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032章:千古一帝!

032章:千古一帝!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巨大而幽暗棺木中居然钉着一个……人影!

    早被摧残成一片焦土假世界内竟瞬间了无声息!

    嘶!

    所有人惊得连连后退!下巴完全掉地上!

    先天大帝秘库,距离上次现世,少说也有几千年!

    而那棺木中怎么会还存着一个人?

    他还会动!活!那他是谁?他阳寿到底有多绵长,他这先天棺木中被封印了多久?又是谁将他封印此地忍受九戟噬魂残酷刑罚?众人心底沸腾着都是浓浓疑问,这些疑问简直折磨得人要生不死!穿心透肺!

    随着长戟拔起,巨棺顿时破碎,巨大木片顺着山石无声地划入海内,顿时溅起雾白色浪花!这一切景物巨变,众人耳里都没有半点声音。

    因为所有精力所有体力所有意识都放视觉上,其他感觉此时完全不起作用!

    一股滔天煞气以霸烈气势腾空而起!煞气足足散了半柱香时间,才让人看清脆人影衣物与肤色。

    好年轻!

    一个发如青丝,体态纤长成年男子?!衣不蔽体,露出大片大片如玉肌肤!

    此时还有八根粗大长戟分别贯穿于男子双肩,双手,腰侧,双膝与脊柱!

    每根长戟上都流转着气息诡异而恶毒红茫,引动天地煞气对男子进行镇压!还有那些捆绑于男子身上厚重铁索,如同是吸血之蛇一像,铁刺扎入男子身体,让他伤口一直流淌着赤红鲜血!

    恐怖还不只这些,这被折磨得要生不死男子,脖子上还套着一圈屈辱枷锁,枷锁由符力所画,居然……居然带着一股令阿斯兰特都脊背发寒天罚之威!

    与天罚红雷系出同源!

    地上散发出一阵又一阵死亡之气,就连男子方圆十米之内空气都黯淡许多!煞气依旧不断从地底冒出,注入男子身体。

    九戟噬魂阵那强大气息让场三阶战神们都纷纷毛骨悚然,不敢靠近,身怕被那一圈宏大死亡光线吸入阵中!

    他犯了什么错?居然要恶毒地用到天罚才能镇压?!

    姬天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管被封之人是谁,他身上并没有半点灵力,不要说先天之威!

    古帝传承,不他身上!

    也许千年前他是一个纵横绝代强者,可是到了现世,他不过就是一个生命力耗,即将灰飞烟灭活死人!

    就算救出来,也已经废了!

    所有三阶战神此时都如姬天白所想,无论棺中男子靠着什么逆天手段活到现,看他那身负枷锁被九戟镇压模样就知道他一定是先天大帝年代中出现逆天罪人!

    “趁他被镇压,把他杀了吧!”不知谁小声说了一句!

    这一句话立即得到众人点头认同!无论实力多强召唤师,人性都与平凡人没有两样,他们亦害怕未知之数,害怕不为被自己掌握力量,尤其是一个以天罚之力镇压古帝棺木中诡异活人!

    众人看匍匐于地男子目光顿时变得嗜血起来!

    卜算子与花闲嗜血之余加庆幸阿斯兰特杀了雪千秋,废了那么多力气,到头来还是什么都没有得到!

    哈哈哈!阿斯兰特就是命背!拼命拼出个将死妖物!

    阿斯兰特没有说话,可是手中长戟却一直没有放下,从阿斯兰特身上爆发出来半帝之威让众人都不敢靠近!

    姬天白站独自站远处目光晦涩不明,“云隐”避嫌一般地离开他老远,水中镜将妖娆与龙觉从龟裂大地上带起,将他们放一片地表完整岩石上。雷御天看向棺中男子视线中也带着冷冽,卜算子与花闲定原地,看着阿斯兰特手中长戟,又想起雪千秋惨死,一时间也不敢嚣张!

    阿斯兰特戮雪千秋威慑力直接骇住了众人!

    这个威压隆隆金发半帝凭风而立,一只手托着长戟指天,身体却回头向男子看去!

    “你是谁?”阿斯兰特问道。

    一细微风从远方吹起,掠过被烧为焦土森林,掠过龟裂大地,掠过干涸海水,轻轻向众人吹来。

    阿斯兰特问话之际,微风吹动了匍匐男子额前碎发,即使被九戟镇压这么多年,男子乌黑长发依旧顺滑得犹如丝锦,微风中飘逸地向两边吹去,终于露出男子容颜!

    嘶!这是一张怎样脸!

    众人顿时再次狠狠地震惊了一番!

