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二十八章 有仇必报

第二十八章 有仇必报

    云浅月出了蓝漪的院子,回头看了一眼,嘴角微勾,转身向总兵府走去。

    凌莲、伊雪跟在她身后,想着蓝漪和小姐过招,被小姐三两下便击败,如今大约气得吐血了。二人齐齐想起那首小姐去年一时兴起写的诗,被凌莲爱不释手地收起来,没想到给蓝漪用在了这里,不由得感叹。

    一行三人回到总兵府,云浅月看了一眼黑漆漆的主院,还是不想迈进去,看着满院的海棠花,站在门口不动。

    “小姐,您还不想睡吗?”凌莲低声问。

    “是啊!”云浅月叹了口气。

    “也许您回到房间,躺一会儿就能睡着了。”伊雪也低声道。

    云浅月摇摇头,看向整个总兵府,除了她所住的主院,还有一侧偏院亮着灯,看了一眼浓浓的夜色,她忽然一笑,“我怎么忘了一个好玩的人呢!走,去找他。”

    凌莲、伊雪顺着二人的目光看去,齐齐了然,凌莲低声道:“小姐,如今这三更半夜的,您要去找六皇子,世子若是知道的话,会不会不好?”

    “有什么不好?他不是我的亲表哥吗?”云浅月不以为意,抬步向那个院落走去。

    凌莲和伊雪也知道小姐实在睡不着,只能跟了过去。

    三人刚到六皇子所住的院落门口,一道黑影从暗中出来,拦住云浅月,“主母,您可不能半夜爬墙,世子会伤心的……”

    云浅月停住脚步,好笑地看着拦在她面前的墨菊挑眉,“我半夜爬墙?”

    墨菊嘻嘻一笑,“这个院子和主院的确是一墙之隔……”

    云浅月抬脚去踹他。

    墨菊自然不能让她踹到,他又不傻,怎么会等着挨踹,自然立即躲远了些。

    云浅月看也不看他,抬步进了侧院。

    墨菊顿时大惊,可怜兮兮地怪叫道,“主母,您饶了属下吧!公子若是知道属下没看住您半夜爬墙,属下这条小命可会保不住的。”

    云浅月轻哼一声,“保不住正好,免得留着你这个祸害。”

    墨菊立即上前,俊秀的脸凑近云浅月,“主母,您看看我,这张脸比公子那张脸可差得远了,要祸害也没公子祸害啊。”

    云浅月挖了他一眼,没说话。

    “公子去了十里桃花林了啊,十大世家多少小姑娘云英未嫁,主母您就不担心吗?怎么还有空出来半夜爬墙?我若是告诉公子您半夜爬墙,你说公子会不会一气之下扔下正事儿不干跑回来?”墨菊絮絮道。

    云浅月停住脚步,回头对凌莲和伊雪道:“你们两个回去睡吧!”

    凌莲和伊雪本来见墨菊出现,抿着嘴笑,摇摇头,“奴婢二人不困!”

    “不困也去睡!”云浅月摆摆手。

    二人了然小姐是要治了墨菊,对看一眼,点点头,转身走回了主院,果然不跟着了。

    墨菊顿时感觉不好,身子一边向后退一边道,“主母,您爬墙属下管不着,也不敢管,属下也好困啊,公子离开之后,属下也思之想之,夜不能寐,可是如今见到主母,属下立即就困了,属下这去睡了啊……”话落,身形一闪,就要退去。

    “跟着我去见六皇子。”云浅月当没听见他那一大段话。

    墨菊当没听见,人转眼就没了影。

    “墨菊,我告诉你,您今日敢不跟着我,明日也不必在这里待着了。”云浅月不咸不淡地威胁了一句。

    墨菊虽然跑得远了,但还是听见了,心里挣扎了片刻,还是不得不出现在云浅月面前,苦着脸道:“主母,爬墙怎么能拉着一个人呢?”

