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六十一章 红颜祸水

第六十一章 红颜祸水

    云浅月忽然勒住马缰,回头看向上官茗玥,眸光清厉。

    上官茗玥挑了挑眉,见云浅月冷寒着一张脸看着他,他顿时绽开如花的笑意,“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难道说错了?”

    云浅月收回视线,不再理会他,策马向前而去。

    夜轻染偏头看了上官茗玥一眼,忽然一笑,也不说什么,随着云浅月策马离开。

    上官茗玥清厉的一眼和夜轻染那忽然一笑莫名地心头一凉,他摸了摸鼻子,抖了抖马缰,盯着二人的背影看了片刻,也随着二人打马离开。

    前方再不见罗玉带着一万兵马的身影。

    走了大约百里地,云浅月和夜轻染、砚墨三人跨过一道山冈,上官茗玥随后再跨过的时候,忽然前方射出密集的弓箭。

    上官茗玥一惊,勒住身下的马急速退了数丈。

    弓箭依然不停地向他射来,如牛毛细雨,寸寸如针。

    上官茗玥又退远了些,那密集的箭羽紧紧跟随他,他一退再退,那箭羽紧追不舍,不多时,山冈上露出密集的人影,当前一人四十多岁,风仪俊美,看起来分外年轻。与上官茗玥长得有几分相似,但是气度却分外不同。

    上官茗玥看到那人,脸色蓦地一沉,“老头子,你在这里做什么?”

    “混小子!本王才要问你在这里做什么?”那四十多岁的男人板着脸道。

    上官茗玥看着他,他身后大约有两万兵马,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眯起眼睛,“你并没有带着云老王爷回东海?”

    “本王不等到你,如何回东海?还任由你在外面胡作非为?”四十多岁的男人盯着山冈下的他,一副看你还向哪里跑的神色,“太子殿下留下了十万兵马,本王先借来用用。如今四面都被十万兵马包围,识时务的话,就随本王回去。”

    上官茗玥闻言恼怒,看向山冈,忽然大叫,“云浅月!”

    山冈上无人回话。

    四十多岁的男人冷笑道:“让那个小丫头救你吗?别妄想了,若不是她,本王怎么会埋伏在这里等着抓你?她已经随天圣的皇上离开了。”

    “原来她早就让你设了埋伏,才纵容我出宫引我前来抓住。”上官茗玥恍然,顿时大骂,“这个混账女人!心都被算计给抹黑了!”

    “本王看你才是混账!看看你都做了什么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四十多岁的男人怒视着他,“你现在就束手就擒,随本王回去,否则本王不介意放箭彻底射死你这个不孝的东西。从你出生至今,你待在家中有几日?还不如不生你。”

    上官茗玥恼怒地道:“你当没生我不就行了!”

    “放箭!”四十多岁男人看他的模样,更是生气,大喝一声,对左右命令。

    顿时一阵疾风箭羽射向上官茗玥。

    上官茗玥忽然举起手,没好气地道:“别射了,再射下去真死了,你就没儿子了。我随你回东海。”

    四十多岁的男人顿时摆手,箭羽瞬间止住,他对左右两个人吩咐道:“去,拿我的玄铁捆绳将他捆上。”

    “是!”左右二人立即拿着一根黝黑拳头粗的绳子走向上官茗玥。

    上官茗玥脸色发沉,一言不发地任二人捆上。

    那四十多岁的男人一摆手,那二人将捆好的上官茗玥放在马上,牵着马向他走来,来到他近前,他看了一眼,骂了上官茗玥一句,“不肖子孙!”

    上官茗玥翻了个白眼,不理他。

    四十多岁男人忍不住踹了他从马上耷拉下的腿一脚,见他痛得呲了呲牙,才解恨一般,回头对一名年轻隽秀的男子道:“传信告诉太子殿下,让他在关口等我一等,我这就带着这个混账东西与他汇合,一起押着他去见我主皇上。”

    “是!”年轻男子正是言棠,看了上官茗玥一眼,颔首。

    上官茗玥在马上闻言,不屑地看着言棠,嘲讽道:“你家太子想做什么?难道真想将那个丫头送上夜轻染的龙床?”

