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30:卜算子的反扑

030:卜算子的反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卜算子长啸声立即让六个玉令持有人停止打斗!空气被极度压制,人心慌乱!

    “灭哈哈!小辈们,不想死得话就给老朽让出一条道来,老朽成帝,必饶你们不死!”这到后一刻才露出真面目卜算子老头抖动着脸上肌肉,眉心顿时有一股狂气隆隆升起!

    轰!

    巨大威压从青衣老者身上爆发出来!空气剧烈震荡!众人眼前陡然一黑!

    奇怪了,身体早已残破不堪卜老头儿怎么会散发这样强大气势?

    “是百幻领域!”不知谁大叫了一声!

    不错!卜老头所修,正是一种特殊领域,可以将自己身体幻化为各种形态,他千疮百孔身体是假!正是因为这项从未世人面前展现过技艺,才让其它玉令持有人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命魂交到了他手上!

    这老妖孽隐藏得好深啊!

    现才现出真身!干瘦老头儿身上流淌着强健生命力!而六道孱弱命魂正紧紧地捏他手中!他哪有将死表现?

    战局与顷刻之间发生了天翻地覆变化!

    卜算子挟制下,大半玉令持有人都不敢再有半分动弹!

    “老匹夫!”雪千秋简直怒不可遏!他交出,可是货真价实命魂啊!

    嘶!雷御天倒吸冷气!花闲目光幽暗!

    “大家不要慌!”一声悠扬而空明长啸声顿时打破这场寂静,只见一个蹁跹白衣公子突然御空而起!空中已有七人,除了地煞之外,原本绝不可能再有第八人无视先天禁制!可是他飞了起来!

    姬天白!

    众人惊愕地张大了嘴巴!他怎么能不受先天大帝禁空令限制?!

    “我拿帝气来镇压这个无耻老头!”

    事情发展方向越来越出人意料!

    姬天白英俊脸上出现一丝嫉恶如仇表情,现他是帝塚中唯一一个没有向卜算子交出命魂又不被禁空令限制人!

    蹁飞白色衣袍犹如扫除污秽一抹洁白清风!无欲无求!与邪恶无耻卜算子分庭抗礼!看到姬圣子怀中出现玉光,所有人顿时联想到还没有出现地煞身上!

    姬天白怎么会持有地煞玉令?

    两人气息天空中激烈地交锋,实力较弱姬天白仿佛受到了极大压迫,一边汗如雨下向后退去,一边对小命儿掌握卜算子手中雷御天说道:

    “圣王,您放心!”姬天白对着雷御天大喊。“地煞前辈因为初入帝塚时受到帝威反噬而死了甬道内,天白偶然发现地前辈玉令带身上,没有想到此时还有用途!”

    姬天白踏着沉重步伐,踉跄地向海中山御空而去!

    哦!原来如此!

    众人顿时恍然大悟!地煞已经死了,虽然地煞死于帝威反噬说法有些牵强,不过区区一阶战神既不可能杀了地煞,而且就算抢到成帝秘宝也成不了大帝!

    姬天白众人危难之间挺身而出,借着地煞玉令和先天异宝与卜算子作对!这种勇气与毅力,不愧是焚火殿千年来出色接班人!

    这是转机!此时众人看姬天白目光中顿时又多了一层敬畏!

    姬……天白?!妖娆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心中“咔嚓”一响!

    就连雷御天与秦抒狂都顿时觉得有些错愕!

    “这是我徒弟吗?”秦抒狂双目间有暗涌流过。看不透,从这个孩子小时候,他就总觉得他身上笼罩着一层让人永远也琢磨不透光圈。

    雷御天是震惊,不过他命现捏卜算子手心里,所以这个焚火殿圣王根本不敢说话,只能目送自己那个恍然中有些陌生弟子疾速向先天大帝棺木飞去!

    小天白……你忍不住了啊?

    隐藏斗篷之下月依魔主艳丽容颜下露出一绝美笑意,哈哈哈!魔女双肩难以自禁地颤抖起来!

    对了,小白天……虽然本尊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需要一切,不过事先不告诉你,因为本尊实是喜欢看你这总茕茕孑立,高洁伟岸,惹人狂热崇拜模样!哈哈哈!

