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五十一章 滟冠群芳

第五十一章 滟冠群芳

    众人都看向签文。

    只见签文上面画了一株干支梅,写着“去也难留”四个字,下面篆刻了一句小诗,“寒梅最堪恨,长作去年花。”

    七公主身子一震,刚刚稍好的脸色霎时苍白如纸。

    云离拿着签文的手虽然极力克制,但还是轻轻地抖了起来,签文在他手中轻轻摇颤。

    云浅月蹙了蹙眉,心下暗叹这签文的准确,偏头看向上官茗玥,他也同时偏转头,用一副“我的签文果然准确吧?”的神色看着她,似乎等着她表扬,她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收回视线。

    上官茗玥弄了无趣,收起表情。

    “七姐姐,签文说难留,又不是不能留。这解花签虽然说是九仙山的师祖开了光的,但神佛也有误人的时候。不一定准确的。”夜轻暖握住七公主的手,挨着她轻劝。

    七公主此时连勉强的笑也笑不出来了,她想站起身离开,却发现自己没有力气,眼中蓦地染上一丝悲凉,身子也如云离的手一般,轻轻颤抖起来。

    夜轻染也适时地劝说,“签文而已,你肚子里还有孩子,莫要真伤心,免得伤了身。”

    云离此时定下神,看了众人一眼,放下签文对七公主宽慰道:“签文而已,又不是既定的事实,皇上和小郡主说得对。别伤心了。”

    七公主也勉强定下神,掏出娟怕,抹了抹眼睛,苍白的脸色歉意地看着众人道:“我和夫君不如不来,来了打扰了皇上、帝师、妹妹、小郡主、枫世子的雅趣。从怀了孩子便受不得半丝不好,见谅了。”

    容枫温和一笑,“七公主也知道是雅趣,不过玩事儿而已,不必太当真。有时候枯木逢春也未可知。”

    七公主脸色缓和一些,点点头,拿过签文看了一眼,说道:“抽到此签者,右者之右者与之共饮一杯。”她抬起头,看向她的右边,是夜轻暖,夜轻暖的右边是容枫,她终于露出笑意,似乎解脱一般地怅然道:“枫世子,以前我喜欢你的时候,就盼着有朝一日你我对饮一杯,如今总算得偿所愿了。”

    容枫愣了一下,一时间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今我只喜欢夫君一人,那些前尘往事,埋在我心中执念最深的也不过是年少不知事时的一个名字而已。今日借此得偿所愿,也算是了了心结。”七公主话落,转头对左边的云离笑道:“夫君,不会介意吧?”

    云离笑了笑,“枫世子是举天下难得的秀逸人物,自然我不能比。你也说是些旧时之事,自然无需介意。”

    七公主点点头,端起酒杯,对容枫道:“枫世子,请吧!”

    容枫看了云离一眼,也端起酒杯,笑着道:“公主能嫁给云离世子,是你的福分,容枫曾得师傅算命,福运浅薄。自然受不得公主厚爱。”

    七公主忽然黯然地道:“这话说得也当准,当年若不是我喜欢你,也不至于让母妃钻了空子利用我,以至于文伯侯府一门倾覆。”话落,她见容枫神色平静,没有怨恨责怪她之意,她心下一宽,低声道:“你不怪我,我当高兴。”

    容枫淡淡道:“文伯侯府该当一劫,你那时不过几岁。原也怨不得你。不必说了。”

    七公主也知道再说这些无用,但今日总算了了她心结。即便她心里早已经看开,但还是难免不被以前那些根植入她灵魂的东西左右,她笑了笑,轻轻对容枫举杯,不再说话。

    容枫也轻轻举了举杯。

    二人齐齐抬手,一饮而尽。

    “隐者抽签,枫世子,该你了。”夜轻暖提醒容枫。

    容枫放下杯子,拿起签筒,轻轻晃了晃,须臾,从里面掉出一支签,他翻开,看了一眼,忽然一笑,“师傅说我一生福运浅薄,我刚说完,这签文便说我福运可转,这该是做不得准的。所以,七公主该宽心,好的差的,无非是个玩事儿而已。”

    七公主探身看去。

    几人也同时看向签文。

    只见签文上面画了一株月季,写着“否极泰来”四个字,下面篆刻了一句小诗,“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上官茗玥忽然笑了,深深地看了容枫一眼,语气有些辣味地道:“枫世子得的这首小诗有意思。我看不见得是不准。”话落,他搂住云浅月的纤腰,柔声问,“浅浅,你说是不是?”