    “自古爬墙的女人身边不都跟着放哨的吗?你今日就做那个人吧!”云浅月道。

    墨菊嘴角顿时抽了一下,“主母,属下这等资质恐怕不合格吧?”

    “锻炼一下就好了。”云浅月说话间,来到六皇子门口。

    墨菊见她当今要去推六皇子的门,一把抓住她的袖子,几乎苦口婆心,苦着脸道:“主母啊,您可是有夫之妇,这半夜三更的,孤男寡女的,您……您不想着公子,怎么也得想着属下不是放哨的那块材料啊,这座总兵府可不止属下一个眼睛啊,十二星魄可是都在呢!尤其是墨岚那小子,一定会告公子属下和您狼狈为奸的……”

    云浅月甩开他,“那正好,让你家主子辞了你。”

    墨菊被甩得一个趔趄,“这个六皇子有什么好?一副无趣的样子,说话嘴也毒,您怎么没眼光非要找他呢!您要实在想念公子睡不着,属下将十二星魄叫出来,跟您对招如何?十二星魄可是从来不会轻易出手的啊!”

    云浅月推门的手一顿,顿时有些心动,十二星魄她目前只见到了墨菊和墨岚,其他人还没看到,不由有些好奇。

    墨菊见她心思动了,再接再厉,“咱们十二星魄一个个长得都隽秀着呢,若是摆出来的话,一个六皇子哪里够看?您若是喜欢长得好看的男人,看他们就是。怎么也是自家的属下,公子不会舍不得让您看的……”他黑心地想着不能自己受主母折磨,怎么也要将那十一个人一起拉下水。

    云浅月眨眨眼睛,自然明白他的心思,慢悠悠地道:“好啊,那你喊他们出来。”

    墨菊一喜,顿时喊了一声,“都听到了没有?主母让你们都出来。”

    他喊声落,黑夜静静,无人应声。

    “墨岚!”墨菊又喊。

    还是无人应声。

    “墨泠!”墨菊再喊。

    依然无人应声。

    “墨棋!墨奕!墨映!”墨菊又连声喊了几个名字。

    四周静静,总兵府静静,院落静静,无一人回话。

    墨菊顿时磨牙,“好啊你们,一个个的都躲起来了。不听指令,等着爷收拾你们!”

    四周依然无人回话,似乎不怕他威胁。

    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显然十二星魄都是各个精明的人物,不敢惹她,一个个都躲了起来,她瞥了墨菊咬牙切齿的脸一眼,好笑地伸手推开了六皇子的房门。

    墨菊哀叹一声,实在不想进去,但想想怎么也不能让她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地在一个男人房间里和人聊天,就算亲表哥也不行,只能对着院中的暗处瞪了几眼,跟着走了进去。

    二人在门口吵闹的话,并没有避讳任何人,也没刻意压低声音,屋内的人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六皇子显然也没睡,半躺在床上,盖着薄被,手里拿了一本书,见二人进来,头也没抬,冷硬地道:“出去!”

    墨菊心下一喜,想着主母被人家赶,多没面子,赶紧出去吧!他也好和公子交差。

    但是他显然低估了云浅月的厚脸皮,她既然来了,怎么会走?径直向他窗前走来,面上挂着盈盈笑意,“两日不见,表哥的气色又好了。”

    “出去!”六皇子声音又冷了几分。

    云浅月当没听见,一把将他手中的书夺了,站在床前笑吟吟地看着他,“我知道长夜漫漫,表哥无心睡眠……”

    墨菊立即打住云浅月的话,一脸黑线地提醒,“主母,这是采花贼惯常说的话啊……”

    云浅月想想也对,立即转了话题道:“我特意过来陪表哥聊慰心肠……”

    六皇子忽然拿起手边的枕头对着云浅月扔了过来。

    云浅月瞬间躲开,枕头对着她身后的墨菊砸去,墨菊无奈地接下利器,对六皇子瞪眼,“我家主母虽然说和你聊慰心肠,但他是已婚妇人,你给她枕头干什么?难道你真是孤枕难眠?要我家主母陪你聊慰心肠?”