    绝世!

    谪仙!非谪仙二字不可形容!世间不应有如此容貌!

    浓烈眉斜飞入双鬓,高挺鼻梁与刚毅面部线条犹如鬼斧神工!五官呈现黄金比例,肌骨如玉,即使被如此恶毒九戟阵阵压,殷红嘴角依旧勾起一丝……玩世不恭笑意!

    女子为它疯狂,男子为它心碎!这笑靥,直接秒杀世人,颠倒众生,旖旎天下!

    妖娆心头一跳!

    这种情况下还能发出这种笑意,不带丝毫伪装与牵强,这男子心境是有多宽广宏大?

    男子长长睫毛风中颤抖,于顷刻之间张开了眼!

    众人顿时不由自主地向后一跳,总觉得这诡异男子下一秒就会爆发出手段恶毒攻击!可是他身上灵力稀缺,就连眸子都暗淡无光!

    男子艰难地抬起头,看到眼前出现人群,脸上笑意陡然扩大!

    他缓缓将头转向阿斯兰特,努力张了张嘴,可是喉咙发不出半点声音!脖子上天罚枷锁顿时爆发出毁天灭地威压!

    滋滋滋!

    众人听到皮肤被灼烧恐怖声音!那是枷锁对男子惩罚!可是男子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痛苦表情,只是无奈地静静盯着阿斯兰特眼睛!

    阿斯兰特身形陡然剧震!

    那泓雾白色双瞳带着一种无法想像宁静!仿佛是暴风雪风眼中那一瞥淡默冷光,仿佛是世界毁灭后一刻醍醐灌顶大彻大悟!

    仿佛瞬间被电流击中!阿斯兰特下一秒做了了一件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事!他丢下手中长戟,疯狂地扑向男子,双手一左一握分别又握起斜插男子右手与右肩上长戟,爆发出一声犹如野兽咆哮!

    “啊啊啊!”

    长戟对阿斯兰特接二连三破坏感到十分气愤!众人只见肉眼可见煞气顺着山体与长戟飞速灌入阿斯兰特身体!不只是手掌,阿斯兰特浑身上下都开始皮肤开裂,爆出细小而密集血痕!

    嘭嘭嘭嘭!阿斯兰特身体下甚至发出骨碎声音!

    阿斯兰特至尊疯了!

    这是众人第一个念头!

    他居然为了将那妖孽放出来而不惜自残!

    那可是带着天道之威镇妖之阵!这世界中人可逆!魔可逆,唯天道不可逆!万物莫不臣服于天道之威下,远古妖孽,被九戟镇压,必是犯下滔天罪孽!

    为何要救?还不如杀了他后将他强健肌骨淬炼成幻器!能与天道抗衡这么久身体,祭出幻器必天阶以上!

    卜算子与花闲眼中闪动着迟疑光芒!现,是不是要动手?

    妖娆看着爹爹那浑身爆血模样只觉得心痛难耐,但是她死死地咬着下唇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因为这是爹爹选择,所以她相信他!

    有红雷之音天空中爆起!

    天罚感觉到了!感觉到被它奴役世界中又出现逆天之物!它很疯狂,很愤怒!过去百年间它现世次数还比不上今年一年出现频率!

    这世上人,要反了吗?!

    一道惊天红雷疾速劈下!

    轰!

    天空中假日突然爆发出让人叹为观止金光,瞬间喷薄出潮水一样滔天火海!这顷刻之间遮天蔽日火海于红雷几欲落下那一个刹那直接以蛮横气势汇成天网,将红雷悉数拦截下来!

    我擦!

    先天制假日!居然可与天罚抗衡!先天他他他!他果真是逆天了他!不过为什么……为什么要阻隔象征正义与审判天罚?

    一想到可能答案,众人只觉得心跳结冰!

    金火天空中沸腾!空气温度瞬间烫得吓人!所有人惊愕脸颊上都镀了一层金光!

    “啊啊啊!”阿斯兰特气息爆涨,手臂上青筋突起,面色苍白,眉头拧成了一团麻花!

    只听到“噗!噗!”两声,大地颤抖!这变态男人居然徒手将第三第四支长戟悉数拔出大地!两道血线顿时男子身上暴起!那是因为长戟被拔迸出血花!

    煞气天空中疯狂扭曲!红雷天庭发出震耳欲聋咆哮!仿佛对眼前发生一切非常生气!

    看到发疯阿斯兰特至尊与眼前愈演愈烈煞气!所有人第三次后退,那惊心动魄恐怖威压让他们手脚发凉!