    言棠沉默不语。

    “他帮助她弄了我回东海,便没人能看着她了,万一她出了个什么事情,你家太子可别后悔!”上官茗玥冷笑,“他不是自诩对她好吗?这就是对她好?”

    言棠不吭声。

    上官茗玥继续看着他道:“你家太子借给她十万兵马是什么意思?难道真想他们打个你死我活?他才高兴?也许最后乐见其成她在天圣呆不下去了跑去东海找他寻求一个容身之地?他也好金屋藏娇?”

    言棠终于受不住,冷木地道:“我家太子说了,不管是分,还是合,总归是他们二人之事。上官小王爷还是先处理好自己东海的事情,再管别人的事情为好。你不喜燕王府,但是出身东海燕王府,这是不能更改的事情,你不喜皇宫,不想做东海帝师,大可以说服皇上,令其废除东海燕王府被历代禁锢的职责。你这般逃避,算是什么事情?”

    上官茗玥“呵”了一声,“不愧是前世今生一处投胎来的,这教训人的话说得是一套一套的。他让我别管别人的事情,他为何借了十万兵马来管?”

    “我家太子说,只要有人不会威胁浅月小姐性命之时,这十万兵马只会在天圣待着,不会派上用场。”言棠道。

    “他到也算计得清楚!”上官茗玥冷哼一声。

    言棠不再言语。

    “好,我就与你们回去,解决了此事!这期间她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就怪你家太子。”上官茗玥用没被束缚住的腿踹了一下马腹,身下的马向东方而去。

    四十多岁的男人一摆手,带着一队人马立即追上他。

    言棠目送着燕王带两万士兵押解着上官茗玥离开,伸手一抖衣袖,一只鸟向东飞去。

    云浅月下了山冈,头也不回,策马奔驰,仿佛根本不知道有人将上官茗玥拦住,截去回东海,少了一个人。

    夜轻染走了一段路,回头看了一眼,收回视线,盯着云浅月的背影看了片刻,抿了抿唇,一言没发,跟在她身后。

    砚墨第一次用佩服的眼光看着云浅月的背影,算计走上官小王爷,救出皇上,顺利离开迷雾山,这些年他在夜轻染身边,自认为对于云浅月的事情也知道不少,但是发现原来不仅那些。

    没了上官茗玥时不时地找话,接下来一路分外安静。

    回城的路并没有像来时一样赶,中途歇了一夜,第二日响午,一行三人来到云城。

    云城位于京城三百里地,云浅月本来想三百里地不过一两个时辰的路程,但是夜轻染建议,用过午膳再赶路。云浅月见他露出疲惫之色,也不反驳他,三人选了一家寻常的酒楼。

    响午十分,酒楼客满。

    三人一路风尘,夜轻染褪了几分威仪,云浅月褪了几分清厉,不过就是比寻常贵公子和贵小姐尊贵一些的儿女而已,所以,也未得到什么特殊寻常优待,三人在门口等了片刻,店伙计匆忙地给选了一处靠窗的位置让三人坐了下来。

    三人点了几样小菜,便在一片热闹中各自吃了起来。

    云浅月心无旁骛,专心地吃着菜,并没有注意四周说什么,以及酒楼内的情形。

    夜轻染过了片刻,忽然对云浅月低声问,“小丫头,你听见这些人都在说什么了吗?”

    云浅月摇摇头。

    “你仔细听听,有些意思的。”夜轻染道。

    云浅月抬头看了夜轻染一眼,顺着他眼神,扫见邻座几桌的人都在议论着什么,各种神色,她无所谓地低下头,议论的声音伴随着她的名字窜进耳里。

    “……照你们这样说,景世子和浅月小姐再不可能了?”一个人道。

    “可不是不可能了?浅月小姐都住进了荣华宫,那是什么地方?天圣历代皇后住的地方,试问有哪个女子住进去还能出来的?”一个人理所当然地道。

    另一个人叹息地道:“可惜了当初景世子铺陈了万里锦红,我家的那娘们当初还偷偷地捡了一块红绸收进了柜子里,说将来给儿子娶了媳妇后,可以传给他们,说什么借点儿喜气儿,也好和和美美。”