    姬天白此时不得不出,他明白自己一出现必会引起一些人怀疑,不过他也顾不上这许多,卜算子出现早他计划当中,他只能靠着这一个借口光明正大地接近先天棺木。

    这心思缜密家伙太追求完美,到了这个时候,实力与名誉,他还是一个都不能缺少!

    愕然!

    卜算子显然没有想到他就算捏着几个三阶战神命魂还是有小辈跳出了他掌握,这个无耻老者脸上立即出露出必杀怨念!

    “你们!你们去劫杀那个小辈,不然我捏死你们!”卜算子捏着六人命魂狂妄地大叫着!

    哼!傀儡云隐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继续向先天棺木飞去,月依魔主第一步指令,为姬天白掩护!

    看着云隐居然不受命魂要挟,恶毒卜算子痛下杀心,直接祭出手中属于“云隐”命魂!另一支手中玉算子陡然光芒四一溢,发出湛湛帝威,狠狠向那孱弱命魂砸去!

    咔嚓!

    巨力之下,属下云隐命魂顿时不堪重负地碎成几截!原本云隐本体也应该立即支离破碎而死,可是让所有人无法接受是……这浑身上下笼罩斗篷中诡异男子,仿佛有第二条命一样,不受任何干扰地直追姬天白而去!

    嗒嗒嗒……雪千秋难以遏制自己上牙打下牙声音,难怪自己刚才碾灭云隐一只手臂他都毫无知觉,原来这家伙真不是人,连命魂碎了还能御空向前!

    跳出卜算子预料……恐怕还不只云隐一个!

    阿斯兰特睨着苍绿色眼眸冷冷地看了半场闹剧,眼瞧着云隐与姬天白也赶了上来,连哼都没有哼一声,也调头就走!

    看着阿斯兰特那华华丽丽转身与刺眼“妖”字大氅背影,卜算子顿时雷了个外焦内嫩,简直被接二连三打击惹毛了!

    “啊啊啊啊!阿斯兰特,你也敢反我!”

    本来以为握着命魂是绝对没有意外!

    这个气得七窍生烟干瘦老头儿唾沫横飞地大叫起来!他就不信了,有不死能力人怎可能这么多?!

    “阿斯兰特,你做至尊太多年,也应该轮到我来做做!”

    卜算子丢下云隐不管,再次祭出阿斯兰特命魂!高举起青光璀璨玉算子,以雷霆万钧之力狠狠向“阿斯兰特”命魂砸去!

    那摆山倒海气势天空中顿时掀起一股庞大风暴!

    “靠!连卜算子老头都是一个老狐狸,看来这次哪个三阶战神能得到先天大帝传承都是个未知之数啊!”

    站圈外跟随三阶战神而来一些随从紧张地议论道。

    “呸!还什么成不成帝,这是屠杀!三阶战神混战!他们这是要断绝人族一脉啊!要是都死绝了,虫王再来,看人族还有谁能挡!我现已经不求自己得利,就求他们之中出一个大帝,阿斯兰特是众矢之,怕是已经不行了!”

    妖娆已经听不到众人议论!她无法御空,于是与龙觉二人急得直向前跑!

    纳多多!纳多多命魂喂!

    妖娆双目一紧!

    虽然她知道爹爹必须成帝,纳多多那邪恶无耻家伙又经常做恶多端,可是要说现把他舍弃了,她还真有点心痛……爹爹,大概也是迫不得以才放弃纳多多吧?

    爹爹,去!去先天棺!

    冥冥之中,妖娆觉得要是姬天白赶爹爹之前得到成帝秘宝,事情恐怕将向繁杂方向发展!卜算子手中玉算子,已经碾碎方圆百米内所有巨树岩石,地面荒芜一片,纳多多命魂这恐怖打击中自然不复存!

    就妖娆心痛之际,一个熟悉哆嗦声又她心底响起:

    “啊啊啊啊!我漂亮可爱无敌……以下省略五千八百字妖娆主人……您生我纳多多小仆气吗?小仆被主人打得好痛啊!嗷嗷!主人!主人!小仆近一直严于律己,每天与小白、丑丑、二毛、火鸡儿和睦相处,给他们盖被子,为他们讲故事,睡觉之前还不忘记替主人吟唱一支祝福之歌!主人!主人不要拿小仆命魂出来玩呀!小仆要死翘翘了!”

