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子书上山

第一百一十八章 子书上山

    神使挥手关上殿门,从怀中拿出书信,在云浅月面前晃了晃。

    云浅月看到了上等的绢纸上画了一朵并蒂莲,正是容景的笔墨,她熟记在心,永远也忘不了他的笔迹,身子微微轻颤起来。

    十个多月,万里相隔,他未给她只言片语,她也未传回只言片语。如今他终于有了书信来云山,这一刻,压抑的感情轰然崩塌。

    神使看着云浅月的神情,叹息地嘟囔道:“景世子真的如此好吗?让您这副样子。”

    “他不是好不好,而是在我心上罢了。”云浅月镇定下情绪,伸手去接信。

    神使将信递给她。

    云浅月用了很大力气才打开折着的信纸,只见里面写了一行字,“云浅月,该回来了!”

    没有问她还要多久回去?没有问她什么时候回去?而是对她说该回去了。

    是啊,只有他的身边,才是她的家。

    云山再好也不是,东海再好也不是,只有天圣,那遍布苍夷的地方,才是她的家。

    云浅月将信纸紧紧地攥在手里,闭上眼睛,控制着让眼泪不流下来。

    多少日日夜夜,不敢让自己去想他,多少思念,都要压制住,多少不舍牵挂绝望希望,都要承受住,只是为了能回到他身边。

    这一条路,最是难走,可是她终是走出来了!

    还带着他们的孩子,一起走出来了!未来的路,还有什么不可承担的呢?还可能比生死锁情更艰难吗?不会了!

    “您做完月子,就可以回去了,如今在月子内,一定不能动身离开,也千万别哭。”神使生怕云浅月哭出来,连忙提醒她,“一个月很快的。”

    云浅月睁开眼睛,笑了一下,并没有泪痕,而是满满的幸福地道:“一个月是很快的,这么久都忍了,又怎么会忍不了一个月?我能忍住的。”

    神使放心地点点头,看着她手中的信纸问,“那您回信吗?”

    “他只需要我回去,不需要我回信。”云浅月摇摇头,“不回了!”

    神使点点头,低声道:“那属下去将那只送信的鸟放了?”

    “那只鸟应该是他身边养的青啼,放了吧!它回去之后,他就知道我看到信了。”云浅月道。

    神使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云浅月再度闭上眼睛,眼前满满的是那个人的容颜。

    上官茗玥是云山少主,云山的一举一动自然都瞒不过他,即便神使再小心翼翼,暗中拦截,偷偷放走了青啼,依然被上官茗玥知道了,他到没说什么,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

    云浅月自然不怕他,对他的冷哼习以为常。

    神使如今也不怕他了,对他的冷哼当做没听见。

    容凌被封为云山小尊主,算是安定了掌刑堂三位长老和云山所有人的心,人人都欢喜。云山每日里都可以听到笑语欢声。

    神使和蓝翎、紫琪每日里按照上官茗玥开出的滋养补方给云浅月做膳食滋补。

    云浅月躺在床上不能下床,什么也不能做,小容凌被上官茗玥霸占着,她只能掰着手指头数日子。

    前半个月的时候好挨,后半个月的时候便分外难挨。

    上官茗玥不管她好挨还是难挨,都让她必须挨着,自然不会顾及她的感受,他每日里抱着小容凌来来去去,看得云浅月分外羡慕,就跟孩子是他亲生的,而她只是个外人。

    神使不满上官茗玥,但是又斗不过他,不给他好脸色的同时,找一些有趣的事情给云浅月讲。但是她从小长在云山,一心修习灵术,有趣的事情太少,搜肠刮肚也讲不出多少。多数时间只能陪云浅月干坐着。

    云浅月觉得在床上坐月子比在寒池下还难熬。

    到二十日的时候,总算等来了让她兴奋有了精神的消息。

    玉子书来了云山。

    青枫禀告的时候,上官茗玥正坐在云浅月房中,小容凌正趴在云浅月怀里找食源,从他喝腻了灵芝露,发现他娘有好吃的的时候,就开始每日惦记着,可惜,云浅月因为怀他伊始到经历九死一生,损耗太大,多少滋养也补不丰腴,能给他的食源也就每日一次,但这也足够他乐此不疲了。

    每当他吃奶的时候,上官茗玥就嗤之以鼻,他杜绝了多次,也掌控不住他的求食欲,只能任由了。

    云浅月刚落下帘帐让小东西饱餐,便听到了青枫的话,虽然青枫用传音入密传给上官茗玥,但是因为她灵力高深,不必费力拦截音波便能听得清楚,所以也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她怔了怔,想着子书竟然又找来了,恐怕是算着日子来接她了。

    “让他滚回去!时候还没到呢,急什么?”上官茗玥不满地赶人。

    “不行!”云浅月立即出声,对青枫询问,“他是自己来的,还是有别人一起?”

