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九十三章 接风洗尘

第九十三章 接风洗尘

    东海皇宫里设宴,为云浅月归来接风洗尘。

    云浅月虽然不喜欢宫宴,但也不能驳了东海王的好意,只能随他进了皇宫。

    东海皇宫比想象中还要富丽华美,设宴的金殿更是美轮美奂。东海王下旨,满朝文武极其家眷都参加盛宴,一睹二公主容姿。

    宫宴上坐了满满一大殿人,足足有千人之多。

    大殿上布置了极品美酒,珍馐佳肴,宫装舞姬,轻歌曼舞,极尽东海气派风流。

    虽然是奢华的宫宴,虽然是酒菜飘香,虽然人声如潮,极致热闹。但不见任何一个人言语粗鄙,从上首向下看去,无论男女,都言谈有礼,行止风流,文才之气浓郁。一眼所见,令人赏心悦目。

    云浅月被拉着坐在东海王身旁,认真地听着他愉悦地为她介绍每个人参加这一场盛宴的人的身份。这个舅舅对于她的来到显然很开心,将他的臣子,臣子的儿子女儿也恨不得介绍个遍。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东海王觉得都介绍得差不多了,才收住了话,对云浅月道:“丫头啊,你觉得舅舅这东海人如何?风景如何?”

    “皇上,东海再好,二公主的心也在天圣放着呢!您就别打将她留在东海的主意了。”皇后闻言笑着道。

    “是啊,二姐姐想着姐夫呢!您要是有本事,将姐夫从天圣弄来东海,她才有可能解了那个破毒之后留在这里。”玉子夕点头附和。

    东海王皱眉,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笑而不语,他接着玉子夕的话道:“朕怎么可能将景世子弄来东海?这么多年,天下将他传得天生少有地上无的。朕倒是也想见见能娶了我家二公主的景世子是什么样,留在东海的话,不太可能。”

    “这不就得了!景世子在打仗呢,知道不能您就别想了!”皇后笑着道。

    “也不是不可能!”玉子夕笑嘻嘻地出主意,“您出兵帮助夜轻染将姐夫打败了的话,他收复不了河山,还不乖乖来东海?”

    “馊主意!”东海王训斥玉子夕,“朕要是出兵帮夜轻染,你二姐首先就跟朕急。”

    “所以说女生外向,您就被想了!”玉子夕话音一转。

    东海王嘎了嘎嘴,不言声了。

    皇后看了云浅月一眼,正巧看到她微笑的眼里闪过一丝疲色,她和蔼地道:“皇上,二公主一路劳顿,定是累了,您高兴也不能不顾及二公主身体,让她回去休息吧!”

    东海王拍了一下扶手,看向云浅月,“丫头累了吧?”

    “是有一些!”云浅月笑笑。

    “朕见到你高兴,有说不完的话,到忘了顾及你,还是皇后体贴。”东海王对她一笑,“是该让你赶快去休息。”

    “到也能等到宴席后再去休息,不碍的。”云浅月虽然有些累,但是觉得气氛极好,不想东海王扫了兴。主要是东海的环境,无论是皇宫,还是各个城池子民,都让她心情放松。

    “去吧!明日九仙山师祖和那几位大师不来的话,你再陪朕。”东海王摆摆手,转头对玉子书道:“太子,你送丫头去休息吧!”

    坐在皇后旁边的玉子夕顿时不满,“为什么不是我去送二姐姐?”

    东海王瞪了他一眼,“你稍后回去处理你二皇子府那一堆烂摊子,处理不好的话,别再出现在朕的面前。”

    玉子夕立即噤了声。

    玉子书站起身,对云浅月温声道:“云儿,走吧!”

