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八十八章 强硬拦截

第八十八章 强硬拦截

    兰城以兰花著称,如今春夏交替,城中弥散着阵阵花香。

    花香透过帘幕,进入车里,车中也染上了淡淡兰花气息。

    罗玉吸了吸鼻子,嘟囔了一句,“一闻到这种味道,就想起上官茗玥那个坏蛋。”

    玉子夕凉凉地道:“你还有空想上官茗玥?不是应该赶紧去宽慰容枫吗?别告诉我你不是心理喜欢容枫两日前才放了他。”

    “总拿这个说事儿,你还有完没完了?”罗玉瞪了玉子夕一眼,骂道:“没个哥哥样子。小心回去之后我告诉子书哥哥治你。”

    玉子夕忽地笑了,揶揄地看着她,“这是恼羞成怒了?”话落,他扫了云浅月清淡脸色一眼,低声道:“二姐姐刚刚话可是为了断绝他情义,置之死地而后生。你可要把握住机会啊,否则话,你这一回东海,指不定什么时候再来天圣,也许不会再来了。毕竟你即将及笄了,及笄之后,你和丞相府公子婚事儿可就该被提起了。”

    “提起就提起!也不关容枫事儿。”罗玉不买账。

    “等到了东海时候,你发现你喜欢容枫,闹着要嫁他,但是呢,等你闹够了,容枫这边没准有人就趁机将他心给收买了。那时候你未婚夫没有了,他也没有了,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到时候你可别怪我这个当哥哥没提醒你。”玉子夕看着她,“容枫虽然一根筋,但也有一样好处。若你真收了他心,他准一辈子对你好,况且他也姓容,姓容男人,才华从来就不输于别人。”

    “你真像个老妈子。”罗玉白了他一眼,骄傲地道:“本公子外面花花世界还没玩够,这时候弄个男人管着就是有病。”

    “穿上男人衣服就男人了?相当男人下辈子吧!”玉子夕真想敲醒她。

    罗玉不再理他,靠着云浅月重躺下,闭着眼睛假寐。

    玉子夕见罗玉不再说话,也没什么意思地住了嘴。

    马车走出不远,前方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听蹄声大约有数百人之多,清一色铁骑。

    青泉立即对车内道:“世子妃,是夜轻暖,恐怕来者不善。”

    云浅月淡淡应了一声。

    罗玉顿时坐起身,“她哥哥都答应放我们过去了,她来管什么用?难道真敢拦了我们不成?笑话!”

    玉子夕眼珠子转了转,“也许她就真敢拦呢!夜氏这个轻暖公主人家可是暗凤。比你这个公主有本事多了,有军令,能调动军马。”

    罗玉嗤了一声,“再有本事也是手下败将。”

    说话间,一队铁骑来到近前,当先一人果然是夜轻暖,只见她勒住马缰,拦住马车,看着紧闭帘幕大喝,“站住!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们当兰城是菜市场吗?”

    “是不是菜市场本皇子不知道,但是确是想从此路过,夜公主,你确定拦我们?”玉子夕探出头,看着夜轻暖挑眉。

    夜轻暖冷冷地看着玉子夕,对身后一摆手,吩咐道:“拿下他们!”

    他身后几百铁骑都是清一色皇室隐卫,闻言立即抽出刀剑上前,围住马车。

    玉子夕看着这样场面扬了扬眉,似乎觉得有趣,忽然回头问云浅月,“二姐姐,如今有人不让我们走了,你说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杀她个片甲不留!”罗玉道。

    “这是人家地盘,你确定杀?”玉子夕瞥了罗玉一眼。

    罗玉不屑地哼了一声,忽然凑近云浅月,对她道:“子书哥哥不是给你留下了十万兵马由言棠率领吗?我知道那十万兵马根本不是为了牵制姐夫,而是为了牵制夜轻染。如今哪里?别告诉我们你没让他接应。”

    云浅月伸手入怀,将一个信号弹递给罗玉,躺车上未曾起来,也没说话。

    罗玉拿到信号弹立即坐起身,从车内探出头看向外面围上来要动手人,须臾,目光落夜轻暖身上,得意地道:“夜轻暖,有本事你就动手!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吗?这个是东海调兵令。如今兰城外面就有我家子书哥哥留下十万兵马,那十万兵马可是以一当十良兵强将。我只要将这个扔出去,十万兵马就会前来接应。你若不想兰城受东海和我姐夫两方兵马夹击话,好聪明些放我们过去。否则东海铁骑就踏平兰城。你要为你愚蠢而负责。”

    夜轻暖面色一寒,盯着罗玉手,“你少危言耸听!我就是扣押了你又如何?区区十万兵马,还怕了你东海不成?”

