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一百零六章 惨败彻底

第一百零六章 惨败彻底

    既八荒山大火和西延玥、云暮寒相继被暗杀之后,不足几日,风烬起兵,率领南疆二十万兵马又发起了战役。亲 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 或者搜索 都可以的哦亲 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 或者搜索 都可以的哦

    这一战,风烬有备而来。西延因为死了西延王,没找到凶手,将领士兵处于悲痛中,没有斗志,而北崎虽然未失去北崎王,但北崎小国,久不见烽烟,战斗力不足。另外因为夜轻暖连日来排查凶手,士兵们人心惶惶,疲惫不堪,也无心迎战。所以,即便夜轻暖排查凶手时早做好了防备,还是不足以应对南疆汹汹而来的铁骑刀剑。

    南疆士兵士气高昂,一路冲杀到天圣军营。前排以南疆国舅率领南疆训练精通虫咒之术的五千士兵打先锋,后面是风烬率领的二十万大军倾巢出动。

    天圣士兵根本招架不住,虽然西延和北崎共三十多万兵马,足足比南疆多十万兵马,但没有战斗力就是被动挨打,所以,士兵接连倒下。只有乌衣骑首领带领的乌衣骑有应战能力,但也抵不住二十万大军汹涌而来的磅礴之势,只能丢盔弃甲。

    乌衣骑首领见事态不行,当即对夜轻暖建议,“公主,命令退兵吧!”

    夜轻暖也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她清楚地知道西延玥的死会对西延的士兵有影响,但也没想到影响如此之大,西延的二十万兵马根本无战斗力,她看着眼前汹涌的大军,风烬骑在马上英姿勃发,她猛地一咬牙,怒道:“给我拿弓箭来。”

    乌衣骑首领立即递给她一把弓箭。

    夜轻暖弯弓搭箭,对准风烬,隔着重重士兵,对着南疆军旗下的他射了过去。

    这一箭力道之狠,倾尽了她全部功力。

    风烬看着那支箭破空而来,从重重士兵头顶飞过,对准他,他若是偏头躲过,那么他身后的军旗就会被她射掉,肯定有士兵会中箭遭殃。他挑了挑眉,当机立断,拿出弓箭,拉弓搭箭,一气呵成,手中的箭“嗖”地射了出去,端着不输于夜轻暖的力道。

    两只箭在二人中间的距离相遇,爆发出一声碰撞的厉响,须臾,四分五裂。

    夜轻暖拿着弓箭倒退了一步。

    风烬却是没有倒退,而是反手再度拉弓搭箭,又一只箭羽二度对着夜轻暖射了过去。与此同时,他扬起手中的剑,对着夜轻暖隔空扔了过去。

    夜轻暖站稳脚,想再拉弓搭箭已经晚了,她立即偏头躲过了射来的箭,但是再也躲不过风烬扔来的那柄宝剑。肩膀“叱”地一声,被宝剑刺穿。她承受不住,被打落下马。

    “公主!”乌衣骑首领面色大变,立即护住夜轻暖。

    “果然是女人!没有能耐张狂什么?还是回去再修炼几年再出来和爷斗吧!”风烬得意地扬起眉毛,声音是极尽能事之嘲笑。

    夜轻暖脸色铁青,刚要骂回去,但看着四周被杀得没有还手余地的士兵,压制住怒气,猛地大喝一声,“退兵!”

    她的命令刚发出,本来没有战力的西延和北崎士兵顿时如潮水一般向后退。

    她猛地拔出宝剑,鲜血喷了出来,她顾不得疼痛,捂住伤口,翻身上马,对乌衣骑首领道:“走!”

    乌衣骑首领颔首,带领着乌衣骑护送着她边打边退。

    南疆的士兵得到了好处和胜利的滋味,又怎么会轻易让他们跑了?于是不等风烬命令,都提着刀剑,蜂拥追杀了上去。

    一直追出三十里,一路上,马踏无数伤兵残将。

    士兵们再也追不动,风烬减少就收,大声道:“撤退!”