    云浅月推开上官茗玥,看着那签文笑得温暖,对容枫道:“月季别名长春花。雪山老头半吊子的算命,如何能做得准?你后半生无忧了。”

    “那就借这支签文的吉言吧!”容枫也不纠葛,笑着道。

    “抽到此签着,大悲转大喜,自饮一杯。与坐者抽一签续解他人。”夜轻暖也跟着笑道:“枫世子这签的确有意思。”

    容枫端起酒杯,自饮一杯,之后拿起签文,如早先的砚墨一样,抽当了摇签者。须臾,一支签指向上官茗玥。他笑道:“上官帝师,论到你了。”

    上官茗玥挑了挑眉,接过签筒,不同于别人的轻摇,他猛地抖手摇晃了一阵,须臾,掉出一支签,他还没动手,云浅月先伸手帮他拿到了手中。他瞪了云浅月一眼,“这么手快做什么?”

    云浅月不理他,拿过签文打开给众人看。

    众人包括夜轻染,自然都好奇上官茗玥的签文,数双眼睛都凑了过来。

    只见签文上画了一株玉兰,写着“明月争辉”四个字,下面又篆刻了一句小诗,“整顿乾坤事了,归来虎拜龙庭。”

    夜轻暖看罢顿时唏嘘一声,“这句到也真符合上官帝师的名讳和寓意。尤其是虎拜龙庭四个字,哥哥是龙,他是帝师。”

    夜轻染并没有说话。

    云浅月心思动了动,也并未言语。

    “是呢!上官帝师有大才,这个签文也好。如今天下间,有几人可以与上官帝师争辉?”七公主似乎活泼了过来,也笑着道。

    云离想说什么,但是张了张嘴又压了下去。

    容枫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神色莫名,他同样没说话,

    上官茗玥从云浅月手中拿起签文,嗤了一声,扔下签文,不屑地道:“本帝师一个月抽好几次签,次次抽到它,看着都烦了。”话落,他径自道:“上下首陪饮一杯,上首者抽签一支。”

    “帝师的上首者是哥哥,下首者是云姐姐。”夜轻暖笑着道。

    夜轻染端起酒杯,云浅月也端起酒杯,上官茗玥看了上下首二人一眼,莞尔一笑,“这签最讨厌,我明日大婚,这鸳鸯酒不是该一个人喝吗?”

    “帝师自己抽的签,难道要怪朕这个多出来的人了?”夜轻染笑着挑眉。

    “明日再我们二人喝也一样。”上官茗玥哼了一声,端着酒杯与二人碰了一杯。

    三人一饮而尽。

    轮到夜轻染抽签,他漫不经心地晃荡了几下,掉出一支签文,他打开看了一眼,忽然笑道:“朕有朝一日见到九仙山的祖师,一定要向他好好说理一番,这签文果然不准。”

    几个人抬眼看去。

    只见签文上画了一株芙蓉,写着“九重宫阙”四个字,下面篆刻了一句小诗,“春风桃李花开日,又是一年美人垂。”

    “这首诗好怪异。”夜轻暖疑惑地看着那支签文。

    “这如何不准了?我看很准啊!”七公主看着签文径自解析道:“皇上是九五之尊。春风桃李代表后宫三千粉黛,如今说的正是他该选秀了,垂帘美人,这是正理,天圣不能无后无妃无嫔不是?”

    夜轻暖忽然笑起来,“这样解释也对。”话落,她问向云浅月,“云姐姐,你说是不是这样解释?”