    “你是不怕,不知道你好哥哥怕不怕。”罗玉威胁地看着她。

    “我哥哥也不怕!他凭什么怕?他不过是被一个冷血没心女人耍得团团转,丢了心,丢了魂,险些丢了命,却还得不过人家一点儿眷顾,被人家踩到脚底下罢了。”夜轻暖恼怒地看着马车,玉子夕和罗玉两个人她看得清楚,偏偏看不到车中云浅月,怒意甚,“云浅月,你如今躲着算什么事儿?不敢出来吗?你能耐哪里去了?我竟一直看错了你,原来你对我哥哥是半丝心也没有,利用得如此彻底。你可真有本事。”

    “我姐姐自然有本事!你哥哥不得她心,那是他没本事。”罗玉不以为然。

    “我哥哥没本事?”夜轻暖冷笑,“我哥哥暗龙吟早就大成,你当每次与她交手我哥哥为何一直落败?那是他根本就让着她,可是她呢?她给我哥哥是什么?得寸进尺,欺瞒心机,为了一个男人,将我哥哥利用得彻底。天下毒毒药也比不过她那颗有毒心。”

    “你说得也没错,她是有一颗有毒心,可这不是拜你们夜氏所赐?我姐姐是做了这些,可那是你们夜氏对不起她先?她出生就被下了生生不离,毒不是你身上,所以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还没资格对她叫嚷。”罗玉冷冷地反击,嘴巴早已经训练得不饶人,看着她啧啧道:“夜轻暖,你看看你这副嘴脸,恐怕以后嫁不出去了,还是少操些心吧!你是夜氏暗凤又如何?早晚有一日我姐夫会收复河山,你们夜氏背地里脏了吧唧那些东西都会毁去。你趁着现还有些扑腾余地,不如早早拴住个男人嫁了。”

    夜轻暖面色铁青,瞪着罗玉,罗玉仰着脖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样子看着她,二人对视片刻,她对那些隐卫大怒道:“还站着做什么?动手!将他们给我拿下!”

    那些隐卫都是她人,自然听她命令,刀剑寒光斩向马车。

    “不论死活!”夜轻暖又吩咐了一句。

    她心里此时是恨死了云浅月,听说了她要去东海,不想她就这么走了。她做了那么多事儿,怎么可能让她这样轻易地离开天圣?她想到她也许是去东海解除生生不离,是怒极。她豁出去了,哪怕她不活了,她今日也不让云浅月离开。

    “你可真敢动手!”罗玉忽然甩袖,一团黑乎乎东西从衣袖飞了出去。

    迎面挥剑而来士兵面色一变,连忙躲闪,奈何那团黑乎乎东西太,他们根本躲不开,夜轻暖刚要出手,一人飞身落下,轻轻甩袖,那团黑乎乎东西向夜轻暖返回。

    “哥哥!”夜轻暖喊了一声。

    “皇上!”几百隐卫跪地上。

    罗玉转眼间收了那团东西入怀,得几乎都没让人看见是什么,她对夜轻染嘲笑道:“皇上不是金口玉言吗?刚刚说了放我们离开,如今这就反悔了!夜轻染,我看你这个皇帝还是不用做了!连个家都当不了,说话当放……”

    “朕说话自然算数。”夜轻染面无表情地打断罗玉话,对夜轻暖沉声道:“放他们离开!”

    “不行!不能放他们离开!”夜轻暖摇头,拦着路不倒退,脸色坚决,“哥!那个女人对你如何你真能就这样忍下?你又不是没见过女人!天下又不止她云浅月一个,你如今还对她心软,念着她不成?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

    “我不会再念着她!她于我,从今以后不过是尘土。”夜轻染淡漠地道:“她从来做什么事情你当她会打无准备之战?她既然敢如此过兰城,就有依仗。难道你真想让东海十万兵马出手?”

    “出手我们也不怕!”夜轻暖强硬地道。

    “是吗?那若是再加上红阁和云阁两阁隐卫呢?你也不怕?”云浅月淡淡出声。

    夜轻暖面色一变,脸色清寒地道:“云浅月,你终于说话了!我以为你哑巴了!”

    “我没有什么对不起你们夜氏,没有什么对不起你夜轻暖。对于你哥哥,他做所有事情,都是他自愿。他于我,从小就是让我因生生不离所厌恶人,永远生不起爱。只怪他姓夜。”云浅月声音比夜轻染还淡漠,“所以,夜公主,你今日可要想好了。你确定你真想要拦住我?你抓了一个风露,就以为控制了红阁?控制了我?”

    夜轻暖冷笑,“云浅月,你可真够猖狂!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怕了你。哥哥如今不再念着你,对你当做尘土。那我们就算算仇旧恨。我不能留你!你有红阁、有云阁又如何?我就不信你此时此刻能兰城翻出大天来。”

    “是么?我若是能翻出大天来,又如何?”云浅月声音轻得不带情绪。

    “有本事你就用,少拿出来唬人!”夜轻暖拿定主意,今日她不给出些交代来,她死也不放她走。多少人因为她卷硝烟里,偏偏她这个时候想跳出硝烟外,做梦。

    “春深、紫檀!既然夜公主想看看你们本事,你们就亮出来吧!”云浅月淡淡吩咐一句,她声音不高,却整个兰城都听得见。

    “是!”二位女子声音从对面一处房脊上传出。

    夜轻暖猛地回转身,只见有两名女子抬着一个庞然大物上了对面房脊上。两名女子都极为年轻,那庞然大物像是一个烟囱,形状奇特,她未曾见过。她回转身,不屑地冷哼,“云浅月,这就是你势力?你红阁和云阁就这两个人?”

