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终于醒来

第一百一十三章 终于醒来

    马坡岭容景升帐议事,兰城总兵府夜轻染同样调兵遣将。址记得去掉◎哦 亲

    同一时间,南凌睿和洛瑶、风烬三人制定了收服北疆的策略。

    平静了数日的天下,再度烽烟迭起。

    东海国皇宫、太子府、华王府、二皇子府、公主府,一扫半年来的乌云,从玉子书自云山回来,便安了东海王、云韶缘、玉青晴、玉子夕、玉紫萝,以及红阁华笙等七人的心。人人几乎喜极而泣。

    当日,东海王于皇宫大摆筵席,庆贺二公主吉人天相,众人推杯换盏,彻夜笙歌。

    相较于天圣和东海的热闹,云山一如既往地安静,云宫更是静中之静。

    一个月过去了,上官茗玥和云浅月还没醒。

    蓝翎和紫琪精心地侍候着,掌刑堂三长老每日都来云宫一趟为二人诊脉。

    蓝翎和紫琪见着二人从万年寒池被他们带上来至今一个月了,面色上还是没什么变化,也没有要醒来的迹象,不由忧心地对三长老询问。

    大长老捋着胡须连声道:“不急,不急!”

    二长老也连声道:“才一个月而已,一个月醒来是最快的,但是少主动了本源,损伤太甚,而神女腹中有子,虽然灵术充沛,但是在寒池下解除生死锁情耗费心血太大,如今一个是休养本源,一个是休养心血。理当没有这么快。”

    三长老也连声道:“早晚会醒来。”

    蓝翎和紫琪顿时安了心。

    转眼又是一个月。

    云浅月怀孕七个月了,小腹比从寒池上来的那一日又长了许多。

    蓝翎和紫琪每日里照顾上官茗玥和云浅月期间,最开心的事情是观察云浅月的肚子,这一日,她们突然发现云浅月的肚子动了一下,生怕出了什么事情,惊得连忙跑去请掌刑堂三长老。

    大约是她们的神色太过吓人,掌刑堂三长老健步如飞地从宫殿跑来了云宫。当看到云浅月平安无事,只她肚子在细微地动,三位长老毕竟是过来人,明白是怎么回事儿,齐齐松了一口气,给二人解释。

    大长老的原话是这样的,“神女腹中的贵子成型了,可喜可贺!”

    二长老的原话是这样的,“此子在母体里画龙,这是大喜,慌什么?”

    三长老的原话是这样的,“天赋异禀,紫气东来,他如今是在盘慧根。好啊!”

    蓝翎和紫琪不明所以地看着三位长老。

    “到底是三个老朽木,说白了无非是在动胎,被你们三人整得文绉绉的。”神使从外面进来,看了一眼云浅月的肚子,对三长老不满地瞪了一眼。

    蓝翎、紫琪齐齐一喜,“神使醒来了!”

    掌刑堂三长老呵呵一笑,也不恼,看着她道:“你醒了,神女应该也快醒了!”

    神使点点头,来到床前,看着并排躺着的二人感叹道:“少主和神使都是心智坚韧之人,当初我用灵神下了寒池,见神女为了破除生死锁情,明明抽丝剥茧到筋脉尽碎,已经不可活,我已经绝望,但神女不放弃,少主不放弃,最终想到办法,少主用自己的本源启动禁术,为神女接骨续脉,用自己的血养着神女的魂和她腹中的孩子,最后终于将神女从鬼门关抢了命回来。”

    三堂长老虽然想到少主和神女在下面一定九死一生,但也不知细节,未曾想到曾经已经到了如此濒危的地步,可以想象,神女已经让少主用血养魂,当时若是差之毫厘,怕是如今二人都不能躺在这里,早魂飞魄散了。

    “不愧是老祖宗为我们云山选的少主。”大长老目光露出感叹和崇敬,看着上官茗玥。

    二长老、三长老齐齐颔首,同样崇敬地道:“少主如此,神女如此,是我们云山之福。”

    “只是可惜。”神使叹息一声。

    大长老立即问,“可惜什么?”

