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听朝议政(2)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离顿时抱歉地对容枫道:“辛苦枫世子了!”

    云浅月看着容枫一脸疲惫,也瘦了好多,险些好几日未曾休息好,她顿时好笑,让一个大男人照顾孩子,是难为他了。对他道:“稍后下了朝,你将她送进宫来吧!我看着她。”

    容枫闻言似乎恨不得迫不及待地扔了烫手山芋松了一口气,立即点头,“好!”

    夜轻染看着容枫的神色,大笑出声。容枫、云离、云浅月三人也跟着好笑。几个人的笑声汇于一处,或轻扬,或低浅,分外愉悦。

    除了三人,其余群臣更是惊异惊骇。

    德亲王终于忍不住,声音发颤,“皇上,你和浅月小姐是怎么回事儿?你们怎么会……一起上殿?”

    冷邵卓想问的也是这个,群臣想知道的也是这个,顿时都竖起耳朵。

    夜轻染笑意不收,随意地“哦”了一声,笑道:“上官茗玥是容景派来的人,用于迷惑朕和群臣子民,实则想企图里应外合反戈,小丫头逢场作戏,与他周旋,拆穿了他的计谋,打破了他的算计,将其关在了帝寝殿,今日起,天圣再无什么上官帝师。”

    德亲王一呆,没有料到上官茗玥竟然是容景派来的人,帮助收复西南,也太逼真了。他暗暗唏嘘一声,看向云浅月,目光变幻了一下,试探地问,“那浅月小姐与上官茗玥的婚约……”

    “自热是取消!”夜轻染理所当然地轻轻挥袖,命令道,“来人,传朕旨意,昭告天下上官茗玥的算计,警醒万民。废除帝师身份,解除云王府浅月小姐的婚约。”

    “是!”有内侍立即下去传旨。

    “浅月小姐有功,今日起,准许朝议,随朕听政。赐住荣华宫。”夜轻染又下旨。

    群臣又是一惊,齐齐看着夜轻染和站在他身旁的云浅月,夜轻染下旨,云浅月没有丝毫反对和不愿的表情。不止天圣人人都知道,全天下四海宇内的人也都知道,荣华宫是夜氏历代皇后的居所,如今夜轻染并没有严明要娶云浅月为后,但是赐住她住荣华宫,这不得不让人纷纷揣测用意。

    “早朝吧!”夜轻染不再多说,拉着云浅月向金椅上走去。

    群臣还想再问的话压在心里,齐齐肃穆,伏地跪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夜轻染落座,云浅月坐在了他的身边,他轻轻挥手,“众卿平身!”

    群臣起立,规整队列,有本启奏,开启一日的早朝。

    早朝所奏本子,无非是关于凤凰关和青山城的兵战,关于容景。近日来,容景并没有对青山城出兵,而是五十万大军在凤凰关按兵不动。陈老将军和凤杨带着兵马到了青山城之后,日日紧闭城门警戒,加强防备,日夜不敢放松。

    而凤凰关内,再未传出什么桃花纸贵的讯息,似乎数日前的桃花纸贵无非是天下人共同帮容景做了一场春梦,到如今,了无痕迹。

    容景身边被吵得沸沸扬扬的两大枕边候选人也再未传出什么红粉艳事。天下人人似乎再不记得翠微公主,再不记得蓝家家主。那两个女子的红粉言论被淹没在数日前上官茗玥和云浅月大婚的消息之下,后又淹没在云王府云王妃天圣七公主早产身死的消息下。

    天下一时间的视线重点都焦距在天圣京城,那个有云浅月在的地方。

    百姓们更关注的不是翠微公主和蓝家主以及那些桃花纸贵蜂拥挤入凤凰关的女子,而是更关注从来不淡出人们视线的云王府嫡出之女云浅月身上。关注她的一举一动。

    早朝一个时辰后平静散朝。

    散朝之后,夜轻染拉着云浅月出了金殿。二人离开后,群臣蜂拥围住了云离和容枫。因为相较于群臣的惊骇,二人太过平静,平静到似乎知道什么内幕。

    他们不相信事实如此简单,上官茗玥是什么样的人物,他们这些日子也了解了一些。他岂能是轻易被人掣肘住的人?这里面一定还有着不为人知的事情。

    尤其是夜轻染有多喜欢云浅月,他们这些人都心中清楚,他赐住云浅月入住荣华宫,是否如他们猜想的一般,早晚有朝一日,云浅月会成为夜轻染的皇后。

    群臣你一言我一语,将容枫和云离围得水泄不通。

    云离无奈地看着群臣,直摇头说,“不知,不管如何,只要我的妹妹安然无恙就好。”他不管以前她嫁给容景,后来和离和上官茗玥订婚,还是如今入住荣华宫,有朝一日成为夜轻染的皇后,只要她喜欢,她的选择,他便不予质问。

    容枫也如云离一般,甚至比云离更冷静,更会言语,他道:“天圣的江山不能没有皇上,但可以没有哪位大臣,皇后哪个女子都可以做,但谁也比不上云浅月。所以,皇上的决定就是皇上的决定,这是皇上的私事而已,虽然有关于天下,但也不影响朝政。众位大人还是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吧!”