    云浅月没答她话。

    “夜公主,我们两个人就够了!”其中一位女子忽然动了一下手,只见一个大火球带着一股黑烟从那个烟囱里冲出来,对着夜轻暖打过来。

    夜轻暖依然不以为然,站着没动。

    夜轻染面色微微一变,瞬间带着夜轻染飞身离开了那一处。

    云浅月轻轻抬手,一股大力将整个车厢托起,瞬间也离开了原地。

    那些夜氏隐卫面色一变,也立即躲开,但他们终究慢了一步,只听轰一声,早先夜轻暖、夜轻染、以及马车和夜氏隐卫所拦截地方被炸出了一个大坑。数十个皇室隐卫没躲开,尸骨炸成了粉碎。

    夜轻染带着夜轻暖刚落地,就看到了这一面,他脸色沉了沉。

    夜轻暖不敢置信地看着紧紧那么一个烟囱便能转眼间造成这么大杀伤力,她身子轻颤,惊魂未定地看着连完整尸首也不见几十隐卫和那个大坑,抓住夜轻染袖子问,“哥,这是什么东西?”

    夜轻染放开她,不答她话,面无表情地看着云浅月。

    “夜公主,如今我可以走了吗?”云浅月淡淡问。

    夜轻暖一声也说不出来,她不知道世界上怎么还有这种东西,她今日带来拦截她人都是千挑万选人,每个人武功都极高。她敢断定,哪怕云浅月武功绝顶,但她不久前救容枫失了一回灵术,后来救容景又失了一回灵术,是绝技躲不过她拼死拦截。可是没想到,这个东西打出之后,几十名自小训练隐卫竟然躲都躲不开就被炸飞成了碎屑。她抬眼看向那处房顶,那两个女子立身地方高处,且拿出房脊特殊,显然是早有预谋。进可攻,退可守,她即便有皇室隐卫,也根本就奈何不了她们。但她根本就不想放云浅月走,抿着唇看着云浅月,一时间不答话。

    气氛有一瞬间僵持。

    罗玉和玉子夕似乎也没见过那个大东西,两个人两双眼睛两张脸皆是睁得极大地看着房顶,一瞬不瞬,有震惊,有好奇,还有赞叹。

    云浅月没等到夜轻暖话,忽然笑了一下,温凉地道,“看来夜公主觉得不够!紫檀,那你就再让夜公主……”

    “不必了!朕言出必行,你们离开吧!”夜轻染声音有隐隐锋利。

    “哥,不行!”夜轻暖大叫一声,不能接受。

    “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夜轻染偏头看向夜轻暖,从来未有严厉。

    夜轻暖红着眼眶看着他,“她如此嚣张,不将天下任何人看眼里,凭什么?就凭那么一个破东西吗?难道我们真奈何不了她?哥,你是皇帝,就这么放了她,落了下乘,传出去会有多少人嗤笑你无能!你都不乎吗?”

    “若有笑话,天下人也早已经笑够了!如今无非是多加了一笔而已。算得了什么?”夜轻染声音冷寂。

    夜轻暖刚要再反驳,一名士兵跑了过来,大喊道:“报!”

    夜轻暖立即住了口,看向那名士兵。

    “何事?”夜轻染沉声询问。

    那名士兵来到近前,立即跪地上,“启禀皇上,东城外有一人前来送信,说是东海玉太子贴身侍卫言棠,前来迎接东海两位公主和一位皇子回东海。来人说了,只要皇上让他接走了人,玉太子承诺,从今以后,东海再不插手天圣政权。”

    夜轻染点点头,对他道:“你给东海两位公主和一位皇子带路去东城门吧!”

    “是!”那名士兵立即站起身。

    夜轻暖此时上前一步,看着马车道:“云浅月,你如今既然离开,就将你人全部带走,你不选我哥哥,选了那个男人。你不是认为他很有本事吗?为了他,你什么都敢做。那就让天下人看看他本事。别是他离了你,根本就没本事。到时候你替他回来收尸!”

    “你放心,我人我会都带走。”云浅月冷漠地丢出一句话,挥手落下帘幕,吩咐道:“青泉,赶车。”

    “是!”青泉也被房顶上那个能有那么大威力东西惊呆了,此时回过神,连忙一挥马鞭,停驻了许久马车走了起来。

    房顶上二人见云浅月离开,齐齐扛着那个庞然大物下了房顶,隐没了那所院中。

    “哥,那两个人……”夜轻暖想要拦住那二人。

    夜轻染淡淡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但意思不言而喻。

    夜轻暖不甘心地打消了拦截念头,心里清楚,云浅月敢亮出那个东西来,便不止布置了这一处。这个兰城,不知道有她多少人。如今既然她说她人都带走,彻底不干预这一场战争,那是好。况且即便放她走了,她身上生生不离不一定能解除,她也不见得能活着回来。

    ------题外话------

    亲爱们,月票啦,月票啦,听到我呼唤了没?

    谢谢亲们送月票,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