    纳多多叫!妖娆大惊!这货被卜算子一击,居然没有死!

    嘶!

    捏着“阿斯兰特”命魂卜算子俨然陷入呆滞!

    一片荒芜中,一条小小命魂还灰土中顽强地扭动着!

    没死!

    此时向先天棺飞去,一个是没有交出过命魂,一个是命魂被捏碎了还能飞行,一个是……他丫捏不碎魂!

    捏不碎!这是什么概念?卜算子双眼此时恨不滴出血来!他傻傻地看着眼前那条还完好漂浮毁灭一击下孱弱小命!

    这还是人类能拥有命魂强度吗?他打击武器还是半步帝器啊喂!

    噗!

    妖娆也差点吐出血来!原来是这样!难怪爹爹一点也不乎纳多多被卜算子捏死,因为他不是无情,而是自己早就试着捏过纳多多命魂,知道这邪恶魔仆命坚韧得像是天阶幻器!

    啊?啊哈哈哈哈!妖娆乐得直想笑!

    她家纳多多,真是个硬骨头啊!

    “主人!主人,您还笑,救我啊……呜呜呜呜……”

    杀了你,臭女人!杀了你,臭女人他爹,居然敢用我纳多多大魔王命魂出去给别人玩弄!本尊尊严都被你们践踏了个一干二净!坏人!等老子实力恢复!一定把你个一个一个碎尸万段!不过此之前……呜呜……臭女人,救命啊啊啊!纳多多人格分裂个性此时又爆发出来。

    纳多多再命硬,也绝对经不起卜算子三番两次强力击打!此时哭得比死了爹娘还惨烈!

    “杀了他!”被卜算子挟制雪千秋、花闲、水中镜、雷御天同时交流了一下目光。

    其实水中镜倒不怕命魂被灭,因为他还有别保命手段,只是要牺牲代价太大,再加上与圣女殿下爹爹争取大帝也太自找麻烦,所以他果断地选择了隐藏身份与放弃!

    “啊啊啊!你们都骗我!你们都骗我!”卜算子已经神智崩溃!他虽然没有之前表现出来那种濒死之态,其实确也阳寿将,所以对成帝渴望已经到了一种近于变态疯狂!

    “我要杀光你们!”

    卜算子大手一挥,只见天空中陡然出现七个硕大召唤阵!

    这老家伙拼命了!

    一时之间,三阶战神威压爆动!

    血头蜈蚣,荒野狼王,深海绿蛟,似凤妖兽,三足金乌,骨刺飞燕,嗜血狂虎王隆隆而出,像七座巨峰拔地而起,各个高有十丈,皆为举世难寻强大幻兽,一只超神兽,两只大神兽,四只灵兽巅峰!

    这些强大高星幻兽各个目光如炬,毛皮湛湛发亮,或口吐烟云或眉目飞扬,一看便知实力强大!

    千年老怪战兽队伍就是让人叹为观止!七只巨兽出现,天空中立即爆发出隆隆电光雷鸣,有乌云从天边乍起!日光也变得暗淡下来!

    “死啊!”双目赤红卜算子又随意抽出手中一魂,对雪千秋、花闲、水中镜、雷御天笑得森然如鬼!

    “你们猜啊!这是谁命?”卜算子舔着嘴角,举着那条随机抽出命,脸上露出让人牙痒痒笑意:“你们四个,既然不逃,想必是交出真命魂吧?现若是发出全力击杀阿斯兰特,老朽仍能饶你们不死!”

    好邪恶卜算子!

    想威胁四人一起除掉阿斯兰特!

    从头到尾一直视阿斯兰特为大障碍!他现是想联合四个玉令持有人力量,先将阿斯兰特绞灭,为自己成帝铺平道路!

    至于那个不是人云隐与不知从哪里跳出来小蚂蚱姬天白,他根本就不放眼里!

    呃……被卜算子威胁四人同时喉头一紧!

