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三十五章 收复江山

第三十五章 收复江山

    蓝老家主和容景一席话落,凌家门前静寂无声,十里桃花林依然狂风呼啸。

    半个时辰后,十里桃花林呼啸的风忽然停了,整个桃花林再不复早先样貌,一株株桃树成了一株株光杆,本来开得妖娆的桃花被碾成了碎末,厚厚地铺在地上。

    十里桃花林本来如屏障一般,一眼望不出去,如今能一眼望到头。

    林子正中央站了一个人,天青色锦袍,风姿秀逸,正是夜天逸。他面色一如既往,身上半丝刮痕未有,完完整整地站在那里。

    蓝老家主和他身后的众人一喜,齐齐对着夜天逸奔了过去。

    容景站着不动,见夜天逸目光向他看来,对他淡淡一笑。

    “他倒是福大命大!”风烬哼了一声,对容景挑眉,“你确定就这么让他们过去?”

    “过去又能如何?结果还不是一样。”容景笑了笑。

    风烬翻了个白眼,继续看向十里桃花林,光秃秃一片,他骂了一句,“辣手摧花!”

    容景不再理会他。

    不多时,蓝老家主和一众人等到了夜天逸面前,蓝老家主看着夜天逸,停住脚步,小心翼翼地试探问,“安王,你……没事儿吧?”

    夜天逸看了他一眼,刚要说话,忽然身子轰然向地上倒去。

    蓝老家主一惊,立即伸手扶住他,但他毕竟年岁大了,紧张之下,连武功也不堪用处,与夜天逸一起向地上倒去。幸好有跟来的人立即扶住他,才免于二人都栽到地上。

    “这……这怎么回事儿……”蓝老家主颤抖地看着夜天逸,他刚刚还如正常人一般的面色此时白如霜纸,被人扶住,生死不知。

    众人也都惊骇地看着夜天逸,这种结果他们已经预料。十大世家的十里桃花林阵法集结了百年前十大世家布阵高手布置,一旦开启,万物摧毁,更何况是人之肉体凡身?

    “快,快给他看看……”蓝老家主失了方寸,夜天逸毕竟是蓝家的支撑,他今日若是死在这里,那么他们自然不是容景的对手。

    有懂医术的人立即上前去探夜天逸鼻息,惊喜地道:“老家主,安王还活着。”

    蓝老家主忽然大笑,激动地道:“我的外孙,他自然有本事,如何扛不住这十里桃花林?活着就好,活着就好!”他一时也顾不得喜形于色在人前失态了,连忙道:“快给他把脉。看看伤在何处?”

    夜天逸外面无一丝伤痕,显然是伤在内腹了。

    那人立即给夜天逸诊脉,刚触到他脉搏,手一缩,退了回来,脸色一时间比夜天逸的脸还白。

    “怎么样?”蓝老家主看着那人,他是十大世家有名的医者,不敢说活死人,肉白骨,但是一般情况下也是药到病除,此时让他这般神色,他顿时觉得不好,笑声也停了,紧张地看着那人。

    那人又颤抖地将手放在夜天逸脉搏上,片刻后,他对上蓝老家主希意的视线,他不忍地道:“回老家主,安王……奇经八脉被诊断,勉强有一口气支撑着……大罗神仙来了,怕是也救不活。”

    蓝老家主闻言,顿时眼前一黑。大喜大悲,莫不如是。

    “就没有办法能救了?”片刻后,蓝老家主看着那人颤声询问。

    那人摇摇头,忽然,他眼睛一亮,回头看了一眼,随即又暗了下去,低声道:“若是景世子相救的话,安王也许能活命。”

