月想着这都是当初为了迷惑老皇帝追在夜天倾身后学来的,她脸皮如今也被容景练习得厚了,脸不红气不喘地道:“你强抢人心,狂妄放肆,生冷不忌,你也是出身东海燕王府,堂堂小王爷,这些伎俩又是哪里雪来的?”

    上官茗玥被她弄笑了,难得好心情地提醒她,“难得你就不想去朝廷听听那个笨蛋的名字和他都在干什么?”

    云浅月闻言立即松开了嵌在门框里的手。只顾着厌恶金殿了,到是忘了能知道他的消息。她顿时挥手招来鞋子,三两下就穿在脚上,竟然先一步迈出了门槛,见上官茗玥抱着膀子不动,她催促道:“不是要上朝吗?还不快点儿!”

    上官茗玥忽然道:“不想去了。”

    云浅月心里顿时想将他祖宗八辈都骂活了。瞪着他,不说话。

    上官茗玥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很大爷似地道:“求我。你求我,我就去上朝。”

    真是反过来了!云浅月磨牙,大丈夫能屈能伸,更遑论小女子,她立即软软的,黏黏的,甜甜地对上官茗玥嗫声道:“好哥哥了,我求你,赶紧去上朝吧!否则那帮子老臣会想死你的。”

    “你……你真是……”上官茗玥抖搂了一下袖子,似乎要甩掉什么,转身就走。

    云浅月立即跟在他身后,要多积极,有多积极。

    新皇登基之后,更改了一些朝中的旧制,也包括早朝的时间,比往常提前一个时辰。

    二人刚走出宫门,皇宫响起早朝的启明钟声,一下一下,昭示着帝业皇权至高无上。

    清晨有些雨露,分外清凉,云浅月心中想着容景的事情,到没觉得衣衫轻薄有冷意,直到身上多了一件轻裘披风,她才回过神,看向上官茗玥。

    “不用感谢,我怕将你冻病了我还得照顾你。”上官茗玥甩出一句话。

    云浅月本来也没要感谢,微哼一声,不理他,继续想容景。想着想着,心就疼了起来。

    金殿一如往昔,肃穆庄严,气魄凌厉。

    二人来到金殿,最后一声钟声正式敲响,正是早朝开始时间。

    上官茗玥如掐着点儿来一般,拽着云浅月大模大样地进了大殿,守卫宫殿的廷卫看到云浅月似乎想要阻拦,须臾,齐齐垂下头,默不作声地让二人进入。

    云浅月想着才来天圣几日,上官茗玥就让皇宫内外所有人对他如此恭敬,果然不是人。

    金殿内,夜轻染已经端坐在金椅上,满朝文武正在山呼万岁。

    上官茗玥拉着云浅月堂而皇之地进来,径直带着她向夜轻染旁边的金椅走去。

    夜轻染眸光瞬间向二人看来,满朝文武垂着的头齐齐抬起。这一瞬间,无数目光聚集在二人身上。德亲王、孝亲王等一众老臣面色一变,容枫、冷邵卓、云离等一众年轻朝臣神色微动。

    须臾,夜轻染收回视线,威严的声音响起,“平身!”

    满朝文武无人动静,被二人一起来的震动让他们几乎控制不住地忽视了夜轻染的话。

    一名内侍见皇上话落无人反应,轻咳一声,尖着嗓子扬声道:“皇上说平身!众位大人免礼吧!”

    “谢皇上!”群臣惊醒,齐齐站起身。

    德亲王站起的身子微微颤抖,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怒的或者还是如何,眼睛焦在云浅月身上,待上官茗玥拉着她即将越过他走向上座,他忽然大声道:“帝师!”

    上官茗玥脚步不停,头也不回,懒洋洋地问,“德亲王啊,我看你没睡醒吧?怎么身子一直抖啊!”