    南疆士兵都止住了脚步,人人满是鲜血的脸上洋溢着兴奋,这一仗,打得酣畅淋漓。

    风烬居高临下地看着一片狼藉的战场和天圣大军撤退留下的兵器粮草,挑了挑眉,清声道:“收拾战场,今日摆宴庆功!”

    南疆士兵们发出欢呼声。

    风烬打马回营,南疆国舅跟在他身旁,也甚是兴奋,对他道:“这一仗大获全胜,打没了西延和北崎组合兵力的筋骨,夜轻暖又受了伤,短时间内再无还手之力了。”

    “无还手之力算什么?我要她全军覆没在这八荒山。”风烬冷血地道。

    南疆国舅一怔,看着他,“这怕是不那么容易吧?”

    “容易如何还叫打仗?”风烬不以为然,嗤笑道:“夜氏的暗凤,也不过如此。”

    南疆国舅谨慎地道:“骄兵必败!我们还是谨慎一些好,夜氏出来的人最是狡诈。”

    风烬冷笑一声,算是默认,不再说话。

    二人来到天圣驻扎的营帐,这一片地方更是狼藉,南疆士兵来势冲冲,让西延和北崎士兵无还手之力,夜轻暖带着人来不及拔起营帐就撤退了去。所以,这一大片地方虽然被鲜血铺染,糟蹋得不成样子,但是营帐、兵器、粮草等收获甚丰。

    “三个月的粮草有了!”有一名将领大笑着道。

    “不止是三个月的粮草,还有一副冰棺。”又一名将领大笑着道。

    风烬心思一动,对那名将领道:“将那副冰棺抬过来。”

    那名将领立即应声,带着两个人去了。

    南疆国舅疑惑地问,“会不会是西延玥的冰棺?”

    “看看就知道了!”风烬脸色没什么情绪。

    不多时,那名将领带着两名士兵抬了冰棺过来,里面躺着的人正是西延玥。

    风烬翻身下马,站在冰棺前着,没说话。

    南疆国舅也看着西延玥,半响,叹了口气道:“没想到他竟然是夜轻染的人,如今就这么死了。据说也是在大火之日被杀,你看他心口匕首插中的位置,会不会也是自杀?”

    风烬沉默不语。

    “他若是自杀,又为的是什么?”南疆国舅不解地问。

    “总有原因。”风烬收回视线,忽然转身对南疆国舅吩咐,“国舅,恐怕要麻烦你去一趟马坡岭。”

    南疆国舅一怔,“去马坡岭做什么?你不是近日还要对夜轻暖用兵吗?这里焉能离开得了我?”

    “你放心,有两个人会来帮我。你只管去。”风烬道。

    “什么人?”南疆国舅觉得还是有必要问清楚,虽然他觉得能让风烬说出来的人,一定是个人物。但是战事最大,尤其是如今局势有利。

    “南梁王扔了南梁也几个月了,他如今在外得差不多了,还不该回来为他的子民效点儿力?就算南梁举国归顺了容景,他也不该当甩手掌柜不是?”风烬道。

    南疆国舅顿时一喜,“你说南凌睿和东海的洛瑶公主会来?”

    “嗯,不日就到。”风烬道。

    “不是说那二人在东海吗?连景世子也找不着人,如今竟然自己回来了。”南疆国舅想着南凌睿和云暮寒互换,两人性情半丝也不同,但总归南凌睿身上有一种真正的洒脱和风流,所以,他比云暮寒过得要洒脱。哪怕他不是南梁太子,哪怕他不是南梁王,哪怕他还是云王府世子,哪怕什么身份也没有,他依然是南凌睿。而云暮寒,之所以选择自杀,定然是背负的沉重和心思太多,便落得了如今这个下场。

    “他的亲妹妹如今生死未卜,兰城和马坡岭两军对垒,势均力敌,夜轻染和容景暗中斗个你死我活,但目前谁也不开始砍出第一剑。他觉得局势不容乐观,是不能只顾着自己玩,改为她的亲妹妹做点儿什么的时候了,于是自己很自觉地就回来了。”风烬道。

    南疆国舅颔首,欣慰地道:“只要他们回来就好,当初南梁王选了他,也是慧眼。”

    风烬不置可否,“跟那个女人一个娘胎里出来的,都是狡诈若狐。”

    南疆国舅觉得风烬每次提起景世子妃都没好口气,这个天下,也就他提到那个女子没好口气吧。他笑了笑,问道:“你让我去马坡岭做什么?”