    “他怎么可能救?”蓝老家主声音顿时拔高。

    那人沉默,不再说话。

    众人闻言齐齐回身看向凌家门口的容景,只见他一袭十金一寸的墨云彩沉香锻,端得是尊贵荣华,人人都觉得头顶上的天暗了暗。百年前十大世家布阵高手设置的阵法都能被他更改了布置,安王都不是他的对手,又有谁能是他的对手?他们这四大世家今日若是反抗的话,也许真的会尸横遍野,血染这十里桃花林。他既然敢杀安王,又怎么会救?也许是迎合众人的心声,明媚的天空骤然铺满了一层阴云,遮挡了阳光,众人的身上都被天色罩上了一层昏暗。不多时,一阵风吹过,吹起地上的桃花碎屑,转眼间,细雨密集而至。

    这是今年春天的第一场雨,雨半风至,风随雨来。

    细细密密的雨打在众人的脸上,蓝老家主和众人的心齐齐凉了凉。

    凌家门口,青影已经拿了一把伞遮在了容景头上,其余家主的随侍也各自拿了伞给自家的家主,细密的雨打在伞上,发出噼啪的声响,寂静中,分外清晰。

    不多时,蓝老家主和蓝家的人以及躺着还有一丝气息的夜天逸都已经被雨水淋湿了个透。冰凉的雨也不足以洗刷他们心中蒙上的灰尘。

    过了许久,容景淡淡的声音飘出伞外,“蓝爷爷,还打吗?”

    蓝老家主猛地抬头看向他,容景长身玉立站在伞下,油纸伞下一片暗影,细密的雨中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但是他可以想象出,他的脸上一定如楚容寻常一般面无表情,如容景寻常一般云淡风轻。他猛地又咳嗽起来。

    是打还是不打?

    是真的鱼死网破,破釜沉舟,还是将他和蓝家以及他身后的三大世家一起归顺他?

    是血溅三尺,血染地面上的桃花碎屑,还是背弃和夜天逸、夜轻染的约定,倒戈夜氏,归顺荣王府?

    死和归顺都不是他想的,他老了,可以死,但是他不忍举族被倾覆,无一人可活。蓝家的那一支六年前已经被夜氏的先皇灭门了,如今若是再倾覆的话,可就是连根基子孙也无了,可对得起几百年前的诸位列祖列宗?

    他当不起这个灭族之罪!

    剧烈的咳嗽声响彻在十里桃花林,似乎要连心肺都咳出,比早先在凌家门口的那一阵剧咳更甚。似乎无休止地咳嗽下去。

    给夜天逸把脉的那人忍不住从怀中掏出一颗药,递给蓝老家主。

    蓝老家主挥手拂开,强力地压住口中的血腥,对容景道:“我老头子还是那句话,你若是得到你要的,必须要拿出让我老头子保全四大世家信服的价值!若不如此,我等今日就血溅这十里桃花林,也在所不惜。大不了我泉下去找列祖列宗请罪!”

    “您可以去泉下找蓝家的列祖列宗请罪?但是苍家、伊家、华家的几位爷爷世伯们难道也和您一样的想法?”容景挑了挑眉梢,目光看向蓝老家主身后,“四大世家,每一大世家千余性命,白白牺牲,可是值得?”

    蓝老家主身后那些人闻言面色齐齐一变。他们归顺夜氏,顺服夜轻染,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为了夜皇室举族覆灭的下场。这个下场他们当不起。

    “你少挑拨离间!”蓝老家主闻言气怒地喝斥容景,“蓝漪离开时,不止带走了蓝家的武功高手,也带走了其余三大世家的武功高手,苍亭更是为天圣新皇效力于天圣西南的泥沼林。四大世家已经同气连枝。岂是你一句值不值能言说的?”话落,他回头看向众人,“你们站出来说说,我们四大世家若是倒戈了,外面那些人会有何下场?留下的子孙里面有几个扶起个的?让他们六大世家以后压制,骑在头上,与其窝窝囊囊地或者,是不是到不如都死了?”

