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九十五章 深埋的棋

第九十五章 深埋的棋

    云浅月看着罗玉逃也似地离开,品味着她的话,哑然失笑。

    可见谢言这一招用得灵,她总算开窍了,知道自己是女子了。大约明日再见她的时候,应该就会换了男装穿上女装了。其实身着女儿装的她姿容不输于任何一个女子,更甚至比寻常女子更灵秀。

    凌莲端着晚膳推开门进来,一眼就看到了云浅月怀里的火狐,惊喜地问,“小姐,哪里来的这么漂亮的小狐狸?”

    “紫萝抢了谢言的,说给我解闷。”云浅月道。

    “真漂亮!”凌莲放下托盘,赞美道。

    云浅月也觉得这小狐狸太漂亮,谢言从小养到大,就这么让罗玉拿来给她玩了,可见他对罗玉的心思。她笑了笑,放开小狐狸,走向桌前。

    小狐狸甩甩尾巴,蹦跳了两下,竟然比云浅月一点儿也不慢地跳上了她对面的椅子上。一双狐狸眼睛眼巴巴地瞅着桌子上的饭菜。

    凌莲抿着嘴笑,“小姐,您看它这副样子,肯定一直以来被谢公子娇生惯养的。”

    云浅月好笑,对凌莲道:“你给它面前摆一副碗碟,弄一份吃的。”

    凌莲点点头,转身出去了。不多时,她拿着一副碗碟进来,放在火狐面前,将各样的肉和菜弄了一份在它面前。

    小狐狸“唔”了一声,立即高兴地吃了起来,吃相竟然很文雅。

    “真有趣!”凌莲站在一旁看着它。

    云浅月也觉得有趣,想起曾经她为了让容景暖寒毒的身子,追了三天三夜给他抓了一只雪狐,后来因为他收了一个婢女,她一气之下将那雪狐要回来放生了。那时候隐隐意识到对他有了不一样的感情,但是终究不想去探究。

    “小姐,您看它,它竟然只吃肉,不吃菜。”凌莲指着小狐狸。

    云浅月回过神,见小狐狸将青菜从碟子里扒拉了出去,将肉吃得极香,她不由好笑。

    这一顿饭,一人一狐,到不冷清。

    饭后,凌莲抱着小狐狸去给它洗爪子,云浅月拿起一本书坐在软榻上翻看。小狐狸洗完回来后,自动地跳进了云浅月的怀里,对她指着书本上的字“唔唔”了两声,云浅月挑眉,看着它,“你想让我给你念书?”

    小狐狸倒腾了两下,点点头。

    凌莲讶异,“它可真尊贵,竟然还让人给念书!”

    云浅月也有些讶异,便照着它的意思给它读。小狐狸老实下来,津津有味地听着。

    “这是一只狐狸吗?狐狸精吧!”凌莲唏嘘地看着小狐狸。

    这时,伊雪推门进来,见到云浅月竟然在给小狐狸读书,顿时乐了,“刚刚谢府的公子派人来传话,说火灵,也就是这只小狐狸,它有一些特殊的嗜好,让小姐您别怕麻烦。说了几点,其中有一点就是它每日吃完饭后需要人给读书半个时辰。我还想着它能听得懂吗?如今看这样子,它果然如此。真是新奇。”

    “是啊,真新鲜!从没见过这样的狐狸。”凌莲道。

    “火狐本来就通灵性!再加上长期习惯养成,到也不奇怪。”云浅月笑道。

    二人点点头,坐在一旁看了它片刻,退了下去。

    半个时辰后,云浅月放下书本,起身上床睡觉。小狐狸跟着她跳到了床上,贴着她乖巧地闭上了眼睛。

    云浅月身体的毒从在天圣发作了一次后,每日夜间,身体都会偏寒,如今感觉身边热乎乎的小身子跟个小火炉一般,到也不觉得寒了,不多时,便睡着了。

    大雨又下了一夜,第二日,依然未停。

    云浅月醒来已经天亮,用罢早膳后,玉子书进了归雁居,手里拿着一个毛皮做的球。他进屋之后,将手里的球扔给了火灵,火灵高兴地接住,追着球玩了起来。

    云浅月看着他,问道:“没上朝?”