    六皇子本来很好的脸色顿时黑了,抬起头,死死地瞪着云浅月,“滚出去!”

    云浅月无辜地看着他,“我见你这院子的灯没熄,怕您闷得慌,陪你过来聊天……”

    “云浅月,你还有没有礼义廉耻?三更半夜进男人的房,景世子怎么管教你的?难道就任由得你对男人胡来?”六皇子脸色微青。

    墨菊顿时觉得六皇子说得有理,看着他顺眼了些,想着主母快撤吧!人家都说你没礼仪廉耻了。好好的觉不睡,半夜三更来看什么黑脸馒头?

    云浅月早将礼义廉耻丢姥姥家了,自然不在乎他说什么,嘻嘻一笑,坐在了床边上,看着他笑容可掬地道:“他这不是走了没在我身边吗?自然管不住我了。”

    六皇子眯起眼睛,“你说景世子不在兵营了?”

    “是啊,他去了十里桃花林了。”云浅月见他搭话,顿时打开了话匣子,“表哥,你去过十里桃花林没有?我告诉你啊,十里桃花林可美了,十里地都是桃花,如今正是春日,百花盛开的季节,十里桃花林的桃花想必无限妖娆。”话落,她往出爆消息,“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容景是荣王府的世子,也是楚家的家主,当年啊,楚家的唯一继承人嫁给了荣王,就是她生了容景,六年前,容景回了十里桃花林,从他外公手里接管了楚家,就是十大世家首屈一指的第一世家,他还有个名字,就叫楚容……”

    六皇子脸色变幻,他那日认出她是楚夫人,自然也想到了容景是楚家主这一层。

    “告诉你哦,去年顾少卿不是咬了我一口嘛,这个事情你知道吧?就因为顾少卿咬了我一口,他拈酸吃醋了好几日不理我,后来好不容易被我哄好了。本来吧,以为没事儿了,谁成想如今回来了这里,他射了顾少卿一箭,趁着人受伤,又灌了人家几坛酒。如今还觉得不够,又将顾少卿身边自小跟着他长大的凌墨要走了……”云浅月似乎这一天真没什么人跟她说话,憋坏了,什么话都往出倒。

    六皇子一怔,“你说顾少卿将凌墨给了他?”他清楚凌墨在顾少卿心中的地位,南梁是风流土地,民风开放,凌墨长得俊俏,这些年多少人讨要凌墨,顾少卿就是不给,有的官员讨要得急了,他就对人拔剑,如今竟然给了容景,他如何能不惊异。

    云浅月见他入套,身子一仰,躺在了他的床上,正好压在了被子上,被子下是他的腿,她为他解惑,“是啊,凌墨本来是凌家的人嘛,你想想,十大世家,容景站了五个,夜轻染得了五个,如今互相牵制,两方拉锯,用处不大,他自然不能让算计了很久的东西没用不是?所以啊,自然要打破,凌墨的娘曾经被凌家的族主误会错杀,也要杀了凌墨,凌墨跑了出来,她娘却死了,他对凌家仇大了,但是他有本事啊,跟在顾少卿身边练了多年,他八招就打败了凌家从坤武殿出来的凌燕,凌家嫡系子孙死了一个,折了两个,凌燕是女人,打算送给夜轻染暖床,总归不堪大用,哪里如一个有本事能振兴凌家的嫡系子孙好?所以啊,他自然抓住这个机会,带着凌墨回去夺凌家了,凌家一旦归顺他,那么伊家、华家渐渐动摇,这五五分之的天平不救倾斜了吗?没准到头来十大世家都是他的了。”