    他身后的众人无人说话,也觉得蓝老家主说得有理。他们归顺了容景,新皇如何会放过四大世家在外的子孙?蓝漪、苍亭、华舒等人都得死。他们能苟活下来,又岂会不被六大世家骑在头上?再不得翻身?他们本来都是世家名门,都有世家筋骨,百年前一起起步,后世子孙若是差了那六大世家许多的话,他们还有何颜面活着?生不如死。

    “蓝爷爷此言差矣!”容景轻轻一叹,“十大世家本来百年前同气连枝,后来渐生分歧,各自生疏也各谋算计了,如今只不过恢复百年前。十大世家合为一家而已。又何谈折了四大世家的筋骨,骑在头上之说?”

    “无论你说什么?我总之不信你!要么你就放马过来,将我老头子先杀了,不过是你出手轻轻一下的事儿,反正我老头子也没抵抗你的能力?要么你就给我们这四大世家一个保证。”蓝老家主看着容景,一口咬定要他拿出值得信服的价值。

    因为蓝家毕竟不是凌家,背弃夜氏新皇的代价太大,大到他们承受不起,若是他收服了他们不管的话,蓝家和四大世家牵涉新皇的事情太深,他们恐怕反噬,到时候不死在他手里,也是死在新皇的暗龙隐卫下。那又有何区别?还会被安上一个乱臣贼子的罪名。

    “刀都架到了脖子上了,还准你有谈条件的筹谋?相信就爬过来,不相信就自杀吧!”风烬懒得再看蓝老家主一副打着忠心夜氏的幌子却满腹算计的强硬,不耐烦地吼了一句。

    蓝老家主顿时大怒,“风家娃子!你才长了几根毛,就胳膊硬了不将我看在眼里?我为了保住祖宗留下的举族血脉,有什么不对?你当我蓝家是你风家?风家去年若不是死了你哥哥,也轮不到你站在这里?”

    风烬冷叱一声,“那是他没命!风家将我请回来的,就像你如今死皮赖脸仗着一张老脸皮要别人一个保证一样。世家大族,外面看着光鲜亮丽,有筋骨体魄,背后里还不是筹谋算计!有本事你就别谈条件?直接抹脖子,我才不会觉得你倚老卖老,赞你英勇,去你坟头上烧两柱香。”

    蓝老家主气急,伸手指着风烬,一口血喷了出来,早先有人扶着没栽倒,后来他挥开了人,此时终于“砰”地一声栽到了地上。

    “老家主!”他身后的众人一阵惊呼,齐齐上前扶住他。

    风烬撇撇嘴,还说风凉话,不屑地道:“果然老了,几句话就搁不住,还配说提剑玩命?别笑死人了!”

    蓝老家主想张口说什么,眼前一片发黑,没说出来,只能靠在那扶住他的人的怀里。

    “别的没见你长进,这一张毒嘴倒是长进了。”容景瞥了风烬一眼。

    “跟你学的!”风烬哼了一声。

    容景笑了笑,忽然抬步向十里桃花林内走去。青影立即撑着伞跟在他身后。风烬、莫离、凌墨等人见容景向前,他们也齐齐跟在他身后,一行人进入十里桃花林。

    脚踩在桃花碎屑上,软软的,如女子的手。

    容景忽然很想云浅月,想到他离开时,她依依不舍的眼神和纠结在一起的眉眼,想起她第一次来十里桃花林时的情形,他说“我的妻子”,她虽然也被惊了一下,但嘴角眉眼都弯成了一弯月牙的模样,想起春年那日,云团锦被,红烛春泥,她雪白的肌肤如锦缎一般,温柔地在他身下,想起……

    他强制命令自己不准再想下去……

    明明才来到十里桃花林两日,他却已经想她入骨。一旦想起他是被上官茗玥带走,她那双带笑的眼也对他笑,对他嗔,对他怒,对他狡黠地说着俏皮的话,翻眼皮无语的模样,以及打着小算盘滚动的眼珠,他就恨不得再不理此间事,飞奔去找她。

    上官茗玥……

    他磨了磨牙,脚步不由得加快,忽然没有了逗弄蓝老家主的心思。

    青影似乎感受到了容景心中所想,也跟着加快脚步,二人衣袂如飞。后面风烬翻了个白眼,其余人都讶异一贯从容优雅的楚家主为何突然间有了急迫?难道怕蓝老家主死了?但是想想又不对?他除了景世子妃,又何曾怕过谁死?