    云浅月有些好笑地道:“这就待有朝一日你哥哥去九仙山问问九仙山的师祖了。我也说不准。美人垂倒是应该有的。”

    “小丫头,你皮紧了是不是?竟然敢取笑我!”夜轻染恶狠狠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取笑你的又不止我一人,你拿我出什么气?”

    夜轻染轻哼一声。

    夜轻暖微微讶异地看着二人,她从没想到她哥哥和云浅月还有朝一日能有如此谈笑的一幕,哥哥的脸上有多久没看到这种恶狠狠的表情了?云姐姐有多久在哥哥面前没有卸下那种紧绷有这种放松的表情了?她收了笑,想着定是这几日发生了什么,让二人之间缓和了。

    上官茗玥大笑了一声,道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

    几人一愣。

    上官茗玥也不解释,看向签文下面的注释,说道:“先自饮三个,在座所有人陪饮一个。在座若有至亲可由至亲抽一签,无亲者,再可自抽一签。”话落,他看了夜轻暖一句,“夜小郡主扰了你哥哥的美人梦了,若无你,他可再来一签。”

    夜轻暖立即站起身,“那我现在就走。”

    夜轻染一挥袖,她顿时坐下,夜轻染无所谓地笑道:“玩乐而已,瞎当真什么?我先自喝三个。”话落,他一手端着酒壶,一手端着酒杯,三杯酒转眼喝尽。

    上官茗玥道了声,“好!”

    “该你了!”夜轻染将签筒扔给夜轻暖。

    夜轻暖有些谨慎地看了签筒半响,才轻轻摇起来。

    云浅月看着她,即便从小她被当做暗凤驯养,也算是经历了诸事,但是如今算起来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女孩而已。今夜的签文,没人究问来由,但心底到底都是当了几回真的。

    不多时,夜轻暖抽出一支签,她似乎不敢看,递给了夜轻染。

    夜轻染随意地伸手拿过,看了一眼,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原来妹妹也是个有福之人。”话落,他将签摊开。

    只见签文上面画了一株菊花,写着“南堂春色”,下面又篆刻了一句小诗,“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这个寓意好深。”七公主似乎看不懂地说道。

    夜轻暖也是看着她的签文疑惑,“这说的到底是什么?”话落,她问向夜轻染,“哥哥,你可能给我解释解释?”

    夜轻染甩开手,签文扔给它,“说你的春天在南,不远了。”

    夜轻暖愣了一下,脸庞顿时爬上红霞,嗔道:“哥哥取笑我。”话落,她悄悄抬眼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含笑望着她,她低下头,喃喃道:“我准备终身不嫁的,哪里有春天。”

    “不是有一句话说得是‘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吗?你的终身兴许不由你决定。”云浅月笑了笑。

    夜轻暖似乎害羞了,不再说话,心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抽此签者是人间帝女花。此签生来富贵,奈何飘零。对坐者饮一杯,自抽一签。”云离看向下面的注释,须臾一笑,看向云浅月道:“妹妹坐的好位置,替夜小郡主饮酒了。”

    夜轻暖的对面,正是云浅月。

    云浅月左右扫了一眼,就她一人未抽到签了,她笑了一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之后,伸手拿过签筒,低头看着签筒,摇了起来。

    她的神色没有漫不经心,也没有太过认真,只是那么平静地摇晃着签筒。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她身上。

    在座的人或许好奇夜轻染的签,或许好奇上官茗玥的签,或许好奇容枫的签,但更好奇更想知道的是云浅月的签。有相由心生的说法,有时候,某种玄思的东西未必不准。更何况是东海九仙山那位传说活了几百岁的人开了光的签文。

    云浅月摇晃了许久,都没有一支签跳出来。

    “云姐姐,你用些力!”夜轻暖见等了半响,也不见有签跳出,她不由得提醒她。

    云浅月点点头,手下力道重了些。

    半响,还是没有签跳出。

    夜轻暖不由疑惑,看向上官茗玥,“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何云姐姐的签不跳出来?”

