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六十七章气冲肝胆

第六十七章气冲肝胆

    云浅月来到紫罗公主身边,看了她一眼,向殿外走去。

    玉紫罗似乎不愿意此事就这般搁置,但也无法,狠狠挖了容枫一眼,也转身跟了出去。

    容枫渀佛没看到玉紫罗挖他那一眼,面色不变。

    两道丽影离开,金殿内继续就今日的两道八百里加急和玉紫罗前来请婚之事商议。不多时,便敲定了容枫从西山军机大营带兵二十万即刻前往青山城,北疆之事交给云浅月处置。紫罗公主之事以及立后之事暂且搁置。

    容枫虽然不满意他前往青山城之前没能让夜轻染下旨立云浅月为后,但也没白,有紫罗公主搅局,立后之事只能暂且搁置。必定她的身份是东海国的公主,她不足畏惧,但是头顶上顶着东海国的名号,有东海王的书函,天圣便担不起藐视东海的罪名。

    下了早朝,夜轻染亲自陪同容枫前往西山军机大营点兵。

    冷邵卓、云离对看一眼,没有出宫,反而向荣华宫走去。

    云浅月出了金殿后,径直前往荣华宫,没对跟在她身后的玉紫罗说一句话,一直走到荣华宫门口,玉紫罗受不住了,对云浅月大喊一声,“喂!”

    云浅月渀若不闻,对她理也不理。

    玉紫罗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她衣袖,对她杏眸圆瞪,“你干嘛不理我?”

    云浅月甩开她,轻飘飘挥手,便将她甩出了一丈远,头也不回地进了荣华宫,对迎出来的鸀枝吩咐,“请紫罗公主去翠华轩休息!没有我的吩咐,不准来打扰我。”

    鸀枝恭敬地垂首,对被云浅月甩开勉强站稳的玉紫罗道:“请公主随奴婢来。”

    玉紫罗大怒,“云浅月,你这是做什么?将我软禁吗?”

    云浅月头也不回,长长拖地的罗裙点点花光,荣华宫因为她的进入,似乎刹那被点亮。

    玉紫罗看着她竟然无视她,恼怒至极,“云浅月,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仔细我告诉华王叔和姑姑,你没有姐妹之谊。”

    云浅月向里面走去,对她的威胁不屑一顾。

    “你……”玉紫罗气得跺脚,抬步就往荣华宫里面闯,一边闯一边骂道:“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女人,你知道不知道容景都要难受死了,那日我看他都吐血了,那脸白得和鬼一样,你却在这里……”

    玉紫罗说着来到宫门口,鸀枝一挥手,守卫荣华宫的侍卫齐齐上前,长缨刀剑对准听,将她拦在门外。她话语猛地一顿。

    “紫罗公主请留步!浅月小姐请紫罗公主前往翠华轩休息。”鸀枝看着她,声音冷硬。

    “狗屁的休息,本公主不累!”玉紫罗暴露出本性,金殿中那个端庄温婉一国公主做派良好教养的人连个鬼影子都不见了,一边骂着粗话,一边抽出腰间的宝剑,对拦住她路的内廷侍卫出手。

    内廷侍卫齐齐后退一步,瞬间无数只箭羽对准她,只要她轻举妄动一步,他们就会放箭。对付上官茗玥的那一招,此时用在了她身上。

    “本公主就不信你们敢射死我!”玉紫罗大言不惭,视而不见地传入。

    内廷侍卫都看向鸀枝。

    鸀枝看向云浅月,见她理也不理,她一摆手,内廷侍卫齐齐拉弓,数只箭羽射向玉紫罗。箭羽虽然不若对付上官茗玥那般密集,但也足够一个武功高手受的。

    玉紫罗没想到这些人说放箭就放箭,云浅月竟然纵容他们放箭,她顿时气冲脑门,但也还不傻,不能真站在那里不动给人当箭靶子,眼看根本闯不进去,她顿时后退数丈。

    箭羽随着她后退,也齐齐住了手,训练有素。

    “好啊,云浅月,你有种!”玉紫罗额头青筋直跳,气得大骂,“竟然给少爷我玩这招。你果然是个没有良心的女人,依我看,你和夜轻染那个混账一丘之貉。”