    一时间都疑惑不解。

    见容景走来,他脸色不好,第一次见到身为楚家主的他喜怒形于色。他从来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蓝老家主身边拿不定是否他要出手,围着的人不由得齐齐后退了数步。

    蓝老家主悠悠地睁开眼睛,老眼一片黑灰。

    容景来到蓝老家主面前站定,看了夜天逸一眼,对身后吩咐,“将安王带下去!”

    青影立即将伞交给身后的风烬,上前抱起夜天逸。

    风烬不甘愿地接住伞,给容景遮住雨。

    蓝老家主大喊,挣扎着要站起来去拦,“楚容,你要做什么?”

    容景淡淡看着他,并不说话。

    “你们上前,给我拦住他。安王岂能落在他手中?”蓝老家主对身后人命令。

    众人想上前,但是脚步却怎么都迈不动。这一刻,他们才真正地觉得这是荣王府世子,不单单只是楚家主。他“尊比天子,雅盖王侯。”,先皇对他又恨又无可奈何,只能礼让三分,新皇也拿他莫可奈何。他们站在他面前,就如云端与尘泥,连对他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青姨带着夜天逸离开了这处。

    蓝老家主也知道容景的气势,虽然闲闲散散站在那里,却是高山压顶,连他这个见惯了风雨执掌一生的老人都在他面前矮了半截,更何况其他人?他脸色分外难看,“安王已经再无活路,你难道非要他尸骨全无?”

    容景淡淡道:“安王如何,是死是活,还是尸骨全无。蓝爷爷就不必理会了。”话落,他看着他,气息瞬间居高临下,“蓝爷爷不就是想要我一个保证?保蓝家等四大世家和站在我身边的六大世家一般屹立不倒吗?好,我就给你一个保证。”

    蓝老家主看着他,他身后的众人也都看着他。

    容景伸手入怀,掏出一个玉扳指,轻轻地戴在手上,玉扳指正对着蓝老家主和众人的方面现出“慕容”两个字,虽然极小,但是极为清晰。

    慕容……

    百年前的前朝王室姓氏,慕容氏太子失踪,慕容皇后、皇上先后死去,慕容氏江山没落,慕容一族被废了姓氏,天下再无人叫慕容的姓,已经消失了一百多年,如今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而且在容景的手中,如何能不让人惊异?

    蓝老家主忽然激动地颤声道:“给我,将那个给我,我看看……”

    容景本来戴在手上,闻言随手摘下来,扔给了他。

    蓝老家主推开扶住他的人,颤抖地接住那只板着,来回看了一遍,半响才喃喃地道:“是这个扳指,这是百年前慕容历代皇上佩戴的扳指,这条纹一样,是前朝密刻的手法,是……”他说到前朝,忽然住了口。

    这一席话,已经足够让他身后不知道这个扳指作用的人齐齐惊骇。

    “你……你是……”蓝老家主惊骇地看着容景。

    容景淡淡一笑,“蓝爷爷认识这个东西就好!我拿出这个东西,给你个保证,你如今可是信了?”

    蓝老家主似乎是惊住了,“百年前先祖荣王……荣王他协助夜氏,收复江山,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是……慕容氏的后人?”

    “百年前先祖荣王悲天悯人,不忍战乱了多年的国土再起兵战,生灵涂炭,成全了夜氏一番算计,放弃所爱的女子,让他坐稳了江山。”容景淡淡的声音含了一丝嘲讽,“荣王府的人向来大爱于天下子民,隐匿百年,帮助夜氏守护江山,又有什么不可能?”

