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十六章 扬眉吐气

第十六章 扬眉吐气

    容景淡淡看了魏章一眼,没说话。

    魏章垂下头,不赞同地对云浅月道:“大将军,行军打仗,最忌讳急功冒进,如今十万大军从京城驶来,人困马乏,疲惫不堪。而凤凰关内早有准备,粮草充足,人力充沛。岂能如此急迫地攻占凤凰关?百害而无一利啊。”

    “魏总兵说你们人困马乏,疲惫不堪,是这样吗?”云浅月回头清声问身后。

    “不是!”十万士兵人人士气高昂。

    “如果即刻攻占凤凰关,有没有力气?”云浅月又扬声问。

    “有!”士兵们齐齐高喊,士气如虹。

    魏章一怔,不敢置信地看向云浅月身后,就他所知,云浅月点兵到如今,穿过青山谷赶路,不过五日就来到了青山城,理当所有士兵都人困马乏才对,可是如今这十万大军人人气色极好,完全看不出疲惫不堪的样子,甚至看起来竟然还人人显得兴奋,令他甚是惊异。

    他有探子早先禀报,说景世子妃这个兵马大将军竟然和十万士兵一起唱山歌行军。山歌一路唱来青山城,这是从来没有的新鲜事儿。明明应该是铁血肃杀的军队,被她弄得如春游。心中对她便不满轻视几分,觉得当今皇上真是对她太过纵容,竟然连兵马大将军出兵南梁这等军国大事都开玩笑。可是如今见了她,黑马紫衣,身姿笔挺端正地坐在马上,气息沉着,面容冷静,令他的不满和轻视都被打回了肚子里,竟然心生敬畏,不敢造次。

    这时,他才想起关于面前这个女子的传言。据说她伪装十年,不惧先皇,不畏今上,且令景世子甘愿和皇室争锋,毁其婚约迎娶,关于她的传言,从来就没少听过。想着这个是一个连先皇、当今皇上都不怕的人,他心下立即谨慎了一份。

    “我的士兵都愿意即刻攻关,魏总兵还拦阻吗?”云浅月见魏章不说话,挑了挑眉。

    魏章立即垂下头,“在下不敢拦阻大将军,大将军出兵南梁,青山城边境百里之内的军将都听候大将军调遣指派,在下身为青山城总兵,自然也听候大将军调遣。”

    云浅月卷着马鞭缠在手上绕圈圈,闻言目光沉静地看着魏章,片刻后,她清声道:“既然如此,魏总兵率领青山城十万兵马在我后方观敌瞭阵吧!”话落,她对后面一摆手,“继续行军。”

    十万大军通过青山城而不停歇,穿过街道而过。不多时,便出了青山城,驶向凤凰关。

    魏章看着十万大军当真去攻城,他老脸变幻了一阵,招来身后一人,低声吩咐,“立即传信回京给德亲王爷知晓此事。”

    “是!”那人连忙下去了。

    魏章手下的一位幕僚凑上前来低声道:“总兵,这景世子妃今日当真能攻下凤凰关?”

    魏章摇摇头,“有景世子跟着,此事未可知。我刚刚得到消息,明太后和云王妃五百人的队伍昨日竟然在八荒山拦截住了顾少卿的三十万兵马。顾少卿本来今日该到凤凰关,可是偏偏晚了一日。这一日时间若是真能被景世子妃利用上的话,拿下凤凰关,那么便将顾少卿阻拦在凤凰关外了。”

    “五百人的出使队伍怎么能拦得住三十万大军?”那位幕僚一惊。

    “我也不信,可是就拦住了。”魏章低声道:“顾少卿拿下了出使的队伍,皇室隐卫护送的五百人一人未活。明太后和云王妃被顾少卿命人捆绑在了营帐中。”

    “两方交兵,不伤来使啊!顾少卿他怎么敢?”幕僚又是一惊。

    “他是顾少卿,不按常理出牌,没什么不敢的!”魏章摆摆手,“走,我们去点兵,给景世子妃观敌瞭阵。看看她是否真有本事拿下凤凰关。”

    “总兵,只是观敌瞭阵?”那幕僚疑惑地问,“不要总兵出兵相助?”