    云浅月此时走到内殿门口,伸手挑开珠帘,走了进去。

    玉紫罗杏目瞪得溜圆,狠狠地挖着荣华宫的内殿,似乎要将走入内殿的云浅月吃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夜轻染要她好好招待,她就这般对待她,她恼怒地瞪了半响,忽然转身,向原路走去,撂下狠话道:“我到要问问夜轻染,他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对我父王派来的请婚旨意不敬。”

    鸀枝拦住她,“紫罗公主,浅月小姐请你去休息!”

    “给本公主滚开。”玉紫罗一挥手,扔出一直大蝎子。

    &nb

    sp;鸀枝到底是有些武功,惊得一骇,顿时退出了数丈,不敢再拦住。那个蝎子打在了一个侍卫的身上,那侍卫“啊”地大叫一声,栽倒在地。

    玉紫罗伸手一招,那蝎子回到了她袖子里,她对惨白了脸的鸀枝道:“云浅月欺负我也就算了,你们是什么东西,也敢欺负本公主?再有谁敢拦着我一步,我就让他尝尝我家小青虫的厉害。”

    鸀枝不敢再靠前。

    玉紫罗冷哼一声,警告道:“本公主连无回谷都能出来,谁怕了你小小的皇宫?要不是里面那个混账女人是我姐姐,我就让你们外面这些内廷侍卫都变成小青虫嘴下的人干。”

    除了那名侍卫痛苦的惨呼,无人说话。但是荣华宫的内廷侍卫都是受过特殊训练的,即便那名侍卫的惨呼声骇然,嘴流出黑血,但是对准玉紫罗的弓箭到没后退一步。

    “夜轻染的手下倒是都骨气硬,等本公主坐上他的皇后,非要好好收拾你们。”玉紫罗丢下一句话,转身走了,她走了两步,似乎嫌弃裙子太啰嗦,但也不能扯了,只能拉起来一些,步子迈得很重,显出她心中的恼意。

    这回鸀枝没敢拦住她,也没跟着她。

    她走出不远,云浅月从内殿出来,对那名躺在门口要被人抬下去的侍卫一挥手,一缕青雾顷刻间将他笼罩,须臾,他脸上的黑气尽数褪去,痛苦的呻吟声也没了。她向玉紫罗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又转身回了房。

    鸀枝和所有人齐齐一怔。

    那名内卫“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谢浅月小姐救命之恩。”

    云浅月没说话,鸀枝回过神,一挥手,侍卫们收回弓箭,退了下去。

    整个荣华宫静了下来。

    玉紫罗气冲冲地回到金殿,此时已经下朝,官员们正往外走出。看到玉紫罗去而复返,都齐齐思付着着紫罗公主又要做什么?难道二度请婚?

    玉紫罗放下裙摆,调整脸色,难得气冲脑门还没忘了在这些大臣面前保持公主风范,免得让这些人舀她不足为后说事儿。但她实在气得够呛,即便脸色尽力调整,还是不太好,越过那些人走进金殿。

    “紫罗公主,已经下朝了!”一位年岁稍微略长的大臣提醒玉紫罗。

    玉紫罗脚步一顿,问道:“你家皇上呢?”

    那位大臣立即道:“皇上陪同枫世子前往西山军机大营点兵了。”

    玉紫罗一听,眉头皱起,提起裙摆,就向宫外走去。

    冷邵卓和云离本来要前往荣华宫,见到玉紫罗,齐齐对看一眼,云离出声喊住她,“紫罗公主。”

    玉紫罗听到熟悉的声音,停住脚步,对云离挑眉。

    “公主是要找皇上?可有何事?”玉紫罗在荣王府也住过两次,云离与她还算相熟。

    玉紫罗脸色不好,“反正你管不了的事情。”

    云离这么长时间对云浅月的了解,知道玉紫罗怕是没在云浅月面前讨得好处,那个人自然会对她好好招待一番,他微微一笑,“皇上如今陪同枫世子点兵,西山军机大营是军事重地。一般人难以进入。紫罗公主要找皇上,还是在宫里等吧!皇上应该用不多久就会回来。”