    “今日朝中也无事,父皇免了早朝。”玉子书走过来坐下,对她道:“雨下得太大,九仙山师祖和几位大师被截在了路上,这雨若是不停的话,一两日之内恐怕也是到不了。”

    “我身体到无异样,等着吧!应该也不差这两日。”云浅月道。

    玉子书点点头,“一个多月前,你耗费灵力救了容枫,没几日之后又救了景世子,两番耗损下,你身上所剩的灵力薄弱下来。而你身体的毒,是和灵术同生同长的,应是也相对薄弱了下来。你灵术恢复不了,应该就能撑些日子。”

    云浅月点点头,当初容景之所以重伤容枫,虽然是为了引她出天圣京城,但应是也有这方面的考量。后来他血祭精魂,她耗费的灵力比救容枫时更甚。两番耗费之下,她将吸纳的上官茗玥那些灵术和自己本身的灵术用得所剩无几。如今一个月过去,她能自己感觉到没恢复到从前的三分之一。

    “我这些日子再想,若是将你身体的灵术全部废除,不知是否可行。”玉子书寻思道。

    云浅月摇摇头,“应该是不行,灵术这种东西,她是我生来就携带的,应该已经成了我的本源。而当初生生不离进入我身体,它本就因是出于云族,携带了灵术,能与我身体的灵力和血脉融合。早已经密不可分。灵术废除的话,除非废除我的筋骨血脉,也才能根除它。那样的话,废除之日,也就是我丧失生机之日了,一个丧失生机的人,又怎么会活?”

    玉子书脸色暗下来,叹了口气,“我不相信世界上没有办法,总会有的。”顿了顿,他又道:“我们能活在这里,总会有用,上天不会让你白来一趟,就这样离开的。”

    云浅月笑了笑,“也不见准!也许我来就是为了掀翻夜氏,推动容景复国,如今一切都上了轨道,该做的都做了,也该是我谢幕的时候了!”

    “胡说八道!”玉青晴正好推门进来,板着脸训斥了云浅月一句。

    云韶缘道:“你舅舅传来话,说这雨下得没完没了,那日他没与你待够,昨日你歇了一日,要是身体无恙,就进宫陪他说话。他今日免了早朝,就是为了你。”

    “我看她没事儿!哪里有那么娇气?走吧!我们进宫!”玉青晴过来拉云浅月。

    云浅月笑了笑,起身站了起来。

    玉子书也跟着起身,一行人撑着伞离开了归雁居。华王府门口停了马车,几个人上了马车,向皇宫而去。

    这一日,云浅月在皇宫待了一日。

    夜晚,大雨终于停了。

    第三日早上,大雨虽然停了,但天色还是有些阴沉,灰蒙蒙得如蒙了一层灰纱。

    从那日解毒失败后,两日不见人影的上官茗玥终于出现在了归雁居。他进得屋后,看了在地上玩球的火灵一眼,对云浅月询问,“哪里来的火狐?”

    “谢言送来给我解闷的。”云浅月话落,补充道:“是紫萝寻他要的。”

    上官茗玥脸色稍霁,不再看小狐狸,坐了下来,扔给她一个陈旧得有些年头的羊皮纸,对她道:“这里面的字,你可认识?”

    云浅月拿起那个羊皮纸,看了一眼,点点头,“认识!”