    神使看着二人,目光落在上官茗玥放在云浅月腹部的手上,如今两个月,依然保持守护的姿势,她道:“可惜不是夫妻。”

    三位长老闻言齐齐默然下来。

    蓝翎和紫琪也为二人可惜。云山历来的规矩,就是少主和神女天定姻缘。若是结合,那么会使得云山灵术传承不分流,这对于云族血脉来说,是大事儿。况且他们私信里觉得少主人极好,天下鲜有男子匹敌。当然,她们没有见过名扬天下的景世子,但私心里觉得,一定不及少主,虽然是兄弟。

    宫殿内安静下来,几个人都各自想着可惜。

    许久,大长老道:“只要少主和神女活着就好!姻缘成与否,要看天意,什么也不如他们活着重要。云族万年来,每一代大大小小都有波折。都挺过来了。数千年前,紫茵神女爱上夜氏那个人物,神女一脉的传承也断了千年,后来又寻回了神女之根,保存了神女一脉。千年前,倾颜神女启动锁魂术,将胎儿灵魂一分为二,九死一生。神女一脉折翼,后来十六年后,天破异象,灵魂又合二为一,神女一脉继续传承下来。这些先人先例,都告诉我们,一切都有造化,要随缘惜缘,不可强求。”

    “不错!”二长老点点头,“况且天下盛名的景世子也非池中之物,他与少主一母同胞,根系同存,也天生有云族本源灵力,只不过生来被留在荣王府而已,所以,他和神女既然结合,也是命定姻缘,况且也属于我云族之根。照如今神女身上的紫气,传承就差不了,比历代传承,也许会更上一层楼。”

    三长老也连连点头,“云山经此大难,少主、神女大难不死,云山不消亡,我们就该知足。”

    神女忽然笑了,“让你们三个说的好似我要拆散人家姻缘似的!我是神使,掌司神殿,你们三个老东西掌管掌刑堂,让少主和神女定姻缘,是你们的责任,如今破了例,你们掌刑堂只要想得通,放得开,我自然没意见。总之,神女没花落外人家。”

    三堂长老齐声道:“云山乌云蔽日月余,我等日日煎熬,如今晴空日朗,还有什么放不开的?”

    神女点点头,四人就此事达成一致。

    神女看着云浅月道:“我如今醒来,神女应该也快醒了。”

    “你们二人小心照看着,不要大惊小怪。小毛丫头果然什么也不懂,胎动也不知道。”大长老想起刚刚一路来的担惊受怕,对蓝翎和紫琪训斥。

    二人暗暗吐了吐舌头,乖乖应是。

    大长老和神使又逗留了片刻,出了云宫。

    十日后,云浅月醒来,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第一时间看向自己的小腹,只见小腹已经高高隆起,上面放了一只手,她恍惚片刻,猛地转头,看向身边。

    上官茗玥有些苍白的容颜映在眼前。

    云浅月看着上官茗玥,想起万年寒池下的一切,想起她入了寒池后,释放了本身的灵力被兰花台上的灵力吸收,同时将她整个人吸了上去,之后她昏迷,不知过了多久,上官茗玥下来,用禁术引魂将她唤醒,之后她吸纳上面的灵力为自己所用,后来抽丝剥茧,解除生死锁情,九死一生的时候,是他数度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尤其是他一边骂着她自己都要死了还想着肚子里的孩子,一边动用本源,用自己心血养着她和她的孩子……

    万般画卷闪过,若说人的一生有多漫长,用一尺来计算的话,那么在万年寒池下,她过了不止一尺,漫长得如过了几辈子。

    唯一有个念头支撑着她活下来的,就是那个让她心里魂牵梦绕的人。容景!

    他如今是否得到了她解除了生死锁情活着的消息了?

    他如今是否知道她和孩子都平安了?