    老头捏倒底是谁命呢?雪千秋、花闲、水中镜与雷御天顿时相互对视一下,知道疯狂卜算子一定不会手软,现他们是不从也得从,因为小命别人手里,他们只能沦为卜算子对付阿斯兰特棋子!

    树大招风!

    阿斯兰特远比姬天白吸引众人注目!这也落了姬天白算计中!

    “噌!噌!噌!噌!”雪千秋、花闲、水中镜与雷御天顷刻之间召唤出了自己强幻兽!

    是自己死,还是阿斯兰特死,这个选择题根本不需要思考!

    加上卜算子七只战兽,天空中陡然出现了一群恐怖战兽大军!加之四个三阶战神,一个二阶巅峰,目光嗜血地看着阿斯兰特背影!

    空气沉重!风停滞!

    大危机!

    此时只有姬天白乐于看到这个场面!

    “云隐,为何不去助我杀了阿斯兰特。”混乱中,谁也没有能力听到姬天白与云隐之间对话。

    “小天白,云隐早就死了,现他不过是我傀儡。”灭云飞身体之下顿时发出月依魔主声音!

    吓死人!从这具男子身体中发出娇滴滴女声,真能吓人一跳!难怪灭云飞命魂被捏碎之后他身体还能行动,完全傀儡化,由月依魔主直接掌握!

    “嘻嘻,小天白,我现不对阿斯兰特动手,还有我道理,你放心夺取传承就好。”月依声音对于姬天白来说是鼓动,亦是一种主对仆命令!

    “月依,我身体,不会也被你制成与灭云飞一样傀儡吧?”

    原来姬天白早认出了云隐真实身份。他亦担心自己月依手下命运,那血契中隐藏不合常理感觉,一直是他心头大石!只可惜月依魔主一直口风很紧,无论如何也不对他透露一星半点线索,他可不能像可怜灭云飞一样!

    “自然不会,你血契,不是傀儡契!”月依回答得斩钉截铁。

    阿斯兰特将身后发生事看眼里,可是他不能停顿,若他还不能成帝,危险大!不过眼前先天帝棺看上去仿佛也不是什么善物!

    越是靠近它,便越能感觉到弥漫空气中煞气!

    不合常理煞气正腐蚀阿斯兰特衣物与皮肤!

    煞气中根本没有先天大帝气息,而是带着一股强大又诡异绞杀万物之狂狞!

    突兀!

    是!阿斯兰特目光死死钉先天巨棺上九把长戟上!飞近一看,那九把长戟锈迹斑斑,上面沾染着点点血迹!不知是何人之血,还鲜红异常,竟有一种让他触目惊心,双目流泪冲动!

    阿斯兰特心,突突地跳着!

    他心中暗道,要是这长戟不是仅钉棺盖上,而是贯穿整个棺木直入地下……那岂不是也钉着先天大帝尸体?

    嘶……如果诚如他想,那长戟……到底是谁插入?一定不会是先天大帝自己!

    难道是戮帝?

    莫里斯海沟之前,谁有这种手段?一想到这里,阿斯兰特顿时觉得自己所面临危机都没有先天大帝死亡真相加令人毛骨悚然!

    “杀了他!”

    随着卜算子怒吼,被他控制四人与他们幻兽顿时发出嗜血大吼!吼声连成一片,空中掀起巨大风浪!

    风浪刮过众人耳际,顿时震得耳膜生痛!

    深海绿蛟搅起滚滚云团,额上神兽绿星无比扎眼!它像一支出弦利箭一样“嗖”地一声向阿斯兰特后心窝射去!似凤妖兽飞行速度极,振羽频率之高简直无法用肉眼捕捉它动作!血头蜈蚣天空中挥舞着上千只钢足,每只足末端酝酿着威压恐怖光弹!

    数十只强有力战兽一齐使用自己强战技,天空中有雷声响起!站地面上战神们眼中皆露出恐惧表情,这些也是成名已久人物,可是远远眺望五个人族至强联命发出攻击实让人心惊胆跳!

    所有幻兽目光都盯那个身披大氅一头耀眼金发男子身上!

