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九十六章 怀有身孕

第九十六章 怀有身孕

    云浅月向外看了一眼,看向上官茗玥。

    上官茗玥坐在椅子上不动,爷似地道:“急什么?他们几个老东西总要休息一下。”

    罗玉想想也对,但听着外面的高喊声还是被提起了些好奇,对云浅月道:“听说九仙山的师祖活的快追上王八了,我们去看看?”

    “臭丫头,什么话?顶多几百岁而已。”上官茗玥瞪了她一眼,对她刚刚踹他那一脚显然不满。但总归有个哥哥的样子,没踹还回来。

    罗玉哼了一声,看着云浅月。

    “走吧!出去看看!”云浅月起身站了起来,她不是上官茗玥,人家来给她解毒,她总要承一份情的。不接出城门,总也要接出府门。

    罗玉闻言立即拉住她向外走去,玉子夕也好奇,跟上二人。

    上官茗玥眼皮都没眨一下,坐着没起身。

    三人出了归雁居,向华王府门口走去。

    出了前院,便看到一行人向这边走来。东海王一身明黄的身影尤其醒目,他身边走着一位白发苍苍仙风道骨的老者,二人走了个并排,一边走一边谈论着。在二人身后,走着玉青晴、云韶缘、玉子书和几位身着道袍和僧袍的老者,也是边走边说着话。

    “也就是个老头而已,没看出什么半仙的样子。”玉紫萝嘟囔一句。

    玉子夕低声道:“九仙山的师祖和几位道者高僧都是有名望之辈,稍后你可不当着他们的面胡言乱语,小心父皇发怒。父皇对九仙山的师祖和几个老头可是甚为尊敬。”

    “知道!”玉紫萝首次乖顺地点头。

    “老王叔没跟着回来?”玉子夕打量了一眼人群,奇怪地问。

    “估计和普善大师酿酒呢!掉在酒坛子里了。”玉紫萝哼了一声。

    云浅月看向一行人,和东海王并排走的人一定是九仙山的师祖无疑了,他后面跟着六位看起来比他年纪轻的老者,三位着僧袍,三位着道袍。这些人里,没有一个人是她熟悉的。她所认识的臭老道和普善大师并没在里面。

    “诺!那个就是朕的二公主,她旁边一左一右是朕的两个儿女。”东海王看到了云浅月三人,指着她对旁观的九仙山师祖道。

    九仙山师祖显然早就看到了三人,含笑点点头,批语道:“二公主天降贵星,运煞各半。二皇子和四公主倒是有福之人。”

    玉紫萝嗤了一声,“最讨厌这种见了面就胡言乱语的臭道士,我走了!”话落,她扭头走了回去,哪怕说她有福,她也不买账。

    玉子夕翻了个白眼,附和道:“我也讨厌这种真将自己当神仙的老怪物。二姐姐,你自己保重吧!”话落,他也扭头跟着罗玉走了。

    转眼间,三人的小队伍就剩下了云浅月一人。

    “这两个臭东西!”东海王也是有武功之人,耳聪目明,显然听见了二人的话,恼怒地骂了一句。

    九仙山的师祖到不在意,慈眉善目地笑道:“二皇子和四公主是真性情,难得有人不被我这个老道给唬住。皇上无须多恼,他们的福气也许就来自于这份性情。世间之事,本来就是有因有果。”

    东海王对这两个人显然无奈,叹道:“这都是朕纵容的后果。”

    “皇上是真正的圣者明君。”九仙山师祖笑道。

    “老了,朕在这把椅子上坐了大半辈子,大好河山都没如何领略,最后两桩事情就是让朕的太子早早登基,让朕的二公主早早解了毒脱离苦海。”东海王摇摇头,对走近的云浅月招手,“二公主,这是九仙山的师祖,师祖道号早已经不被人记起,天下各门各派,各佛各道都尊称他一声九仙师祖。如今亲自下山来帮助你解毒,免得你劳累奔波到九仙山,也是你的福气。”

