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五十二章 逆天改命

第五十二章 逆天改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从荣华宫出来走向帝寝殿这一路夜色静静。晚风吹起上官茗玥火烧云的锦袍,张扬的风采即便在夜风里也分外夺人心魄。

    云浅月被上官茗玥拽着,宫鞋踩在石阶上,发出嗒嗒的响声,在静寂中尤为清晰。

    皇宫的内廷侍卫巡逻都远远地避开二人,不知是不敢冲撞,还是不忍打扰。

    二人就这样走了一段路,来到荣华宫门口,上官茗玥忽然停住脚步,回头看向云浅月。云浅月见他回头,也停住脚步抬头看向他,夜色中,上官茗玥的脸一如他的人一般,张扬华丽,不可一世中令人莫测看不出心底真实想法。

    上官茗玥盯着云浅月的脸看了片刻,她一如三日前在金殿垂帘内答应那声“好”时一样的神色。似乎任他看个沧海桑田,她也如此。他忽然眯起眼睛,问道:“小丫头,你可想知道刚刚我们这一筒解花签的真正来历?”

    云浅月淡淡道:“不怎么想知道。”

    “不怎么想知道?那就是有那么一点儿想知道了?”上官茗玥挑眉,对她眼中的淡意似乎不喜,如玉的手弹了她额头一下,张狂地道:“你不想知道,我偏想告诉你。”

    云浅月不再说话,他既然想说,她听听也无妨。

    “十六年前的冬至日,天象大变,九仙山的师祖于九仙山天云台夜观星象,当时窥得天机,得天地七彩霞光笼罩,便用真气化了花梨木造了这一筒签,并注解了签文。其中‘艳冠群芳’这一支签是最后一支,几乎倾了他半生功力才完成。”上官茗玥解释道。

    云浅月想着十六年前的冬至日,那是她出生的时候。

    上官茗玥看着她,眸光忽然深邃起来,“当时九仙山的师祖说这样的签文和星象,据九仙山佛谱记载,只有两千年前出现过一次。”

    云浅月淡淡一笑,嘲讽道:“九仙山的师祖和历代的向佛之人既然都如此有本事,为何不下山来解救受苦受难的天下百姓苍生?何必猫在山里观什么天道佛道?”

    上官茗玥愕然,须臾,哈哈大笑。

    云浅月看着他,没什么特别的情绪。

    上官茗玥笑了半响,方才止住,摸着云浅月的头道:“浅浅果然和我心意相通,当初我也是如此问了九仙山的师祖。师祖说,神有神道,佛有佛道,仙有仙道,人有人道,各司其职罢了。九仙山的历代师祖虽然都有窥破天机之能,却无致仕之才,纸上谈兵,还可说说。下山之后,也不过是百无一用的和尚道人而已。”

    云浅月不置可否,能说出这样的话,九仙山的师祖也称得上得道之人。

    “今日这夜色极好,刚刚在荣华宫人多,虽然热闹,但也了无意思。不如你我就在这院中对月再喝两壶酒吧!”上官茗玥提议。

    “你不是困着吗?”云浅月扬眉。

    “如今心情好,不困了。”上官茗玥放开她的手,轻挥衣袖,对守在门口的绿枝吩咐,“再摆两壶酒几个小菜来。”

    “是!”绿枝应声退了下去。

    上官茗玥率先走向不远处的白玉石桌,云浅月盯着他的背影看了片刻,跟了上去。

    不多时,绿枝带着人摆上酒菜,酒是上好的宫廷玉酿,菜是上好的御宴佳品。上官茗玥悠闲地对云浅月举杯,云浅月可有可无地跟着他举杯。

    上官茗玥说起了他那一年跟随燕王入东海帝京城的情形,利用子书成功逃脱了燕王和东海王想将其留在皇宫的打算。但是知子莫若父,东海王虽然放过他了,但是燕王不放过,他为了躲避燕王,跑去了九仙山。因为他清楚地知道,遍布天下,除了九仙山和云山两个地方燕王插不进去手外,天下没有他找不到的地方。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云山在哪里,只能跑去了九仙山。

    九仙山是佛道两家清坛之地,自然不会无缘无故收留外来人。他直接找上九仙山的师祖与他论招,定了输赢局。赢了九仙山的师祖随他下山应付他父王,输了他留在九仙山陪他闭关一年,这对他来说,怎么都是一个双赢局,九仙山的师祖虽然看透了他,但还是应下了局。接过自然是他输了,于是,他随九仙山的师祖闭关一年。