    云浅月点点头,站起身,对东海王和王后微微行了告退礼,踱步走下玉阶。

    众人见她起身,都停下说话看着她。见她行止端庄高雅,举手投足间有一种洒脱风流,身处东海民风下,半丝也不异类。心下齐齐赞了一声,想着不愧是华王和长公主的女儿。

    玉青晴见东海王放云浅月走了,也站起身。

    “你坐下!她回去休息她的,我们接着来。今日朕高兴,剩下的人谁也不准走了,不醉不归。”东海王对玉青晴道。

    玉青晴看着东海王无奈。

    云韶缘笑道:“听皇兄的吧!月儿如今回去休息,你也寻她说不上话。”

    玉青晴只能点点头坐下。

    玉子书和云浅月消失在金殿门口,里面有开始热闹起来。主角离开,也不影响宫宴。

    “很久没见到父皇如此高兴了!记得上一次他如此高兴的时候还是你哥哥来求娶洛瑶的时候。一晃也半年了。”玉子书笑着道。

    “舅舅这个皇帝做得可真随和!”云浅月也有些好笑,问道:“哥哥和洛瑶哪里去了?我以为在东海。”

    “是在东海,但是没在京城。”玉子书笑道:“他如今将南梁撒手给了景世子,卸去了负担,再加上洛瑶从小到大为了和景世子的婚约,被迫学习那么多东西,一直压抑自己。如今二人可谓不谋而合,各处游玩去了。”

    云浅月闻言不太意外,笑着道:“他们的性情到也真是相投,这就是缘分吧!哥哥找了这么多年,找到了洛瑶,洛瑶等了这么多年,遇到了哥哥。一个是三千繁华看尽,一个是空负多年芳心。遇在一起,才是那个最对的人。”

    “不错!”玉子书笑着颔首。

    “没看到菱钰公主。”云浅月想起今日的人都见得全了,到没见到被罗玉不喜的菱钰。

    玉子书叹了口气,“那小丫头心里喜欢谢言,一直以来知道紫萝不喜欢谢言,以为这一桩姻缘不成,便放纵了自己的心,如今紫萝开了窍,和谢言真正定下了婚。她心里定然不舒服,在宫中休息呢。”

    云浅月点点头,“她的身体不好吗?”

    “母后生她的时候早产,体质比一般人弱一些,容易生病,到也不是大毛病。就是心病太重,才将自己弄得太虚弱。”玉子书道。

    云浅月想了一下,对他道:“我看罗玉那个小丫头应该是一直喜欢谢言的,只不过自己不知道罢了,早先无人跟她抢,到不觉得,如今有人抢,就把住自己的领土不放手了。”

    玉子书轻笑,“她的确是如此!你未曾见到,她第一次见谢言的时候,是在京外,她从外面跑回家,途中遇到外出公事的谢言回京。那时候她不知道他是谢言,扑了过去,拉着他非要找父皇去毁了他和谢言的婚,要嫁给他。后来得知他就是谢言,那副样子……”

    云浅月可以想象到罗玉做了这一件乌龙事儿的表情,笑道:“这也是缘分。”

    “谢言这些年也是一直等着她,东海虽然比天圣通婚晚,但到了他这般年纪,怎么也有个侍妾或者通房了,他却一直没有。对菱钰的心思当做不止,每次都疏离。如今他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玉子书道。

    云浅月揶揄地看着他,“他只比你大一岁,你难道有侍妾和通房了?”

    玉子书咳了一声,对她道:“我是想有,奈何有着根深蒂固的一夫一妻思想,下不去手。”

    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

    二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出了宫门。

    “华王府距离皇宫没几步,我们徒步去吧!”玉子书解释,“当初皇祖父见到华王叔喜欢得不行,对姑姑疼得是掌中宝,舍不得他们的府邸离皇宫太远,便在最近的距离给他们按了华王府。”

    云浅月知道她娘这个抱养来的女儿有多受宠。

    “你的二公主府也一早就建了,相较华王府远些,但也不是太远,距离我的太子府近。”玉子书笑着道:“不过姑姑和华王叔早就交待了,让你住华王府,院落都给你收拾好了。”

    云浅月点点头,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

    “容老王爷和云老王爷两个人如今在燕王府呢!燕王的封地距离京城比较远。两位老人家和燕王投缘,来了京中卯了一头,父皇没留住人,被燕王带走了。”玉子书道。

    云浅月想着那老哥俩如今有伴了,在天圣的京城里被身份捆了大半辈子,如今是该随心一些。早就知道他们来了东海,有玉子书在,她一直不担心。想起夜天煜,问道:“夜天煜为何回了天圣?”

