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八章伉俪情深

    伊鸿离开后,御花园有片刻静寂。

    夜轻染把玩着酒杯,面上神情看不出喜怒,白玉杯内酒水因他手腕晃动轻轻震荡,杯中荡起一圈圈涟漪,分外有规律,不溢出分毫。

    容景微微偏着头含笑凝视云浅月,眸中是任何一个人见了都会沉醉其中温柔。云浅月也回看容景,一扫早先阴霾,笑容明艳。

    二人旁若无人,空气中流动气息似乎有一种沉闷温柔。

    许久,夜轻染放下酒杯,对容景笑道:“景世子弹指之间就让朕折损了一个臂助,朕本来打算出兵南疆对他予以重用,如今人走了,你是不是需要还我一个人?”

    容景偏转头,眸中温柔悉数化为清淡,“如今朝中招募了十万兵马,皇上如何还会缺人?”

    “十万兵马里面未必有一人能敌得过伊家少主。”夜轻染道。

    “皇上也说了伊少主一心钻研剑术,已经悟道。他虽然是一把好宝剑,但好剑未必有好用处。他无心官事,虽然有一身好武功,但留下话,未必有大用场。”容景伸手舀起桌子上酒壶,温声道:“就像这个酒壶,看起来精致,价值不菲,却只能装一杯酒,若是好酒之人来喝,它也只能够润润喉,不若几文钱一个酒坛来得实惠。伊少主就好比这精致且价值不菲酒壶,它价值于赏心悦目,不于装酒。皇上留他皇上身边,一旦皇上委以重任,他却不能做到,岂不是耽误大事?如今他离开,皇上当该感谢我。”

    夜轻染闻言大笑。

    群臣听得这笑容张扬,似乎又回到以前染小王爷时笑容,加猜不出皇上心中所想。

    夜轻染笑罢后,看着容景怒道:“好你个容景,你转眼间就欺走了朕准备重用之人,如今到摆出一大堆冠冕堂皇理由。”

    容景似乎无奈一叹,“自古忠君贤臣总是招皇帝不喜,景为皇上分忧,皇上反而责怪。都说伴君如伴虎,果然如是。以后我泱泱大国,还有何人敢向皇上进言?”

    夜轻染冷哼一声,“你以为人人都是你容景?”

    容景伸手扶额,露出疲惫之色,“景身体一直未曾养好,今日来宫里这一趟与伊少主论剑又劳累了一番,被伊少主剑气所伤,如今支撑不住。景先回府了。”话落,他拉着云浅月起身站了起来。

    夜轻染眯了眯眼睛,“堂堂景世子,数日还没养好伤?”

    “伤势太重,皇上又不是不知。皇上和众位大人继续,我先告辞了。”容景不再看夜轻染,拉着云浅月离了席,向外走去。

    “朕若是不准景世子离开呢?”夜轻染凉凉地道。

    “皇上是明君,明君自古体恤臣下。”容景脚步不停。

    “好个明君,好个臣下。”夜轻染大笑,笑罢,清声道:“蓝家主、凌少主、华少主,景世子本来该府中养伤,可是今日为了你等接风洗尘才来赴宴,如今你等三人就送景世子和景世子妃回府吧!也好熟悉一下荣王府所。与景世子多多亲近,毕竟景世子是我天圣半壁江山,以后你们同朝为臣,多多向景世子讨教。”

    “是!”蓝漪、华舒、凌燕三人站起身。

    云浅月眯了眯眼睛。

    容景淡淡一笑,并没有反对,拉着云浅月头也不回地出了御花园。那三人跟身后。

    今日宴席主角一走,群臣面面相耽,都不明白皇上什么想法。

    “去问问云王妃怎么还没来?”夜轻染似乎不觉得走了五个人有什么影响,偏头对内侍吩咐。

    内侍连忙走了下去。

    “蓝家主、凌少主、华少主以后与众卿同朝为官,相处机会多得是,也不差今日。稍后云王妃会来,要去南梁迎接回云王。南梁距离这里不下千里,云王妃路途定然劳苦奔波,接下来朕和众卿就为云王妃送行吧!今日定然兴而归。”夜轻染眸光扫了众人小心谨慎面色一眼,笑着道。

    群臣闻言恍然,终于明白皇上今日设宴两个目,一个目是为了给蓝漪等人接风洗尘,另一个目就是借此请云王妃进宫赴宴,让其去南梁接云王打算。连忙齐齐应和。

    不多时,内侍回来,禀告道:“皇上,云王妃已经进宫了,如今正碰到景世子和景世子妃,一处叙话,应该很就会来。”

