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五十四章 拨开云雾

第五十四章 拨开云雾

    上官茗玥看着帝寝殿包围的上万内廷侍卫,人人手中一把箭羽,将整个帝寝殿包围的密不透风,上万人听到云浅月的命令,回答得铿锵有力。他愕然片刻,被气笑了。

    笑容争云破月,瑰丽华艳。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转身向外走去,她步履沉稳,纤腰笔直。再不是受制于人的柔弱女子,而是可以执掌千军万马的将军。

    帝寝殿夜风沉沉,有一瞬间的静寂。

    上官茗玥盯着云浅月的背影,笑中含怒,“小丫头,你这是做什么?不要忘恩负义。若是没有我这数日日夜亏损灵术助你,你的灵力如何能提升得这么快,以臻大成?”

    “什么是恩?什么是义?”云浅月停住脚步,慢慢地转回身,看着殿内门口的上官茗玥,眼里有无尽冷嘲,“是将我灵力提升,抓走当云族神女的恩?还是让我一辈子不能怀孕的义?”

    上官茗玥怒意一僵。

    “上官茗玥,你得了他的认可,没有得到我的认可,我和他虽然是夫妻,但是夫妻也有夫妻之道,夫者为夫,妻者才能为妻,就算他不想要孩子,就算我不能要孩子,但是也该我自己主张,凭什么他决定不让我要?”云浅月冷沉地看着上官茗玥,“你们是各取所需,那也要问问我同不同意。”

    上官茗玥顿时失了声。

    云浅月不再理会他,转身就走。

    在她刚要走出大门口时,上官茗玥开口询问,“你是怎么知道的?明明那个笨蛋……”

    云浅月脚步猛地顿住,声音忽然很轻,“上官茗玥,你说的是明明他和你做得天衣无缝,我是怎么知道这两件事情的吗?我告诉你,我早在去年就知道你会来了。”

    上官茗玥不解地看着云浅月。

    “去年,议事殿内,容景所待的暖阁里摆了一盆玉兰。”云浅月解释。

    上官茗玥一呆。

    “容景不喜欢玉兰。”云浅月目光看向天空,夜里的天空万里无云,有点点星辰,拥着一轮明月,她想起她昏迷了五日,算起来今日是十五。声音淡得如夜空般宁静,“天下人看容景的弱点是我,但是只有我知道,他的弱点除了我外,还有玉兰,他从小便不喜玉兰,但是做得天衣无缝,夜氏的老皇帝盯了他十几年,夜轻染也盯了他十几年,他院中还种了两株玉兰,任谁也发觉不了。但是只有我发现,他可以赏百花,却从来不看玉兰一眼。”

    上官茗玥愕然。

    “那一日,我陪他在议事殿,他的暖阁里除了奏折只有一盆玉兰。”云浅月声音冷清,“我虽然心下奇怪,但也未曾细究。但是直到我们大婚,我才明白了。”

    “明白了什么?”上官茗玥声音一改张扬,蓦地低沉。

    “去年老皇帝活着的时候,南凌睿负荆请罪于蓝家,我和他前往十里桃花林,当时身为三公子的西延玥易容的我带着风阁遭遇了皇室隐卫之主带着皇室隐卫的截杀。当时三公子受伤很重,卧床不起,他告诉我,老皇帝倾了大半隐卫,若没有易容成容景的那个人,他和风阁恐怕有去无回。”云浅月从天空收回视线,不看上官茗玥,看向殿外,淡淡道:“老皇帝当时恐怕是出动了皇室隐卫的最根本势力,可是为何他会下了那么重的手?真是因为三公子易容的我骗过了他吗?即便是骗过了他,也骗不过夜轻染。原因只能有一个,容景的那个人不是易容,而是幻容,幻容才能天衣无缝。骗过了老皇帝,也骗过了夜轻染。”

    “这又说明了什么?那个笨蛋手下能人多得是,你怎么就肯定那个人是我?”上官茗玥不屑地撇撇嘴。

    “那日我当然也不知道那个人是你,但毫无疑问,那个人一定是除了弦歌、青影外,他连我都瞒着的人,什么人能让他瞒着,一直不外露,除非这个人关系甚大。”云浅月声色淡淡,如拨开云雾,揭开重重阴云,“我们大婚那一日,容景在子书的帮助下关了夜轻染和夜天逸在御书房出不来,我们顺利大婚。但是夜轻染是夜氏培养的暗龙,皇室继承人,他当真那么废物?若是废物的话,容景早大婚了,即便有子书相助又如何?他武功高绝,但不懂灵术。再加上皇室隐卫,即便他们联手,也不过平手而已,如何能真将他们关进去出不来。皇宫是什么地方?那是夜氏皇室的地盘,老巢,让人关在自己的老巢里,焉能不笑话?但是真的关了,容景说是他摆了阵,我也相信,但是他摆了阵没错,一定还有人相助。”

