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九十章 双生之子

第九十章 双生之子

    春夏交替的东海国风暖日暖,岸边开满了蓝色的花树,正是东海的蓝颜花。蓝颜花香阵阵飘来,海风也沾染了蓝颜花的味道。还没踏入这片土地上,便令人感觉到了一种舒畅的气息,不同于天圣的压抑气息。

    云浅月迎着海风,看着岸边等候的人,一个人是玉子书,一个人是上官茗玥。她想着同样重活一世,子书比她要幸运许多。“东海果然出美人,你们看看,玉太子、上官小王爷,还有他们二人后面的那几个男子,样貌都是极好。”凌莲在云浅月身边待得长了,对于男子练就了不避讳大声评论的本事。

    “嗯,是呢!”伊雪附和。

    “将你们两个嫁到东海得了。”花落出声糗二人。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齐齐道:“将风露先嫁到东海。”

    风露小姑娘正看得起劲,闻言不满地噘嘴,“你们怎么说到我了?关我什么事儿?”

    “你问花落,他让不让你嫁!”凌莲揶揄地看了花落一眼。

    风露看向花落。

    花落撇开脸,不以为然地道:“嫁就嫁呗,将你们几个都嫁了。”

    “她若是真嫁了别人,到时候你可别急眼。”伊雪糗他。

    风露立即道:“花落哥哥才不会急眼呢!她恨不得我早点儿滚离他眼前,免得他日日看我不顺眼。”

    花落本来要反驳凌莲和伊雪的话,闻言转头瞪了风露一眼,对她道:“就你这样笨都笨死了的样子,哪个男人会要你。”

    风露顿时委屈,“我一直很聪明的,小主交代的事情我都办得很好,在凤杨身边也没被发现,要不是因为那日担心景世子和小主,我不至于暴露,让夜轻暖抓到。”

    “她抓你不知道躲,那也是你笨!”花落道。

    风露扁了扁嘴,不再理他。

    玉子夕站在旁边看着有趣,忽然上前一步,站在风露身边,胳膊勾住了她的肩膀,风露吓了一跳,扭头看他,他笑得风流地道:“本皇子看着你就很好,要不要考虑嫁到二皇子府去?”

    风露呆了一下。

    花落忽然出手,动作极快,不等玉子夕还手,他便将风露拽到了他身边,见玉子夕挑眉看着他,他笑道:“二皇子府美人无数,这个笨丫头还是别污了二皇子的贵眼了。”

    “是吗?”玉子夕笑了一下,“若是本皇子就想要她污一下贵眼呢?”

    花落眉梢扬了扬,“山鸡就是山鸡,成不了凤凰。二皇子别开玩笑了。”

    玉子夕意味幽深地道:“山鸡养一养没准也能变凤凰的。”

    花落眸光动了一下,忽然低头问向风露,“笨丫头,你想变成二皇子府的凤凰吗?”

    风露摇摇头,“才不要!”

    “二皇子,劳烦打消将山鸡养成凤凰的念头吧!她不要。”花落正经地对玉子夕道。

    玉子夕看着二人,似乎被娱乐了,忽然大笑,清越的笑声传了出去。

    凌莲、伊雪也忍不住好笑。华笙、苍澜、凤颜三人也露出笑意。只有风露不明所以,花落恨铁不成钢地照着她脑袋狠敲了一下,她疼得痛呼一声,须臾,气呼呼地踩了他一脚。

    罗玉被玉子夕的笑声吵醒,从舱内跑出来,刚要不满地对玉子夕瞪眼,就看到了岸边站着的玉子书,顿时惊喜地大喊,“子书哥哥!”

    玉子书含笑望着大船驶来,笑着招了招手。

    罗玉一把拽住云浅月的袖子,一改半个月以来的萎靡样,整个人似乎都精神了,对她道:“二姐姐,你看,子书哥哥多重视你,看这阵势,定然是老早就来这里等着你了。我每次回来东海可没这个待遇。”

    云浅月笑了笑,没说话。

    大船抛锚靠岸,稳稳地停在那边。罗玉欢喜地拉着云浅月跑了下去,她跑得太急,被缆绳绊住,云浅月刚伸手去拉她,玉子书已经到了二人近前,一手扶住一人,对罗玉嗔怪地训斥,“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罗玉虚惊了一下,抱住玉子书,嘻嘻笑道:“子书哥哥,二姐姐来东海,你是不是很高兴?”