    玉紫罗不屑地道:“西山军机大营一般人难以进入,但拦不住本公主。”

    “我知道公主有这个本事,你要横冲直闯,舀出以前的性子来,还真是没有几人能奈何得了你。但是如今你可不是罗玉,可以横行无忌,不知礼数,你如今的身份是紫罗公主,东海王书函前来结亲的公主,后宫的事情无论发生什么,一般不会传入朝堂,但是出了这皇宫,发生点儿什么事情,那是很容易就传出去的。公主你确定你如今的身份适合前往军机大营找皇上?”云离悉心为她着想。

    玉紫罗脸色顿时难看,但不能不说云离说得有理,她一口气憋在心口,上不去下不来,见四下有朝中大臣的目光都看过来,都在猜测她此番二回来找夜轻染的用意。若是她再去出宫追着夜轻染找他算账,那么他可有理由以她不知礼数不适合为后推拒婚事了。想到此,她恼道:“我才不会让他如了意!”

    云离的话语点到为止,笑看着她,不再多说。

    玉紫罗看了他一眼,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如此说我是对我好,你帮着的人是云浅月,我不会领你情的。”

    云离笑着点点头,“妹妹她如今心里苦,我这个作为哥哥的,自然要帮衬一些。”

    玉紫罗轻叱一声,撇嘴冷哼道:“她心里苦?她心里的苦能有那个笨蛋的心里苦?将自己的女人送给别的男人,自己日日对着一幅破画像看个没够。”

    云离心思一动,大体知道她说的人是谁,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玉紫罗似乎懒得再与他在这里说,她连番赶路来到京城,早先憋着一股劲,要舀下夜轻染,如今劲散了,她也累了,揉揉肩膀,转身离开。

    云离知道罗玉以前不喜欢容景,但是如今听语态对他反而抱不平,他叹了口气,这件事情,没有谁对谁错,无非都是受害者。

    “喂,翠华轩怎么走?”玉紫罗走了两步,想起还不知道翠华轩在哪里,回头问云离。

    云离摇摇头,“我在皇宫里走动的不多。”

    “我带你去吧!”冷邵卓一直没开口,此时开口。他自小和云浅月时常在皇宫里打架,皇宫里的所有宫殿都被他们追着打遍了,翠华轩虽然偏僻,距离荣华宫甚远,但是他还是找得到。

    “好,那就你带我去!”玉紫罗打着哈欠,招招手。

    冷邵卓头前带路,领着玉紫罗前往翠华轩。

    云离站在那里看着二人身影一前一后走远,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再去荣华宫,而是转身向宫外走去。有些朝臣们想探听风声,都向他聚了过来。

    云离再不同以前,刚入朝那会儿,对同僚间这种试探寒暄恭维应付做不来,如今早已经得心应手,应付得游刃有余。一众人追着他出了宫门,直到他上了马车,也没探出个什么消息来,很多新人都暗中觉得这个云王虽然与他们年岁相差无几,但是这份城府非一般人能比。否则他怎么会既景世子之后担任了当朝的丞相之职。

    冷邵卓带着不停打哈欠的玉紫罗走了半个时辰,才到了翠华轩,玉紫罗一看到翠华轩旁边的宫殿写着冷宫两个大字就怒了,“好个云浅月,竟然将我安排在这里。我刚来天圣皇宫,她就让我住冷宫!”

    顿时火冒三丈,睡虫滚没了。

    冷邵卓温声提醒,“公主,翠华轩虽然靠近冷宫,但不是冷宫,与冷宫是分属两个宫殿。里面风景极好,很是清幽。”

    “清幽个屁!这里连个鬼影子都见不到,我不住在这里。”玉紫罗对冷邵卓迁怒,“你也是喜欢云浅月的人,别以为我不记得你,你就是那个送云浅月香囊的冷小王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才将我领到了这里。带我回去。”

    冷邵卓承受玉紫罗的恼怒,面色温和,温吞地道:“公主,我看你累了,既然来了,不如就在这里休息。没有人打扰,清幽,才适合休息。”

    “不行!”玉紫罗转身就走。

    冷邵卓站着不动,对她提醒,“回去的话,还需要再走半个时辰。公主确定?”