    青枫知道没瞒住云浅月,在外面垂首道:“只玉太子一人。”

    “既然就他一人,让他进来吧!”云浅月对上官茗玥道。

    “他好好的东海太子不做,总跑来云山做什么?”上官茗玥立即否决,“不让。”

    云浅月看着他,嗔道:“你还是东海燕王府的小王爷呢,不是照样丢了燕王府不管吗?”见他不买账,她心中清楚他是不等她做完月子不让她走,温声道:“我不是急着走,总要等满月再走,如今距离满月还有十天呢,子书应是担心我,才提前来接我了,就让他进云山,到时候也不用你送了,由他陪着我离开就好。”

    上官茗玥冷哼一声,不说话。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他和子书一直不对卯,和容景也不对卯,这样的脾性跟个孩子没二样,对他道:“云山说是避世,又不是真正的避世了,我知道你舍不得容凌,但是你不是长腿的吗?可以去天圣看他。万里之遥,其实也不是那么远,无非是一个月的路程而已。”

    上官茗玥又哼一声,瞥了一眼帘帐内不亦乐乎窝在他娘怀里吃奶的小东西一眼,嘴硬地道:“这个臭东西,谁会想他?和那个笨蛋一个德行,看了就惹人生厌。”

    云浅月无语地看着他,想着惹人生厌你还日日抱着不离身?

    “去将玉太子请进来,让他在碧湖里好好洗洗凡尘之气,再踏上云山,不洗干净了,不准他上山。”上官茗玥终于放话,“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青枫唏嘘一声,退了下去。

    云浅月想着云山四季常青,碧湖水清澈,子书定然一路风尘而来,洗洗也没大碍。

    又等了片刻,上官茗玥没耐心地问,“容凌,你吃够了没有?”

    容凌往云浅月怀里挤了挤小身子,二十多天的他有了些力气,劲也被上官茗玥练的大了,软软的小身子硬朗了些,听到上官茗玥催促他,嘴里发出极香的吸奶声,意思不言而喻。

    上官茗玥不满地等候。

    云浅月低头看向怀里,小小的人儿,小小的脑袋,小小的手抓着她衣襟,每一处都小小的,却是吸允的力气极大,吃得极香,仿佛吃得是世间最美味,她不禁露出笑意,对上官茗玥道:“子书一定想见见他,今日他就跟我一起吧!”

    “云浅月,你别得寸进尺,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他滚回去?”上官茗玥竖起眉头。

    “好好的人不做,偏偏做恶人。”云浅月瞪了他一眼,熟悉他的脾性,外加救命之恩,她只能谦让着他,况且的确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上官茗玥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尽管怀里的小容凌吃奶吃得慢,但也有吃饱了不吃的时候,他刚从云浅月怀里退出来,就被上官茗玥大手一抓,隔空抓出了帷幔。他一言不发,抱着孩子走了。

    云浅月已经习惯了,想着等她做完月子,出了云山,回到容景身边,看他还奈何她。

    玉子书来到云山的消息是在上午得到的,可是云浅月直到等到第二天上午,才见到了玉子书。

    玉太子同样是来了人家的地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一切都被上官茗玥在他身上按了个规矩,他不但不能说不,还得遵从,同时还得感谢云山的少主开恩,否则只能像上次一样,被掌刑堂的大长老打发回去。

    蓝翎领着玉子书进来,云浅月从床上坐起,立即看向门口。

    玉子书还如以往一般,气质盖华,姿容如玉,只是清瘦了很多。他迈进门口,见她看来,面色露出激动的情绪,被他很好地克制住,看着她微笑,喊了一声,“云儿!”

    云浅月眼眶一湿,但是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对他招手,“我不能出去接你,快进来。”

    玉子书缓步走进,径直向床前走来。

    云浅月在他距离床前还有两步的时候,伸手一把拽住他,紧紧地将他抱住。

    玉子书身为微微一震,看着她,露出温和无奈的神色,温声道:“都做了母亲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小心让云山的人笑话你。”

    “谁爱笑谁笑!不怕!”云浅月微微哽咽地摇头。

    玉子书伸手拍拍她后背,仔细地打量了她片刻道:“还是这么瘦。”

    云浅月放开他,拉着他坐下,对他道:“有命活着就好,瘦不怕,以后慢慢补。”

    玉子书微笑着点头,“是啊,什么也不如活着好。”

    云浅月看着他,这一句话对谁说,也不及对他们经历了前世今生的人来说感悟深。

    “景世子能培育出一株并蒂牡丹,就能种得上等好药,以后让他种上等好药,你总会被养胖一些的。”玉子书伸手摸摸她的头,扫见她床上的一个小铃铛,笑着问,“孩子呢?”

    云浅月没好气地道:“上官茗玥带着呢。”

    玉子书了然,“我们做了最坏的打算,想着只要你活着就好,如今孩子也平安,这全仗着他拼死救你们。这个孩子和他投缘,也是极好。”

    云浅月点头,对蓝翎问,“上官茗玥哪里去了?让他抱孩子过来。”

    蓝翎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少主带着小尊主出云山了。”

    云浅月一怔,“他们刚刚不是还在吗?”孩子刚刚还吃奶来着呢,这么快就出云山了?