    “那是自然!”玉子书笑着望向云浅月,语气熟悉的温暖,“云儿,欢迎回家。”

    云浅月眼眶微微一热,但她从被夜轻染剖开面纱,似乎又回到了以前,习惯掩藏情绪,嘴角扯出一抹淡淡的笑,问道:“等许久了?”

    “计算着你们今日到,也没等多久。”玉子书摇摇头。

    “华王叔和姑姑呢?”罗玉松开玉子书,立即问。

    “他们在华王府。”玉子书向二人身后看了一眼。

    “玉太子好!”华笙等人立即过来给他见礼。

    玉子夕温和一笑,对几人摆摆手,对云浅月道:“你若是不累的话,我们现在就启程回京,三日后可以到京城。父皇想先见见你,之后再去九仙山。若是九仙山不行的话,由上官再带着你去云山。”

    “好!”云浅月点头,既然来了东海,她客随主便就是了。

    上官茗玥走过来,山下打量了云浅月一眼,扬了扬眉,姿态轻狂地道:“行啊,小丫头,隐藏得这么深,将那个笨蛋耍得团团转。这才是我辈中人。”

    云浅月看着上官茗玥,对他道:“当年钦天监算出说紫微星和龙檀星相携下凡,天圣京城必有双生子出。双生子出,天降于斯,实乃预示天圣运术已尽。破解之法必须诛杀双生子,方可保太平盛世,天圣再繁荣百年亦非尔尔之谈。”

    上官茗玥一怔。

    云浅月看着他继续道:“其实夜氏的两代皇帝都错了,我爷爷也错了。紫微星和龙檀星并没有出生在云王府,而是出生在荣王府。一个是容景,一个是自小被偷偷送出天圣的孩子。那个孩子,就是你,上官茗玥。”

    此言一出,云浅月身后的凌莲、伊雪、华笙等人齐齐惊呼一声。

    玉子夕也大大地吸了一口气,罗玉盯着上官茗玥看,眼睛睁得极大。除了云浅月外,只有玉子书脸色平静,似乎早已经知晓。

    上官茗玥眸中闪过一丝不敢置信,须臾,挑眉,“他告诉你的?”

    云浅月摇摇头,“没有。”

    “那就是你自己猜出来了?”上官茗玥忽然一笑,“女人还是不要太聪明的好,这样男人会觉得没有用武之地。”顿了顿,他又道:“容景那个笨蛋自诩聪明一世,到底是上天看不过,派来个女人治了他。”

    一副极其解恨的样子。

    “真看不出半点儿亲兄弟的样子来!”罗玉走上前,伸手不顾及地去揪上官茗玥脸皮,“我看看,你这张脸皮是不是假的?”

    上官茗玥打开她的手,警告道:“臭丫头,小心我将你扔海里去。”

    “就看看嘛!小气!”罗玉撤回手。

    云浅月看了一眼上官茗玥,不探究他,对玉子书道:“启程吧!”

    玉子书点头,对言棠吩咐了一句,言棠收整队伍,他带着云浅月向他所坐的马车走去。

    玉子书的马车自然不次于容景沉香木打造的马车。车大而宽敞,太子尊贵的身份让他理所当然地享受这种舒适。

    二人上了车,上官茗玥也随后跟了上来,坐在了云浅月身边。罗玉、玉子夕一前一后也爬上了玉子书的马车。

    华笙、凌莲、伊雪等人被言棠安排了后面的车。

    队伍离开岸边,训练有素地走了起来。

    上官茗玥刚一上车,便对云浅月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这件事情天衣无缝!天下知道的人屈指可数。”

    “你第一次出现在我的视线里的时候。”云浅月解释,“大约是十一年前吧!就是你第一次见容景的时候。”

    上官茗玥顿时用不是人的眼神看着她,“那时候你才多大?”