    阿斯兰特双目瞪得浑圆!双手各拿一根长戟犹如英武天神般站立被困男子身前!他真是想释放他!

    “阿斯兰特!他是妖物!”卜算子总觉得心中有空空感觉,可是阿斯兰特警示目光已经向众人说明一切!他还要继续,若有人阻拦……死!

    被长戟束缚于地男子绝世面容上勾起一丝清淡笑意!他整个右臂终于恢复了行动力!他扬了扬僵硬肌骨,然后……居然顺着长戟跪地而起,鲜血锈迹斑斑长戟上留下一片刺目红线!虽然身体依旧没能逃脱长戟铁索束缚,可是他身体已经孱弱到这个地步时刻,还有这么强大生命力与反抗能力!

    变态妖孽!

    就阿斯兰特准备拔出第四戟时候,意想不到一幕突然发生了!

    男子突然扬起纤长有力胳膊,像是出洞捕食毒蛇一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扼住了阿斯兰特脚踝!将他轻而易举地拽到了自己面前!

    啊?啊啊啊!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瞬间,阿斯兰特身上半帝之威竟然塌陷下来!溢出!阿斯兰特身上天道,灵力,帝威,阳寿……所有力量就像是被黑洞吸食一般直接疯狂溢出!

    妖孽吸阿斯兰特能力!

    果真是十恶不赦妖孽!赤果果恩将仇报!所有人此时直接被妖孽举动雷了个外焦里面嫩!

    妖孽男子绝世脸上笑靥深,脸颊隐隐浮起血色!他生命血回复!

    只听到“噗”地一声!他左瞳内有什么光芒爆开了!一枚六芒星点咄咄升起,他犹如深渊瞳内湛湛闪亮!

    “果真是妖物啊!大家合力把他绞灭!”

    “啊啊啊啊!”

    “阿斯兰特至尊心魂被妖孽蛊惑了!他也入魔了,大家下手不要留情!”

    这些恶毒三阶战神,各个都没有安什么好心!以卜算子为首,数量众多神阶战兽顿时被召唤了出来!一同以嗜血目光死死地盯着妖孽与阿斯兰特!

    他们要把阿斯兰特与妖娆一同葬送!

    “圣女殿下!”水中镜嘴唇发抖地看着妖娆。

    妖娆抖得比水中镜厉害,眼眶都要裂开了!可是她还是极度隐忍地站原地:“不……不怕,爹爹目光,很镇静!”

    确,就算是被妖孽男子扼着脚踝,阿斯兰特也只是眼皮一跳,脸上露出繁杂怅然!

    众人不察之中,一个小小人影,却突然踏着轻盈步伐向海中山走来!

    小小圣童!

    他踏出第一步时候,红雷力量已经由一变十,恐怖红雷天空中暴怒,赤红犹如长鞭一样雷光拍得假日火海一片金火跳跃!曾经坠落天幕假月已经不堪重负地化冰为水,千沟万壑大地上形成上百条小溪汩汩流淌!

    小圣童就这样合着红雷暴动声撒开小脚丫疾速向前奔跑!身体上开始散发出淡淡光芒。

    阿斯兰特身上力量还退化!

    先被磨灭是他朱雀金火领域!

    金火从他身侧澎湃而出,又一寸寸被妖孽吞没!领域核心朱雀之灵发出阵阵凄厉长鸣,引得煞气与天罚红雷阵阵爆动,可是还是难以逃脱妖孽束缚!那泣血悲鸣声中,朱雀之火戛然而止,朱雀火灵不甘与怨念中灰飞烟灭!

    再次是阿斯兰特额头上跳出一枚火羽!

    那赤红火羽让众人立即觉得胆颤心惊!

    那是什么?

    仿佛也带着天道之威!

    那上面蕴藏……是朱雀兽神力量!阿斯兰特至尊……他他他他!他是隐秘朱雀印传人!历代朱雀印传人,无一不是惊世大能!

    就众人第一次惊愕地知晓阿斯兰特另一重身份之际,那枚赤红火羽顷刻之间被一股莫名力量直接碾成粉尘!

    嘭!

    阿斯兰特脚下召唤阶位坍塌了!失去领域与朱雀印他力量和阳寿大家幅度缩水!

    噗!

    五内重伤,肝胆俱裂!众人目光滴血,要吐心吐肝了!阿斯兰特所有能力,就这样被妖孽给吞了啊啊啊!

    妖孽跪地上,做抑天大笑状,只可惜他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要是众人能听到,那必是狂妄又得意纵情大笑吧?

    第二枚星点妖孽眼中迸射而出!发出诡异神光!