    魏章点点头,“若是这一战赢了,她便能坐稳这个大将军,若是输了,那么弹劾的奏折会将御书房堆成山,皇上即便性情刚硬,也抵不住王爷和满朝文武死谏,一纸诏书就能召回去她问罪。她从今以后再不敢放肆张扬,让她知道,女人终归是女人,还是在家里绣花比较好。领什么兵,打什么仗?皇上让她刺伤,那是纵容她。”

    那位幕僚点点头,还是压低声音道:“总兵,您忘了,还有景世子呢。”

    “没忘!”魏章摇头,脸色昏沉,“景世子也是纵容他的女人。红颜祸水,祸国殃民。多么有本事的男人也难免被女人误终生。”话落,他翻身上马,前去点兵。

    那位幕僚跟在他身后。

    出了青山城五十里,云浅月勒住马缰绳,拿出一张手绘的凤凰关和青山城方圆百里的地形图,看了一眼,清声道:“如今响午,我要入夜时分便拿下凤凰关。”

    十万士兵无人说话,都看向前方隐隐的巍巍雄关。虽然凤凰关在去年遭遇了水患,但是经过南梁太子修葺,虽然不复当初风貌,但也是一大雄关,不容小视。两侧山峦盘踞,中间只有凤凰关一道大门,别无进关之路,强攻的话,凤凰关十万兵马,他们也是十万兵马,如何能半日攻下凤凰关?他们心中不由疑惑这可能吗?

    “现在开始点将。”云浅月调转马头,回头看着身后的十万大军。

    听说点将,人人顿时肃穆。

    “凤凰关虽然是天险,但天险也有利弊。”云浅月将手中的图纸摊开,面向所有士兵,“凤凰关两侧是绵延山脉,中间是正关。人人都以为凤凰关只有一条路,错。他进关其实有三条路。”

    众人闻言都睁大眼睛看着她手中的纸,那纸虽然小,但是在阳光打照下,前面数十排的士兵还是看得清楚,数名将领参军、副将、中郎将等自然看得清楚。都纷纷疑惑。

    “这里是凤凰关,这里是天水崖,这里是朱雀峰。”云浅月手指一一指在图纸上,声音清亮,“天水崖有一条沟壑,朱雀峰有一条山洞。天水崖的沟壑距离这里三十里,进入蹒跚谷,劈开一面类似于佛像的巨石,便可以进入山谷,不过山势陡峭,需要攀山的绳索和爬墙索。还有吊钩。可以由此进入凤凰关内。而朱雀峰的山洞在一棵合抱着的老榕树后,同样劈开一大块类似于螺旋状层叠的巨石,可以进入山洞。山洞走大约三里,是一面湖,那湖通护城河。从底下游过,就进了凤凰关。”

    她话落,顿时响起一片抽气声。

    云浅月放下地形图,看着面前的十万大军,“所以,就需要兵分三路。一路走天水崖的沟壑,一路走朱雀峰的山洞。走天水崖的沟壑需要翻山越岭的技巧,需要攀山锁,能耐得住攀爬,走朱雀峰的山洞需要会水。另外一路有正面攻城。形成三面包抄之势。”

    “大将军,我和手下的弟兄们翻山越岭最拿手,走天水崖让我去吧!”张沛大声道。

    “若说翻山我不行,张大憨没问题,但若是水里功夫,十个他也不是我的对手。大将军,朱雀峰让我去吧!”韩奕也大喊。

    云浅月目光落在二人身上,如今十万兵马里面的副将,参将,校尉等官职都是从西山军机大营选拔出来的,张沛和韩奕虽然有自己的弟兄,但是他们也是新兵,没有军功,自然不是军官。她看了二人片刻,见二人眼神迫切地看着她,她清声道,“这一战,只准赢,不准败。关键就在于这两路兵马进入凤凰关后与正门攻打的我里应外合。你们确定你们真能行?”