    “我五岁!容景八岁!你也八岁!”云浅月道。

    上官茗玥眯起眼睛,“当年你跟踪我们?”

    “我先是跟踪了容景,后来跟踪了你。”云浅月将当年的事情一句话带过。

    上官茗玥顿时又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见她神色不变,他脸色忽然阴郁,“你跟着我,我竟然不知道。一个五岁的小毛丫头,你当时哪里来的自信竟然敢自己跑去我们见面的地方,后来还跟踪我,也不怕被狼吃了,或者被人贩子抓了卖了。”

    云浅月没说话,五岁的她,藏着的是成年人的灵魂,那时候已经能走能跑,对她来说已经足够。那一年,她做了很多事情。况且她天生有灵术,有一种本能,是无师自通的。

    玉子书笑着道:“她五岁从天圣老皇帝眼皮子底下救了容枫,敢跑去天雪山深山里守一个月抓老虎,她不吃狼就不错了,人贩子该见了她就躲。”

    “果然不是人!”上官茗玥扶额。

    罗玉立即道:“这个动作像,姐夫就爱扶额。”

    上官茗玥手立即顿住,恨恨地放下,“谁和他像?一个笨蛋而已,被个女人跟着都没发现。”

    “你不是也没发现吗?”罗玉嘲笑地看着他。

    上官茗玥有些沉郁,对云浅月道:“你这么有本事,这么些年怎么不解了生生不离?”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不予作答。她用尽办法,若是能解的话,早就解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罗玉瞪着上官茗玥,好奇地问,“喂,你是哥哥还是我姐夫是哥哥?既然你做了燕王府的小王爷,那燕王府真正的小王爷呢?”

    上官茗玥白了她一眼,不答话。

    “在丞相府!”玉子书道。

    罗玉惊讶地睁大眼睛,看着玉子哥哥,你说的是……丞相府的公子谢言?”

    “言通燕。”玉子书道:“此事说来话长。”

    “反正我们路途还远,到京城早呢!你就说说!”罗玉黏着玉子书,好奇心很重。

    玉子书看了上官茗玥一眼,见他没反对,便道:“当年谢丞相夫人生下的公子两岁的时候便早折了,那时候,正值燕王府王妃刚生下孩子,燕王府和荣王府一直因为墨阁有来往,燕王收到了天圣荣王传来的一封信,信中言,荣王妃怀的是双胎,因着钦天监的预言,天圣的皇上一直盯着荣王府,孩子不能在天圣存留,只能送出来一个。天圣遍布皇室隐卫,无处安放,只能送来东海,拜托燕王接收。燕王收到书信,同属一源,自然相助。但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燕王府在东海的地位也是特殊,突然多出一个孩子也是醒目,于是和燕王妃商议之下,又经过禀明父皇准许之下,将自己的孩子悄悄送去了丞相府。丞相府夭折了孩子还没对外透漏消息,便弥补上了空缺。谢丞相和夫人痛失爱子的情况下,自然欣喜。用小王爷替换了自己的孩子。因谢夫人生了公子后再无法怀孕,所以,对这个得来的孩子爱如至宝,当如亲子。从此,他成了丞相府的公子。而燕王府将孩子送去丞相府后秘而不宣地等待了一年,一年后,天圣荣王妃果然产了两子,送来了东海一个,成了东海燕王府的小王爷。”

    罗玉听完后怀疑地道:“那如今的谢言这么说没那么老了?”

    玉子书好笑地看着她,“你看他现在像是很老的样子吗?”罗玉脸一红,挠挠头发,“也不是啦,我一直觉得他当年被跟你赐了婚,后来又将我赐婚给他,你比我大五岁,他比你还大三岁,所以……”

    玉子书失笑,“所以你就觉得大八岁太老了,一直躲着他。”

    罗玉被戮中心事,不言声了。

    玉子书看着她道:“如今的谢言,比我其实只大了一岁而已。不过是顶了真正谢府公子的名头,年岁上让他多长了两岁而已。”

    “就没人发现吗?”罗玉觉得奇怪,当初谢府公子两岁死的,燕王府公子出生被送去谢府当公子的,一个两岁的孩子和一个刚出生的孩子,那些人眼睛都是瞎了吗?