    云浅月点点头,停住脚步,微微一礼,“多谢九仙师祖和几位大师奔波而来。”

    “二公主无需客气,云族数千年来,能生来就带有天灵之术的少之又少,寥寥无几。你得天运降生,又继承云族灵术大成。我九仙山与云族有着颇深的渊源。你有难,九仙山理当出手相助。”九仙山师祖摆摆手,衣袖轻轻拂过,云浅月身子直起。

    云浅月即便因为灵术和本身武功修为已经极高,自认天下能胜过她的人寥寥无几。可是还是被九仙山师祖轻轻一拂下起了身,可见他武功之高,已经登峰造极,难怪能如此延年益寿。

    “景世子和景世子妃的名声老道在九仙山也早有听闻啊,难得有情人,二公主放心,老道定然尽全力相助。”九仙山师祖又笑道。

    云浅月笑了笑,“师祖和几位大师远道而来,今日先休息吧!不急于这一刻。”

    九仙山师祖摇摇头,“我看你印堂已经发黑,也听玉太子说月前已经毒发了一次,还是尽早吧!我老道走几步路而已,累不到。”话落,对东海王道:“还要劳烦皇上给安排一处密室。”

    东海王看了云浅月眉心一眼,点点头,“既然师祖想尽快,用过晚膳后就开始吧!密室华王府的归雁居就有,也是二公主的住处,一应所用都方便。”

    九仙山师祖点点头。

    一行人进了华王府的前厅,大总管陈伯早已经吩咐人备了酒席。

    饭后,天色已黑。东海王并没有回宫,而是跟随九仙山师祖一行人来到归雁居。

    上官茗玥站在归雁居门口,看着一行人到来,目光定在九仙山师祖身上,不客气地道:“百年不下九仙山,你这把老骨头还顶用?”

    “自然顶用!我老道不顶用,不是还有你吗?”九仙山师祖眉眼笑开,比对着东海王和玉青晴、云浅月等人说话时语气轻松。

    上官茗玥哼了一声,“最好能解了这个女人的毒,别把你的一世名声毁了。”

    “不要紧,名如粪土,我老道若是看不开,也不敢下着九仙山了。”九仙山师祖捋着胡子笑道。

    “那就走吧!”上官茗玥转身向暗室的入口走去。

    九仙山师祖回头看了一眼,思付道:“皇上就别进去了,玉太子和长公主以及华王随我等进去吧!”

    “朕进去也帮不上什么忙,今夜就在外面给你们亲自护法。”东海王点点头。

    九仙山师祖、云浅月、玉子书、玉青晴、云韶缘、以及三僧三道走进了暗室。

    暗室的门关闭,东海王回头对内侍吩咐,“调遣两万御林军,守住华王府,任何一个闲杂人等都不准放进来。”

    “是!皇上!”内侍应声,转身下去吩咐了。

    不多时,两万御林军将华王府守卫得里三层外三层,密不透风。

    华笙、凌莲、伊雪等七人守在外面,看着紧紧关闭的暗室,默默地祈祷云浅月一定能解了毒出来。九仙山师祖亲自出山,六位得道高僧道士,还有上官小王爷、华王、玉太子、玉青晴,每个人拿出去,都是世间少有的绝顶高手,这么多人汇聚一堂,总能解了毒。

    玉子夕和玉紫萝以为九仙山师祖一行人奔波了这么远,来了之后总要歇息,没有想到刚来就进了暗室帮云浅月解毒,他们得了消息,又匆匆跑来了归雁居。

    东海天气本来就比天圣的气候要温暖,夜晚也不见凉意,到有几分雨后的清爽。

    “来晚了一步,再早一步的话进去就好了。”玉紫萝看着紧紧关闭的暗室,抑郁地道。

    玉子夕也有这个想法,埋怨道:“都是你,你若是见了那老道不走的话,我也不会跟着你走了。”

    “朕还没找你们两个算账!你们如今还不知错改过!就算你们跟来,也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其能随意跟进去捣乱?”东海王训斥二人。

    二人立即噤了声。

    夜晚时分一直到深夜时分,暗室门紧紧关着,里面也没传来丝毫动静。

    东海王毕竟是一国帝王,面上神色镇定。

    玉紫萝却是待不住了,盯着门恨不得上前推开,但也知道不能前去推开,万一叨扰了解毒的关键可是大错,忧急地道:“怎么还没有动静?”