    “说的是什么?”上官茗玥问。

    云浅月对他道:“一些符号,零零散散,看不出是什么。”

    上官茗玥皱眉,看着羊皮纸道:“这是我在云山的祖祀里拿出来的,它与云族的几本不传秘术放在一起。应该不是无用之物。云山无人识得这个字迹。”

    云浅月闻言看了上官茗玥一眼,又仔细地将羊皮纸看了一遍,对他道:“我没接触云山,虽然识得,但是看不懂这些东西。这里面的符号,应该是什么标志。”

    “那就算了!你先留着吧!”上官茗玥摆摆手,脸色发沉地道:“那几个老道也太废物了,一场雨竟然都能将他们难住走不了路,果然无用。我看来了估计也帮不了你什么。”

    “这雨是很大,他们走不了路很正常。”云浅月道。

    上官茗玥冷哼一声,对她道:“跟你说一件让你意想不到的事情。”

    云浅月看着他,“若是说西延归顺了天圣的事情,那就不用说了。”

    “你只知道西延归顺了天圣,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上官茗玥斜睨了她一眼,见她不再说话,他道:“西延玥本来就是夜轻染的人。”

    云浅月挑眉。

    “意外吧?我也很意外。夜轻染总算是拿出了他做天圣新帝的魄力和埋藏得极深的一张底牌。”上官茗玥冷笑一声,“当初他中紫草,夜轻染是不是给了你胭脂赤练蛇救他?那是因为他本来就是他的人,而是借你和容景的手相救而已。进而得到你的信任,借你之手,返回西延即位,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棋?否则他如何会轻而易举地将从叶倩手中费尽力气抢的胭脂赤练蛇拿出来给你?那是因为清楚地知道容景控制了叶倩,南疆对他来说,即便有万咒之王在手,也起不到多大用处。才舍南疆,而推动西延。他是夜氏先皇从小培养的继承人,江山大业在前,他的儿女情长早就被扼杀在了夜氏的祖祀和暗无天日的训练里。对你的情谊,也重不过江山帝业。更何况暗中走这一步棋,让你既承了他的情谊,又能推动西延玥这步暗棋,何乐而不为?”

    云浅月冷静地听着。

    上官茗玥看着她,继续道:“你细想想,当初西延玥为何会前往望春楼做了三年头牌?若没有人在背后扶持他,他如何会在望春楼待了三年而不被人查知?与冷邵卓虚与委蛇三年?这背后,仅仅是为了报复冷邵卓,报复孝亲王吗?望春楼是什么地方,想必你清楚,是前朝慕容氏寻找后世子孙复国埋在京中的据点,夜轻染显然早有察觉,才趁机埋了西延玥在那里。他在孝亲王府受冷邵卓虐待,所以,反过来以这种方式报仇,这一点上,就迷惑了别人,而隐藏了真实目的。另外,西延玥的武功高于夜天倾,夜天倾携带紫草,他如何避不开?为何没避开,而是甘愿中了紫草?”

    云浅月不说话。

    “后来那一日,有人引你去望春楼,之后,你因为西延护国神女的关系,救了他,他却趁机逃开了。不久后,在老皇帝的推动下,云王府的大小姐云香荷和孝亲王府三公子议亲,这个婚事儿,你势必要阻拦。所以,势必寻去孝亲王府,解他紫草之毒,趁机取了胭脂赤练蛇,再之后,他为你所用,你给了他风阁。后来护国神女病重,你送他回西延,之后西延王认子,他成为太子,护国神女归天,西延王殉情,他登基即位。若是太一帆风顺,又怎么瞒得住你和容景?所以,背后又推动西延内乱。”上官茗玥又道。

    云浅月脸色没什么情绪。

    上官茗玥看了她一眼,继续道:“试想,那名一直跟在西延玥身边的婢女,西延玥在孝亲王府一直以来,与她相依为命。他接收风阁,前往西延,如何能不安排她?而她却失踪了,后来出现在了西延玥的登基大典上。说明什么?尽管她是一名小婢女,但要想瞒天过海去西延也不容易,首先就得出京城,过北疆,到西延,最后又进入了西延皇宫。重重关卡,你猜到了是当初的摄政王在背后操作,也猜到了夜轻染的相助,但是否猜到了当事人因为西延玥的默许和背后的操纵?毕竟任谁也想不到西延玥会自己破坏自己的登基大典。”

    云浅月忽然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上官茗玥对她扬了扬眉,语气轻狂地道:“是否觉得一局棋你是下棋之人,却偏偏没全能控制住棋子,所以觉得意外而好笑?”