    “确定!”张沛大喊。

    “我可以立军令状。”韩奕也大喊。

    “对,老子也可以立军令状。”张沛一着急,老子又冒了出来。

    云浅月偏头看向容景,容景对他点了点头,她清声道:“好!那我就相信你们。”

    张沛和韩奕齐齐一喜,差点儿蹦起来。

    云浅月看着二人,话音一转,面色清寒,语气分外冷冽,“这两路兵马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一个时辰后,你们必须进入凤凰关,与我里应外合。若是做不到,你们便不必活着了。”话落,她吩咐凌莲伊雪,“你们过去,给他们立军令状。签字!”

    “是!”凌莲、伊雪拿着军令状走了过去。

    张沛和韩奕毫不在乎地大笔一挥,签了军令状。

    凌莲和伊雪将军令状拿回来,云浅月看了一眼,轻声道:“我给你们每个人各两千人。你们现在点齐人,出发吧!”话落,她随手扔给二人一人一枚信号弹,“你们进城后,以这两枚信号弹做信号。”

    “是!”二人兴奋地接住信号弹,揣进怀里,开始点人。

    不多时,每个人各点了两千人,云浅月一摆手,二人各自带着人离开了。

    “我们继续行军,到凤凰关下。”云浅月吩咐一声,调转马缰。

    大军继续前行。

    容景和云浅月依然端坐在一匹马上,清风出来,紫衣白衣纠缠一处,这风景已经被身后的士兵所习惯。

    依照云浅月的算计,五十里地,一个时辰,正好到了凤凰关下。

    凤凰关总兵于去年天水崖水闸崩塌之后,他一人幸免于难,但觉得愧对南梁王器重,自刎于御前谢罪,他死后,南梁王厚葬,重新任命了朝中一位重臣,这位重臣上任不足三个月,便在除夕之夜,南梁五位皇子发动兵变中受到牵连,当初五位皇子是以大皇子和三皇子为首,五皇子、七皇子、八皇子为次,被顾少卿一举粉碎,当初朝野震动,大皇子和三皇子,五皇子、七皇子、八皇子被圈禁。那凤凰关总兵是大皇子的人,南凌睿当初已经登基为帝,法外开恩,将他革职发配,派六皇子前来镇守凤凰关。

    所以,如今镇守凤凰关的还是六皇子。

    南梁王子息十六人,南凌睿排行第四,和六皇子、十皇子乃是皇后所生,算是一母同胞。当然,南凌睿虽然不是云暮寒,但因为有他娘的关系,也是亲表兄弟。所以,算起来这六皇子和如今在南梁的云暮寒一母同胞,是他的亲弟弟的,那么算起来也是她的表哥。

    六皇子到凤凰关后,秉承南凌睿治水时的治理政策,严守凤凰关,倒是半丝错没出,也是个尤才华的。

    云浅月去年去南梁帮助了叶倩之后,又去南梁帮助唤醒舅舅,以楚夫人的身份见过南梁的一众皇子,当然也包括六皇子。当时她急着回去见容景,和那些皇子都接触的不多,所以,到谈不上多了解。

    但是无论如何,她只知道一点,今日这六皇子,不能杀。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容景低头看云浅月。

    云浅月收回思绪,对他笑了笑,“我在想着,会不会今日凤凰关的城墙上再出现南梁国师。十五年前,他一人之力大败了天圣十五万兵马,如今十五年后,我带十万兵马前来,不知道他还来吗?”

    容景笑了一声,“十五年了,南梁国师嘛,也老了。估计不来了。”

    云浅月挑了挑眉,忽然回头看向身后,“蓝监军,你说呢?”