    一年后,他得知他父王在九仙山外堵截他,于是提前从九仙山的暗道跑了出去。凭借古书上所得对云族微薄的记载,前往云深雾霭九天宫阙处寻找云山。

    一年后,他终于找到了云山,过了重重关卡,入了山门。在云山一待便是几年。

    几年后,东海燕王府传出燕王妃病重的消息,他下了云山,返回东海燕王府,才知中计。不得不态度强硬地与燕王达成五年协定,每一年在春年要回燕王府住几日……

    他话语一改张扬,听起来清润平和,显然也没有想云浅月接话询问的打算,只是与她说他从出生至今的所有事情。有的地方说得详细,有的地方被他刻意的略过,略过的事情显然不可说,不想被她知道。

    云浅月静静地听着,为上官茗玥活得肆意而羡慕。

    比起他这十八九二十多年全部由自己主宰的生活,她糟得不能再糟,一直都困顿囵圄,如一只鸟一般,飞不出牢笼,以前是飞不出死去老皇帝和夜氏组训入宫为后的牢笼,后来是飞不出自己心的牢笼,如今呢,飞不出一张大网布下的一局棋。

    可是真的飞不出去吗?

    也不见准。

    人活一世,似乎总要舍弃些什么东西,才能成全什么东西。她上一世舍弃了生命和小七,成全了信念,这一世,舍弃某种她认为最重要的东西,才能成全她被禁锢住的灵魂。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云浅月这一刻忽然觉得风轻云淡,真正的看开了,她见上官茗玥醉意已经袭上眼帘,轻轻放下酒杯,对他温声道:“夜色深了,睡吧!”

    上官茗玥点点头,对她伸手,“扶我。”

    云浅月起身站起来,伸手拽起他,他一个大男人,如没骨头一般地倚着她,没有半丝不好意思。二人不多时入了内殿,殿门关上。

    绿枝等人收拾了剩菜残羹,悄悄退出了殿外。

    夜深露重,霜华春浓。明黄的帷幔轻轻垂下,上官茗玥很快便睡得熟了,云浅月没有困意,躺在他身边静静地看着殿顶。

    不多时,淡淡的云雾从他身体散出来,将云浅月笼罩。

    云浅月微微偏头,上官茗玥的容颜笼罩在云雾中,模糊不清。她忽然动了动手指,指尖聚上一抹光,那抹光从她指尖蹿出来,顷刻间来到他眉心,刚要打破什么,忽然他蹙了蹙眉,她瞬间顿住。

    时间似乎停驻了许久,又似乎不过一瞬。

    须臾,云浅月从他脸上收回视线,那抹光撤回了手心,消失于无形,只剩下淡淡的云雾。她缓缓闭上眼睛。

    三更天,殿外传来绿枝的声音,冷木中含了一丝紧迫,“帝师,浅月小姐!”

    云浅月睁开眼睛,看向殿外,“何事?”

    绿枝似乎骇了一跳,犹豫了一下,低声道:“云王府传来消息,七公主她早产,所有太医都请去了云王府,七公主怕是不好,您和帝师……”

    云浅月忽地坐起身,顷刻间下了地,她的动作太大,惊醒了上官茗玥,他瞬间伸手拽住她,命令道:“不准去。”

    云浅月回头看向他。

    上官茗玥看着她,脸色微带疲惫,“时也运也命也。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左右的。”

    “我不信什么天命天定,若是信的话,我也许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若是信的话,我也许早就成了夜氏的儿媳,若是信的话,我更不知道死了几回了。”云浅月往出撤手,“松开!”

    “云浅月,今日你我大婚。”上官茗玥提醒道。

    “嫂嫂活了,我才能大婚,嫂嫂若是死了,你以为我这个当小姑的还能大喜?”云浅月挑眉。

    上官茗玥抿了抿唇,还是摇头,“你去了也救不了谁,不过是徒害身体罢了。”

    “你以为如今的你还能圈固我?”云浅月挑眉,看着上官茗玥的眉心,“这些日子以来,为了救我,你损耗不少灵力吧?”

    上官茗玥无奈地看着她,“小丫头,你这么聪明做什么?”

    “是起来和我一起去,还是留在这里,你选一条。”云浅月已经习惯每日早上醒来看到他疲惫的脸了,若是前些日子认为他睡不醒疲惫不堪是起床气,那么如今再认为就是笑话了。夜夜如此为了她损耗灵力,他焉能不损耗,不疲惫?