    “这又能说明什么?让你猜到是我相助?”上官茗玥嗤了一声。

    “那个得了天疾的孩子代替夜天赐死的那一日,我伤了夜轻染,为那个孩子搭建了灵堂,夜轻暖带着夜氏两位帝师前去验尸。夜氏两位帝师是什么人物?即便容景和我娘联手,怕也是半斤八两,不能逼得他们吐血,但他们是真的吐血了。那么只能说明,有人相助他们,那个人,一定是灵术高绝之人。”云浅月径自道:“后来容景请来了普善大师和臭老道?他们是有本事,但夜氏帝师会通灵咒术,且炉火纯青,我爹没回来,他们二人借了那一盏破灯就将两位帝师让咒术反噬餐食了心,不受半丝伤,怎么可能?更何况那两盏灯内的存留的灵识被容景和我一人吸了一半,神灯没了灵识,也不过是破灯一盏而已,他们要了神灯,不过是给我看的而已。因为有一个灵术高超的人相助他们,放眼天下,这样的人物有几个?但是为何要瞒着我?还联合普善大师和臭老道瞒着我?有什么不能对我言吗?不能对我言的事情,一定是关于我,且甚深。”

    上官茗玥撇开头,这回没了言语。

    云浅月虽然早已经料准,但是揭开层层谜底不过是她最亲近的人设下的局而已,她如何能高兴得起来。声音没什么情绪地继续道:“若说这些让我心底一直存了疑惑的话,那么将疑惑埋得更深的是我们大婚数月一直无喜。”

    上官茗玥似乎没了话,不再开口。

    云浅月沉默片刻,声音有些冷寂,“我从小就知道他心思深,深到深海渊池里,让谁也猜不透。他独自支撑着偌大的荣王府,手中拿着富可敌国的财富,大病十年,受寒毒顽疾折磨,依然让执掌一国江山的老皇帝奈何不得,非常人能及。但是我总以为,他该是在我面前,没有那么深的心思。但是殊不知,他对我用的心思更深,深到将我迷陷其中,以为那就是他的真性情,殊不知,真性情也笼罩了一层轻纱。无论我怎么看,也看不透。”

    上官茗玥转过头,看着她。

    “他对我太好,将我淹在蜜罐里,我想要一个港湾,他便用自己的手给我支撑起一片港湾,我对别人好,他吃些无伤大雅的小醋,也无非是想我陷得更深。我爷爷、容爷爷、娘亲、爹爹都想抱重外孙重孙孙子,他也半丝不外露,跟着大家一起期待取笑着,给我设了重重迷雾,让我沉浸在他给的幸福里摸不着北,昏了头,爱惨了他,再想不到其他。”云浅月声音低下来,那些过往的甜蜜,她实在不愿意揭开,即便那些爱不是假的,但是总归是设了一层心思,“他不着痕迹地不让我多思多想,不着痕迹地让我心里眼里只有他,不着痕迹地私下里做着这些筹谋,但我总归是他的枕边人,是否我该庆幸我其实没有那么傻,虽然爱他爱得太深,已经近乎禁锢了我的灵魂,但是我终究还是留了前世的影子,一个前世处处打心理学战的人,习惯了细微处探究别人的心思,即便是他,也不能挥去我前世留到这一世根深蒂固的东西。我不想探究他,但终是越爱,越忍不住探究。”

    上官茗玥抿了抿唇,似乎想说什么,终是没说。

    “对于云族,也许你和他都觉得我应该知之不深,但是我又怎么能知之不深?若是以前知之不深,那么从爹爹开启我灵术那时,从容景愤怒恐慌地训斥我学了灵术那时,从我前往南疆帮助叶倩、云暮寒铲除夜霄那时,我的灵术得自然之物,飞速提升那时,我就该对灵术探究,该去知之甚深了。”云浅月淡淡道:“若说这个天下我最爱的人是容景,那么这个天下我最信任的人是子书。”

    上官茗玥狭长的凤眸微微睁大,看着云浅月。

    “爹爹和娘亲从我会了灵术之后,对我再闭口不言灵术二字。容景更是对我有灵术表现出极大的反感和不喜,若想知道关于灵术,关于云族,那么我该问的人是说?自然是子书,他即便骗天下人,也不会骗我一丝一毫。”云浅月声音微微高了些,提到玉子书,语气隐了一丝骄傲,“他告诉我云族曾分为三脉,东海燕王府,天圣云王府,以及墨阁,告诉我一些关于云族的秘辛之事,最重要的是告诉了我一个人,一个我一直想知道在容景背后的人。那个人天生继承灵术,天赋异禀,自然通灵,灵术是华王书和他姑姑都望尘莫及。那个人就是让东海皇上一直不放手想招进宫做帝师,让东海燕王一直头疼恨得牙痒痒却无可奈何,和墨阁有着关联的人,东海小王爷,你,上官茗玥。”