    夜轻染点点头。

    众人都想着不知道云王妃是否应承去南梁,不过当年云王妃和云王阴差阳错大婚,先皇要将云王下狱,夫妻二人伉俪情深,后来先皇拂袖而去,后来云王妃早逝,云王自此萎靡不振许久,这些年每当有人提起云王妃,他都黯然神伤,如今云王妃没死回来了天圣,云王和她还是夫妻,她没有道理弃夫不管,任其南梁受苦,推脱不去南梁。

    群臣都正猜想着,果然玉青晴走进了御花园。

    远远走来,她容貌依然如二三十岁女子,倾城容貌似乎多年不改,令和她同一辈德亲王和孝亲王等人齐齐恍惚了一下。似乎这些年只有他们老,而她还是一如当年。

    德亲王妃和孝亲王妃却觉得那缓步走来女人分外刺眼,当年云王妃惊艳了多少京城男儿,先皇、德亲王、孝亲王、包括已逝荣王,哪一个不是当年惊艳才华人物。她出到京城那时,汇聚了多少京中公子眼光,可惜不久后她却忽然消失,又过了几个月,她忽然以云王妃身份出现他们面前,云王一直以来都孱弱无能,京中有才名公子里面他连个尾巴都排不上。可是那样女子,偏偏成了他妻子。那时候不止先皇大怒,当年碎了多少京中男儿心,荣王府荣王那么冷静自制人,一夜大醉,之后如容氏历代先祖一般,娶了一位贫民女子。她们当年也是有名才女,论容貌也不差,可是她面前,从来都是自惭形秽。

    “染小子当了皇上,我还不习惯呢!”玉青晴走到面前,如长辈见到小辈,对夜轻染笑了笑,“我还用行礼吗?”

    “难得将青姨请进宫,朕面前,青姨自是不必行礼。”夜轻染扬唇一笑,“来人,给青姨看座。”

    有内侍立即搬了座位夜轻染下首。

    玉青晴笑着走过去坐下,她谱一坐下,便舀起桌子上酒壶闻了闻,刚刚端庄不见,如少女一般欢惊喜地道:“呀,这是玉来香。好些年没喝了呢!”

    “这是酒库里尘封了十几年玉来香,难得青姨闻到酒香就知道是它。”夜轻染笑道:“酒库里只有这一坛了,从青姨离开后,云王叔就再没酿过这玉来香。”

    玉青晴舀着酒壶回味地道:“当年他知道我喜欢玉兰花,又爱酒,因我身体原因,不能饮太烈酒,可惜天下都没有不烈不辣酒,他就整整用了一年,又是找酿酒人学,又是自己关屋子里实验,给我酿了这玉来香。”

    “云王叔对青姨实有心。”夜轻染感叹道:“当年人人都觉得青姨嫁错了人,稀里糊涂地成了云王妃,可是后来人人都只能叹服云王宠妻,无所不宠。青姨是天底下幸福女人。”

    玉青晴似乎想起往事儿,笑得温暖,“是啊,他对我真很好。不止为了费心机酿了玉来香,凡事我喜欢,她都弄进云王府。尤其是有一件事情,我当时开玩笑说想酸梅吃。当时那个季节京城没有酸梅,只有西南有,他便利用了兵部八百里加急,给我弄了一罐酸梅,遭了皇上痛骂一顿,后来又罚了他一年俸禄,将他从兵部掉到了刑部。进入刑部后不久,他陪我去灵台寺上香,一位刑部官员也陪妻子去上香,多看了我两眼,他就命人将其打了个半残,皇上再次大怒,将他罢了官,他却得意,说可以日日陪着我了,于是冬天陪我去打猎,夏天陪我去赏花。先皇恼怒,说他身为云王府后人,不思进取,将他派去了西山军机大营。他到那刚一日,就和人打架,原因是那人取笑他,说怎么没带着你那个捡来美人来军营。他就将人揍掉了好几颗牙,那人还是当时皇上宠爱一位如嫔哥哥。当时那人是军中副将,军中有了些根基,又是他上级,那人大怒,命人要对他实行军棍,他夺过马就跑出了军机大营,那人以为他畏罪潜逃了,刚要找先皇哭诉,他却纠结了一帮子京中富家官宦子弟,带去了军机大营,将那人打死了,将军机大营闹翻了半边天。先皇大怒,要杀了他,可是他说侮辱他妻子就是侮辱他,皇上宠一个小妾,冷落皇后,宠妾灭妻,致使那个人嚣张跋扈,不将他这个国舅看眼里,这都是皇上纵容结果,他男子汉大丈夫,自然要维护妻子,根本没有错,皇上若是杀他,就是告诉天下人,他宠妾灭妻,皇上无奈放了他,将他从军机大营又调回来,到了礼部。让他好好学学礼仪,后来我身体不堪,早先去了,没想到他礼部一待就十几年,再没变动过。”

    群臣都静静听着,老一辈朝臣人人恍惚,似乎都记起了当年之事。那时云王啊,似乎从云王妃死了之后,就再没见过。明明儒弱看起来京中所有公子中无能,可是偏偏他骨头硬气时候皇上都无可奈何,那时候荣王看着可欺,可是没人敢碰他软肋,他软肋就是云王妃。

    一辈朝臣都不敢置信,当年那个听起来嚣张纨绔到宠妻到如此地步连先皇都舀他没办法人是那个儒弱得连先皇打个喷嚏都吓得抖三抖云王吗?