    “护送这副棺木去马坡岭,交给容景。”风烬指着西延玥的棺木道。

    南疆国舅一怔,有些不明所以。

    “云暮寒为什么自杀?风烬为什么自杀?别人都不知道理由,但天下有两个人一定知道,那就是夜轻染和容景。”风烬淡淡道:“如今云暮寒死活就看他造化了。至于风烬么……”他顿住,后面的话不再说,对南疆国舅道:“容景很乐意见他就是了!你只管送去。”

    南疆国舅似懂非懂,见风烬不说,他仔细地看了一眼棺木里的西延玥,见他没有半丝生气,已经已死无疑。也不再问,点点头,“好,我这就点兵护送他的棺木去马坡岭。”

    风烬点点头,对南疆国舅摆摆手。

    半个时辰后,南疆国舅同样点兵五千,带着跟随他的近身之人,护送着西延玥的棺木前往马坡岭。

    南疆国舅离开的当日,南疆兵营大摆筵席,二十万大军彻夜而歌。

    南疆国舅离开的第二日,果然如风烬所说,南凌睿带着洛瑶出现在了南疆军营。

    南疆士兵们自然都识得这位曾经名满天下的风流太子和后来的南梁王,因为他数年前和还是公主的叶倩两情相悦,南疆人人都以为这位太子会成为南疆的驸马,不成想后来发生了变化,如今二人分道扬镳,各自有了幸福。他们对于南凌睿,因着这份熟悉,南疆无论将领还是士兵见到他都恭敬地见礼。

    南凌睿大摇大摆地进了军营,像是一个出外游玩归来的公子哥。比起数日酣战的南疆士兵,他几乎有着嫉妒死人的好姿容和不染半丝鲜血的好衣着。洛瑶跟在他身边,绝美的姿容刹那成为军营内一道亮丽的风景,美人本来就被瞩目,更何况是绝顶美人,更何况是在军营里出现的绝顶美人,姿态可想而知。

    南凌睿走着走着忽然偏头看了洛瑶一眼。

    洛瑶奇怪地问他,“怎么了?”

    南凌睿忽然从袖中抽出一块面纱,盖在了她的脸上。

    洛瑶一呆。

    南凌睿继续先前走去,慢悠悠地问她,如闲话家常,“对了,上次有一个人看了你两眼,我将他怎么了?”

    洛瑶见他说这个,顿时恼了,“你还说!不分青红皂白,就将人家眼珠子挖出来了。人家不一定是看我,没准是看你呢,我跟你走在一起。”

    “哦,是啊,我是将那人眼珠子挖出来了,不管是看我还是看你,反正是看了,总要付出点儿代价。”南凌睿漫不经心地道,半丝悔过的意思没有。

    他话落,军营内所有士兵心里齐齐一寒,只感觉通身冒凉气,连忙缩了脖子垂下头,再也不敢看洛瑶了。

    洛瑶蒙着面纱嗔了他一眼,美眸却隐了笑意。

    南凌睿对洛瑶的配合似乎极其满意,拉了她的手,走向中军大帐。

    风烬站在中军帐门口,望着二人走来,自然将刚刚的那一幕和二人的对话看在眼里,挑了挑眉,开口不客气地道:“终于舍得了大好江湖和佳人美眷游玩,来这里闻血腥味了?”

    南凌睿看着他,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散漫地道:“风家主思春了吧?怎么这个酸酸的口气?如喝了一坛陈年老醋一般?”

    风烬对他驴唇不对马嘴的回答翻了个白眼,哼道:“是思春了,小睿哥哥可有春花绿叶什么的,给我一个暖床?”

    南凌睿顿时笑了,乐道:“好啊!”

    洛瑶提醒他,“别答应得痛快,风家主可不是什么春花绿叶都要的。”

    南凌睿摸着下巴,偏头问洛瑶,“你不是还有一个妹妹吗?”