    他如今是否……

    她闭上眼睛,强迫自己打断想法,体会这一刻她和孩子活着的真实。

    蓝翎和紫琪推开门从外面走进来,为二人进行每日例行一次的查看。她们刚来到床前,云浅月忽然睁开了眼睛,二人齐齐一怔,对上她的眉眼,一时间呆住了。

    云浅月看着她们,虽然昏迷太久,但是每日通过潜意识和气息,还是知道她们一直在照顾她,对二人笑了笑。

    二人惊醒,瞬间大喜过望,齐齐看着她开口,“神女,您醒啦?”

    云浅月点点头。

    蓝翎欢喜地道:“您终于醒了,奴婢现在就去告诉掌刑堂三位长老和神女,他们一定很高兴的。”话落,转身风似地跑了出去。

    紫琪并没有离开,而是欢喜地上前去扶云浅月,“我扶您起来。”

    云浅月点点头,伸手去拿上官茗玥的手,她刚碰到,上官茗玥潜意识地护住她,她心下顿时升起一丝暖意和感动。他不愧是容景的兄弟,血脉传承,他为容景和她做的永远让她铭记在心。

    “少主从在万年寒池下一直护着您,上来寒池这两个多月以来,也是一直如此,奴婢们想拿开他的手,只要一动作,少主就会如此。”紫琪解释道。

    云浅月偏头看向上官茗玥,对他道:“上官茗玥,我醒了,孩子好好的,你放开手吧!”

    上官茗玥一动不动。

    云浅月伸手去拿他的手,他微微抗拒了一下,便被她拿开了,她在紫琪的搀扶下,坐了起来。感觉身子极重,不由蹙眉。

    “你躺得太久,身子僵硬是一定的,稍后奴婢扶着您走走就好了。”紫琪道。

    云浅月点点头,在她搀扶下,慢慢下了床,总感觉肚子前顶了个球,她费力地站到地上,走了两步,摸着小腹,露出幸福的笑,“转眼间就这么大的肚子了,真是不习惯。”

    紫琪顿时抿着嘴笑,“您如今七个月了呢!怎么能比才来的时候?自然要重些的。您肚子里的小公子活泼着呢,这些日子以来,奴婢日日见他动,除了晚上,白天总也不消停。”

    云浅月怔了一下,有些回不过神来,看着肚子问,“已经七个月了?”

    “是啊,七个多月了。”紫琪道。

    云浅月恍惚了片刻,才回过神,摸着肚子幽幽地道:“时间过得真快!”

    “您昏迷着,才觉得时间快,奴婢可是日日熬着日子呢!不止是奴婢和蓝翎,掌刑堂三长老和云山的所有人都日日数着日子,盼着您和少主醒。尤其是您和少主在寒池下面的时候,云山乌云蔽日,我们只觉得日日难熬。”

    云浅月闻言,垂下头,看着肚子低声道:“你们都如此,他该是更煎熬!”

    紫琪愣了一下,看她神色,恍然她是在说景世子,点点头道:“应该是的,不过云山隐世,不参与尘世之事,一个多月前,除了东海国的玉太子找到了云山,被大长老拦在黑风林外,之后他返回了东海,到目前,再无人来,倒是不清楚外面是何情况了,只知道景世子和天圣的新皇还在打仗。”

    云浅月抬起头,眉眼绽开了些,“既然子书找来了这里,知道我还活着,就一定会告诉他的。他不再煎熬,我就宽心了。”

    紫琪立即道:“大长老是将您和少主从寒池下出来解除了生死锁情活着的消息告诉了东海的太子。您宽心吧!”

    云浅月颔首,看着小腹不再说话。

    不多时,外面响起匆匆的脚步声,脚步繁杂凌乱,似有好几个人。

    紫琪笑着道:“是蓝翎喊了三位长老和神使来了!”

    云浅月看向殿外,只见几个人冲了进来,前面是掌刑堂三位长老,后面是一个风韵女子。最后面跟着蓝翎。这几个人她在来云山那一日都见过,对神使最是熟悉,因为在寒池下,她用他的灵神一直在帮她,那时候不过是个气息虚幻的人影,如今是真人。

    三位长老进来,就见云浅月站在殿中,顿时大喜过望,齐齐道:“神女总算醒了!”