    两个人的话,将满朝文武堵了个哑口无言。二人话落之后,见群臣不再追着问,一同离去。冷邵卓也醒悟过来,追着二人离去。

    三人的身影消失在帝寝殿之后,群臣面面相耽。

    德亲王和孝亲王对看一眼,都看到了彼此满头白发,他们虽然早就感叹老了,但始终不服老,如今终是服了。再不发一言,齐齐出了金殿。这个江山早已经不是他们能说了算的时候,他们在与不在,早已经改变不了什么。没有再比清楚这个认知更让他们无力的了。

    下了早朝,夜轻染和云浅月一起去荣华宫用了早膳,之后一同前往御书房。

    进入御书房后,二人隔着桌案对坐,中间是高高的奏折,二人分外默契地一人一半,对着奏折朱批起来。云浅月并没有刻意地模仿夜轻染的御笔字迹,而是用她自己的笔迹,朱红的笔迹批在奏折上,风骨卓绝,不次于男子的笔墨。

    高高的奏折堆成山,她埋首在奏折中的身影虽然纤弱,但是笔挺坚毅。

    西南一场兵战,天圣折损良将士兵若干,西南遍布战火,毁坏田地无数,首当其冲自然是安稳百姓,恢复生机,如今正值春日里,春种才能秋收,自然要最快的动作,在最有利于耕种的时机恢复春种,民以食为天,不能耽搁民生大计。

    所以,天圣分为两大重要政务,一是应付凤凰关容景的兵战,一是整顿西南,尽快安民恢复春种。

    云浅月自然地接手了西南千里的土地恢复生机的任务,遇到关于凤凰关兵战的奏折,尽数扔给夜轻染。专心批阅研究安排西南之事。

    夜轻染偶尔抬头看她一眼,见她时而冷静批阅,时而低头沉思,时而抿唇思考策略,时而对他询问一两句哪个州县有适合治理的官员,他眉眼便越发柔和,以前从不敢想象有朝一日与她对坐这般批阅奏折,或许曾经想过,那是她为云王府帝女,背负着入宫为后的组训之时,他作为承接夜氏皇权的继承人之时,可是后来发生了太多事,他们刀剑相向,冷言以对,刀锋利刃,她大婚下嫁,凤冠霞帔,万里红绸成为荣王府的景世子妃,他登临高峰,一人呼,万人应,满朝文武喊着“吾皇万岁”之时,便铲除了他最后一丝念想,他便再也不想。登基之后,他日日枯坐在御书房,面对如山的奏折,有的不是终于挨到接手了这把椅子执掌江山的豪情,有的只是漫长的孤寂。枯燥无味中,他只想毁了这些奏折。可是未曾想到,有朝一日,枯燥无趣堆积成山的奏折竟然让他再不厌烦,觉得分外安宁,有滋有味,甚至心情愉悦。

    原因无它,自然是他身边有了那个相陪的人。虽然她的心遥远得不可触及,但终是她的人近在眼前。

    昨日心殇,今日蜜糖,甘之如饴。

    夜轻染一纸诏书昭告天下,上官茗玥四个字顷刻间在天下引起波澜。

    谁也未曾想到被皇上尊为帝师,帮助百姓们求雨,设计谋斩杀李琦收复西南千里的人竟然是景世子派来的人。也许是数日来他的名声太好,或许是因为容景的关系,虽然波澜喧嚣,但是他未着百姓骂声,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同时觉得不可思议的还有从帝京城金殿上传出夜轻染和云浅月携手上朝听政,夜轻染下旨将云浅月赐住荣华宫的消息。这个消息一出,更是哗然天下。

    四海宇内,天下各地,人人都知道荣华宫对于夜氏的天圣王朝意味着什么,那是国母的至尊之位。夜氏立朝百年以来,历代帝王都依照组训纳娶云王府女子入宫为后,这一代因为云浅月心仪景世子,二人抗争,历经多重阻拦,终于废除组训婚约,结为连理,天下人本以为夜氏这一任帝王的皇后再也不会是云王府的女子,可是不曾想到,云浅月和离,夜轻染将其赐住荣华宫。

    云浅月入住荣华宫的信息比上官茗玥里应外合反戈夜氏的消息更能引起波澜,瞬间盖过了上官茗玥的事情,覆盖整个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