    一时间,大殿上分外静寂。

    玉青晴似乎也沉浸往事回忆中不可自拔,嘴角挂着幸福笑意。

    “是啊,当年朕虽还小,但也是记事了。云王叔宠妻,将朝野上下都弄得必须跟着她一块儿宠一般。谁敢对青姨不敬,他就让谁吃不了兜着走。连皇伯伯都无可奈何。”夜轻染感叹了一声,话音一转,“可惜那样云王叔青姨离开后就再没见到,青姨离开后,云王叔就如行尸走肉一般,皇伯伯曾经下了一番狠力让他变回以前云王叔,可惜一年两年都没办法,后来让皇伯伯也泄气了。这些年里,云王叔是个好臣子,可惜,却少了活力。”

    玉青晴似乎回过神来,给自己斟了一壶酒,放嘴边,却舍不得饮一般,“我这些年东海,也总觉得心里少了些什么,后来恢复了记忆,原来才知道一梦十几年啊。”

    她明明还是绝美如少女容貌,可人人都看到了她眼中不可追忆往事沧桑,也不由得为她伤感,似乎能深切体会她苦。

    “青姨也无需难受,幸好如今云王叔和您都活着。”夜轻染劝慰道:“云王叔若是知道您还活着,而且很好,他一定会重活过来,欢天喜地。”

    玉青晴闻言忽然一笑,点头,“是啊,幸好我们还都活着。可惜我醒来得不是时候,回来时候,他去了南梁了。”

    “南凌睿登基,南梁自立,云王叔掌管礼部,也是王爷身份,出使南梁恭贺为合适。可恨南梁得寸进尺,竟然以做客为名扣押了云王叔,不让其返程。”夜轻染沉声道。

    “我去接他。”玉青晴道。

    夜轻染眸光轻闪,看着玉青晴道:“朕今日派人请青姨来正有此意,可是又觉得南梁不远千里,实奔波劳苦,又不忍心青姨奔波,可是除了青姨外,又无人能接回云王叔。云王叔是我天圣重臣,岂能一直被扣押南梁?上次皇伯伯五十五大笀,南梁国师说青姨是他师妹,朕想青姨既然与南梁国师是师兄妹关系,青姨若是去南梁接云王叔话,南梁应该会看国师面子上放云王叔归来。”

    玉青晴点点头,笑道:“我也有多年没见到师兄了!此番正好和师兄聚一聚。”

    “既然青姨和朕想法不谋而合,那么青姨何日启程?”夜轻染询问。

    “本来你今日若是不请我进宫,我也想今日进宫来向你请辞去南梁接他。我归来这些日子,老王爷身体不好,我才府中帮他调理了两个月,如今他身体大好了,我也宽心了。便想赶紧启程去接他。”玉青晴道:“今日就启程吧。”

    夜轻染一怔,“青姨无需这么急。”

    “他南梁受苦这么久,不急怎么行?”玉青晴摇摇头,“我早一日到,她也可以早一日回来。”

    夜轻染点点头,看着玉青晴问,“恕侄儿多问一句,据说青姨东海已经嫁给了华王。若是青姨接回云王叔话,那东海华王……该如何处理?”

    群臣大多数人都知道东海有个华王,东海老王只有一位公主,嫁给了华王,虽然不知道那位公主名讳,如今玉青晴既然是东海公主,那么那位公主就是她了。如今她一女二嫁,两个人还都健,她该如何?也都想知道。

    玉青晴笑了笑道:“我和华王是只担了个夫妻名头,却没有夫妻之实。我们这些年膝下一直无子女,便可以说明。”

    “不对呢,朕听说东海有四位公主。”夜轻染挑眉,“其中有华王一女吧?”