    上官茗玥表情一瞬间变幻了无数颜色,分外精彩。

    云浅月不看他,继续冷静地道:“我一直等着,等着你出现。曾经有一度我以为容景要放弃了。他那么爱我,怎么可能不让我要一个我们的孩子呢!两个人再相爱,若是少了一个彼此融入骨血的孩子,也总归是残缺和遗憾,他那样的人,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要这种遗憾?但是我终究还是低估了他的坚韧和心思。在他前往十里桃花林,哥哥和洛瑶出现在凤凰关总兵府,洛瑶对我说出玉太子被你追着来了天圣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终究是要出现在我面前。他终究是狠下了心让我一生不孕。”

    上官茗玥似乎不想再听,背转过身子,抬眼望天,脸色变幻,懊恼又无奈。

    “既然你们要演戏,那么我就陪你们演一出戏。”云浅月声音蓦然沉了下来,冷清地道:“他大约是告诉了你,我和子书的关系,所以,你待子书出现后,怕子书的聪明拆穿你们,或者是怕我看出你根本就不喜欢子书而是冲着我来的苗头,于是迫不及待地带着我离开了凤凰关。后来又怕玉子夕坏事儿,于是甩下了他。可是千算万算,没算到夜轻染得知了夜天逸毁在十里桃花林的消息亲自出了京城,半路上正巧碰到了玉子夕,得知了我被你掠走,于是动用兵马,拦下了你。但是你动用灵术,开山劈林,另辟蹊径,他自然拦不住你带着我前往东海的去路,可是后来发现子书命大军守住了东海关卡,让你难以入关,若是入关,我便落在子书手中,子书与我何止是过命的交情?我们有前世之缘,他焉能让我不表态的情形下被你们决定我的事情?更何况东海的燕王不向着你,而是向着子书。所以,你带着我回东海,恐怕事情不能如你的意,你思量再三,选中了夜轻染。”

    上官茗玥终于忍不住开口,“你这些既然都知道,那你为何还要……”

    “还要什么?”云浅月冷静地看着他。

    上官茗玥似乎难以启齿,但还是磨牙恼怒地道:“还要扒我衣服看我?”

    云浅月“哈”地一笑,看着上官茗玥张扬不可一世的脸上尽是懊恼和一切自认为天衣无缝却被她看个透彻的灰败,她淡淡道:“我想要你知难而退。”

    上官茗玥恍然,不屑地斥道:“你不止是不想要我知难而退,还想要那个笨蛋也知难而退吧?你的泼辣果然够味,我险些落荒而逃,你想要他生气,她的女人不顾忌他竟然扒男人的衣服,他气急的话,应该立即将你抓在手中,再不放心我将你带走。”

    云浅月不置可否,冷漠地道:“我早已经说了他的心思深如海,坚韧如铁。我低估了他的心思和坚韧,扒你衣服失败之后,你们也折损了我唯一的软弱,我连一丝借口也找不出留在凤凰关的理由。”

    上官茗玥还想说什么,看到她淡得没有颜色的脸住了口。

    云浅月沉默片刻,继续道:“容景知道我的性情,拿准了我,真到性命攸关,受制于人之时,我可以不在乎世间一切东西,但独独惜命。所以,我一定会吃你给我准备的饭菜,一定会喝你给我准备的酒,即便我知道那饭菜里下了东西,即便我知道那酒里下了东西。足足睡了十日,那十日里,我即便无意识,但是你应该知道,身体是我的,你控制了我的身体,对我灵力进行主导,但你终究不是我,也不能变成我,更做不到对我全部控制,总归控制不了我的灵识,只要我灵识不散,你只能提升我的灵术,却做不到进入我宫房,断我根本。”

    上官茗玥扭开头,又扭回头,脸色不再变化,默然地看着云浅月。

    “十日之后我醒来,既然是演戏,自然要逼真,于是我打了绿枝,冲出帝寝殿,夜轻染的宫廷内卫将我逼退,我对他动手,你出现,带着我前往云王府,之后的事情应该不必我说了,我不死心地又等了几日,夜里你对我施术,我不抵抗,只守住一方寸土。我灵术日益精进,而你越发需要更大更强的灵术来压制我,想要掌控我,越发艰难,你大约没想到用了十几日依然没断了我宮房,反而让自己越来越无能无力吧!”云浅月淡淡一笑,有些嘲弄,“终究是他决心太大,还是我太过倔强?总之,你没有做到,反被我掣肘。我应你大婚的那一刻,便是对他斩断之时。一局棋,不应该只他一人主导,风云变化,也该别人下一招半招。”