    “数日前,他接到了夜轻染的传书,似乎里面提到了赵可涵。他看过传书之后,就回去了!”玉子书道:“他不同于夜天赐,总归是天圣的四皇子,当初人是失踪了,又不是死了。当时将他下狱的是夜天逸,如今坐皇位的是夜轻染。一朝天子一朝臣。”

    云浅月想起赵可涵,微微沉默。

    “他和夜轻染的关系一直比寻常人好一些。除了赵可涵外,应该还有这个考量。”玉子书看着她道:“如今的夜天煜,已经不是以前的夜天煜了,他改变了许多。早已经对曾经执着的东西抛开了,回去未必是坏事儿。”

    “夜轻染出京征战,他在京中做了监国吧!”云浅月道。

    玉子书点点头,“似乎是这样。”

    云浅月不再说话。

    “这些你都不必理会了,如今还是身体打紧,也不用担心景世子,他为了你能好,一定会好好爱惜身体的。”玉子书宽慰她。

    云浅月对他笑了笑,“那是自然,他说我若是死了,他会娶后宫三千粉黛,到时候黄泉相见,我在忘川河畔孤身一人等着他,他身后跟一大群女人。”

    玉子书失笑,“他是这样说?”

    “嗯!”云浅月想着不止这些,说了还很多呢!什么她若是死了,他不在意自己枕边的人是谁。春夏秋冬四季的花草都全乎了。

    玉子书叹息一声,“这倒是他会说出的话,毕竟是将你在意到了骨子里了。”

    云浅月向天边看了一眼,夕阳西下,落霞满天。她不奢求太多,只求让她活着就好。

    二人来到华王府。

    华王府的大管家带着一府的仆从等在门口,见二人来到,连忙跪在地上见礼,“参见太子殿下!喜迎二公主回府!”

    玉子书摆摆手,让众人起身,对一位老者道:“这位是陈伯,他是华王府的老管家了。以后你住在府中,有什么事情尽管找他就好。”

    “是,二公主回到府中,若有吩咐找老奴。”陈伯连忙道。

    云浅月点点头。

    陈伯率先领路,带着二人进府。

    刚进入大门,扑面便闻到淡淡的清香,这种花香不同于来这一路上蓝颜花的香味,不浓不烈,极其淡雅好闻。

    玉子书解释,“全天下只有华王府有珍品蓝颜花,这是珍品蓝颜花的香味。”

    云浅月听罗玉来的路上说了华王府的珍品蓝颜花,目光向里面看去,果然看到院中一株株的蓝颜树,的确与一路所见寻常的蓝颜花不同,如一株株美人花,摇曳繁华。

    “王爷和王妃住在卿玉阁,紫萝公主住在琉璃苑,上官小王爷住在水云间,您住归雁居。”陈伯边走边解释,“您的归雁居坐落于三处的中间,这是当年建府的时候王爷和王妃就给您留出的房间。紫萝公主求了好几次,王爷和王妃也没答应让给她住。归雁居才是整个华王府最美的地方,近可以观花,远可以观府中的湖水。冬暖夏凉。”

    “华王叔和姑姑没在你身边,却用着自己的方式在爱你。”玉子书道。

    云浅月面色温暖,这么些年,她扛起的东西多,她的爹娘也因为她出生被中下的毒费劲心思许多年。他们自然是爱她的。

    来到归雁居,果然如陈伯所说,这的确是府中最没的景致。

    “小姐,您回来了?”凌莲和伊雪站在归雁居门口,见云浅月回来,连忙迎上前。

    云浅月知道她们先一步来了华王府,点点头,问道:“他们几个人呢?”

