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红裳如火(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的尺寸,自然你穿。”云浅月看着天空道。

    上官茗玥解开衣带,脱了外袍,将大红的火烧云玉颜锦披在了身上,顷刻间,红如火的颜色似乎点亮了香泉山。

    云浅月说得果然不错,有一种人,他最适合红色。

    红得张扬,红得明艳,红得艳华,红得不可一世,独一无二。天空的霞光与他身上的大红锦衣辉映,天地间,只有这一抹华艳身影。

    云浅月缓缓坐起身,看着上官茗玥,大红的锦衣多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尺寸极为合适。她笑了笑,“还好,没丢了手艺。”

    上官茗玥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忽然将他早先脱下的那件锦袍扔入水中,张狂地道:“从今以后就穿这个红色了。”话落,补充道:“就穿你给我缝制的。”

    云浅月点点头,半分犹豫也无,“好!”

    上官茗玥见他答应,眉眼溢出愉悦的神色,拉着她站起身,得意洋洋地夸奖他的烤鱼。云浅月顺从地品了他烤的鱼,味道鲜美,的确比夜轻染烤的鱼好。

    入夜,二人回到后山别院。

    来到别院门口,上官茗玥解下马缰绳,伸手拉云浅月上马,云浅月站在马前看着他挑眉,上官茗玥解释道:“和尚住的地方我住了多年,腻死了,不住在这里,我们回宫住。”

    云浅月闻言也没意见,将手递给他,从善如流地任他拉上马。

    两人一骑离开了灵台寺。

    大约是上官帝师和云王府浅月小姐即将大婚的消息太过轰动,入夜时分,天圣京城大街小巷依然人潮攒动,帝京城灯火明亮,百姓们熙熙攘攘言论声声。

    已经是第二日,过了明日,后日便是二人大婚了,无数人比当事人还要期盼。

    上官茗玥穿着大红衣衫和云浅月共成一骑进了城之后,百姓们的视线瞬间都焦距在二人身上,一时间无数人惊艳于上官茗玥的华艳瑰丽,惊艳于云浅月的纤弱绝美。

    曾经无数人以为荣王府景世子和浅月小姐在一起是天下最般配的人物,可是如今见了上官茗玥和云浅月,才发现他们也许错了,站在浅月小姐身边的那个人即便不是景世子,换成上官帝师,也如神仙眷侣的画卷一般,任人移不开眼睛,心生羡慕。

    京城的大家闺秀们还没来得及对这个皇上从东海燕王府请来的帝师投以倾慕热情,便被他与云浅月赐了婚而没有了机会抑郁,但即便如此,也不影响她们对上官茗玥的推崇。

    所过之处,人群自发地给二人让开路。

    甚至有人高喊,“恭喜上官帝师,恭喜浅月小姐!”

    一人言语,白人应和,不多时,京城的大街上百姓们的恭喜响成一片。

    这个时代推崇的是才貌双全之人,倾慕的是名士风流。当权者不过分的限制百姓们的言论,百姓们亦是风气开放。世人从来都倾向于美好的事物,即便云浅月先嫁容景,和离,再议婚另嫁,百姓们只要觉得看着美好,便会诚心祝贺。更何况他们信封神佛之说,所以对帝师有着崇高的推举。

    上官茗玥得到整街人的恭喜,眉眼轻扬,笑得好不春风得意,就如今日是他的大婚之日一般,慢悠悠地骑着马穿街过巷,提前享受了新郎官的喜悦。

    云浅月微微低着头,将他当成了靠枕,似睡非睡,极为安静。

    一路回到皇宫,上官茗玥翻身下马,拉着云浅月进了宫。

    一名内侍迎住二人,显然在此等候许久,见二人进宫,立即恭敬地禀告,“帝师,浅月小姐,小郡主刚刚回来了,如今在御书房,皇上吩咐,若是您二人回来,请您二人过去。”

    “过去做什么?本帝师累了,不去!”上官茗玥半分面子也不给地拒绝,拉着云浅月向帝寝殿走去。

    云浅月想着夜轻暖刚刚结束了西南泥沼林的大战,才短短两日便回来了?她跑死了几匹马?是因为她吧?