    “至尊,对不起……”雷御天默默抬起手,大势不可逆转,就算我舍命也保不了你,所以我只能佯装对你发出攻击,如果你不幸遇难,我会保护你女儿,请放心。

    这个焚火殿圣王顷刻之间做出了有利于时势决定。佯装攻击,不杀也不救!

    雷御天手中隐隐流动着银色雷光,这个焚火殿圣王虽然没有掌握领域,但是已经能将火焰奥义化为雷霆,雷光他右手扭成一把巨大长枪!打击力量绝不妖娆曾于白虎大陆看到天阶幻器奔雷枪差!

    被雷光包裹二阶巅峰战神,犹如御雷天王降世!那刺眼雷光,只让人双目流泪,一时间两眼暂时性失明!

    威压隆隆!

    “阿斯兰特,你去死吧!”虽然是被卜算子逼迫,不过能让阿斯兰特死自己眼前,雪千秋还是十分乐意亲自动手!

    他身上瞬间爆发出来气势比雷御天加强大!雷御天只是想自保,而雪千秋气息中还带着不死不休恶毒杀意!

    风雪他身边凌厉地咆哮!

    冰封领域!

    雪千秋展开冰冷封领域瞬间,就连卜算子也急急离开他身体千米之外!千米内,漫天飞舞是鹅毛般大雪,这号称千秋老祖男子脚下大地银妆包裹,黑色岩石顷刻之间被变态低温冻得“咯嘣咯嘣”开裂!

    冰封玉印高悬于他头顶!已经膨胀到百丈之大,剔透玉印上隐隐浮现出一只白毛怨狐身影!

    原来玉印中淬炼了一只超神兽星阶千年雪狐怨魂!这稀有雪狐必是以世间残忍方法虐杀,不生不死状态下直接将煞气与怨念封印玉印中!让玉印得到超神兽所有灵力与战技,再加上毁天灭地怨念……简直无坚不摧,对所有敌人都抱着必杀恶念头!

    怨魂雪狐发出一声凄厉长啸!啸声顿时直冲九霄云天!天下万物都这啸声中狠狠地战栗!

    花闲倒是目无表情,只有她没召唤战兽,不过身边却飞舞着银光闪闪将离妖刀大阵,割得空气猎猎作响,仿佛下一秒,连时空都会被妖刀撕裂!杀了阿斯兰特,夺回八刀,她刀阵亦能圆满!

    水中镜也召唤出一只气息古怪神兽天马,不过他手却众人不察中微微颤抖!

    这么多人围剿阿斯兰特,他能还有命?

    身后是那么多对自己抱有恶念三阶战神,阿斯兰特心中没有一点畏惧感觉,这样生死绝境他已经经历过无数次!

    哪个强者,不是不断挫折与杀戮中步步晋阶?

    阿斯兰特身上气息爆涨!朱雀流火他周身沸腾燃烧起一圈巨大火球!球身隐隐有类似朱雀幻影闪动!大片大片火羽从空中落下,与雪千秋冰封领域隔空对峙,大有将暴风雪都化为废水趋势!

    朱雀火领再现!

    想当年,只身一人深入绿魔海深处寻找朱雀大陆永生祭坛遭遇半步魔帝虫王与百万魔军,身受超级腐蚀之毒,他一样能活着离开!

    “光焰,我知道你还养伤,不过这次,也只有唤你出来了!”阿斯兰特轻轻地说道。

    谁是光焰?阿斯兰特杀手锏吗?

    阿斯兰特背上出现了一幅华丽而厚重召唤阵!好奇异!居然从背上出现召唤阵,这还是头一次看见!

    于顷刻之间,一只巨大火焰有翼天狮顿时从他身后直接飞升而出!

    庞然大物!

    共生态!

    难怪阿斯兰特疯颠状态下也曾于妖娆眼前展开过一对金色羽翼!因为他强召唤兽没有寄居他幻兽空间,而是直接附生于他脊背上!

    轰轰轰!

    震耳欲聋天空爆动!大地亦不堪重负抖了三抖!这个世界自然之景半数是由先天大帝所制,并没有山外世界那么牢固不破,所以火焰天狮出现那个瞬间,天空中假太阳也直接倾斜了三分!

    铮!

    巨大成年火焰天狮拔地而起,就连展翅声音都犹如金属剧烈摩擦!好强气势!