    “一个夜氏的公主而已。”上官茗玥强调,“还不值得你救。”

    “我只知道她是哥哥的妻子,便值得我救。”云浅月看着他。

    上官茗玥看出了她眼中的执拗,不再多说,无奈坐起身,随她下了床,出了房门。

    殿外,风月夜凉天接水,夜幕烟笼晓轻寒。

    绿枝站在门口,见二人出来,立即见礼,轻声道:“皇上得到消息已经去了云王府,六公主也急急出了皇宫。”

    上官茗玥盯着绿枝看了片刻,忽然一笑,“到底是在云王府待了二十年的人。”话落,他仿佛没看到绿枝脸色一白,拉上云浅月出了帝寝殿。

    宫门打开,二人出了皇宫,不多时,来到云王府。

    云王府大门打开,门口停了几匹马,府内灯火通明。上官茗玥和云浅月径直向西枫苑走去,不多时,来到西枫苑,只见院外站了许多人。

    夜轻染、夜轻暖、容枫、冷邵卓、六公主以及云王府的一众丫鬟仆从。主屋门口进进出出,进去的人端着清水,出来的人端着血水,那血水红得发紫。

    没看到云离的身影,应该是在主屋内。

    主屋内无声无息,连七公主的叫声也听不见。

    见上官茗玥和云浅月来到,夜轻染当先回过头来,眼底一抹悲凉在明黄的灯光里看得分外清晰。随着他转过头,其余人也都转头看来。

    “云浅月,你来了,快,快进去救妹妹……一定要救她……”六公主见云浅月来到,立即跑了过来,一把拽住她,眼泪流满了她的脸,似乎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浮木,语无伦次。

    云浅月看着六公主,她脸上的情绪是真正见亲人徘徊在鬼门关时流露的情绪,皇室女儿无亲情,清婉公主死时,听说六公主未曾流一滴眼泪,到底如今她再不同以往了,念起七公主是她的亲妹妹了。她点点头,“我进去看看,嫂嫂能活的话,一定不让她死。”

    六公主惊喜地看着她,连忙松开她的手,给她让道。

    云浅月想甩开上官茗玥,被他紧紧拽住,她看了他一眼,只能任她跟着她向屋内走去。

    二人刚到门口,夜轻染顿时挥手拦住他们,看着云浅月道:“小丫头,你……”他似乎想阻拦,看到云浅月眼中的神色,忽然放下手,嘱咐道:“量力而行。”

    云浅月点点头。

    夜轻染又对上官茗玥嘱咐,“上官帝师,朕就不进去了,你看好她。”

    上官茗玥扬了扬眉,不置可否,跟着云浅月入了屋内。

    六公主随后想要跟进去,夜轻染挥手拦住她,“六公主还是别进去了。”

    “不行,我要进去。”六公主哭着摇头。

    冷邵卓走过来,拉住六公主,温声道:“你进去也帮不上忙,不如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吉人自有天相。七公主向来坚强,能熬过去的。”

    六公主也知道自己进去无用,停住脚步,点点头。

    容枫看云浅月一片衣角消失在屋内,眸光染上一抹担忧。

    屋内,两名太医,两名接生婆,云离坐在床头抱着七公主,脸色霜白如纸,和他霜白的脸色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满床的血。

    七公主的整张脸埋在云离的怀里,没有半丝声音,几乎成了血人,除了她高高的肚子外,几乎看不出这是一个人。

    上官茗玥脚步一顿,云浅月忽然伸手甩开他,顷刻间来到床前。

    接生婆喊着“公主用力”,可是听着那颤抖的声音,都分外无力。两名太医立在床头,满头大汗,身子颤抖,束手无策。

    “都出去!”云浅月轻喝了一声,分外冷静。

    接生婆和太医齐齐惊醒,回转头,见是上官茗玥和云浅月,不知是被吓的,还是如何,都“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滚出去!”上官茗玥来到云浅月身后,见此情形,没什么耐性地一挥袖子,几个人顿时被他打出了门外,“砰”地一声,屋内的门紧紧关闭。几人摔在了院中的地上。

    “妹妹!”云离沙哑的嗓子喊了一声,昨日夜在荣华宫还是温和谦谦的公子,似乎半夜之间,他就瘦如皮包骨,双眼无神,亲眼看到七公主如此,对他的折磨可想而知。

    云浅月看着他刚要说话,七公主忽然气息极微极弱地说了一句,“是妹妹来了吗?让……让他出去……”

    虽然她没说他是谁,但是云浅月知道是指云离。

    七公主也许是不想自己这样被他看到,更或者不想他经受如此折磨。

    “我不走!”云离摇头,抱着七公主不松手,“你休要赶我。”

    “你不走的话……我死也不……”七公主刚刚明明已经没了力气和声息的人,如今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云离,竟然将他床边推了下去,跌到了地上。

    云离似乎不知道痛,立即站起身。

    上官茗玥一把抓住他,没好气地训斥道:“想在这里就在这里,但是你这么抱着她,如何让人救她?好好站着,愿意看就看着,不愿意看,就闭上眼睛。是个男人就站直了,一个女人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云离的脚顿时停住,痛苦地看着七公主。

    七公主人虽然变成了血人,但是眼睛眸光到未散,有些清亮,她看了云离一眼,见他不再上前,被上官茗玥拽住,她终是不再撵她,费力地对云浅月轻声道:“妹妹,我……知道我活不了了,我心中比谁都清楚我的身体……今日就是我的大限……”