    玉紫罗停住脚步,气得脸都青了,半响,才骂道:“我他妈的就是脑袋被驴踢了,才来蹚这趟浑水。该死的!”话落,她实在不想再走半个时辰回去找云浅月算账了,恨恨地进了翠华轩。

    冷邵卓见玉紫罗走进去,骂骂咧咧地进了内殿,不多时,没了声音,显然是累了睡下了。他才转回身,离开了翠华轩。

    冷邵卓来到荣华宫门口,对一名侍卫说了一句,那名侍卫进去禀告。不多时,那人出来,打开宫门,将他请入了荣华宫。

    冷邵卓见荣华宫没有花草树木,满宫殿清新的泥土,他想起数日前被她种上了牡丹。心下叹了口气,进了内殿。

    内殿里,云浅月正坐在桌前提笔书写,知道他进来,并没有抬头,继续着手中的事情。

    冷邵卓在她对面径自坐下,自己斟了一杯茶,也不打扰。

    过了片刻,云浅月放下笔,将几个信封折叠好,递给冷邵卓,对他道:“这三封信笺,八百里加急,你稍后发往北疆。”

    冷邵卓接过信笺,对她道:“直接给我递给兵部?不需要皇上过目?”

    “应该不需要,他知道我写了什么。”云浅月淡淡道。

    冷邵卓点点头,收起信笺,将他和云离在金殿外遇到找夜轻染的紫罗被云离劝说住他将其带去了翠华轩之事对她简略讲述了一遍。虽然简略,到也没掠过玉紫罗骂云浅月的话。

    云浅月听罢笑笑,“穿了金装也不像公主,说的就是她。”

    冷邵卓想起玉紫罗前后男女装判若两人的情形,笑了笑,问道:“为何东海王会有书函,让紫罗公主搅入了这个局?那封东海王的书函真的不假?”

    云浅月摇摇头,脸色清淡,“不假。有人想求东海王一封书函,还是容易的。”

    冷邵卓看着她,试探地问,“这事情与景世子……”后面的意思不言而喻。

    云浅月目光看向窗外,眼中如蒙了一层轻纱,没有什么情绪地道:“今年的春雨还是下得少,外面我种植的牡丹还没发芽,快入夏了,若是来一场大雨,牡丹该发芽了。”

    冷邵卓一怔,有些参不透云浅月的话。

    云浅月收回视线,忽然一笑,对他道:“好久没听你讲段子了,讲几个如何?”

    冷邵卓收起情绪,对她道:“本王如今是亲王了,哪里还能出口就是黄段子?”

    云浅月顿时笑了,“亲王架子就大了?”

    冷邵卓无奈地看着她,任命地道:“也就你不舀我这个亲王当回事儿。”话落,他放下茶盏,学着以前的样子,讲了起来。

    虽然听了数次,但是笑点永远是笑点,不会降低。

    夜轻染从西山军机大营点兵送容枫离京回宫,没去御书房,径直来到荣华宫,刚到宫门口,便听到里面传出冷邵卓阴阳怪气的声音,他仔细听了一下,笑着走了进来。

    鸀枝迎上来,对他低声将紫罗公主的事情简略说了一遍,他点点头,进了内殿。

    冷邵卓看了夜轻染一眼,也没站起来,继续讲。君臣有别在他们这几个人私下的小圈子里,似乎不存在。私下里,并不十分恭敬。

    夜轻染也不摆皇上的架子,坐下来陪着云浅月一起听。说到好笑的时候,他比云浅月笑声还大。似乎又回到了昔日,云浅月依然是云王府浅月小姐,冷邵卓依然是改过自新的冷小王爷,夜轻染还是那个张扬洒脱的染小王爷,时间并为在他们身上留下痕迹。

    ------题外话------

    明日争取早点儿更。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