    六皇子听她分析,这本是隐秘算计之事,她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说出来,如倒豆子一般,让他一时忘了推开她躺在他腿上的事儿,不由竖起眉头,“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云浅月无辜地看着他,“不做什么啊!想着表哥你这这里待着也怪没趣的,我也睡不着,也挺没趣的,就过来找你说说,我说了嘛,我喜欢你,对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我毕竟是你的亲表妹嘛,一定比你勾搭夜轻暖得到的消息多……”

    墨菊撇过脸,假装没听到,暗骂公子什么破眼光,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娶回了这么一个不让人省心以惹桃花为乐对谁都说喜欢的女人。

    六皇子脸一寒,怒道:“我说了我没勾搭夜轻暖。”

    “哦,是没怎么勾搭,不就是做了几笔交易,后来一直有书信来往嘛!”云浅月一副我了解的表情,“自古奸情都隐藏在书信的背后,表哥,你是男人,勾搭一个长得好的女人又不吃亏,也不丢人,有什么不好让人知道的。”

    六皇子闻言大怒,这才又想起撵人,对她拍出一掌,“你滚出去!”

    云浅月抓住他胳膊,躺着不动,学着容景往日纵容她的样子,叹息无奈地道:“哎,表哥,传言你是个脾气温和,甚好相处的人,怎么就对我不假辞色呢?咱们可是至亲,你想想,我亲哥哥的大半事情我都告诉你了,那些事情可是除了我这个亲妹妹谁也不知道的。那天他险些掐死我,我对你多好,你怎么就不领情呢!”

    六皇子冷哼一声,怒道:“看看你的样子,没型没样,不嫌丢人!”

    “丢人吗?没觉得啊!”云浅月摸摸脸,真没觉得丢人,“要丢人也是该丢别人的人吧?以前丢云王府的人,丢爷爷的人,丢爹爹的人,天下人都说云王府怎么就养出了那么一个女儿,也有人说,瞧瞧天圣历代的皇后,一个个温婉端庄的,怎么就出来个纨绔不化的女儿,后来和容景好上了,人人都说,景世子那样的人怎么喜欢云浅月那样的人?哎哎,连连叹息,大惑不解,后来我嫁给了他,人们又觉得,嫁给了容景,她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狐媚了他。你看,人人都不觉得我丢人,而是云王府没管好我,容景没眼光才看上我。”话落,她捧着脸对六皇子道:“以后啊,表哥就不要勾搭夜轻暖,表妹对你好,你也对我好,我们走出去,别人知道我是你表妹,这个丢人的活你也背背,也许觉得比你勾搭夜轻暖还有趣呢!”

    六皇子瞪着她,面前的这个人,赖皮地躺在他腿上,赶也赶不走,说也说不过她,他心中气怒,堂堂六皇子,皇后嫡子,曾经的太子亲同胞,如今皇上的亲胞弟,他最差的身份以后也会封个亲王,在南梁横着走都行,谁敢不给他三分颜面,何曾受过这等气,但还得把气压着,因为接触几次他比谁都清楚,他若是黑脸,这个人越笑得欢,他敢肯定,她就是拿他找乐来了,板下脸,冷硬地道:“说吧!你到底什么目的?”

    “哎,表哥,你真是笨蛋,我来找你聊天,目的自然有啊!”云浅月叹了口气。

    六皇子盯着她。

    “就是来找你联络感情呗!我那日在凤凰关城下,越看你越喜欢,就想着这个表哥可真不错,以后要好好的对他。”云浅月笑吟吟地道。

    六皇子顿时明白了,原来她是来报仇的,怪不得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她和容景一样,容景伤了顾少卿一箭,灌了人家几坛酒加重伤势,后来又抢了他的贴身随侍凌墨,而她不止在凤凰关城下那日射了三箭戏弄了他,后来真正伤了他一箭,令他奄奄一息,又让容景救活了他,刚活过来就说了那么冲击的话令他气血上涌昏迷,被她口中一连串的秘辛折磨了数日,如今刚缓和下来,她又来故意气他,故意要他发怒,她看着心里欢快。他死死地瞪着云浅月,一时间没了话。