    “你别说话,我会救你,逆天改命,我也一定要你活。”云浅月手中凝聚一团云雾,顷刻间盖在了她的肚子上,沉静地看着她,“以前我没有能力,如今有了,救你还是可以的。”

    七公主眼睛骤然升起一抹亮光,须臾,泯灭下去,费力地抓住云浅月的手,阻止她,摇摇头,轻声道:“你知道吗?我从接下嫁给你哥哥赐婚的圣旨那一日,我就知道我有朝一日会死。那一日,可长可短,长则十年,短则一年。我终究是只能活一年。”

    云浅月看着她。

    “皇室的所有的皇子公主生下来那一日,就被决定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而我的命运,就是嫁入云王府……”七公主目光染上一抹嘲讽,“清婉喜欢云暮寒十年,央求了父王无数次,父皇无动于衷,因为,我才是嫁入云王府的那个人。我生来就被父皇令当初的秦丞相用南疆咒术种了无子殇。这种毒,不止毒自己,也毒嫁给的那个人。他想要云王府世子绝后。”

    云浅月的脸瞬间清寒,虽然已经知道她中毒以深,但还是忍不住心冷。

    “我虽然是公主,虽然装疯卖傻在深闺,但是并不是无知,那十年,我虽然活得一无是处,但是总有一件事情是我做成的,就是遍览群书,包括皇宫秘藏的南疆咒术,包括医术。每逢月圆之夜,我身体便会不适,经年累月,我知道是中了南疆的咒术,但是南疆咒术有千百种,我不知道是哪一种,终于南疆公主叶倩来了天圣之时,出现在皇宫,我暗中找到了她,才知道中了无子殇。”七公主大约是因为无力不能阻止云浅月往她身体传送的灵术,令她好受了些,话语忽然流畅起来,“但是无子殇属于禁术的邪恶之术,叶倩若是解的话,必伤根本,她自然不会为了解我咒术毁了自己的修为,我无害人之心,当然也不想死,于是,我们商量之后,达成协议,用云暮寒我既定的夫君换了她一颗药。她带走了云王府的世子云暮寒,我得了能够将来不伤害我夫君的药,但是这药一定不能怀孕,否则一尸两命。”话落,她低声道:“那时候,我当然是想嫁给容枫的。焉能伤了他?”

    云浅月抿起唇,与她困顿十年牢笼一起煎熬的人,这个天圣京城女子中,只七公主。她相信她说的是事实。云暮寒正对叶倩所需,他带走了她。而她等着容枫。若是当时醒来的七公主要求嫁给云暮寒,那么老皇帝这招埋了十年的棋焉能不用?大约如何也不会让叶倩带走云暮寒,更甚至,想利用她收买容枫。

    “后来容枫回来,我与他相处两日,才发现,终究是我痴人做梦罢了,父皇本来也想收服容枫,发现走不通,正值你重视云离,他便将棋局转移到了云离的身上。我自然又派上了用场,我看透父皇的谋算,主动请求下嫁云离。他自然答应了。”七公主不看云离,径自说着,“我早先打算,将来大婚后,我们相敬如宾就好,父皇总有老去的一日,到时我再给他纳几房小妾,他不被我的药所伤,自然能有后。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大婚之日,他就告诉我,此生愿意只娶我一个,我终究是陷了进去,哪怕死,也愿意为他生下一儿半女……”

    “别说了!”云离打断七公主的话。

    七公主的视线终于转向他,露出无限的爱意和留恋,眼角两滴清泪滚落,她轻声道:“我知道在他心里,妹妹比我这个妻子重要。他娶我,也是因为我是他妹妹选中的,但大婚以来,他对我终是好得不能再好。我这一年的幸福,抵得上以往一生,以前,我常觉得人生太长太苦,我的爱无处安放,如今方才知道,人生太短,我的爱太长,长到我愿意用生命给他留下一点血脉,我终于抹平了容枫的影子,爱上了他……”

    云离似乎再也忍受不住,甩开上官茗玥,转身冲出了房门。

    七公主眼泪模糊了眼帘,似乎用尽全力攥住云浅月的手,吐出最后一句话,“妹妹,我走了,你……帮我……保住孩子……他……若有什么能忘记我的药,给他服一颗,再给他……娶一个好的女子吧!”

    须臾,手滑落,人长逝。

    ------题外话------

    为了写这一段,昨日一夜未曾睡好。几次想将老皇帝刨出来鞭尸,夜氏儿女,有几个安得两全?不是我下笔太狠,而是他(她)们的结局早就注定……==T^To(︶︿︶)o

    亲爱的们,月初了吧?有月票的甩甩吧,我的小心肝也被抽狠了,分外无力…求安慰,互安慰~(>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