    “据说十五年前,南梁国师虽然大败了天圣十五万兵马,但也受了重伤,险些丢了一条命,自此后落下了病根,如今在南梁不过是个挂名而已。”蓝漪道。

    云浅月点点头,笑了笑,“但愿他不来吧!否则的话,难免是一场血战了。”

    蓝漪看了她一眼,见她似乎也就说说,云淡风轻,面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她不再说话。

    距离凤凰关城门还有五百米,云浅月勒住马缰,对身后一摆手,士兵们顿时止住脚步。

    云浅月看着眼前的凤凰关,只见城墙上人影憧憧,其中一人一袭墨绿锦袍,容貌隐约熟悉,正是六皇子。他手中拿着一个行军用的瞭望镜正在向下观望。他身旁左右身后都是凤凰关的一众将领。

    “天圣没人了吗?竟然派一个女人来攻城?”六皇子的声音此时响起,语气分外嘲笑。

    他话落,凤凰关城墙上顿时响起哄然大笑。

    “那是景世子吗?怎么坐在女人的屁股后?”六皇子言语嚣张,更加嘲笑道:“我当景世子受天下推崇,该是何等的倾世风华?今日一见,原来也不过如此,躲在女人身后,沽名钓誉!天下人估计都被你这女人似的容貌给迷惑了。”

    凤凰关城墙上又响起一阵哄笑,但是哄笑声明显不如刚刚大,显然还是忌讳容景。

    容景轻笑了一声,看着城墙上的人,并没有说话。

    “大将军,攻城,杀了他,竟然敢侮辱景世子。”后面有士兵愤怒地大喊了一声。

    “对,攻城!杀了他。”士兵们一起高喊。

    “原来景世子不止有女人缘,也有男人缘。”六皇子站在城墙上,冷笑地看着下面,“不知道我南梁的第一小倌怜怜若是和景世子站在一起,可能较出个高下?”

    “大将军,快下命令!”士兵们大怒他竟然将容景和小倌相比,更是人人愤怒。

    “快下命令!杀了他!”所有士兵喊声震天。

    盖过了凤凰关城墙上六皇子的说话声。

    容景依然没说话,淡淡地笑着,似乎并没恼怒。

    云浅月眯着眼睛看着六皇子,听着身后士兵高喊声,恨不得不等她下令,便要冲上去。她任他们喊了片刻,才对身后一摆手,震耳欲聋的声音戛然而止。她对凌莲道:“给我一把弓箭。”

    凌莲立即拿过一把弓箭递给她。

    云浅月接过弓箭,和容景微微错开些身子,拉弓搭箭,对准六皇子。

    “你们说她能射中本皇子吗?”六皇子清楚地看到云浅月拉弓搭箭,心下也惊异于下面的士兵即便被激怒,依然保持队形,也惊异于云浅月轻轻一个手势,便没人再喊一声,军纪军律不差于顾少卿日夜训练的魔麓山大营的铁骑。但他依然不改颜色,笑着问左右。

    “六皇子,听说景世子妃武功很高。”一位副将压低声音道。

    “据说南疆叶女皇在天圣新帝登基那日刺杀是她救了新帝,后来她竟然闯入金殿刺伤了天圣的皇上。后来叶女皇埋伏人刺杀,她又救了景世子。”一位幕僚也低声道。

    “哼,叶倩刺杀那是顾忌和夜轻染的旧情难忘,哪里会下了狠手?而她闯入金殿刺杀夜轻染,夜轻染不是半丝抵抗也无吗?不见得是什么本事。而叶女皇埋伏了五百人就让容景无还手之力,他也不是多厉害,她赶去救人,顾忌捡了个尾巴,成了她的功劳了。”六皇子轻叱,声音不低,凤凰关下也能听得清楚,“天圣没女人了吗?所有人都宠着这么一个女人?竟然让她来征战开玩笑。当真可笑!”