    “才几个时辰,耐心等等!”东海王看了她一眼。

    “容景那个混蛋一封信也不来,我白给他写了那么长的信了。”玉紫罗想起容景,恼怒地道:“指不定在他心里那个破江山比姐姐还重要。”

    玉子夕瞥了她一眼,提醒她,“最初想要颠覆了夜氏江山的人可是二姐姐,不是人家。如今他有一半原因是因为夜氏的江山是二姐姐想要的,他才夺的。”

    玉紫萝嗤了一声,“才不信这个鬼话,男人有几个不爱江山?”

    “没有几个也是有例外。”玉子夕道。

    “我竟不知道了,你就不记恨他将你扔去了怡红楼的事情?如今怎么帮他说起话来了?”玉紫萝觉得不找点儿事情做,或不斗斗嘴的话,她估计会急疯。

    “等我有朝一日也将你扔进怡红楼去,让你体会一下温柔乡。”玉子夕恨恨地道。

    罗玉扬了扬眉,不在意地道:“能过得了谢言那关的话,你有本事就将我扔了去。”

    玉子夕瞪了她一眼,糗她道:“如今知道谢言是好的了?”话落,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目光落在她胸部上,恶意报复地道:“这些年你日日穿着男人的衣服,束缚着女人的东西,别到时候被谢言见了,看着你吃不下去。”

    玉紫萝虽然早不开窍,但如今被谢言调教得开了窍,自然听明白了玉子夕的话,顿时大怒,“玉子夕,你想死是不是?有你这样做哥哥的?”

    “没有我这样做哥哥的,就有你这样做妹妹的?”玉子夕反唇相讥。

    东海王见二人要打起来,轻喝道:“都给朕住嘴!从小到大,日日三句话不投机就掐。脚踩着肩膀下来,哥哥没有哥哥的样子,妹妹没有妹妹的样子,像什么话!”

    玉紫萝不甘地住了嘴,踢起一块石子照着玉子夕飞去。

    玉子夕也踢起一块石子对着她打来,两块石子相碰,撞了个粉碎。

    东海王忽然抬脚,一左一右一人踹了一脚。二人一时不妨,没躲开,齐齐哎呦了一声。见是东海王,嘎了嘎嘴,虽然不满,但总归是他们的老子,不能踹回去。

    华笙等七人等得也是心急,被玉子夕和玉紫萝一闹腾,倒是少去了几分心焦。

    一众人继续等待。

    黑夜过去,黎明到来,暗室的门依然无声无息,一动不动。这回连东海王也等不住了,面上露出凝重之色。

    玉子夕和玉紫萝再不大闹,都压着焦急盯着暗室,面色齐齐鲜有地染上凝重。

    一名内侍看了一眼天色,低声提醒东海王,“皇上,该早朝了,今日还免朝吗?”

    “免朝!”东海王摆摆手。

    那名内侍点点头,悄悄退了下去。

    辰时,太阳升起,一改几日的阴沉,天气晴好。明媚的阳光照下,归雁居蓝颜花清新明艳。香气扑鼻。

    半日一晃而过,太阳指向了正午。

    玉紫罗再也按捺不住,对东海王道:“父皇,还没有动静,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咱们敲门问一下吧?”

    东海王也有这个想法,但还是按捺住,“再等等!”