    那名内侍立即追了一步,连忙道:“帝师且慢,皇上还有一言,说小郡主带回一则重要的消息,要亲口告诉浅月小姐。”话落,他压低声音道:“关于景世子的。”

    上官茗玥停住脚步,“哦?”了一声,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脸色淡淡,“我也累了,没什么兴趣听她的什么消息。”

    “听到了吧?我们都累了,就这样禀告给皇上。”上官茗玥看了那内侍一眼,不再逗留,继续拉着云浅月向前走去。

    那内侍还想再说什么,见二人的确没什么兴趣想听的意思,不敢再多说,免得得罪二人,只能住了口,转身匆匆向御书房跑去。

    上官茗玥和云浅月再未遇到阻拦,顺畅地回到了帝寝殿。

    进了帝寝殿之后,云浅月扔下上官茗玥,径直去了隔壁的偏殿沐浴。

    上官茗玥看着云浅月自顾自地离开,走到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红衣墨发,锦缎华裳。衣袖两侧一龙一凤呼应,他狭长的凤眸深了深,又浅了浅,须臾,他扬起嘴角,顷刻间又落下弧度,之后,随手扣下了镜子,转身走到大床上,身子一仰,躺了上去,闭上了眼睛。

    云浅月沐浴出来,挑开明黄的珠帘,上了床,挨着上官茗玥躺下,大约是缝制衣袍累了,不多时,均匀的呼吸声传出。

    上官茗玥睁开眼睛,偏头看向云浅月,两日前她拒绝与他一张床,虽然对他偶尔嘲笑,但是眼底有着挥不去的厌烦和烦躁,半夜睡醒,也是无形的气息抗拒着他,可是这两日她眉眼沉静温和,随意浅淡,柔和顺从,那个撒泼耍辣的影子仿佛是他睡了一觉自己做的一个梦,看着她,他一时有些恍惚。

    虽然推拒了夜轻染和夜轻暖的相见,但是二人并没有再派人来,帝寝殿无人打扰。

    夜色渐深,上官茗玥才收回视线,伸手握住云浅月的手,淡淡的云雾从他手心中传出,不多时,笼罩在明黄的帷幔内。

    这一夜,云雾不断,皇宫静静。

    第二日一早,云浅月醒来,睁开眼睛,上官茗玥依然睡着,她看着他有些过分白皙的脸片刻,低头又看向两个人交握的手,她的手是微微的粉色,他的手较之往常白。她盯着两只手看了片刻,缓缓撤回手,起身坐了起来。

    她刚坐起身,外面一名内侍的声音响起,“帝师。”

    “何事?”云浅月看向殿外。

    那内侍没听见上官茗玥的声音,似乎也了解他的起床气,知道他还没醒,犹豫了一下,压低声音道:“小郡主来了帝寝殿,要见浅月小姐您。”

    “不见!”云浅月下了床,走向梳妆镜。

    那内侍低声道:“夜小郡主说今日不见到您,她不回去,说一定要见到您。”

    云浅月不答话,来到梳妆镜前坐下,镜中的她依然是以往的眉眼,曾经像对全天下昭示的幸福已经不见,余下的只是沉静。

    那内侍等了半响,没听见云浅月再说话,只能退了出去。

    云浅月拿起木梳,轻轻梳着头,云鬓一改以往,换回了姑娘时的发髻,头上的桃花暖玉钗从昨日已经解下,一应首饰再不见曾经嫁入荣王府后的穿戴模样,而是重新换了一番,从来不佩戴的珠花,今日也在发间别了一朵。

    打理完毕,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曾经眉眼的英气如今被娇柔覆盖,温柔端庄,高贵婉约,彻彻底底成了大家闺秀。这些年来,她一直觉得自己不像是这个世界生活的人,今日才褪去了所有前世的痕迹,彻彻底底的将自己融入了其中。

    “滚开!让我进去。”外面忽然传来夜轻暖一声轻喝,须臾,只听刀剑声落地,似乎她大步闯了进来。

    “小郡主,请留步,帝师有命,不得允许,任何人不准进入帝寝殿。”绿枝似乎拦在了夜轻暖面前,声音比这皇宫里面所有的宫女太监秉持的小心翼翼都多了一丝麻木冷硬。

    “这里是帝寝殿,曾经哥哥住的地方,帝师权利熏天不假,但是还大得过去皇上不成?”夜轻暖似乎打出一掌,将绿枝打开,她的功力守卫帝寝殿的宫女太监自然拦不住她,转眼间便进了外殿,脚步不停,向内殿走来。

    她来到内殿门口,刚要挑开珠帘,忽然一股大力从内殿打出,排山倒海,对准她的面门而来。她一惊,身子瞬间退出了数丈,但那股大力一直逼着她,她不敢硬碰,只能一退再退,转眼间退出了殿外。

    随着她退出殿外,刚刚被她撞开的门“砰”地一声从里面关上了。

    上官茗玥张狂不客气的声音传出,“本帝师的权利大不过去皇上,但是这帝寝殿如今我说了算。若是不想断胳膊断腿,最好离这里远些。”

    夜轻暖被打出,面色微白,但她也是自小被夜氏训练的暗凤,以前稍显稚嫩,如今经过西南一战,磨砺出了几分,迅速地冷静下来,清声道:“帝师果然功力不同寻常,不愧能让哥哥封你为帝师,将帝寝殿让于你。可是你未免将云姐姐看得太紧,我只不过想见她一面,难道真的难如登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