    火焰荣光天狮——光焰!

    太元与情犹怜早五十年前就见过这只血统高贵,战力强大成年大幻兽,可是自从阿斯兰特再次出现众人面前之后,即使与虫王战斗,他也再没有召唤过战友!

    这也是众人纷纷猜测阿斯兰特为伪帝直接原因!

    可是此时,阿斯兰特却用直接办法,粉碎了众人无端猜忌,证明了自己身份!

    火焰荣光天狮!与麒麟、龙、凤等王皇并称上古兽皇!亦只有人中至尊能够驾驭!火焰天狮何其多,能被称为“荣光”千万之中也不一定能出其一!

    能称“荣光”者,头角峥嵘,眉心隐隐有第三天目,额上闪烁皇族金光!

    血脉之纯,超越近似龙蛟!向阿斯兰特后心窝扎来深海绿蛟感觉到王兽出现,顿时不自主地一滞,向前激射速度也顿时减慢!

    荣光天狮面前,万兽都要臣服!

    一看那巨大荣光天狮就知道它早已抛弃化形能力,把自己所有能量都武装战力上!一头蓬松狮鬃不是实体,而是澎湃金色火焰!

    那炙热金火顿时烧得空气噼啪作响,就连远方雪千秋冰封雪领也不由自主暗淡下去!

    荣光天狮完全态,身长百米,高约二十多丈!狮眼呈现淡金色泽,一双明亮立瞳不怒自威,让人感觉到上位兽皇浑然天成霸气!

    利爪泛着冷光,就好像骨骼与爪牙都由金属铸就,比任何幻器都加凌厉夺目!

    只可惜原本极为彪悍王兽类超神兽,却自颈部到后腰部有一道狰狞恐怖深深伤痕,这伤并没有好,还影响着天狮左后腿无法接触地面,一直是蜷曲腹下,只以三足挺立澎湃烈火中!

    这是流光与纳尼亚陨落,阿斯兰特中毒时留下重伤,光焰已经阿斯兰特背脊中沉睡多年!

    此战才出!

    天空中火元素顿时爆动!大有疯狂反扑之势!

    阿斯兰特朱雀火领域与小光气息完美地融合一起,天空中陡然出现朱雀虚影环绕巨大天狮幻技异相!火之风暴,咄咄欲发!半帝之威疯狂腾起!

    “阿斯兰,你终于召唤我了。”只有阿斯兰特亲密战友才会这样亲昵地呼唤他!

    “小光,对不起,还是吵醒你了。”阿斯兰特冲向先天帝棺速度丝毫没有减慢一秒!现只要他有一秒迟疑,就有可能触摸到先天棺之前被卜算子与四个高级战神联合绞杀!

    心有灵犀……

    光焰没有半句废话:“三分钟,我多帮你抵挡三分钟!”

    三分钟虽少,可是一只超神兽对面前四个三阶战神,数十头恐怖神兽,也已经是逆天回答!

    哼!三分钟?卜算子刚想大笑,可是没有想到那三足崴脚狮子回答完阿斯兰特问题之后,片刻都不犹豫地发动了排山倒海逆袭!

    狮尾一甩,直接幻化为一条粗壮火链,以极为刁钻角度从深渊绿蛟下腹窜起!

    “烧!”

    随着光焰低沉大喝,火焰绿蛟身下陡然爆沸!就算蛟类皮糙肉厚,还是经不起战斗天才飞行奇袭!

    论实力,论力气,绿蛟并不比荣光天狮差多远,可是论契主控制力与战兽战斗经验,卜算子又怎能敌与光焰共生半步大帝阿斯兰特?

    血头蜈蚣一看自己同伴被天火烧得直直接跳脚,便立即发出密集度极高光波打击!成百上千浸了毒光波直接向天狮劈头盖脸打去!

    轰!

    阿斯兰特将火焰领域悉数笼罩光焰身上,幻影朱雀无畏地迎着陨星光波正面冲去,这股源自阿斯兰特领域之力直接天空中张开一张巨大结界网,所有打击朱雀光幕上流弹都发出清脆炸响与璀璨精光,可是无论打击有多密集,都没有一枚流弹能穿过朱雀之火!反而是从结界之后突然传出“狮王吼”震得卜算子幻兽嘴角喷血!