    洛瑶一怔。

    风烬看了洛瑶一眼,“洛瑶公主的妹妹?别告诉我是罗玉那个假小子。”

    洛瑶忽然笑了,“看来风家主是真有心思找个女子了。”话落,她摇摇头道:“不是紫萝,紫萝早就订出去了,你想要人家谢言也是不给你的。”话音一转,她道:“我还有一个妹妹,叫做菱钰,那丫头长了个七窍玲珑心,所以,比寻常女子心思重,身子有些弱。但性子却是个刚烈的,才华呢,这些年枕边从没断了书本,所以,心气也高,可不是寻常公子就能让她心仪的。”

    风烬扬了扬眉,须臾,勾唇一笑,“有些意思。那么就拜托小睿哥哥和洛瑶姐姐了。”

    洛瑶顿时抿着嘴笑。

    南凌睿咳了一声,瞪了风烬一眼,“谁准你这么叫我的?”

    风烬学着他刚才漫不经心的样子道:“你妹妹和妹夫将来生了孩子,我是孩子的干爹。这么叫也不矿外。”

    南凌睿闻言白了他一眼,“从小景手里抢食吃,你吃得到吗?”

    “有许多人作证。”风烬道,“多到整个马坡岭五十万大军。你说他会反悔?”

    南凌睿眼睛睁大了一下,这回正儿八经地看了风烬一眼,吐出一句话,“你狠!”

    洛瑶忽然忧心地道:“如今这么久了,妹妹还没有消息,别说孩子了,只要她能活着回来就好。”

    南凌睿沉默了一瞬,掩饰住自己的担忧,烦躁地道:“死不了。”

    洛瑶知道他担心妹妹,不过嘴上不说而已,便不再提。

    风烬让开路,领着二人进了中军大帐。

    当日晚,洛瑶制定了一套攻敌计划,风烬对她竖起了大拇指,第一次见识到了这位东海洛瑶公主的厉害,怪不得南凌睿抓在手里死活不放手了。

    三人一经商量,一拍即合,当日夜,便再度发起了对西延和北崎兵营的战争。

    距离上一次大战只时隔了一日而已。南疆将士因为南凌睿和洛瑶来到,外加前一度赢了胜仗,自然心里有底气,气势依然高涨。

    洛瑶兵分五路,突击西延和北崎组合的兵营,战火燃烧十里。

    夜轻暖本就受伤未好,西延将士不归心,从西延玥离开之后,极为心散。她顶着伤势,对西延士兵整合一番,总算是拾回了些士气,但怎么敌得过不容她喘息二度来势汹汹的南疆士兵。而且如此凌厉狠辣针针见血的兵谋布局。她应付不来,只能再度带着士兵撤退。

    可是南凌睿和洛瑶来南疆军营之前,显然早就绕到了夜轻暖的后方做了一番布置。

    夜轻暖退兵二十里后,发现后面的退路被一队人马封死,大约有两万之数,她面色大变。做梦也没有想到,后方竟然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两万士兵。

    虽然只是两万士兵,但是在这等大敌当前,她败兵而退的情形下,两万士兵可是抵得上二十万士兵的力量,被阻住了路,她只能突围,若不突围的话,前方有追兵,后方有围堵,那么她除了被动挨打外,只能受困身死。

    她心中大怒,一马当先,喝道:“乌衣骑作为先锋,随我突围!”

    “是!”乌衣骑本来一万之数,如今已经折损过半。

    夜轻暖顾不得胳膊受伤,和乌衣骑一起,只为从两万兵马处开出一条血路来。但她却低估了这两万兵马的势力,显然都是经过专门训练,以一敌十的精兵良将。她带领的乌衣骑五千之数能派上用场外,其余后方的人马根本排不上用场。

    尤其是北崎王北青烨,他仓惶中还得需要身边人保护,根本顶不起大梁。

    这一战,夜轻暖对上洛瑶,注定输得惨败彻底。

    ------题外话------

    还有最后两日了哦,美人们,手里有月票的,千万表要浪费哦!

    谢谢亲们送的月票,爱你们,明天见!O(∩_∩)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