    “那是皇兄女儿紫罗,她自小喜欢我,教养我名下。”玉青晴笑道:“她从东海偷偷溜了出来,如今还天圣玩呢。二皇子就是来接她,可惜如今一直没找到她。”

    “原来是这样!”夜轻染一笑,“那就好办了。云王叔和青姨一心一意,朕也不用觉得对东海华王不好交代了。”话落,他道:“从二皇子和青姨来天圣,朕就命人暗中寻找紫罗公主,几日前终于找到了,原来她跑去了十里桃花林无回谷去玩,朕已经命人将她接回了。算算时间,今日应该会到。”

    “哦?那感情好了,这个小丫头皮紧,见到她之后我一定好好教训她一番。子夕来了就一直找她不到,原来她是去了桃花林。”玉青晴有些恼怒,对夜轻染道:“找到她不容易,那个小丫头刁钻得狠,被华王给惯坏了,让你费心了。”

    “青姨说得哪里话?东海公主天圣失踪,朕责无旁贷。”夜轻染笑笑,偏头对站他身后砚墨吩咐,“去问问,看紫罗公主到进京了吗?”

    “是!”砚墨立即走了下去。

    “云王叔毕竟是出使队伍恭贺去南梁,不能悄无声息回来。而且南梁千里,朕也不放心青姨只身一人前去,万一路途出了什么事情,朕如何对东海王和东海太子交代?于是朕思前想后,觉得应该派人护送您去。”夜轻染对玉青晴询问,“朕妹妹轻暖,那个小丫头一直喜欢南梁王,曾经他做太子时候,与她暖城相处三个月,就动了心,一直痴痴五六年。当初云王叔离去时她就想要跟着去,摄政王没准。如今两位帝师离开,她心伤不已,日日府中闭门不出,父王和母妃就她一个女儿,甚是忧思,深恐她伤心过度,伤了身体,便想她出去散散心,朕觉得让如今春暖了,让她陪着青姨前去吧!她是帝师悉心教养徒弟,武功自然不差。朕再多派些人保护你们。”

    “也好,路上可以解闷。”玉青晴含笑点头,“我也喜欢轻暖那个小丫头呢。”

    “她也和紫罗公主一样,是个让人忧心主。”夜轻染叹了口气,年轻帝王似乎深感无奈,“这一路上青姨多多劝导她一番吧。朕听说南梁王喜欢是东海洛瑶公主,她大约只能伤心去,断了心思回来。这一路就多得青姨照顾了。”

    “小女儿情事儿我清楚。”玉青晴含笑点头,“皇上只要放心让她跟着我就行。”

    “有青姨,朕自然放心。”夜轻染一笑,端起酒杯,对玉青晴道:“朕预祝青姨一路顺风到南梁,接了云王顺畅而归。朕也想再能喝到云王叔酿玉来香。”

    玉青晴笑着点头,对夜轻染隔空一碰,干了一杯酒。

    二人酒杯放下,这时砚墨走了回来,脸色不太好,“皇上,紫罗公主半途离开了。”

    “嗯?”夜轻染眯了眯眼睛,“怎么离开?”

    “她迷昏了护送人,独自离开了。”砚墨道。

    夜轻染皱眉,“可知道她去了哪里?”

    砚墨摇头,“不知。”

    夜轻染摆摆手,砚墨重站了他身后,他对玉青晴抱歉地道:“紫罗公主半途离开了,想来不愿意进京,朕本来想让她和青姨一起去南梁,如今……”

    “那个皮丫头,估计是怕我打她才半途跑了。皇上就不同理会了。”玉青晴摆摆手,截住夜轻染话,起身站了起来,“我现就启程,令夜小郡主与我城门口汇合吧!”

    “好!”夜轻染颔首。

    玉青晴转身出了御花园,脚步轻,似乎迫不及待地要去南梁接回云王。

    群臣看着她离开,心思各异。从那日夜小郡主带着两位帝师到荣王府去给平王夜天赐验尸,才知道夜小郡主是两位帝师弟子,才恍然明白夜小郡主身份定然不是一个普通德亲王府小郡主那么简单。因为能做帝师弟子者,定然不是寻常女子,一定身怀高深武功和本事。如今皇上命夜小郡主陪云王妃去南梁,这其中自然不只是让她散心这么简单。

    “今日成了流水席了!”夜轻染看着几个空荡桌椅,笑了一声,“走了这个,来了那个,如今算是安定了吧!众卿继续!”

    众人连忙点头应和,气氛量粉饰得热闹一些。

    过了片刻,外面传来一声急迫地高喊,“报!八百里加急!”

    夜轻染眯了眯眼睛,放下酒杯,沉声道:“宣!”

    有人连忙高喊,须臾,一阵腾腾脚步声跑进御花园,一名身穿铠甲士兵“噗通”一声跪了地上,呈上书信,“皇上,苍亭大人呈上来八百里加急。”

    有一名内侍连忙接过,检查一番,没有危险,递给夜轻染。

    夜轻染伸手撕开信封,打开看了一眼,随即腾地站了起来,面色铁青,周身寒气暴涨。

    ------题外话------

    算起来此文连续四百天了,我一日没休息,坚持每日是我极限。我相信你们明白。月中了呢,手里积攒到月票亲们给我加油哈,么么啦。

    〖∷∷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