    蓝翎肯定地道:“的确是出云山了,奴婢亲眼见了的。”

    云浅月皱眉,“他带着容凌去哪里了?”

    蓝翎低声道:“似乎是去了一线天的桃花台赏桃花,神使也跟着去了。”

    云浅月不知道一线天的桃花台在哪里,问道:“远吗?”

    “不是太远,大约百里。云山四季如春,您可能不知道,如今已经四月了,云山外正是桃花开的时候。”蓝翎道:“桃花台的桃花可漂亮了,奴婢和紫琪每年都会去一次。”

    云浅月愣了一下,想着她从天圣离开的时候是六月初,怀孕九个半月容凌出生了,如今可不正是第二年的四月份了吗?她每日熬日子的同时,却不知日子其实过得极快的,沉默了片刻,问道:“他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蓝翎摇摇头。

    云浅月无奈地看向玉子书,上官茗玥此举是明显避着玉子书了。

    玉子书笑道:“早晚他会回来,我就在这里等他就是了。”

    云浅月想想也只能如此了,她为了爱惜自己,得坐满月子,不能出房门去找人,再说也找不到。子书早晚能见到孩子,就忍忍吧!

    于是,玉子书就在云山住了下来。

    从玉子书来到,云浅月便不那么难挨了,每日里有他陪着说话,说一些东海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比如玉青晴和云韶缘知道她平安,也宽下心,前往天圣了。说即便帮不上小景,也要保护好他在和夜轻染最后的战役里不损伤分毫。谢言和罗玉已经纳喜下聘,就等着大婚了等等。

    同时对她说了些上官茗玥从来不对她说的关于天圣战争的情况,尤其是近日来发生的夜轻暖怀孕四个月滑了胎,北青烨大怒,冷落了夜轻暖,夜轻暖因为滑胎外加得知北青烨在北崎由两子九女抑郁,卧床不起,再无力迎战南凌睿、洛瑶、风烬带领的大军攻城。本来在北疆城池要被攻破的时候,天圣的明太后突然出现在北疆,她带领了一队五万人的兵马,解困了北疆之危,将南凌睿、洛瑶、风烬的大军阻挡在了北疆城外,南凌睿攻城失败。

    天圣容景在几个月前得到他活着的消息那一日,下令攻城,压抑了数月的慕容氏大军一鼓作气势如虎,天圣即便夜轻染训练的精兵也不足以抵抗,再加之夜轻染身体因云浅月解了生死锁情极度虚弱,虽然不死,但也大伤,不是容景对手,所以,兰城终是没守住失守。

    夜轻染在兰城被攻破时早就离开了兰城,退到了云城。虽然容景这一战赢了,但并未对夜轻染造成多少伤亡,不过是拉近了战线而已。

    兰城和云城之间隔了一个丰城。

    夜轻染下令,云离前往镇守丰城,明珠郡主留在京城,由孝亲王代为看管。这一招,自然是用明珠郡主为质,制衡云离,同时试验容景。

    命令一下,云离出了京城,前往丰城。

    三日之后,云离到达了丰城,以他所学的兵法谋略,固守丰城。

    容景得了兰城之后,并没有立即攻城,得到云离镇守丰城的消息也未理会,而是命令大军休整,大军休息了足足一个月。

    一个月之后,他挥军丰城。

    云离所在的丰城自然抵抗不住容景大军攻城,马蹄踩踏丰城之际,云离终是被夜轻染的夜氏隐卫救走,到底是未曾丢命在丰城,也未给容景可趁之机。

    夜轻染拿云离作为试验容景的刀剑,这一招缓和了他一个月的休养生息,到底是奏了效用,他的身体在休养中恢复如初,两方大军在云城再度对垒,形成了拉锯战。

    云浅月听罢后想着夜轻暖为了夜氏,为了夜轻染的皇权,也算是咎由自取。而云城距离天子脚下的天圣京城也仅仅只有三百里地。容景的大军直逼天阙,容景得民心拥护,夜氏不仁数年终是积累恶果,夜轻染即便是个好皇帝,但也比不过天圣百姓对容景的拥护之心,两相比较之下,他失去民心支撑,自然就先输了一半。如今三分之二的江山基业已经在容景的手中。只剩下北疆和京城的尺寸之地了,容景赢得河山不过是时间问题。

    对于夜轻染,她终是记得德亲王府的祖祀累累白骨和那些刑具。

    他的一生,总会画上句号,无论如何,也会不得圆满。

    “别多想了!每个人生来都有肩负的责任和选择或者被选择的路,这是不可抗拒的。”玉子书看着云浅月忽明忽暗的神色,对她温声道。

    云浅月点点头,她只能守住自己的幸福不被溜掉,没有能力顾忌别人的幸福。

    玉子书来到云山的日子总是过得快的,十日一晃而过。

    这一日,云浅月坐满月字,容凌也已满月。上官茗玥赏桃花姗姗归来。

    ------题外话------

    小月,小容凌要回去了。

    亲爱的们,有月票的别留着哦,加油哦!爱你们,明天见!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