    “我家的也剪了,想想去年,那一场大婚,现在还觉得甚是喜庆。”又一人叹道。

    “这就叫做风云变幻,世事难料。那说书的说的,戏本子上写的,都是怎么说来着?叫做不是姻缘,怎么闹腾,也是劳燕分飞。”一个人道。

    “当今皇上早就喜欢浅月小姐,浅月小姐未和景世子大婚前,也对今上有着情谊,后来因为景世子,二人拔刀相向,浅月小姐嫁入了荣王府。两个月前,浅月小姐作为出征南梁的大将军,还是皇上亲封,后来夺了凤凰关,景世子据说去了十里桃花林,就在那时,事情急转直下,景世子在十里桃花林反戈,杀了安王,浅月小姐为了安王与其决裂,写了和离书,如今入住了荣华宫。”一个人一边分析一边道:“这追究起原因来,是否可以说浅月小姐本来就是当今皇上的人?她明里喜欢景世子,其实真正喜欢的人是皇上?但是为了引出景世子的身份,假意与景世子和好?以求令他真归顺?但是发现他连安王也杀了,决心收服慕容氏已失去的江山,才与其决裂,回京相助皇上?”

    众人闻言齐齐一惊,都看着那开口之人。

    云浅月也抬眼扫了那人一眼,发现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长得稀松平常,没什么特别。收回视线,不再理会。

    “不可能吧?当初浅月小姐为了嫁给景世子,连先皇都对抗,几次险些被先皇杀了,后来怒毁龙椅,挥剑杀当今皇上,险些要了当今的命,她对景世子怎么能是假的?”一个人反驳道。

    “真真假假,哪里分得清楚,就是因为这样,才迷惑了景世子。”一个人道。

    另一个人忽然有些气愤地道:“果然是红颜祸水,因为有她,天下这些年就没清静了。黎民百姓受苦,西南战乱波及千里,不是发水就是干旱,还有大雪封山,遍地灾情。这就是天降灾星的兆头,依我看,她就是个灾星。”

    此言一出,众人想起这连年的灾害,都叹息地点点头,联系云浅月这些年一直传扬天下的名声和屡次出现从不平息的事端,纷纷觉得有理。

    不少人顿时将红颜祸水挂在了嘴边。

    夜轻染本来还有意思地听着,忽然听着众人的话语变了味道,他的脸立即沉了下来,腾地站起了身,刚要开口,云浅月忽然拿筷子按住了他的手。

    夜轻染要冲口而出的话顿时卡主,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对他笑笑,“你不是觉得有些意思吗?何必动怒?”

    夜轻染张了张嘴,忽然懊恼,扔下筷子,伸手拽起云浅月,“走,不吃了!”

    云浅月也觉得吃得差不多了,不再吃也无所谓了,于是随着他起身。她被骂做红颜祸水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当初她和容景表白心迹摆明车马的时候,全天下的人都觉得她配不上容景,为了他和先皇抗争的时候,先皇对荣王府打压,容景屡次称病不出,无数人骂她红颜祸水,有辱了景世子才华,她还不是该如何就如何?依然按照自己的心意活着?红颜祸水这样的话听得太多,没道理以前听得,如今就听不得了。

    夜轻染的动作太大,惊动了临近几桌的人,都齐齐向他们看来。

    夜轻染走到一桌旁边,忽然抬脚踹了一个人屁股下面的椅子一脚,那人正是刚才起头将祸水儿子引到云浅月身上之人,他不妨,即便他防备,坐文弱书生打扮,也抵不过夜轻染一脚,顿时椅子噼里啪啦碎成一堆,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正被木头碎屑扎在屁股上,疼得“啊”地叫了一声。

    夜轻染看也不看那人,像是解了恨一般,向外走去。

    众人都惊呆了,一时无声,只听到那人大叫声。

    在夜轻染刚要走出门口时,一个人忽然大声道:“这位兄台,请留步。”

    夜轻染见有人喊他,停住脚步,看着喊住他的人,只见是一个二十多岁的书生打扮的人,与那被他踹到地上同样书生打扮的人紧挨着,显然是关系较好。他挑了挑眉,板着脸道:“何事?”