    她话音刚落,云浅月手中的箭“嗖”地射了出去。

    “保护六殿下!”六皇子身边的人高喊一声,齐齐架起盾牌。

    可是那一支箭根本就没够到凤凰关的城墙就掉在了半途中,看起来绵软无力,连落地的声响都是“啪”地一声,没大响动。

    凤凰关上面的人一见,齐齐一怔,六皇子甩开盾牌,哈哈嘲笑,“果然是女人,就这么点儿的本事!”

    云浅月身后的十万士兵都不敢置信,尤其是西山军机大营那五万兵马,他们可是亲眼见识到了景世子妃点兵时,一把玉剑刺穿了铁皮大鼓。那十个大汉合在一起怕是都劈不开。可是如今……难道景世子妃剑术很好,而箭术太差?

    “再拿一支箭来。”云浅月又道。

    凌莲又递给云浅月一支箭。

    云浅月再次拉弓搭箭,对准六皇子,她的动作极其标准,看那做派甚是认真,眼中只有目标,仿佛被她盯上的人,怎么也跑不了。须臾,“嗖”地一声,箭再度向六皇子飞去。

    凤凰关上再度响起“保护六殿下”的声音,紧接着盾牌架起,挡住了六皇子。

    箭羽再度“啪”地掉在了地上,同样的绵软无力。

    “我看你还是回去绣花吧!一个女人领什么兵?打什么仗?干爷们儿的事儿,简直笑话。”六皇子放肆地嘲笑,“日日看着景世子这副容貌,不颠鸾倒凤,偏偏出来领兵吃苦,这可不是你们玩情趣的地方。”

    “再拿箭!”云浅月不理会他的话,对凌莲道。

    凌莲又递给云浅月一支箭。

    云浅月再次拉弓搭箭,对准他,“嗖”地一声,箭再度向六皇子飞去。结果与前两次一样。三支箭并排地落在了一起,像是亲哥三。

    这回,凤凰关上面所有的人都哄然大笑。

    六皇子嘲笑大喊,甚是放肆不屑,“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丢人现眼!回去吧!”

    “回去吧!回去……”南梁的士兵都笑着赶人,早先的紧张都放宽了心。

    天圣的兵马也都觉得这三箭连人家的城墙都够不到,实在泄气,对于南梁士兵的嘲笑,心中是又气又怒。都看着云浅月,气怒中露出哀怨。

    “给你家大将军再拿一支箭。”容景终于开口,声音似乎含了一丝笑意。

    凌莲这回抱来箭筒,递到马前。

    容景亲手拿起一支箭,递给云浅月,温柔地笑道:“这回准一些。”

    “好!”云浅月接过箭,对他一笑,须臾,对城墙上的六皇子同样一笑,六皇子看得清楚,一呆,她拉弓搭箭,没有半丝停顿,箭“嗖”地冲着他飞了出去。

    快如闪电,犹如离弦。

    南梁士兵的笑还没收起,眼前一闪,“叱”地一声,箭刺破肉体的声响,六皇子中箭,身子向地上倒去。

    “六殿下!”南梁士兵齐齐惊呼,最近的护卫连忙扶起他。只见他一见正中心口,顿时人人惊骇。

    天圣士兵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终于扬眉吐气。

    云浅月放下弓箭,狡黠地对容景笑道:“你早给我拿箭,我早就射中他了。”

    容景轻笑,温柔地看了她一眼,笑道:“是啊,下次我记得早一些帮你拿箭。”

    云浅月点点头,这时,凤凰关内有两枚信号弹飞向上空,她面色一怔,清声冷喝,“击鼓!即刻攻城,拿下凤凰关!”

    ------题外话------

    亲爱的们,看到激情没?我们的小月可爱不?O(∩_∩)O~

    积攒到月票的亲,别留着啦,快点儿爱我…~(@^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