    “高门府邸,宫墙内院,哪家哪户没有些**的事情?况且这件事情又是父皇准许的。就算有人觉得奇怪想探究,又有谁敢去探究?而且皇室、燕王府、谢丞相府三方势力下,想隐瞒一两个孩子的年龄,还是能轻而易举瞒几年的,待孩子略微长大一些,哪里还能分辨出差个一两岁?”玉子书道。

    “真是手眼通天!”罗玉嘟囔。

    “所以,你以为父皇为什么后来将你和丞相府的公子定了婚约?”玉子书笑看着她,“那是因为他是燕王府的小王爷。父皇喜欢你,才将你许了他。谢府虽然尊贵,子嗣不差,但哪里能养出谢言那般的人物?”

    罗玉恍然,“原来这样!”须臾,她骂道:“死老头子!早早就将我定了出去。”

    玉子书伸手点了她一下,“身在福中不知福。谢言对你真是不错,如今你在外面跑了这么多年,若还是留着心在的话,考虑一下,及笄之后,就和他议婚吧!”

    罗玉顿时怪叫一声,“我才不要这么早嫁人!”

    “你是不想这么早嫁人,还是不想嫁给他?”玉子书挑眉。

    罗玉皱眉,不答话。

    “我听子夕说你喜欢容枫,可是如此?”玉子书看着她。

    “别听他胡说!”罗玉瞪了玉子夕一眼。

    玉子夕耸耸肩,“你一直躲着谢言,却救了容枫,什么人能让你这个小丫头伸出贵手?不是喜欢他是什么?”

    “容枫喜欢二姐姐!二姐姐也在意他,我当时不救他,难道让他再死一次?”罗玉声音拔高。

    玉子夕拉长音“哦”了一声,“原来如此!”

    玉子书看了一眼云浅月,见她没什么情绪,他对罗玉道:“谢言这些年一直在等着你,若你不喜欢他,不想嫁给他,回去就告诉父皇,将你的婚约解除了吧!”顿了顿,他似乎无意地说道:“我看菱钰那小丫头似乎对谢言有些想法。”

    “她想也别想!”罗玉顿时恼了,“整日里弱不禁风的,还胡乱肖想别人的人。”

    玉子书笑了笑,看了她一眼,点到为止,不再说话。

    罗玉磨了磨牙,也不探究上官茗玥了,唧唧咋咋的她终于住了嘴,开始想事情。她想什么,云浅月知道,玉子书知道,玉子夕知道,上官茗玥也知道,只不过无人点破而已。

    车厢内安静下来。

    马车走了一段路后,前方传来热热闹闹的人潮声,似乎许多人聚在一起,不少人大胆地嚷着想见回国的二公主。

    云浅月看向玉子书。

    玉子书含笑对她解释,“早就与你说了,东海风貌极好,人杰地灵,大多数人风姿特秀,名士云集,行止风流。类似于魏晋之风。所以,如今当街拦你观看,也不算意外。”

    云浅月点点头,东海子民的善意和风土她自然要尊重,伸手挑开了车帘子,将头探出了车外。只见眼前是一座城池,约有数万百姓云集,不见天圣百姓大多数人的衣衫褴褛,只见到长袍广袖,衣袂明丽。男女老少,各个穿戴整齐,最好者,绫罗华裳,最次者也是布衣素衫,干干净净。一见音容姿貌,便知东海是一片乐土。

    数万人早先叫嚷着,见云浅月探出头,顿时没了声音,都看着她。

    ------题外话------

    对于上官茗玥意外吗?其实不意外的,开篇不久就埋下了坑。只不过这个坑埋得深,一半埋了我自己,一半埋了你们而已。互摸!o(n_n)o~

    东海其实极好的,让我带着你们领略一番吧!美人们,月票加油哦!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