    夜轻染看向上官茗玥。

    “你再摇些时候!”上官茗玥看着云浅月对她道。

    云浅月又摇了起来,里面的签来回晃荡,过了一盏茶,还没有一支签跳出来。

    众人都疑惑地再次看上官茗玥。

    上官茗玥挑了挑眉,似乎也有些讶异,随即狭长的凤眸闪过一丝恍然和了然,顷刻间,情绪褪去,他笑道:“不必摇了,这一支签筒少了一支签。”

    “少了一支?”夜轻染皱眉。

    云浅月也皱了一下眉,看向上官茗玥。

    上官茗玥道:“九仙山的师祖一生只得天地七彩霞用真气化了花梨木造了这一筒签,签文是得天机注了天解的。有一支是一株”艳冠群芳“的签。有一签出,百签避的说法。有它在,所有签都不出。这个签筒也无法玩,只有它不在,这个签筒才可玩。”

    七公主“啊”了一声,“那这么说妹妹的签就是那支签了?那支签在何处?上官帝师可有解?”

    云浅月停下手,放下签筒,看向上官茗玥挑眉。

    上官茗玥从怀中抽出一支签,放入了签筒里,对云浅月笑得荡漾,“再摇一次试试。”

    云浅月收回视线,看向签筒,只见上官茗玥的那支签融合在了百支签里看不出来,她拿起签筒,随意地伸手摇晃,须臾,一支签跳了出来。正是上官茗玥扔进去的那支。

    “好神奇!”七公主唏嘘一声。

    夜轻暖也是觉得新奇,看着云浅月手中落下的那支签道:“从来解花签没见过这般的,云姐姐,你快看看签上写了什么?”

    夜轻染也好奇地看着云浅月手中的签,若有所思,“艳冠群芳吗?到也附和小丫头。她本来就是极好。”

    “快打开看看!”七公主似乎也迫不及待地想看签文。

    云浅月笑了笑,眸光扫了一圈,见连容枫温和清淡的脸上也染了一抹好奇,只有上官茗玥一副不可一世的张扬表情,她点点头,打开签文。

    只见签文上面画了一株牡丹,写着“艳冠群芳”四个字,四个字的旁边,又多写了“金玉满堂”四个字,下面篆刻了三首诗,第一首诗是,“天地迎娇客,人间富贵花。”第二首诗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第三首诗是,“国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丹景春醉容,明月问归期。”。

    “竟然是牡丹!怪不得说是艳冠群芳。”夜轻暖道。

    其余人都看着签文,无人说话,荣华宫的院落内,庭院深深,分外沉静。

    “荣华宫里养不活牡丹,几代云王府的女儿都在芳华年纪香消玉殒,不得长青,怪不得妹妹嫁不进夜氏,原来她是人间富贵花,夜氏的皇宫养不了。”七公主不知不觉中说出了心中的想法,忘了顾忌。

    夜轻染薄唇抿起,并没有说话。

    夜轻暖抬起头,看了夜轻染一眼,见他哥哥忽然之间眉眼沉暗了一分,她看向云浅月,见她脸色淡淡,仿佛不觉签中深意,她立即转移话题,“第三首诗真有意思呢!涵盖了哥哥的名字,景世子的名字,上官帝师的名字。”

    “本帝师以前不知这明月问归期的道理,原来竟然问在了这里。”上官茗玥笑了一声,忽然起身站了起来,同时伸手拽起云浅月,不再理会众人,向外走去,“天色晚了,今日的牡丹也被你任性地种在了荣华宫,走吧!我们早些回去睡,明日好欢欢喜喜大婚。”

    云浅月不置可否,跟着他出了荣华宫。

    ------题外话------

    2014年2月1日,大年初二,忍不住写出来,纪念一下。今年看春晚就记住一句,“人倒了还可以扶起来,人心倒了可就扶不起来了。”好笑的同时,发人深省。今年我家较往年热闹许多,以至于除夕之夜被灌了酒拉出去打了一夜牌,没给亲们拜年,在此,子情携《纨绔世子妃》给亲们拜年了。马年吉祥的话说得太多,但终究我们需要这样喜庆的祝福。祝亲们心想事成,万事如意,家人和和美美,幸福安康!爱纨绔的美人们永远年轻漂亮!群么么!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