    “杀了他啊!不然大家都会死!”卜算子睚眦欲裂!他是真害怕了!不是可怜阿斯兰特,而是害怕自己下一秒也会如同阿斯兰特一样下场!

    可是就所有三阶召唤师与强大幻兽们正欲爆发出毁灭一击之时,妖孽男子身上出现了第一抹灵气!

    “不可能!这不可能!”花闲凄厉地大叫!因为她将离妖刀之阵男子灵气蔓延中开始脱离她束缚,疯狂地悸动起来!

    那悸动中带着……敬畏与亲切!这种不受滴血认主契束缚对它人敬畏……只可能源自于它们创造者!

    姬天白听到自己心裂声音!

    先天帝气!

    不会吧!

    先天!

    先天帝气从妖孽男子身上蒸腾爆动!

    水中镜灭神镜,卜算子玉算子,姬天白先天剑,花闲将离刀……无论众人知道与不知道先天半步帝器突然腾空而起,天空中震出一圈圈宏大波痕!

    破灭!

    众人耳边响起震耳欲聋巨响,仿佛一座恢弘玻璃城池倒塌!

    除了假日之外!这个世界所有景物顷刻之间破灭成渣!仿佛是强大传送阵之光亮起,裹挟着众人直接回到先天宫内殿之中!

    哪里还有山谷清风?哪里还有绵延紫枫?有只是煞气四起中殿绝杀阵群!还那上百位无缘玉令不能通过玉柱而死守内殿中人族召唤师们!

    这些不知帝争进行得怎么样人们这几来可是受惊下,开始只是中殿绝杀阵群突然爆发出恐怖煞气与天道之威,然后又刚刚……

    送走阿斯兰特至尊等八位玉令持有人,他们狂热膜拜玉柱……瞬间倒塌!强大光芒爆起!一枚巨大炎阳跳出玉柱废墟!火海中束缚着红雷!随之而来,是一股让人灵魂悸动,身体自发臣恐怖帝威!

    嗖嗖!嗖嗖嗖……

    帝塚内众人悉数被裹挟而来!

    被留内殿中等待众人们惊恐地看到,自己头顶被火海与红雷取代!原本进入先天大帝后秘库三阶战神们差不多都石化空气里!玉柱原本存地面上玉渣早已不,取而代之竟是一个帝威隆隆陌生男子!

    那男子还被六根巨大长戟戳地上,他右手死死扼着一个人影!

    “我靠!他捏着是阿斯兰特至尊!”

    众人顿时瘫软地,吓得屎都挤了出来!

    破灭之势还继续!

    除了妖娆黑刀,灭神镜、玉算子、先天剑、将离刀各战一方,将除了绝世大阵之外整个先天宫都抹灭成渣!

    卜算子、花闲、姬天白、雷御天、云隐、水中镜身体都狠狠地打着冷颤!上下牙不自觉地疯狂敲击一起,发出“咯嗒咯嗒”声音!

    是先天!

    绝代风华,双眸自出生起就蕴有十星!一个一个特征向妖孽男子身上套……竟然没有什么差池!

    众人要爆血管了!

    先天大帝没有死,那是谁把天下第一大帝变成如今这副残喘偷生样子?

    以他气势来看,没有战力徒有余威!早已不再是大帝,而是一个罪人!但他又为何要破除阿斯兰特领域与朱雀印?!是要吞噬阿斯兰特再次成帝吗?

    所有人亮瞎了自己钛合金狗眼!就算先天身上只残留着一丝帝威,卜算子等人还是直接如一团烂泥般瘫软下去!眼间突变太考验人承受底线!

    轰轰轰!远处宫殿倒塌!

    妖娆惊愕地张大了嘴巴!看着内殿地面上出现细小红色符纹,天上假日,还有中殿绝杀阵上爆发出恐怖煞气,她疾速与龙觉相对视,她们俩心中同时升起了一个疯狂念头!

    是足够逆了这天疯狂!

    整个先天宫……不是帝库……而是一个先天自救大阵!妖娆只觉得自己心脏已经停跳!

    他被天罚困锁于此!为了不被天罚抹灭生机!他制造了能减弱天罚之威假日与假世界!为了卸除大部分煞气,他又规划出环绕九戟噬魂阵一圈绝杀阵群!以杀阵阵势,卸除煞气对自己抹杀!

    转移!

    偷天换日手段延续自己生命千百年!这是只有才情艳艳天先大帝才有可能做出惊人创举!

    是谁镇他?他到底想干什么?他到底等什么?他又为何要捏着爹爹死不放手?