    蓝老家主顿时失声。

    “十大世家的先祖,其实是几百年前慕容氏扶持起来的人,与慕容氏一起繁荣百年。百年前始祖皇帝夜卓兰要拿十大世家开刀,暗地里是先祖荣王周旋才保全了十大世家退到了十里桃花林。我为何能启动这的阵法自毁十里桃花林而不波及这里山脉房舍良田?那是因为当年荣王留下一份阵法图纸,能收能破,他为十大世家再入世留了路。”容景看着众人,清淡的声音如这细密的烟雨,清凉润骨,“若没有当年的荣王,十大世家早已经毁了,凭借夜卓兰的狠,十族举族清灭也不为过,蓝爷爷如何还能在这里与我要保证?”

    蓝老家主老脸一灰,似乎一瞬间失了生气和支撑的力气。他身后的年老的长者们都知道这段事情,齐齐垂下了头,十大世家欠荣王府的恩情。每一大世家的祖祀里悄悄地供奉着荣王的画像,他们抵赖不了,没有百年前的荣王,就没有如今的十大世家。

    过了半响,蓝老家主才再度出声,已经明显底气不足,“你……既然百年前的荣王都放弃了江山,后来几世荣王府都效忠天圣,为何如今你……你要对抗天圣?难道就为了报仇?夺下江山,恢复慕容氏?”

    容景清淡一笑,冷嘲道:“蓝爷爷问得好!我也想问问自己,我为何要对抗天圣?不如我们就一起说说缘由。”

    蓝老家主看到他嘴角眉眼的冷嘲,心里不由动容,想起了安王和当今新皇都喜欢景世子妃。大有争夺之势,若不是荣王府景世子手段非常,让他们奈何不得,现在的景世子妃不一定是荣王府的人。他暗暗想着,果然红颜祸水。

    “百年已过,夜氏江山已经不复百年繁荣,各处兵战,血染白骨。夜氏能保,荣王府会保,但是夜氏已经不能保,荣王府还为何要保?况且我也再不是先祖荣王,能舍弃心爱的女人成全他家的天下。我是容景,只是云浅月一个人的容景。夜氏与慕容氏的仇可以弃而不管,夜氏十年前借北疆之乱杀我父王、杀文伯侯府一门,害我十年受寒毒顽疾所苦的恨,也可以弃之不顾。夜氏筹谋算计,想要屡次要废除荣王府,挖空心思要夺荣王府依仗的民生财富,也可以弃之不要。但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再夺别人的女人。”

    蓝老家主和众人顿时动容。当年先祖荣王帮助夜氏始祖皇帝夺得天下,说是夺得,但其实夜氏的江山有一半是当年的荣华公子相让的,当年荣华公子的呼声和拥护甚至盖过了夜氏始祖,可是偏偏为了天下大义,不忍百姓受苦,才归顺了夜卓兰,他的一众部下也都归顺了。为何荣王府在天下百姓心目中世代被推崇,与荣王相让江山此举分不开关系。后来历代荣王府子孙都仁爱百姓,天下虽然是夜氏的,但是其实是一直由荣王府守护。

    可是夜氏回报给荣王府的是什么?百姓们不清楚,他们十大世家虽然隐世,但没隐蔽了耳目,都清楚。回报的不过是铲除和算计以及连环暗杀。

    “我有仁心仁德,但也做不来荣王之举,让了天下,还让了女人。夜轻染要夺我的女人,我如何不能收复回我家的江山?这江山借给夜氏百年已经够了!再借下去,他还真以为是他家的了。”容景话落,对蓝家主询问,“蓝爷爷,想好了吗?若你死,我也不拦着。你活的话,这里所有人都不必死。”

    ------题外话------

    亲爱的美人们,激动不?有月票没?O(∩_∩)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