    “劳三位长老惦记了!”云浅月对三人和气地笑笑。

    “属下推算,神女这两日就该醒来了。”神使走过来,对云浅月极是亲近。

    云浅月对她也亲近很多,温和一笑,“您在寒池下助我,辛苦了!”

    神使笑着道:“属下是司神殿的神使,司神殿是神女坐下,神女有难,这是属下分内之事。神女如今得上天厚待,是我云山之福,司神殿之福。”

    云浅月闻言忽然正了颜色,对四人道:“你们知道的,我不可能留在云山。”

    四人突然见她神色端正,齐齐一怔。

    “我承袭云族灵术,得天厚待,这是我的福气。虽然你们尊我为神女,但是我想对于云山我无以为报。我的丈夫是容景,是慕容氏后裔,他会收复天下,江山一统,还天下一片锦绣山河,我自然要跟在他身边,与他并肩笑看天下。”云浅月声音沉静,将事情摊开在明处。

    三位长老对看一眼,都没说话。

    神使也一时没了声。

    云浅月看着四人,若没有云山,就没有她如今能活着,云山对她大恩,她没齿难忘。但是她有容景,就必须舍云山而先容景,若不是为了容景,她又怎么会来云山历经磨难生死只为活着?

    所以,从来只是为了他,一直为了他,又怎么会留在云山?

    她如今就恨不得插翅飞回去!

    “您不承认自己是神女,但是体内留着云山神女一脉的传承,就是云山公认的神女。更何况,你已经得了历代先祖灵力首肯,吸纳了历代先祖历练留在兰花台的灵力,不可能与云山脱离关系。”大长老斟酌片刻,缓缓开口,沉吟道:“您未醒来这些日子,我们也在考虑此事。您知道,云山以少主为尊,以神女为贵,掌刑堂和司神殿专司守护少主和神女之职。云族一脉千万年传承下来,都是要求少主和神女缔结姻缘。如今你未和少主缔结姻缘,也是天意。此事在先祖之辈也有先例,如今事实已成,您和少主无缘,倒是不必再说。只是这脱离云山之事,万万不可轻易下结论,少主元气大伤,云山离不开您。”

    “不错!我等了解神女您深爱景世子,他也是我云族一脉根系,你们缔结姻缘,也不算矿外之事。事实已成,理当破例成全。老朽等三人和神女已经商议过,自然不会干涉您和景世子姻缘。但是至于留在云山之事,还请神女三思。”二长老也立即道。

    三长老点点头,“云山经此大难重生,神女经此大难重生,都实属不易。您的根在云山,不能不管云山啊。”

    云浅月闻言心里覆盖上沉重,但眉眼还是坚毅,不为所动。

    神使和云浅月既然气息想通,自然更能体会她坚决的意志和深爱容景的心思,打破沉闷道:“如今天圣在打仗,遍地硝烟,神女怀孕七个月,刚醒来,也不适合奔波。此事是大事,不如就等少主醒来,我们再从长计议,总会有一个折中之法的。”

    三堂长老觉得有理,云浅月活过来不易,他们也不想逼迫她,齐齐点点头。

    云浅月回转身看着床上昏迷还未醒来的上官茗玥,又感觉自己沉重虚弱的身子,的确不适合离开,也点点头,算是同意了神使的话。

    ------题外话------

    小月醒来了!高兴吧?O(∩_∩)O~

    说一件事情哦!开文以来,除了今年春节的时候迫不得已休了几天,一直以来都没休息。即将结文,多种思路在我脑中乱转,连续失眠了几天,忽然恍然,身体不堪重负,大恼不堪重负,是需要休息了!适逢国假,思索再三,这三天就不更新了,用来休息,顺便整理思路。为了给大家一个我自己能写出的最理想的结局部分,相信亲们会理解。从明日,4月5日到4月7日休息,4月8日再继续更新。有不知道的亲们互相告知一下哦。

    4月8日见,爱你们,群么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