    云浅月笑嘻嘻地看着他,佯装羞涩地垂下头道:“表哥,你这样看我做什么?我可是你表妹,而且已经嫁做人妇了,你想想容景,他可是惹不得的人啊,你忘了我刚刚和你说的关于顾少卿咬了我一口的事儿了吗?我能喜欢你,你可不能喜欢我哦,你若喜欢我就惨了,容景不会放过你的……”

    墨菊在旁边一直听着,暗骂了一声黑心的女人,想着果然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时候忘了他家的公子比谁都黑心,娶个女人即便不黑心,也能锻炼黑心了,若是本来就黑心的话,会磨练得更黑心。

    六皇子瞪着她,看了片刻,忽然闭上眼睛,不再理会她。

    “喂,表哥,你要睡觉了吗?别啊,我还不困呢,我们接着聊。你还想知道什么?东海的事儿,天圣的事儿,南梁的事儿,南疆的事儿,西延的事儿,哪怕是哪些小种族说叽里呱啦不懂的鸟语的事儿,我都能告诉你。你要相信我哦,我本事大着了,对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除了容景,我谁都能出卖。”云浅月拽着六皇子的袖子,像个孩子。

    墨菊黑线地不看云浅月,充当木偶看着窗外,想着还算有点儿良心,不出卖公子。已经忘了早先他将容景的去处前因后果交代得一清二楚告诉别人了。

    “虽然不出卖他,但是你若是想知道些无伤大雅的小事儿,我也可以告诉你。”云浅月话音一转,忽然神秘兮兮地道:“喂,你想不想知道我和容景的闺房之乐?”

    六皇子板着的脸顿时又寒了,“云浅月,你到底是不是女人?这种话你也好意思说?”

    “那有什么不好意思说?我们是亲表哥表妹嘛,我大婚了,你还没大婚,我记得似乎你府里还没有进女人吧?”云浅月看着她,“你还是处子?”

    “你……”六皇子恼怒地睁开眼睛。不多啊,

    “别急别急,我告诉你哦,我哥哥也还是处子。哈,你不知道吧?他看着像是经历了多少女人,可惜都是假的,他如今喜欢洛瑶,从东海到天圣,走了这么多天,俩人都躺在一张床上了,他也没将她办了。哎,真让人操神。”云浅月叹了口气,“大约是这种事情需要有经验的人给传授些经验,才不至于像他一样傻瓜地到嘴里不吃。你是我表哥,我不能看着你将来和他一样傻瓜,如今就好心地告诉告诉你吧。这男人和女人啊,对上眼了,就赶紧爬床,滚一滚,两人成一个人,就……”

    “你闭嘴!”六皇子伸手去捂她的嘴,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人,气得血气上涌。

    云浅月拦住他的手,对他无辜地眨眼睛,“表哥,你怎么不领情呢,我这为你好嘛。”

    六皇子气怒地看着她,似乎要是能怎么地她的话,一定将她仍出去,外加大卸八块。

    云浅月看着他青紫交加的脸,心情甚好,打了个哈欠,困意终于来了,她立即站起身,“哎呀,时候不早了,我也困了,表哥早些睡吧!”话落,向外走去。

    墨菊欣赏着六皇子要吃人的目光,暗暗想着她走了之后他能睡得着才怪,估计一夜不用睡了。暗暗抹冷汗,想着以后要小心些,尽量不得罪这尊瘟神,太可怕了。

    二人出了房门,忽然听到房顶上传来一个人前仰后合地大笑声,笑声清越,显然是个年轻男子,“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笑死本小王了,没想到天圣还有这么个宝,早知道我早来了。”

    ------题外话------

    猜猜这个人是谁?O(∩_∩)O~

    手里积攒到票的亲们,月初太伤情,我们加油哈,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