    他板起脸来,即便衣衫因为风尘不再华丽,但依然威仪天成。

    那人被他瞬间散出的气势一惊,但还是有着书生的骨气和傲气,对夜轻染道:“劳烦这位兄台为我家仁兄道歉,摔了人就想这么走了,天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道歉?”夜轻染冷笑,“他随意污蔑人难道还不准许我看不惯摔了他?”

    那人一愣,“这位兄台哪里话,我家仁兄何曾污蔑人了?”

    地上那一位似乎也不解他哪里招了仇恨了,不过是随意妄谈几句而已,闻言也不顾坐在地上丢人,挣扎着站起身,一副要理论的架势道:“对啊,在下哪里污蔑人了?”

    “我就告诉你哪里污蔑了人!”夜轻染冷峭地看着他,沉声道:“云王府浅月小姐,六年前,帮助七皇子平息了北疆动乱,协助七皇子治理北疆,修河堤,筑水坝,开垦梯田,北疆六年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天降大雪,不封北疆之山,天降大雨,不淹北疆之土,北疆天地丰收,再不见路有冻死骨。五年前,燕河口发生虫灾,她前往京城御药房盗药熬汤救济燕河口万人性命,险些被先皇关入天牢。四年前,兰城鼠疫,万人的城池,鼠疫一旦散播,便危及社稷,先皇本想对兰城封锁,万人坑埋,是她冒大不讳偷跑去皇室祖祀,请出了始祖皇帝的帝王策一书,以开头第一句话要求历代帝王爱民如子威胁,才打消了先皇念头,保下了整个兰城上万人。三年前……”

    “行了,别说了!”云浅月打断夜轻染的话,再说下去,她都觉得自己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应该被百姓们供起来,流芳百世。

    夜轻染住了口,恼怒道:“凭什么你做了这些,还不被人知道?让人说你红颜……”

    云浅月甩开他,淡淡道:“你愿意在这里说就在这里说吧!我不陪你了。”话落,不再理会他,转身出了酒楼。

    夜轻染见她离开,回头看了一眼,见那两个书生都呆呆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他也懒得再待下去,瞪了二人一眼,转身跟着云浅月走了。

    砚墨自然跟随在二人身后。

    一行三人离开,酒楼内满堂人都静了片刻,仿若无人。

    过了片刻,一个人忽然道:“那个人像不像是云王府的浅月小姐?”

    众人心里齐齐咯噔一下,有两个人立即道:“像!”

    过了片刻,坐在角落里的一个老者道:“什么叫做像?那明明就是浅月小姐!”他话语肯定,众人都像他看来,他恼怒地看着那几名书生模样的年轻人道:“你们这帮子年轻人,就知道酒饭之间胡谈乱论,听说西南千里被战火波及百姓们流离失所的苦了吗?短短时间,是云王府浅月小姐监国派人治理西南,才很快就恢复了春种,这一举动,你们可知道救了西南多少人?那可不是一万两万,也不是十万二十万,而是几十万人……”

    夜轻染走出不远,正好听到那老头的话,郁气散去,露出笑意。

    云浅月耳力极好,自然也听到了,面色没什么情绪,牵过马缰,翻身上马。

    走了一段路,夜轻染忽然问,“小丫头,有一句话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而你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为了什么?”

    ------题外话------

    最近别有异心者各种挑衅,以月票、长篇等等为由攻击,我以写好自己的文字为初衷,懒得理会,但可以说说,写长文者,庞大的框架和人物并不是所有作者都能有本事驾驭,不是写短篇让读者少看花银子就是一种对读者好,这种虚伪的说法我从不需要。我的书就是自己的,长篇是构思的时候就定下的,没有什么金钱不金钱来衡量它的价值,它摆在这里,也没有对任何一个人生拉硬拽来看长篇,它该是多少字,就是多少字。也许有朝一日,我只写个十几二十万字的短篇,也不稀奇。一本书的真正价值不在长短。这个浮夸的社会,我希望我的读者都有一份细腻情感和纯真品读的心情,不要被某些人的言论以及不正常的三观污染。

    言尽于此,请亲们共同维护咱们的留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