    “你何时和夜轻染联手的?”上官茗玥看着殿外围困的宫廷内卫,森森箭羽,问道。

    “种牡丹花那日,我对他说一笑泯恩仇。”云浅月语气寡淡,解释道:“你处处看着我,和我在一起,时刻用灵术用心思探究我的心思想法,我连用传音入密都用不上,我一旦启用,一定会被你知道。你断绝了我所有与外界来往的源泉。但是你不知道,我和夜轻染,阴差阳错,从小到大,他不能说是最了解我的那个人,但一定会是我要他帮助,与他和好,他绝对不会拒绝的那个人。他生是龙命,被夜氏这个姓氏禁锢,他曾经也试着摆脱,但终究不能,只能做这一任江山的帝王。但他除了是帝王,还是夜轻染,他不止一次希望我杀了他,那么他没有全夜氏的列祖列宗,也算全了他自己对我的情谊。但终究我下不了那样的手,即便我真不想他再坐在那把椅子上变成夜氏那令人厌恶透顶的帝王,但我终究不想他死。”

    上官茗玥冷哼一声,“你倒是多情。”

    “我多情吗?”云浅月嗤笑一声,“人人看到我的多情,为何没看到我的绝情和冷情?我伤了多少人的心,独独一人之重,天下人之轻?”

    上官茗玥似乎无语反驳,再度沉默。

    “你带我进了京城之后,夜轻染的十万兵马将京城围守得固若金汤。你本来以为靠着那条慕容氏的暗道应该离开得轻而易举,将我断绝宮房之后,会立即从密道离开,将我扔给他,你便可以功成身退,一走了之了。可是没想到,数日以来,你依然未曾做成,反而灵力被我吞噬,再也动不了我,无能为力。我前往荣华宫种牡丹,你便想借着解花签将我用神仙醉灌醉,带我从密道离开,可惜我先一步将密道告诉给了夜轻染,他封死了密道,另外重重内廷侍卫包围了皇宫,你没法离开,只能再等,那一夜,嫂嫂早产,你知道灵力奈何不得我,便任由我亲眼看着她死,为她守灵,你趁机回宫恢复灵力,三日后,我昏倒,你灵力损耗太重,依然没恢复,于是,我睡这五日,你用来恢复灵力,并且趁机传信给容景,令他派人接应你。但是你千算万算没算到我不会随你出宫离开,或许你早已经猜到我的想法,在我告诉你别入戏太深的时候。可是你太高傲,不承认输罢了。”云浅月淡淡道。

    上官茗玥又哼了一声。

    “你终究是不了解我,即便有强大的灵力,也难以猜透我的心思。人心最是难测,灵力再高超绝顶,终究是被人控制的一种术而已。所以,你不知道我心底已经知道了这么多,且一步步清醒地走在你的戏里。容景还是了解我的,在我搬了荣王府的牡丹往华宫种之时,他就知道了我的决定,所以,如今才只有你一人困在这里,他外面没有他接应你的人,既然血溅宫门无用,他自然不会白白牺牲手下给夜轻染做下酒菜。所以,上官茗玥,你就在这里多住些日子吧!别妄图出去,如今的你,打不过我,也挡不开一万兵马在帝寝殿围困的刀枪箭羽。”云浅月话落,觉得说得够多了,抬步离开。

    “云浅月!”上官茗玥恼怒地喊了一声,见她脚步不停,他气急失笑,“果然萝卜找青菜,王八找绿豆,他找的女人和他一样心思深如海。你既然了解云族,你难道不知道云族神女不能有孕?历代云族,哪个身为通天之术的女子怀孕生子有好果子吃的?两千年前的云族神女小主,哪个不是怀孕之后九死一生?那个笨蛋是不想你出事,才费尽心思算计你。要是本小王才不会费这种心思,一个女人而已,死了再娶十个。”

    云浅月脚步一顿,淡淡地道:“你说得对,一个女人而已,死了可以再娶十个,那么和离了,也可以再娶十个。他娶吧,我不死,如今好好看着。”话落,出了帝寝殿宫墙,再不回头。

    ------题外话------

    我用的心思也太深,深到开篇就一个个伏笔的埋,一年多以来,险些将自己掉茅坑里出不来,为了这一卷的高潮,多少毛细胞被我摧毁,承受了无数言语攻击,险些击垮我的坚持,亲啊,你们的月票再不投的话,我就发誓虐死容景……绝对滴,不虐他,对不起我自己……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