    好强横狮子!

    苍穹就像是被火把直接点燃!一时乍起五彩幻技戳瞎了所有观战者钛合金狗眼!想帮忙人是急得跳脚,可是这股恐怖又混乱气息下,所有一阶战神莫说出招,就连地面风暴中站稳脚尖都是一个大问题!

    姬天白面色幽暗,他没有料想到阿斯兰特这个时期还能召唤出这么强大召唤兽!看来荣光天狮确能为阿斯兰特争取足够时间!他脚下生风,疯狂地向先天棺扑去!

    他一定要比阿斯兰特先到棺木前!

    实力!名誉!成功!他都要!

    他要拿到成帝秘宝直接破阶成帝,直接掩藏他早是半步大帝底蕴,到时候旁人也没有半句废话!多只能夸赞他天资异于常人,能先天传承之下由一阶直破四阶!

    三分钟!阿斯兰特心中一沉!

    三分钟,不够!

    虽然他御空之速极,可是先天棺上还有九把长戟,要把它们取下,怕是会受戾气反噬之苦,也会耽误大量时间!

    阿斯兰特急,地面上围观众人急!

    “二毛!”妖娆企图召唤水麒麟!可是离天先大帝棺木越近,空气中弥漫禁制压制越是巨大,原本只是限制御空,现却连战兽都召唤不出来!龙觉好不容易召唤出炎,而这条巨龙只挖出一只利爪就被禁制直接死死地压地面上!

    未持玉令之人,先天帝塚内,就是卸除獠牙兽!没有半点召唤力与御空权!

    五个联手打击阿斯兰特人,一边疾速向先天棺冲去,一边急欲突破荣光天狮半路拦截!卜算子急得脸都绿了!要是冲不破这三脚狮子守卫,他岂不是要眼睁睁看着阿斯兰特与焚火殿那无名小辈打开先天大帝之棺?

    恨啊!妖娆咬牙切齿看着卜算子,以及站卜算子身前四人!就此时,水中镜突然捏了一个手势,妖娆顿时身体一滞!

    没有人看到水中镜小动作与妖娆双目爆涨精芒,因为所有人注意力都放天空中战斗上!

    “杀了他啊!雷御天,你不想活了是不是!小小一个二阶战神,难道不听我号令?你雷光可以穿透一切火系防御力,为什么酝酿了这么久,也不从手中发出!”卜算子鼻子出气目光恶毒瞪着雷御天那惨白脸!

    “还有你啊水中镜!你战!”

    雪千秋恶毒与花闲无情让卜算子很是满意,只是雷御天与水中镜实有混水摸鱼嫌疑,白让他们活着了,卜算子捏着四人命魂,脸上扬起一丝嗜血冷意!

    “好!战!”水中镜一边应承,一边迅速祭出灭神镜!虽然无法这么短时间内再积聚第一次绞灭云隐毁灭力量,但是奇袭还是绰绰有余!

    “战死你!老子烦有人对我指手划脚!”水中镜突然举起手中半帝幻器,狠狠地向卜算子双眼照去!

    极烈之光划过天空!

    “啊!”撕心裂肺咆哮!强光一时之间让这老妖孽暂时失明!

    水中镜向灭神镜中注入了他还没有完全恢复所有力量,这么频繁地使用半步帝器,已经让水中镜丹田中灵力耗了个完全,就连他召唤出天马都“嗖”地一声回归幻兽空间,足见他实力干涸程度!

    “我要杀了你!”卜算子脸上顿时冒出焦臭气息,手中命魂一捏!

    水中镜面色惨白,不过无论如何,他还是为圣女殿下创造了一个翻盘机会!

    水中镜!谢谢你!

    妖娆扬起笑脸!手向天空高高举起做抛物状……

    一柄了无声音黑刀,直接向卜算子捏着命魂右手臂精准地飞去!

    没有战兽没关系!她还有刀刀!

    ------题外话------

    我是想只发六千,因为这几天老有事外出,可是写到六千总觉得不爽,写到七千还不爽,写到八千…

    好吧,我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