    德亲王闻言身子更抖得厉害了,声音压抑着怒意问,“帝师,你当该知道早朝的规矩,如今能准许无品级的女人上朝?你今日竟然带了……带了……”似乎说出云浅月的名字对他来说莫大的困难,一直连续了几个重复的音符,也没说出云浅月的名字。

    云浅月转头瞥了德亲王一眼,心里忽然可怜起他来,她得招他恨到什么地步才会如此。

    上官茗玥闻言呵呵笑了一声,“德亲王,我是什么身份?”

    “你自然是帝师,帝师更应该知道朝中的规矩。”德亲王似乎也觉得心里过于受云浅月影响,尽量地压下情绪,对他质问。

    “帝师的女人是什么品级?”上官茗玥漫不经心地问。

    德亲王刚要回答,吐出一个字后面色一变,将后面的话收了回去。

    “孝亲王,你睡醒了吧?你来说说。”上官茗玥随意地扫了孝亲王一眼。

    孝亲王被上官茗玥随意扫来的一眼惊得一颤,立即看向夜轻染,见他面无表情地坐着,他垂下头,咬牙道:“老臣……不知。”

    “嗯?”上官茗玥忽然停住脚步,转头看向孝亲王。虽然他轻轻的一个字,孝亲王却感觉到了庞大的压力对他压来,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他盯着孝亲王看了片刻,扬眉,“孝亲王三朝老臣了吧?确定不知道?”

    孝亲王有些顶不住,老脸发白,但还是摇摇头。

    上官茗玥也不怒,散漫地道:“看来孝亲王你也没睡醒,哦,或许睡醒了,不过是老而无用了。既然你不知道,就让你的儿子出来说说。”话落,他看向冷邵卓,清越的声音有丝邪魅,似乎对冷邵卓说,又似乎对孝亲王说,“他若是连这等小事儿也不知的话,朝廷不留无用之人,我看你们父子二人不如都告老吧!”

    孝亲王大惊失色。

    上官茗玥不再看德亲王,拉着云浅月向上座走去。

    德亲王这回再没拦着,身子抖得更厉害,看向冷邵卓。

    云浅月也回头看向冷邵卓,见冷邵卓正向她看来,目光似乎有些不解,还有些不赞同,更有些忧心,她心里苦笑一下,对他眨了一下眼睛。

    冷邵卓立即垂下头,声音冷静,“回帝师,帝师的女人是一品,但是浅月小姐可不是帝师的女人。”

    上官茗玥一步一步上了玉阶,来到夜轻染面前,一撩衣摆,一屁股坐在了他旁边的椅子上,将云浅月用力一拉,揽在了他怀里,听到下面一阵抽气声,他充耳不闻,似笑非笑地看着冷邵卓,“她得了皇上的赐婚,本帝师纳了聘礼,她如何不算我的女人?”

    “一日没拜堂,一日就不算。”冷邵卓不卑不亢地道。

    上官茗玥忽然笑了一声,低头看着云浅月,笑吟吟地道:“浅浅,你看,冷小王爷在催我们大婚拜堂呢?你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快些名正言顺?”

    云浅月被他钳制不能动,抬头瞪了他一眼,不说话,手却死死地向他的腰掐去。

    上官茗玥暗中抓住她的手,宽大的衣袖挡住她的小动作,不再理会下面的冷邵卓,偏头对夜轻染道:“皇上,既然冷小王爷已经提出来了,你择个日子,为我们主婚吧!”

    这话不是请求,不是商量,更像是命令。

    夜轻染似乎笑了一下,明黄的龙袍映衬着他的容颜分外威仪尊贵,即便在上官茗玥身边,他并未如群臣一般输了气势,痛快地道:“帝师有请,朕自然达成帝师心愿。”话落,他随意地问,“帝师觉得哪个日子好?”

    上官茗玥如传话筒一般低头问云浅月,“浅浅,你觉得哪个日子好?”

    他话落,手里传出一丝刺痛,他顿时抽出手,只见一根针扎在他手上,显然是有毒,短短时间手背已经泛起了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