    一道光影出现直接回答了妖娆疑问!

    小小圣童浑身发光地朝众人……不朝阿斯兰特走来!他身上没有半点帝威,可是却散发出澎湃到吓人灵力!肌肤早已经变得透明,其内流转着……细密如经脉一样细小文字!

    圣童朝妖娆与龙觉微微一笑,那笑靥与先天大帝如出一辙!是平静与深邃!圣童眼底八枚熠熠生辉星点,让妖娆与龙觉看得汗如雨下!

    先天与圣童……

    逆天割裂之术!

    将自己帝威与天道底蕴割裂为二!

    身受九戟噬魂阵之苦,而真正传承,早天罚不知情情况之下化做一个幼小孩子……偷生云中海陆莽莽青山中!

    难怪圣童开始时候不靠近先天帝棺!他躲避天罚!

    可是他现为什么不怕了?妖娆心中直抽搐,好想吐白沫!奶奶个腿了!本姑娘还捏过先天大帝脸!

    发光圣童出现,天空中炎阳陡然向下狠狠一压!因为天罚红雷已经发飙,直接落下雷霆海想疾速冲破天幕!六戟之下爆发出恐怖煞气,八成以上都转移到中殿绝杀大阵之中,煞气围绕众人而起,天空中隐隐出现地狱冥魂群舞之景!

    卜算子、姬天白、花闲……甚至雷御天看着那发光圣童目光都带着赤果果贪婪!

    那才是先天传承啊!这男童经脉中流淌文字,就是先天秘籍!他空灵如玉肌骨,就是先天底蕴!

    沸腾!这些人差一点就向圣童扑去!可是就他们动手之前一刻,小小圣童却突然向着实力已经坍塌到三阶初级战神阿斯兰特身上扑去!

    阿斯兰特双眸蓦然放大!

    下一秒,那可爱小童就直接化为一道光,以无人能阻之势直接灌入阿斯兰特失去朱雀印而变得极为空虚眉头!

    是,他选好了!所有有帝气人身上一开始就选好了!能得先天传承之人!

    必是这个男子!

    轰!

    被六戟钉地上先天放开阿斯兰特脚踝,阿斯兰特直接飞升入天,身体剧烈一震,丝丝缕缕烟灰色经脉杂质被一应震出!

    换基!

    朱雀印赠给阿斯兰特所有底蕴都被先天换出!以他自己所有道统换了阿斯兰特成帝基石!

    难怪圣童一直接阻他成帝!

    帝基与帝基之间也有质不同!强横先天大帝既然认定阿斯兰特为传承者,自然不会允许他用朱雀金火之流混乱根基成帝!所以他灭金火,碎朱雀!清除阿斯兰特身体内所有混沌,将自己万年不出其一变态天赋,潜质与传承顿悟都交给了阿斯兰特!

    嘭嘭嘭嘭!骨碎声音阿斯兰特身上爆起!

    碎骨重修!把骨质中脆弱杂质都淬炼而出,灌入灵气,身体强度将瞬间提高到一个凡人绝无法想象高度!

    帝威!一道狂风如凌厉刀茫一样刮过众人脸颊!

    不同于先天,属下阿斯兰特强大帝威一泄千里!阿斯兰特蓦地空中张开双眼!苍绿眸子如深色翡翠一般散发着夺目神光!

    灵力爆涨!天道富足,根基万年不遇!

    帝成!

    阿斯兰特凭风矗立!淬了金色长发空中飞舞!脸侧带着刚毅线条,大氅风中猎猎作响!浑身上下霸气四溢!脚踏朱雀图腾,三剑一匕!

    四阶大帝境!

    姬天白吐血了!卜算子浑身战栗!天空中爆发出一圈圈宏大帝威!这帝威可以远播万里,让世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一代人帝崛起!

    阿斯兰特帝路,不可谓不曲折,可是曲折之中依然处处藏有大机缘!

    若不是姬天白吸他帝气,若不是对小圣心怀仁心,恐怕他提早成帝,所得好处也没有今日十分之一!

    自己积累,加上千古大帝所有传承!这份传承不是锦上添花,而是淬炼他骨血中!从此之后,得到千百年所有人族大帝都可望而不可即变态帝基!

    ------题外话------

    这种情节,好费脑啊…头痛死了。对不起,又晚发。

    因为先天一直是帝,所以他不算“成帝”,所以答案是阿斯兰特哦~恭喜“我猜我坑”活动2、3、4、9、1号亲

    好吧,“我坑我猜”活动第二波问题来了~

    第二个成人帝人是谁?

    规矩一样哦~么取前五人~