    云浅月摇摇头,语气漫不经心,“世界上从来没有天衣无缝的棋局,也没有演技演得天衣无缝的人。我尚且有破绽,能让夜轻染看破,能让容景隐隐猜测却不去探究,你认为西延玥,他的演技比我好吗?”

    “你早就知道?”上官茗玥挑眉,斜睨着她。

    “不过是一局棋而已,怎么下都是下。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到真不必太在意。翻云覆雨,乾坤之棋,总要有正有反。如今你看到他是正了,又怎么知道转眼就瞬息万变,扭转乾坤,成了反的呢?”云浅月不说知道,也不说不知道,淡淡道:“真正的执棋之人,不是一直赢棋之人,而是看的是最后的落子。”

    上官茗玥盯着她看了片刻,似乎要看尽她眼底,奈何她眼波清澈,什么也看不出来。他忽然扭过头,沉着脸道:“果然是个心思深如海的女人!明明长了一双好眼睛,却是蒙骗世人的。你的纯真都喂狗了吧?”

    云浅月淡淡道:“的确是喂狗了!”

    上官茗玥横了她一眼,从怀里拿出一个棋盒,对她道:“摆棋,我们下一局。”

    云浅月点点头。

    一局棋摆上,二人静静走子。火灵不玩毛球了,蹦到了云浅月的怀里,观起棋来。

    第四日,天气终于放晴。

    傍晚十分,九仙山的师祖和几位大师终于进了京。

    消息传进京城,东海王亲自带着文武百官前往城门迎接。

    玉青晴、云韶缘来寻云浅月一起去城门接人,被上官茗玥拦住了,他臭着脸道:“当年九仙山险些经历了灭顶之灾,是云族出手挽救了九仙山,让他们如今帮个小忙而已,便如此拿乔,劳师动众,倚老卖老。当真以为自己能解了毒不成?”

    玉青晴和云韶缘闻言对看一眼,笑着摇摇头,不拉着云浅月了,转身出了归雁居。上官茗玥自然该有张狂的资本,如今他是云山的少主。云山的地位自古以来就高于天下诸地。

    玉子书本来在华王府门口等候,玉青晴和云韶缘出来将上官茗玥的话重复了一遍,他不由一笑,自然也不反对,跟着二人前往城门。

    玉紫萝和玉子夕对和尚道士显然不感冒,也没去城门迎接,而是跑来了归雁居。

    玉紫萝果然如云浅月猜测,脱了男儿装,穿上了正经的公主装。比在天圣身着女装时,还要明艳有灵气几分。这只能归功于谢言的调教。

    玉子夕这几日据说被府中美人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哭了个肝肠寸断,一生气,将所有的美人都赶出了二皇子府。独独留下了一个惹起这件事情的导火索小不点儿,就是玉燕归,也就是夜天赐。

    二皇子府闹腾了半年终于消停下来。

    玉子夕来到归雁居后,抱着云浅月胳膊诉了半天苦,最后还是玉紫萝看不下去了,一脚踹开他,“若是舍不得,将那些美人儿都找回来!一个个的不是打死都不走吗?还是被你强硬派人押走的,相信若你再找回她们,她们一定乐不得的回来。”

    玉子夕顿时失了声。

    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半个时辰后,华王府门口传来一声大喊,“皇上驾到!”

    “一定是人接来了!”罗玉腾地站起来,对云浅月道:“快准备,让他们给你解毒!”

    ------题外话------

    这个月过去一半了,美人们,手里有积攒到月票的亲,给我加油啦!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爱你们,明天见!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