    “都一夜又半日了,再等到什么时候?我可答应了姐夫,给他看好人的。”玉紫萝道。

    “是啊,父皇,咱们在外面问一声,若是无恙,也可以安心,最起码有个时候。若是里面的人有个万一,比如说给二姐姐解不了毒全部都走火入魔或者反中了毒什么的,我们这样干等下去也不知道,岂不是会坏了事儿?”玉子夕也附和。

    东海王闻言觉得有道理,毕竟时间够久了,点点头,“去问一下吧!”

    玉子夕和玉紫萝得了话,齐齐向暗室走去,一起抬手去敲门。

    就在这时,暗室的门从里面打开了,玉青晴从里面走出来,脸色分外不好。

    “姑姑,怎么样?”玉紫萝一把拽住玉青晴,急迫地问,“姐姐的毒解了吗?”

    东海王也立即走过来。

    玉青晴看了外面等候的几人一眼,摇摇头,“解不了。”

    玉紫萝面色一变,顿时质疑道:“怎么会解不了?不是说您和华王叔以及几位道长这么多年研究了好几种方法吗?一个也不能用?”

    玉青晴摇摇头,“一个也不能用,都行不通。”

    “怎么会这样?那怎么办?难道就等着死了?”玉紫萝闻言顿时急眼了。

    东海王闻言脸色也沉下来,问道:“是啊,这么多年,你们这许多人,难道也不能帮她拔除那个毒?早先不是说有一种方法的机会最大吗?如今也不行?”

    玉青晴摇摇头,“所有办法都用过了,都不行。机会最大的那个……”她叹了口气,沉声道:“她怀孕了,根本就不能用。”

    东海王一惊,“小丫头怀孕了?”

    玉紫罗眼睛顿时睁得比同龄还大,不敢置信地道:“什么?怀……孕了?”

    玉子夕也是惊了个够呛,连忙问,“姐姐中了那个东西,连行房都不能够,不仅加重自己的毒,也会伤了姐夫,他们两个人一直吃药的,不是说根本就怀不了孕吗?如今怎么会又怀孕了?”

    “按理说是不能够怀孕,我也奇怪她如今怎么会怀了孕。”玉青晴摇摇头,“可是她的身体如今的确是有孕的迹象,虽然月份尚浅,不足一个月,但也是喜脉。我们几个轮流给她把脉,得出的都是一样的结果。那种抽离的办法,若是弄不好的话,会一尸两命,怎么敢用?”

    “我知道了,一定是我们启程回来东海的前一日,那一日他们是在一起同房了的,我还看到姐姐脖子上的吻痕了。”玉紫萝立即道。

    “小丫头片子,你还知道吻痕?”玉青晴虽然心里难受,但还是被玉紫萝开窍逗笑了。

    玉子夕瞥了玉紫萝一眼,没心情糗她,也跟着她的话语肯定地道:“那一日我也见了姐姐脖颈的吻痕,姐夫和姐姐是夫妻,自然同房,有什么奇怪?不同房才奇怪了。”

    东海王面色沉重,“这也算是一桩意外了,既然能怀孕,没道理解不了毒。也许还是有办法的,先别急,我们再从长计议吧!”

    玉青晴点点头,让开了门口,走了出来。她出来之后,云韶缘、九仙山师祖、三僧三道也接连走出。几个人脸色都不太好,或沉重,或疲惫。

    几人出来后,玉子书从里面走出,一改玉质盖华,罕见的脸色苍白,步履沉重。

    他走出之后,云浅月从里面缓缓走出,她迈出暗室的门,阳光打在她身上,淡淡华光,让她的脸看起来近乎透明。她盯着天空看了片刻,收回视线,对众人道:“我怀孕的消息,任何人都不准告诉容景。”

    玉青晴等人都不说话,连一贯吵闹的玉紫萝也没了声,都沉默地看着她。

    上官茗玥最后一个从里面走出,一脸阴沉地看了云浅月一眼,怒道:“给我打起精神来,明日启程去云山。”

    ------题外话------

    那个什么,多少人盼着怀了小包子的?这算不算是个惊喜?美人们,有票的一定甩票哦!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明天见!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