    “都出外面玩去了!”凌莲笑着:“他们对东海早就神往,如今来到了,自然忍不住了。尤其是风露,身上的伤刚好,便不是她了。”

    云浅月点点头,对二人道:“你们也随他们一起去玩吧!我进去休息。”

    “我们跟着您一起,又不差这一日半日。”伊雪摇头。

    云浅月不再多说,回头看向玉子书。

    玉子书停住脚步,对她道:“我就不进去了,你好好休息。多不过明日歇一日,后日九仙山的人该到了。歇够了,才能打起精神。”

    云浅月点点头,“好!”

    玉子书又对陈伯交代了一句,转身离开了华王府。

    云浅月进了归雁居,主院落的主房早已经被收拾干净,她沐浴之后,躺到床上。虽然有些累,但没什么困意。大约躺了一个时辰,府外传来动静,显然是她爹娘回府了。过了不久,动静消停下来,应是觉得她休息了,没来归雁居。

    天幕黑下来,真正地入了夜,云浅月才来了困意睡去。

    第二日,天还未亮,有脚步声进了归雁居。

    凌莲和伊雪立即迎了出去,二人齐齐见礼,“上官小王爷!”

    “她还睡着?”上官茗玥问。

    “小姐还没醒。”二人道。

    “去喊醒她!”上官茗玥停住脚步,看着主屋紧闭的帘幕吩咐。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又看了一眼天色,须臾,看着上官茗玥,刚想问明缘由,上官茗玥不耐烦地摆手,“你们磨蹭什么?若不去喊我自己去。”

    二人一听,帘幕转身奔向云浅月的房间。

    云浅月自然醒来了,不等二人喊,便推开房门走了出来,站在门口看着上官茗玥。他来得的确够早,也就五更,这么早过来,不会没有事情。

    “你醒了正好,跟我去一个地方。”上官茗玥看了她一眼,丢出一句话,转身走出去。

    云浅月也不问去哪里,什么事情,出了房门,抬步跟上他。

    凌莲、伊雪不明所以,刚要抬步跟上,上官茗玥头也不回地道:“你们不用跟着。”

    二人看向云浅月,见她没反对,只能止了步。

    上官茗玥出了归雁居,向府外走去,这个时辰,府中仆从都还没起来,分外肃寂。一路来到府门口,有侍卫立即打开大门。

    门口栓了两匹马,上官茗玥解下一根马缰绳扔给云浅月,自己翻身上了另一匹马。说了一句“跟着我”,就放开马缰,离开了华王府。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翻身上马,跟上了他。

    两匹马刚走不远,从府中跑出来一个人影,正是闻讯追出来的罗玉,她对着两匹马大喊,“喂,你们要去哪里?等等我!”

    没人理会她。

    罗玉对一名侍卫吩咐,“快,给我牵来一匹马!”

    “紫罗公主,上官小王爷和二公主骑得是玉雪飞龙,咱们府中就两匹,再没有玉雪飞龙骑了,就算有,您现在追去,也追不上了。”一名侍卫提醒她。

    罗玉摆手,“我不管,快去牵马。”

    那名侍卫只能去牵马。

    不多时,那名侍卫将马牵来,虽然是上等的好马,但也不及玉雪飞龙。这时,街道上也早已经没有了云浅月和上官茗玥的身影。

    罗玉翻身上马,甩开马缰,照马屁股上抽了一鞭,身下的马四蹄扬起,顺着云浅月和上官茗玥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

    ------题外话------

    礼拜六了,三月风筝飞满天,亲爱的们有时间就去放放风筝哦,错过了三月,四月的风筝就没那个飞满天的气氛了。O(∩_∩)O~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爱你们,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